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反對家庭暴力 需要全社會協作

自去年年初流行至今的新冠疫情大大增加了家暴風險和事件。聯合國更是將其稱其為「影子大流行」,資料表明,過去12個月是澳洲近20年來家暴最為頻發的時期。

Published

on

近來ABC的一篇專題報導令「家庭暴力」這一提議再度進入公眾討論視野:本為家庭暴力受害者的女性在向警方求助後,並為得到及時的幫助救援,而在警方偏信一方地採信了其伴侶和伴侶家屬的說辭後,該女性成了被逮捕的一方。而此等遭遇對於遭遇家庭暴力的女性並不陌生,儘管警方等機構一直屬於合力對抗家庭暴力的重要一員,但在現實中由於每位警員對於家庭暴力議題的理解不同甚至懷有一定的偏見,很有可能在出警過程中對女性造成「二次傷害」,甚至使得女性對本應給她們提供説明的系統徹底失望,而只能轉為自助,但面對與侵害者力量之間的絕對懸殊,後果往往是不可挽回的悲劇。

家暴致死絕非危言聳聽

去年的一則新聞引發全澳關注:有家暴歷史的澳大利亞橄欖球明星巴克斯特殺死前妻漢娜和3個孩子。案發當日上午,漢娜駕駛著汽車送3個不到6歲的孩子上學時,遭到前夫巴克斯特的襲擊——他將漢娜的汽車點燃,致使漢娜和三個孩子全被燒死,他也自殺身亡。而昆州當地警方官員湯姆森事後對於巴克斯特的作案動機,表示應該「保持開放心態,看開點兒。可能是一名妻子遭遇家暴的結果,也可能是丈夫壓力太大了」。此言一出,立即招致反家暴組織的憤怒。雖然對於作案動機的研究要由專業人員最終做出,但是這種解讀對家暴受害者來說「是最危險的」,很有可能導致家暴受害者求助無門、無路可走,甚至尋求「魚死網破」的慘烈結局。

對於家庭暴力在澳洲造成的危害,並非任何人危言聳聽,而是有資料為證:去年澳大利亞統計局曾公佈,全國範圍內約有220萬成年人曾經歷過伴侶施加的肢體暴力或性暴力;對於年齡在15至44歲的澳洲女性來說,來自伴侶的家庭暴力是死亡、殘疾及疾病的頭號原因;有2/5的女性在與伴侶分開後仍持續經歷暴力或虐待;總體來看,平均每週有一名女性被目前或曾經的親密伴侶殺死,近年來更是有所上升,超過每週一人。除此之外平均每天有8名女性被伴侶重傷而入院治療。無論性別及背景,所有人都有可能成為家庭肢體暴力或性暴力的受害者,但女性成為家庭暴力及性暴力的可能性遠超男性。

同樣的,來自於警方的資料也從側面反映了澳洲家庭暴力的普遍性。澳洲各地警方平均每兩分鐘就會因為「嚴重家庭紛爭」而出警一次,合計每天720次。但十分之八的女性及十分之九的男性在遭遇家庭暴力後不會選擇報警。這樣的選擇,在看到了昆州警方的回應以及受害者可能遭受的誤解甚至被關押的遭遇後,並不難理解。

留工津貼停發造成的隱患

家庭財政的不穩定可能會導致家暴事件的增多。儘管經濟壓力並不是家庭暴力和虐待事件的根源,但眾所周知,這會加劇這種情況的出現。而聯邦政府留工津貼(JobKeeper)計畫的結束無疑對面臨家暴風險的人們造成了「雙重打擊」,財政壓力會削減人們逃離家暴的能力,因為他們沒有經濟保障能做到這一點。

去年7月,澳大利亞犯罪研究機構的報告發現,疫情期間十分之一的女性遭遇了家暴,三分之二的人首次遭遇家暴或家暴升級。在疫情封鎖期至經濟復蘇期對機構98%的前線工作人員所做的調查發現,大多數人都認為保留留工津貼和尋工者津貼(JobSeekers)對保證女性安全來說至關重要。

法律專家在去年9月曾告訴參議院,他們有關家暴的法律援助需求會隨著有關疫情的經濟補助減少而增多。多元文化機構去年也表示,他們擔心臨時簽證持有者因無法獲得留工津貼和尋工者津貼,會極易受到暴力的影響。此時,政府當局必須要有能力去理解財政穩定和家暴間的直接聯繫,並為那些面對風險的人士提供更多支持。

坎培拉對議會中有關騷擾和毆打女性的指控感到困擾,總理斯科特•莫里森(Scott Morrison)一再呼籲解決政府所謂的「女性問題」。由於這些問題已在公眾心中引起關注,家庭暴力工作者表示,對其服務的需求猛增。需求的增加需要伴隨資源的增加。只有掌握足夠的資源,才能確保反家暴組織為受害者提供擺脫暴力和家暴的安全出口。從最新的年度財政預算,我們已經看到,政府的目光開始轉移聚焦到女性議題上,這無疑是一個好的開始。

/ 反对家庭暴力是重要社会议题 需要通力合作

臨居移民遭受家暴不容忽視

除了澳洲公民和永久居民外,還有一個巨大的群體,可能遭遇到家庭暴力的影響,那就是持有配偶簽證等臨時簽證的居民。由於社交孤立、語言能力有限、擔心失去配偶擔保而被驅逐出境,臨居移民在逃避家庭暴力時遭遇的障礙更多。特別是新冠疫情給臨時簽證的持有者帶來了巨大的壓力,許多失去工作的人無法獲得Centrelink或Medicare之類的社會服務支援,而其一旦遭到家庭暴力可以訴諸的救援途徑則更少。

4月8日,澳洲聯邦政府宣佈為遭受家庭暴力的臨時簽證持有者撥款1000萬澳元。預計這一試行項目第一年能為1200多名女性提供幫助。紅十字會將獲得其中650萬澳元的撥款來為遭受家庭暴力的臨居移民提供經濟援助。政府撥款中剩餘350萬澳元將撥給9個社區和女性法律服務中心,為女性提供移民和法律諮詢方面的協助。

目前,紅十字會將與反家庭暴力機構合作,向符合條件的人提供最高3000澳元的經濟援助,幫助他們支付住宿、食品和醫療等費用。澳洲紅十字會向受到疫情影響的臨時簽證持有者提供緊急援助,包括食物、社工援助和一次性經濟支持。申請人可以通過紅十字會的網站遞交申請。申請人線上提交給紅十字會的資訊不會被公佈或分享給政府的資料庫和系統,不會影響申請人目前和將來的簽證。

同時,澳大利亞聯邦移民部長霍克(Alex Hawke)簽署了一項新指示,要求簽證官在評估簽證申請時,嚴肅考慮涉及家庭暴力的相關行為——即使沒有被定罪。該指示稱為90號指示,已於今年4月15日生效。第90號指示明確要求,在決策中優先考慮申請人是否涉及家庭暴力的犯罪或行為。這無疑給那些家庭暴力的實施者敲響了警鐘。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