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香港也瘋狂

中共慶祝建黨百年之日,也是香港回歸中國的24周年紀念日,過去香港曾在這天發生過反對北京的大規模示威活動。一年前,中國對香港實施了嚴厲的香港國安法,作為應對2019年「反送中」示威運動的作法。而不過半月之間,發生在曾經被世人成為「東方之珠」的亞洲金融之都的若干事件,不禁讓公眾眼花繚亂,頓覺在這個充滿魔幻的時代,香港也陷落了。

Published

on

一場鬧劇 丟盡百年老校顏面

香港回歸周年紀念日當晚發生梁健輝刺傷警員後自殺一事後,連日有市民悼念施襲者梁健輝,港府則多次表明,悼念或構成煽動,呼籲市民不要參與,但香港大學學生會評議會仍於7月7日通過議案,感激梁健輝「為港犧牲」,對其逝世表示「深切哀悼」,並即場默哀。事件引來教育局、保安局和港大校方的強烈批評,校委會主席李國章更表明,可以開除涉事學生的學籍,亦歡迎警方國安處跟進事件。大概是港大學生會的青年學生當時也未意識到一時的行為會引起如此大的餘波,立即于9日淩晨召開記者會,表示意識到哀悼事件的嚴重性,對事件深感抱歉,評議會決定撤回哀悼動議,部份幹事會成員請辭,也有評議會的成員辭職。學生會翌晚再發表聲明,指經反思後,明白「學生會作為學生組織絕對不應煽動、宣揚任何暴力行為、恐怖活動或其他非法行為。」但校委會主席李國章表明,會繼續跟進事件。

/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撤回悼念孤狼的議案,同時宣布學生會幹事會辭職

如今此事仍未平息,13日身兼各大學校監的行政長官林鄭月娥就港大學生會近日作為表態:她以「冷血」形容「七一刺警案」,但由各學生組織代表組成的評議會竟一致通過向「暴徒」悼念及近乎致敬,感到「令人非常髮指」,她不論作為特首、港大校監或市民,都對事件感到憤怒,亦為大學感到羞愧。林鄭月娥同時指出,雖然評議會已撤回動議,但支持大學應繼續採取行動,如果警方認為有空間跟進,亦同意由執法機關介入。不過她本人不會介入事件。

在特首發言三小時後,香港大學亦發表聲明,表示不再承認港大學生會作為獨立註冊社團現有在校內的角色,又會按大學程式調查學生會評議會事件,並根據調查結果處理涉事學生。校方再次強烈讉責港大學生會評議會公然美化暴力的嚴重不當行為,認為是挑戰社會的道德底線,損害整體港大社群的聲譽。

梁健輝是否「為港犧牲」,外人不得而知,但任何暴力行為本身都不值得稱頌。退一萬步說,即便是梁健輝內心對香港的未來心存絕望,對港警的作為有怨恨在身,但暴力行為並不能帶來任何積極的結果。更為可怕的是,有著百年名譽的世界名校培養出的新一代學生,在外界對此事件評價不一且尚未公開更多因素去挖掘整個事件真相的當下,如此不冷靜地通過議案,然後兩日之間又因外界壓力,如此沒有擔當地「打臉」自己的作為,顯示出這群本應是精英中的精英的年輕學生如此地缺乏審慎思考的能力和果敢擔當的勇氣。也許,這才是更令人們擔心香港未來的一大因素。

港大學生會評議會行的是代議制, 由各單位的代表組成, 並不代表個人。評議會的決議, 應反映這些不同單位的學生意見, 而非個人對事物的看法。若代表認為自己的觀點並不反映所代表的單位同學看法, 被應退下來, 更不應在決議後, 作出割席行動, 不承擔自己作為代表, 反映民意的責任。最初議案的決定, 與大學事務無關, 而是對社會事務的表態, 在今天高度政治化的香港, 這些評議員沒有看到自己的角色, 混淆了評議會決議的意義, 實屬可悲。

不過, 香港大學校方, 政府高管以致特首言論, 也看不出是作為教育機構應有的態度, 相反只反映了在上者要打壓學生的目的, 藉著懲罰學生不成熟的行為, 來加以控制, 達到政治上震攝整個社會的目的。

是情歌還是政治隱喻

/QQ音樂下架《銀河修理員》

一邊是「一腔熱血」卻忘記分辨是非的大學生,一邊是參加了歌唱比賽卻無端端被殃及的中學生,這個夏天的香港充滿了年輕人的躁動與彷徨。

起因很簡單:基督教香港信義會元朗信義中學的2名學生,在校內歌唱比賽時表演Dear Jane樂團的歌曲「銀河修理員」,歌詞中的「亂世」及「對抗」等字眼含政治意思,要求學生更改歌詞,兩人只獲准唱同曲改歌詞版的《疫情加油》。2人晉身決賽後仍按原訂計畫,演唱原版歌詞的「銀河修理員」,其中一人更在演唱後高呼「香港人加油」。結果兩人事後被校方取消比賽資格及記一個大過,其中一名學生為校隊成員,被禁止代表學校參加學界體育比賽;而另一人為學會主席,遭校方革職。

事發後,中國騰訊QQ音樂平臺隨即在7日深夜將「銀河修理員」下架,引來許多網友在社群媒體「微博」上表示遺憾。一些網友表示,「連普通情歌都要封殺,真沒意思」、「什麼都能跟政治掛鉤,一首歌就如臨大敵」,也有網友表示擔憂,「這次是銀河修理員,下次不知道又會輪到哪一首歌。只好祝你在連享受音樂都不自由的亂流下平安吧」。一首情歌,由青春懵懂的中學生演唱,然後令校方大動干戈,進而波及廣大音樂愛好者無法在相應平臺聽到這首歌,只能說不是故事太魔幻,而是這樣的時代太魔幻。

校方的自我審查令人不安:本應享有無憂無慮時代的中學生,本應肆意揮灑青春、充滿活力創意的年輕人,也很有可能因此事而陷入對未來的焦慮與不安。自我審查一旦開始,不免就是活力的減退與沉默的增加。更不要說,該事件的兩個年輕人遭遇的後果,可能會跟隨他們很長時間,甚至會影響他們的未來升學、就學,難道這些校方在做出決定時就沒有替本應有著無限可能性的年輕人著想麼?只是這背後也折射出校方自身深深的憂懼與不安。香港國安法實施一年來,風波不斷,而其中很多條文在解釋上又有太多的空間,人們出於恐懼自保進行自我審查的心態可以理解,但不免可以想見,未來必定是風聲鶴唳。

更重要的是,這一趨勢正在無形無跡地蔓延開來,眼下剛剛拉開序幕的香港書展就是一例。此次香港書展是香港《國安法》生效後的首個書展。儘管代表官方的香港貿發局稱,書展是自由開放的平臺,不會作任何審查,但一句「所有參展商都要遵守香港法律」就已經封住了很多出版商的路。畢竟香港《國安法》下,紅線的位置很模糊,沒有人告訴他們什麼違法什麼不違法,書商只能進行自我審查:業內不敢出敏感政治書籍、可能觸碰到法律的字眼都要刪減,甚至對以往不敏感的書籍都需要審慎處理。同時,已經出版的書籍都面臨下架的風險。

當書籍、音樂、電影、繪畫等等這些藝術,不得不將自由讓位於穩定,這個社會彌漫的氛圍並不難預料。

最令人難過的是引起事端的學校是「信義中學」。信義中學是由基督教內的信義宗. 又稱「路德宗」(Lutheran) 主辦的學校。「信義」的意思是「因信稱義」是500多年前馬丁路德因反對教宗不合乎聖經的贖罪劵教義, 而把著名的「九十五條」, 釘在威登堡教堂門上, 要求辯論的抗議, 因此基督教也稱為「抗議宗」。一個由跟隨馬丁路德挑戰教宗權威要求辯論改變整個教會的宗派辧學, 卻制止學生唱政權可能「不認同」或「誤解」的情歌, 甚至犠牲學生的前途, 實在是令人可惜。要是馬丁路德復活, 會不會把95條再釘在學校大門之上?

限聚令下的私人高層飯局

想來即便是生活在內地的80、90後的孩子也深受TVB港劇影響,一句「我們是ICAC」多帥氣,也充滿了無數內地人對當時香港清廉、自由的執政執法氛圍的嚮往。而如今的香港高層,卻也成為了內地企業高管來港輸出利益鏈條上一環,無疑讓人唏噓。

香港入境處長區嘉宏、海關關長鄧以海3月初與某中國國企高層在灣仔高級私人會所聚餐時,涉嫌違反限聚令被票控,有參與這場飯局的人士更是涉及一起強姦案。事件爆出源於6月出現「匿名投訴」,指一名中國籍女子在灣仔一私人會所內吃晚飯,被友人強姦。投訴者稱,席間有區嘉宏、鄧以海,及一名國企高層。香港警方證實拘捕一名男子,並起訴他企圖強姦,也在調查期間曾向灣仔一個餐飲業務處所發出九張限聚令告票。消息人士稱,聚餐與強姦案發生地點不同。

而隨著調查的逐步深入,拼湊出的畫面不得不令公眾瞠目且憤怒。區嘉宏和鄧以海數月前出席的是約10人飯局,違反當時的堂食四人限聚令。兩人事後各被警方罰款5000港元(870新元),但港府沒有公佈這起事件。近日警方也表示,他們一般不會公佈涉嫌違反《預防及控制疾病規例》人士身分的資料,未正面回應區、鄧兩人是否被票控。這本是發生在4個多月前的事情,如果是普通百姓涉事,也許早就成了新聞頭條,而因為涉及香港入境、海關、保安局高層,而竟至如今才公佈與眾。這究竟是保護所有人,還是保護某些有特權的人。

更為可笑的是,涉事的區嘉宏及鄧以海加入香港紀律部隊均逾30年,區嘉宏2019年晉升為入境處副處長,並于2020年7月接替曾國衛出任處長。鄧以海則於2017年獲任命為海關關長。兩人均是香港維護國家安全委員會成員。這樣知法犯法的公務人員去維護港區港人的安全,可信度究竟有多高?更不要提,作為政府官員,與企業高管私下聚會,這裡面有沒有不能拿上檯面的利益互換,後來竟還牽扯出可能的犯罪案件。這世間的事,雁過留痕,是什麼讓這些人以為擁有權力就可以躍於法律之上,就可以把對別人的傷害當作什麼都沒發生呢?

繼國安處處長蔡展鵬光顧色情「骨場」案,不足兩個月,紀律部隊首長再爆出醜聞。不得不說,港府的公信力盡失,真是「禮崩樂壞」。當整個政府團隊道德界線愈來愈低,對自身的行為毫無警覺性,毫無忌憚,這樣的政府、這樣品行的官員,你相信可以妥善治理好香港嗎?

/本刊編輯部

/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