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疫苗有效性餘波不斷

疫情後期,中國政府為挽回因被指責引發疫情而盡失的顏面,大力展開「疫苗外交」,向其他國家提供數億劑疫苗,同時試圖引起人們對輝瑞-生物科技(Pfizer-BioNTech)疫苗有效性的懷疑。可最近,中國疾病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卻在一次會議上說,中國疫苗的「保護率不是很高」,政府正在考慮混合使用利用不同技術生產的疫苗。一石激起千層浪。

Published

on

/ 中国是第一个开始研发新冠疫苗的国家

科興疫苗保護率再度被質疑

4月10日中國疾病控制中心主任高福出席四川成都的疫苗大會指出,中國疫苗的「保護率不是很高」,因此政府正在考慮混合使用利用不同技術生產的疫苗。會議期間,高福不斷表示大規模疫苗接種對於後疫情時代的關鍵功用;但同時,他也特別強調中國應該全力投入mRNA(信使核糖核酸技術)疫苗技術的後續研發,因為這不僅僅是截長補短,取得比肩輝瑞-BNT、摩德納的防疫實力,mRNA技術更可以為「癌症治療」帶來無限的發展想像。

/ 中国疾控中心主任高福承认国产疫苗效果不佳

高福的坦白說法,在常態狀況裡只是普通的科學解釋;但在中國高度敏感的「疫苗政治」中,高福的「現有疫苗保護效率不高」一說,卻引發海內外極大的政治關注與波瀾,除了相關輿論不出所料的譁然之外,像是追蹤報導的《美聯社》也都以「中國最高防疫官員罕見坦承中國疫苗效力不足」為報導標題,一時之間關於中國疫苗是否有效的爭論,也重新燒回輿論台前。

在發現高福的說法被逮住毛病後,中國官媒《環球時報》隨即於11日立刻發出高福的「補正專訪」,主張疫苗大會的說法是外媒與有心人士斷章取義的誤解,高福強調自己的說法並不是說中國疫苗不好、效率低落(儘管會議投影片與說法確實是「國內現有疫苗保護效率不高」),而是純粹以科學角度出發,以好還要更好、「就盡可能提高疫苗效果提出精益求精的想法」。

可惜這一切做法只是欲蓋彌彰。中國疫苗保護效率即有效率不高,這早已是一個公開的秘密。中國疫苗早在去年8月就進入三期臨床試驗,之所以在8個月後的今天還沒公佈三期試驗資料,還沒有一款中國疫苗的三期試驗資料經過國際同行的評審,唯一合理的解釋是,中國疫苗的三期試驗資料偏低,不大拿得出手。也就是說,中國疫苗的有效率不高。

巴西的研究人員發現,科興疫苗在預防病毒感染方面的有效性低至50.4%,接近衛生專家所說的疫苗有效的50%的門檻。相比之下,輝瑞-生物科技公司的疫苗有效率被證明在97%。而按照世界衛生組織的說法,疫苗接種率須達到70%,才能達到群體免疫的效果。中國疾控中心專家王華慶說,中國要接種10億人,才可以達到群體免疫。但問題是,由於中國疫苗的保護力不夠高,就算接種率達到了70%,甚至達到100%,也未必能達到群體免疫。難怪,在中國要大力推動全民接種,畢竟即便是全面接種國產疫苗後能夠達到如何效果,尚不可知。

國產疫苗臨床效果堪憂 引進外國疫苗是正途

雖然中國政府封鎖了大陸疫苗在香港和各國的有效性和副作用的情況,但是仍有消息流出:香港一名五十多歲的男子4月初接種第一劑科興疫苗後數日,出現胸口不適等症狀,17日因昏迷被送往醫院搶救,送到醫院時已無脈搏,同日不治。他是截至目前香港累計第15人接種科興疫苗後死亡。根據醫護記錄顯示,這名男子沒有慢性病史。香港醫院管理局向香港衛生署呈報這名死亡案例後,香港當局並未立即公佈。4月15日,香港政府要求所有社區接種中心9月末停止施打輝瑞疫苗。這意味著此後由於再無其它疫苗種類選擇,想要接種疫苗的香港民眾只能選擇科興疫苗。

科興疫苗的有效性經臨床證實亦很低。4月17日香港衛生防護中心宣佈,一名63歲男子3月10日和4月7日接種科興疫苗,但4月14日的病毒檢測結果呈陽性。這與智利、巴西、土耳其和巴基斯坦的情況相同。這些國家大規模引進並為民眾施打科興疫苗,但最近都出現疫情加劇,確診人數不降反升。

中國國內批准「有條件上市」或者「緊急使用」的疫苗共有5款,其中使用最多的三款疫苗是利用傳統的滅活技術生產的。據稱,中國兩家國有製藥商——國藥控股科興生物(Sinovac)和國藥集團(Sinopharm)生產的疫苗已出口到22個國家,包括墨西哥、土耳其、印尼、匈牙利、巴西和土耳其。世界衛生組織批准的緊急使用疫苗中至今沒有中國產疫苗。而中國到目前為止沒有一款疫苗的三期臨床試驗資料經過了國際同行的評審,其原因被認為是試驗得出的保護率不達標。

鑒於中國現有疫苗的保護力不高,要達到群體免疫,則必須改進接種的方法。正如高福主任建議的,一是要優化接種程式,增加劑次,改變劑量,改變間隔;而是要考慮不同技術路線疫苗的混合接種,專業稱為「序貫接種」,也就是我們可以理解的「取長補短」。專家表示,因為混合疫苗可能會提高保護效果。目前,英國的研究人員正在研究輝瑞-生物技術和傳統阿斯利康疫苗的可能組合。同時,中國疾控中心免疫規劃首席專家王華清透露,中國研發的mRNA疫苗已經進入臨床試驗階段。不過,他沒有給出可能使用的時間表。

據知情人士透露,中國計劃在7月前批准首款外國新冠疫苗,目前來自國內科學家和外國商界的要求中國將其疫苗名冊擴大到國產疫苗之外的壓力越來越大。日前,中國官員一直在審核德國BioNTech SE (BNTX)公司所產新冠疫苗的臨床試驗資料,預計將在未來10周內為該疫苗的國內銷售開綠燈。

對中國疫苗的懷疑從未停止

據中國科興控股生物技術有限公司董事長兼首席執行官尹衛東稱,科興已累計向全球提供了2.6億劑新冠疫苗,其中60%以上提供給中國之外的國家,截至目前其中至少有1.6億劑已經完成接種;目前科興日產量逾600萬劑,接下來會儘快再選擇10個國家進行技術轉移,開展疫苗合作研究。只不過目前中國主要向印尼、巴西、埃及、阿聯酋、巴基斯坦、菲律賓、柬埔寨、尼泊爾、塞拉里昂、辛巴威和智利這些並不太富裕而且迫切需要疫苗的國家出口疫苗,而歐美等發達國家則對中國疫苗的問號從來沒有打消過。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太平洋事務部的格雷姆·史密斯就曾表示,有充分的理由對中國的疫苗努力表示懷疑,因為那裡的研究人員面臨著更直接的政治壓力,要求他們拿出結果。換句話講,中國的科學家面對政治上的任務和高層命令,不僅有只報告好消息的壓力,也有得到不利結果時不報告的壓力。當科學任務演變成政治任務時,又加上時間緊迫這一因素,以及體制不透明的要素,對於中國疫苗的偏見很難被消除。

值得注意的是,中國的兩種主要疫苗——國藥集團和科興生物生產的疫苗——在各自報告的有效性方面差異很大。當國藥集團尋求中國衛生當局批准時,它聲稱其疫苗有79%的功效。這一資料得到了阿聯酋一項超過兩萬人的試驗和另一項在巴林進行的較小規模的試驗的支持。兩項試驗都發現國藥疫苗有86%的效力。而對於另一種中國疫苗——科興生物生產的疫苗——知之甚少。在巴西進行的一項有限試驗發現其功效為51%,但這一結果也可能是受到了巴西冠狀病毒變異株種的影響。

這場席捲全球的新冠病毒已經讓各國民眾在這場漫長而緩慢的煎熬中日益失去耐心,而此時疫苗的出現則重燃了人們的希望。只不過認為疫苗可以產生立竿見影的效果也是不切實際的。雖然目前新冠疫情病例總數中出現嚴重症狀的比例與去年相比較小,但將此歸因於疫苗還為時過早。雖然人們最初對接種科興生物疫苗猶豫不決,但疫苗一經推出,大多數人都改變了主意。畢竟,相較於什麼都不做的消極防範,即便是冒些風險,哪怕是保護率低的科興疫苗,沒有其他選擇的人們也寧可放手一搏了。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