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疫情再起 推進疫苗接種是關建

近日,隨著Delta變種毒株全球急速擴散, 澳大利亞疫情再燃,引發了全國對高傳染性Delta變異毒株的擔憂。增加疫苗接種的呼聲高漲。在悉尼West Hoxton參加聚會的30多人中,27名沒有接種疫苗的人感染了新冠病毒;相反,六名接種過疫苗的衛生工作者沒有受到感染。這也證明了接種疫苗的人感染新冠的可能性要小得多。為推進目前推進緩慢的疫苗接種計劃,國家內閣會議做出最新決議,允許全科醫生為任何澳大利亞成年人注射阿斯利康疫苗。但是,民眾對於疫苗安全性的質疑,並不會因為這樣的決議而在一夜之間煙消雲散。

Published

on

疫情再度蔓延

隨著澳洲各地進入冬季,傳染病醫生始終關注著疫情的發展,因為前一段時間除維州以外各地的疫情平穩情況,使得人們已經開始對疫情感到自滿,這確實讓人擔憂。畢竟墨爾本通過付出巨大代價才明白去年冬天發生的事情,病毒從隔離中逃逸出來,突然間整個都失控了。絲毫的自滿都可能功虧一簣。而近期的新州失守無疑是其中一例。

相比四次封城的維州,新州政府對於密切接觸者的追蹤一直以來是做得很好的,近幾個月來的疫情控制也很好,始終沒有採取強制措施,比如佩戴口罩等。只是新冠病毒在不斷進化,「道高一尺魔高一丈」,新的更具傳染性的病毒變種正在佔據主導地位,也考驗著政府應對的靈活度與反應度。很多人在社區活動時已經具備感染性,從而構成了傳播鏈,而且這次引發新一波疫情的Delta+變種的傳染性,已在80多國報告出現。這次新州失守,政府沒有在疫情爆發之初立即實施嚴格的限制措施,確實是大意了。不難看出,政府總要等到不可收拾的時候才採取措施:從一開始小規模的爆發,到變得更大,最終,失去控制,繼而擴散。

/ 悉尼封城

新州為此波疫情確診數最多的區域,包括悉尼大都會地區、藍山、中央海岸和臥龍崗等多處地區已從6月26日起強制封鎖兩週。新州在本周連續數日以近20例新增急劇增加確診病例。州長貝雷吉克利安已表示,必須為確診數字大幅上升做好準備。北領地大達爾文地區於6月27日進入為期兩天的「短封鎖」,不過北領地首席部長岡納於週一宣佈,封鎖期將再延長3天,直到週五下午才能解除。此外,西澳大利亞洲首府珀斯等地已重新實施嚴格防疫措施;昆士蘭州自6月28日起在首府布里斯本在內的幾個地區重新實施相關防疫措施;南澳州州長於6月29日週二零時起恢復嚴格防疫措施,至少會維持一週。澳洲疫情蔓延讓澳洲各州全面警戒,目前全國有七成人口、約1800萬人處於封鎖及相關嚴格防疫限制下。

/ 悉尼封城后的景象

日前,澳洲財政部長佛萊登伯格表示,他認為目前澳洲正進入新冠疫情的新階段,因為Delta變種病毒的傳染力更強,現在正是澳洲抗疫的關鍵時刻。而如何以及何時能夠熬過這次難關,還是個未知數。

對疫苗猶豫不決

去年9月,澳大利亞最終訂購了8500萬劑阿斯利康疫苗,還有昆士蘭大學在本地研發的疫苗。這兩種疫苗都可以在澳大利亞生產。衛生部秘書長、前首席醫療官布倫丹·墨菲表示,訂購可在澳大利亞本地生產的疫苗對於確保疫苗的供應至關重要。但是,在完成訂購後的幾個月,兩款疫苗都陷入了困境。今年3月,世界開始看到一種極其罕見但潛在致命的血栓綜合症的最初跡象,澳大利亞藥品管理局目前表示,這種綜合症可能與阿斯利康疫苗有關。

/ 阿利斯康疫苗

澳大利亞國立大學於今年5月發佈的研究發現,儘管人們願意接種「安全有效的疫苗」,但80%的澳大利亞人擔心可能的副作用。那些猶豫不決的人最擔心的是這種疫苗的長期副作用尚不清楚。他們認為疫苗開發速度過快;並擔心會有過敏反應。而阿斯利康疫苗的問題加劇了人們對疫苗安全性的擔憂。墨菲教授指出,人們的猶豫不決確實產生了影響,否則現階段我們會看到更多人接種疫苗,畢竟澳洲已設有5000個社區保健點可供接種,事實是我們正在提供過量的疫苗,並且在預計人數會增長的時候而看到了輕微的持平。墨菲教授表示大部分責任要歸咎媒體,認為一些關於阿斯利康問題的報導有失公允。

不難想像,在社交媒體已經充斥人們日常生活每個角落的幾天,對要不要接種疫苗影響最大的絕非是專家判斷和資料分析,而是聳人聽聞的媒體報導。由於疫苗與自身健康有關,更易引起恐懼,比起其他議題,也更易促進錯誤信息的傳播。研究發現,延遲或拒絕疫苗的人,比較多在互聯網上瀏覽信息。而如今越來越多的人獲取諮詢的方式就是網路,這裡包括老年人和較低教育程度的人群。以訛傳訛,可能已經是我們身處於當下的一個不能忽視的事實。

此外,在澳大利亞這種發達國家,大部分人在一出生就打過若干疫苗,疾病也因而減少傳播。由於衛生條件的優越,生活發達國家中的大多數人們並未見過不打疫苗染病的後果,所以比較不關注染病的風險,反而更關注打疫苗的風險,因此可以說,愈來愈多人不願意打疫苗,是由於傳統疫苗計劃的成功。畢竟,這次歷時一年半之久尚未有平息之勢的新冠疫情對於大多數國家來說都是前所未見的挑戰,而對於具有獨特地緣優勢、未受2003年非典疫情影響的澳洲來講更是沒有應對經驗可借鑒。

你會選擇阿斯利康疫苗嗎?

既然不接種疫苗的決定是可逆的,不打疫苗的人可遲些打;反之,打了疫苗的人卻不能把身體逆轉回去未打的情況。那麼,為什麼不等等呢?如果每個人都這麼想,聯邦政府更會是一籌莫展,畢竟其推出的推出令人眼花繚亂且無限迷惑的接種計劃,已經令澳大利亞延遲了向世界打開邊境的時限。緩慢的進度則可能會進一步損害公眾的信心。

/ 对安全问题的担忧影响了疫苗接种率

週一舉行的國家內閣會議允許全科醫生為任何澳大利亞成年人注射阿斯利康疫苗。這也就意味著,任意年齡段的成年人現階段都可以諮詢自己的GP以獲取阿斯利康疫苗。莫里森在發佈會上的相關表態是:「如果人們願意承擔風險,希望去他們的工作機構或者他們的醫生那裡討論打阿斯利康的可行性,他們可以這樣做。所以答案是肯定的。」此前,澳洲政府聽取澳大利亞免疫技術諮詢小組(ATAGI)建議,稱60歲以下人群首選輝瑞疫苗。在總理公佈後, 家庭醫生立時出現了混亂。週二時有墨爾本Brunswick 的醫生表示, 當天已有40名40 歲以下年青人接種了阿斯利康, 週三更會有至少50名預約接種。但亦有人投訴在周二早上已向家庭醫生登記在週三接種, 但傍晚亦收到診所電郵, 因為ATAGI的意見, 取消登記。到底家庭醫生能否按自己對專業判斷來拒絕病人的接種要求, 還是一定要按照聯邦政府的建議來報行, 相信仍有待各方面澄清。

英國的一項研究顯示,在注射阿斯利康新冠疫苗四週後,再注射一針混合疫苗,將比再注射同一針劑產生更好的免疫反應。牛津大學進行的這項研究比較了輝瑞和阿斯利康疫苗的兩劑混合計劃,並得出結論,在任何組合中,它們都會產生針對新冠病毒尖峰蛋白的高濃度抗體。但參與這項試驗的牛津大學教授馬修·斯內普說,這項研究目前的規模還不足以令這項建議在廣泛的人群中使用。

此前,格拉坦研究所的健康計劃主任杜克特就曾向媒體表示,目前的疫苗接種速度和社區中接種疫苗猶豫的程度都表明,政府的新冠溝通策略「沒有正常發揮作用」。如上文所講,那些從Facebook或從家人朋友而不是從報紙、官方公報上獲得資訊的人群時,不僅猶豫率高,而且猶豫程度很有可能由於媒體的誇張而增加。但換一個角度看,聯邦政府是否也應該思考一下自己的資訊宣傳活動策略呢?這和宣傳視頻中充滿官僚語言和被動語氣的腳本是否有關?如果一個諮詢連吸引受眾的目的都不能達到,就更不要奢望其內容可以到達受眾且最終被接受了。

一直以來,澳大利亞人被告知,我們將在疫苗方面處於「領先地位」;而現實卻是,我們行進在慢車道上,依賴著一款許多人不想打的疫苗,日益接近專家的警告——我們對疫情的抵禦能力不足。目前的疫情再燃已經說明了一切。如何打破人們對阿斯利康的恐懼,若只是處於這個國家高級官僚聚在一起開會得出的一份決議,不可能輕易達到這一目的。在向更廣泛人群加強有效的宣傳,不遺忘對任何移民和難民社區的關切,融合更多文化和語言,同時全面部署疫苗接種的後勤問題,等等方面,聯邦政府要做的功課還有太多。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