You are here:  / RejoiceOnAir 專業聲譯 / 每週話題 / 信仰與信念之間 ——看畢《血戰鋼鋸嶺》(Hacksaw Ridge)之後

信仰與信念之間 ——看畢《血戰鋼鋸嶺》(Hacksaw Ridge)之後

0

rejoiceonair-logos(RejoiceOnAir 專業聲譯版)

即便《血戰鋼鋸嶺》(Hacksaw Ridge)這部電影,在上映的時候就異常火爆,但是直到前幾日,我才有機會看到這部電影。我被深深地震撼,並且深深地感動,不只是因為戰爭的殘酷,而是被電影主人公Desmond Doss的信仰所折服。電影講述了基督復臨安息日會的信徒Desmond Doss在這場美日之間最殘酷的戰役——鋼鋸嶺之戰,拯救了75名戰士,從而成為二戰中唯一的一位獲得了榮譽勳章(美國最高的勳章)的「拒絕服兵役者」。

View post on imgur.com


我,並不是一個基督徒,也沒有甚麼宗教信仰,在電影的行進中,我也曾懷疑Desmond會背叛自己的信仰成為普通的軍人,因為我們大多數人都曾認為,戰爭是殺戮,是仇恨,是對自己戰友的情誼卻是對敵人的憎惡,它是充滿著血腥味的嗜血篇章。一個不拿槍的士兵如何殺敵,如何保護身邊的戰友,又如何保衛祖國的兄弟、父母、婦女和兒童。但是,這部電影依據的是真正的事實,Desmond Doss在歷史上真實的存在,正因為真實,才更讓人信服,才更讓人感動。

《聖經》的《創世記》曾提及:「該隱與他兄弟亞伯說話,二人正在田間,該隱起來打他兄弟亞伯,把他殺了。」人類歷史的第一次殺人就從此開始了。起因是嫉妒,還是仇恨?也許兼而有之吧,這也許也是戰爭的真諦,戰爭真正的起因是什麼呢?是嫉妒他人的土地還是資源?是仇恨鄰國的民眾還是仇恨隔壁的君王?古人想一統天下,成為武林至尊,殺戮一定源自私欲、愈發膨脹的慾望。在這部電影中,酒鬼父親的悔悟,為面臨軍事法庭審判的兒子Desmond奔走,隨後取得特赦信,成為了他之後拯救「眾生」的基礎。導演在此竭力表達的不是仇恨,是和好、饒恕、寬恕……是愛,這愛讓人感動,讓人流淚,這愛才是人們追求的信仰,也是上帝給予世人的吧。

信仰的掙扎與糾結

現實與信仰之間的矛盾,總會造成人們的掙扎,對於普通人來說,跟理想與現實之間的距離有相似的地方。信奉的信仰,世人也許永遠都不能理解,也不能明白,但是那是有信仰的人一生追逐的事業,就像我們普通人,一生追求理想,現實卻很骨感,但是,我們是選擇放棄還是選擇堅持?

我們掙扎於信仰(理想)與現實之間,但我們終究要邁出那一步,可以說,是抉擇的一步,到底是追隨自己的心,還是現實呢?也許,此刻,你仍然在掙扎。而大多數人,選擇了現實,選擇了基督徒口中的撒旦,因為這種選擇是容易的,最被大眾接受的,於是,我們平庸、消沉,成為了萬眾中的一粒塵埃。而堅持下來的人才可能成為金字塔的頂端,成為侍奉上帝的人,可以復活,可以永生;可以成為突破自己的人,為子子孫孫講述自己的故事。

影片最讓人流淚的,是電影的高潮,是當美軍遇到日軍的突然襲擊,逃亡的過程中,Doss的那個祈禱:「主啊,你讓我來到這裡,究竟要我做什麼?我聽不到你的聲音。」這樣的糾結,據說,正是很多基督徒最大的痛苦。

有時候,人們和Doss一樣在深淵中求告,「主,我聽不到你的聲音,我聽不到你說愛我的聲音。」而在心靈中卻常常迴盪著另外一個聲音:「我的神!我的神!你為什麼離棄我?」
這正是有信仰的人心中的那份糾結。

然而,在Doss祈禱時,他沒有聽到上帝的聲音,但他聽到了遠方傳來的呼救聲「救命!」這不正是上帝指明的方向嗎?在《馬太福音》中記錄著耶穌的話︰「我餓了,你們給我吃;渴了,你們給我喝;我作客旅,你們留我住;我赤身露體,你們給我穿;我病了,你們看顧我;我在監裡,你們來看我。」
於是,Doss聽到了耶穌在一個傷兵的呼喊中呼喊︰「我要死了,救命!」他聽到了,他聽到了他的主給予他的回答,他聽到了基督在苦難中的呼求。

這就是信仰,他信奉的是《聖經》的「十誡」,他不殺人,即便是敵人,即便是即將殺死自己的敵人,但是,他無助的時候會不斷地禱告,會聽到上帝的回應,於是「救人」成了順利成章的事情。他甚至救了自己的敵人——受傷的日本兵。他親身實踐了耶穌的教導:「要愛你們的仇敵。」因為他的主耶穌基督就是這樣愛的,在十字架上耶穌還向天父祈禱,求天父饒恕那些把他送上十字架的敵人。

我萬沒有想到,我回引用如此多的《聖經》的經文,因為,我不是一個基督徒,這些經文也只是我聽來的。所以,我也不甚了解Doss,不理解他置生死於不顧,一遍又一遍地祈禱: 「讓我再救一個……再救一個。」

「讓我再救一個」,就是上帝呼求的回應,他用整個生命去回應。那一夜,他救了整整七十五人。

信仰與信念之間

「這是梅爾‧吉普森導演時隔已久的電影,這部作品傳達並讓我們思考:站在反對人類引發的殘酷的行為的角度,同樣作為人類,我們應該相信什麼和做點什麼。它應該是最為人道主義的呼應。」有人如此評價《血戰鋼鋸嶺》。

是的,作為人類,我們應該相信什麼?做點什麼? Doss相信上帝,那是他的信仰。就像Doss的軍官說的一樣,這里大多數人都不能理解你信奉的方式,但是,他們相信你,沒有你,他們就不能上戰場。 Doss相信上帝,而普通的人相信Doss,於是在反攻中,每個人知道身後有Doss在拯救他們的性命,他們不會被拋棄在荒野和屍體之中,這些美軍士兵充滿了士氣,一舉贏得了這場戰役。

當人們擁有信仰的時候,他追隨著自己的信仰,於是產生了一種信念,如同影片中的「讓我再救一個」,而這種信念深深地影響著周圍的所有人。我們可以說,信仰是輻射的,他可以讓每一個人都感受到,即便這些人不能理解別人的信仰和別人的方式,但是,於無形之間,就已經深深地影響了眾人。
人,活在信仰與信念之間,尤其在逆境之中。

有人說,「如果不是冒著槍林彈雨救了幾十條人命,成為人人景仰的英雄,Desmond Doss在他人的眼裡也一樣只是個普通的怪人:身為一個軍人寧願蹲監獄也不肯拿槍。不了解他的人只會簡單地把這個信仰誤解為懦夫行為。」這就如同大多數的人選擇了符合社會主流價值的「信仰」,即更容易生存下來的「信仰」,而如Doss一樣的人選擇了偏離主流的信仰,需要努力去捍衛的信仰。如果主流的「信仰」真的可以稱作是信仰的話,那麼世人的不解也就不言自明了,Doss的道路崎嶇坎坷也就更容易理解了。

然而,在逆境之中,我們發現了信仰的光芒,只有真正的信仰才能讓人堅持,才能讓人做正確的事情,無論世人如何不解,他們看到的結果卻是讓他們倍感震驚的。於是,他們才追隨,即便此時他們仍然沒有獲得信仰,卻也已經獲得了這種信念。影片中,上尉曾經說,「你的命沒法幫我們打贏這場戰爭」,但是Doss用行動給出了答案,「我救回來的那些命可以」。

結語

仇恨,其表現形式多為殺戮,而最高的形式就是戰爭。人們可以懷揣著必死的信念殺敵,相信正義終究戰勝邪惡。但是,在正義之上,有愛,這份愛來自於信仰,你可以說來自上帝之愛,就如Doss理解的「不可以殺人」,因為耶穌說要「我們彼此相愛」。在影片後面的紀錄片中,Desmond Doss接受採訪時說︰「我願意像基督一樣,不是殺人,而是救人」,「救人」就是他聽到的上帝的聲音,上帝是Doss的信仰,而「救人」就成為了他此刻的信念。

即便,今天,我們尚未找到真正的信仰,那銅臭味的金錢永遠不是一個信仰,物質的、現實的終究是虛偽、虛假、虛構的「信仰」。我們也許沒法像Desmond Doss一樣生活,但是,我們可以像海倫‧凱勒一樣擁有自己的信念︰「我要把別人看到的當成我的太陽,別人聽到的當成我的樂曲,別人嘴角的微笑看作我的快樂。」

沒錯,人,活在信仰與信念之間。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