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巴以衝突 仍將繼續

以色列和巴勒斯坦在東耶路撒冷的緊張局勢已持續數週,最終在這個穆斯林和猶太人都崇敬的聖地,爆發暴力衝突。實際管理加沙的巴勒斯坦組織哈馬斯警告以色列從該地撤出,之後開始發射火箭,並引發報復性空襲。

Published

on

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在加沙的衝突已進入第七天,至少有148人在加沙被殺。巴勒斯坦衛生官員說,他們的死亡人數包括41名兒童。以色列方面表示,衝突致以色列10人死亡,包括兩名兒童, 但加沙的死者中有數十名武裝分子。

在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之間長達數十年的衝突之中,這座擁有多處聖地的城市是其中最敏感的地點。

在宗教之外,這裡還有政治角力。以色列實際上吞併了東耶路撒冷,並將整座城市視作首都,儘管大多數國家並不承認這一點。巴勒斯坦則聲稱,東耶路撒冷是他們希望擁有的國家的首都。

/ 耶路撒冷舊城區聖殿山附近

坐落著阿克薩清真寺及由猶太聖地西牆(Western Wall)加持的山頂大院尤其敏感,以色列與巴勒斯坦人都對彼此在該處的意圖和活動保持警惕。

自四月中旬齋月開始以來,東耶路撒冷的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警察的衝突便日趨升級。巴勒斯坦人不滿以色列當局以安全和防疫為由在大馬士革門設置限制措施。

另一個重要導火索是以色列最高法院即將裁決一宗東耶路撒冷的房屋歸屬案件,一些巴勒斯坦家庭受到被驅逐的威脅。在對抗中,以色列警方還攻入了阿克薩清真寺。哈馬斯從加沙向以色列發射火箭彈。

巴以衝突

巴以(巴勒斯坦和以色列)衝突(The Israeli Palestinian Conflict)是中東地區衝突的熱點之一,為阿以衝突及中東戰爭的一部分。巴以衝突不能夠簡單地概括為所有以色列猶太人與所有巴勒斯坦阿拉伯人之間的雙邊衝突。在爭端雙方的族群裡,有些個人和團體呼籲完全消滅對方;現時國際的共識是支持兩國方案;亦有些支持一國方案——建立一個包括現在的以色列、約旦河西岸、加沙地帶和東耶路撒冷在內、種族及宗教地位平等的世俗國家。

/ 正指責雙方的巴勒斯坦人和以色列人

衝突的背後隱藏著歷史根源,既有宗教的、文化的、民族的因素,更重要的是大國干預等外部因素,各種因素互相影響、激化,使得巴以衝突的複雜性非同一般。其中,兩個民族對同一塊土地提出了排他性的主權要求是根本原因。猶太移民定居點問題和耶路撒冷地位問題則是巴以和平之路上的嚴重障礙。

過去

根據《聖經》,上帝告訴亞伯拉罕離開他的家鄉美索不達米亞,去迦南,現在的巴勒斯坦,開始新的生活。這樣,亞伯拉罕被認為是猶太人的祖先,就像中國人認為黃帝是中華民族的祖先一樣。於是亞伯拉罕帶著妻子和兒子來到迦南,這大概是猶太人認為自己是巴勒斯坦地區的主人的證據。他的兒子以撒(Isaac)和孫子雅各(Jacob)被認為是猶太人的祖先。雅各有12個兒子,因為約瑟夢見在收穫季節,他兄弟的草捆圍繞著他的草捆轉,他兄弟的草捆全都倒在中間,變成了他的草捆。因此,約瑟預言他的兄弟們,甚至他的父親都會臣服於他。這使得所有11個兄弟都非常恨他們的兄弟約瑟,認為他自命不凡,並把他賣給埃及當奴隸。然而,約瑟有解夢的能力,這贏得了埃及國王的青睞,所以他被任命為總理。後來,雅各和他的兒子們來到埃及,在約瑟尋求庇護,並繁衍了他們的後代,他們第一次被稱為以色列人(Israel,意思是上帝為其鬥爭或者是與上帝作鬥爭)。埃及王見猶太人興旺,視其為威脅。為了擺脫這個隱患,他找藉口把這些以色列人貶為奴隸。悲慘的服役生活讓可憐的猶太人反抗,於是有了摩西和摩西十誡的故事,帶領以色列人回到了自己的家鄉。餘波多餘,不再贅述。公元前13世紀左右,以色列人建立了第一個統一的王國——以色列王國,他們有兩位傑出的國王,大衛和他的兒子所羅門,他們在統治期間發展貿易,以武力維持統治,從而使以色列繁榮昌盛。更為重要的是,這個時候王國定都耶路撒冷,被確立為猶太民族的神聖之地,這樣就為巴以衝突的癥結難解奠定了根源。

猶太人佔領巴勒斯坦的理由是猶太人的祖先在巴勒斯坦生活過,但這個觀點並不為穆斯林認同,因為他們數千年前就不是巴勒斯坦的主體民族了,而阿拉伯人在巴勒斯坦生活了幾千年。

近代

19世紀末,猶太人開始了猶太復國運動,在當時奧斯曼帝國統治下的巴勒斯坦地區建立了家園。奧斯曼帝國戰敗崩潰後,猶太人加快了推行猶太復國運動的步伐。

第一次世界大戰後,英國在國際聯盟的授權下統治了那個地區。英國人答應建立兩個獨立的國家,——猶太人和阿拉伯人。

在第二次世界大戰中,納粹對猶太人進行了種族滅絕。二戰後,新成立的聯合國投票決定在巴勒斯坦領土旁建立以色列國。

很多猶太人認為這是一個回歸家鄉的機會,回歸聖地(Holy Land),回歸屬於自己的地方。 1948年,以色列國成立。該地區的阿拉伯國家,包括約旦和埃及,拒絕承認以色列國,戰爭爆發了。

美國與以色列

美國除了對以色列在國際場合給予堅定支持以外,還利用本國資源極力扶持以色列,究其原因,很簡單:

美國猶太人的影響影響了美國對以色列的政策。據說猶太人是世界上最聰明的國家。這是真的。在美國許多著名的財團和大資本家中,猶太人民的確是一支不可忽視的力量。根據猶太組織的統計,全世界大約有1500萬猶太人,其中近700萬居住在以色列,600萬居住在美國,其餘在世界各地。

/ 猶太人對美國各個領域的影響不可忽視

儘管與美國的3.27億人相比,這600萬人是可憐的,但幾乎所有人都是精英。著名的金融公司,例如高盛,雷曼兄弟和所羅門兄弟,都是由猶太人創立的。在華爾街,大約50%的金融精英是猶太人。

根據社會學家的說法,對美國影響最大的200個文化名人中有一半是猶太人。到1980年代初,在獲得諾貝爾獎的100多名美國學者中,近一半是猶太人及其後裔。在美國東部著名的大學中,有30%的教授是猶太人。美國猶太人在美國的政治,文化和經濟領域的影響是如此深不可測,以至於它可以影響美國政治的外交政策。

美國《華爾街日報》曾經說過,美國已經完全由猶太人領導的社會改變了。因為這些猶太資本家和政治家將在美國的選舉過程中投入大量資本和聯繫,這反過來將影響共和黨和美國民主黨,並影響白宮對以色列的政策,從而使美國現在說明是民主黨總統還是共和黨總統。他們都對猶太人情有獨鍾。

澳大利亞黑色戰爭

無獨有偶,相似的情況也曾經發生在澳大利亞。

黑色戰爭是指發生在約1804年-1830年間,澳大利亞南部的塔斯馬尼亞島上,以英國人為主的歐洲移民和士兵與塔斯馬尼亞原住民之間的衝突。黑色戰爭是從英文的「Black War」直譯而來,其實稱之為「戰爭」並不准確,因為英國政府並沒有正式宣戰,而且二方的力量懸殊,有些歷史學家認為稱為屠殺會比較貼切。

結語

一個國家內的法律相對來說,比較容易,國與國之間的法律,就很難去判定,要不然,以色列愈來愈大的土地面積本身就已經違背了曾經的法。國家與國家之間,民族與民族之間更多的靠的還是實力。

回顧過去,去年,以色列曾向巴勒斯坦提供約2.3億美元貸款應對疫情影響,更不用說曾經的三個階段:第一階段,終止恐怖和暴力、巴勒斯坦人民生活正常化和建立巴勒斯坦機構;第二階段,2003年6月至2003年12月過渡;第三階段,2004-2005年永久地位協定以及結束以色列-巴勒斯坦衝突。和平談判斷斷續續地進行了25年多,但迄今尚未解決衝突。

特朗普任美國總統之際美國製定的和平計劃,被以色列總理內塔尼亞胡大加讚譽,但巴勒斯坦人斥之為偏袒以色列,因此這一計劃從未起步。未來任何的和平協議都需要雙方同意解決一些複雜的問題,包括:巴勒斯坦難民應該怎麼辦;在被佔領的西岸的猶太人定居點是應該留下來還是被拆除;雙方是否應該共享耶路撒冷;也許最棘手的是:是否應該建立一個巴勒斯坦國與以色列並存。

簡而言之,問題不會很快得到解決,而衝突仍將繼續下去。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