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新冠疫情反思

新冠疫情反思22 – 新冠常態是甚麼?

除著墨爾本從新冠病毒隔離中解封, 我們見到巿面逐漸恢復正常活動。明顯地, 在街上人多了、車多了、活動多了。我到過一些餐館, 客人大概佔餐堂的大半, 沒有往常般熱鬧, 不過總算能正常營業。在商場, 也見到人多了, 不過並不是人頭湧湧, 可見仍有不少人, 沒有上街。其實已進入了12月,往年商場都會有很多聖誕裝飾及推廣活動及選購禮物人仕, 今年聖誕大節卻好像與平時沒有兩樣, 令人不勝唏噓。

Published

on

有研究表示, 由於在隔離時, 大家已習慣少到外出購物, 年長人仕也有開始大量使用網購, 因此相信在節日走到商場選購禮物的人, 將會大幅減少。網購是否會取代實體消費, 可能要在聖誕過後, 才會知道結果, 巿面經濟情況如何, 那時才會知曉。有人認為經過長期的隔離, 澳洲人已積聚了極大的消費購買力, 所以這一段時間, 相信零售業並不會大差。聖誕過後, 疫情到底會如何影響社會生活, 才會真正顯示出來。

不過, 維州連續30多天零感染, 新州也20多天沒有本地感染, 雖然在南澳在早前曾有一、兩宗社區擴散, 不過很快便被壓下來, 不少人相信澳洲已進入了新冠常態(Covid Normal)之中。

甚麼是新冠常態? 這是指社會長期在新病毒威嚇但仍未到達全面接種疫苗防疫的威脅下, 與病毒並存的社會狀態。在一些社會, 如新西蘭等一直沒有社區爆發, 對外來人仕實施隔離檢疫, 這時新冠常態就是如常生活, 不過在有發現個別案例時, 就要整個社會停頓, 去把病毒隔離及清除。也有如澳洲一樣, 採取壓抑政策, 在生活中實行如保持社交距離、公共場所戴上口罩、對疑似個案進行全面的快速檢測, 限制人多的活動, 並且社會各單位保持高度警覺, 務求把偶然出現的個案,圍堵及局限在一定範圍, 不容許擴散。這樣新冠常態, 要社會各部份高度合作, 各自付出一點不方便, 來約束病毒傳播。

在新冠常態下, 人的流動、經濟活動、工作狀況、社會提供的服務、人與人的接觸、社交生活等等, 都需要調整。例如醫生會推行遙距診症, 病人要習慣使用視像軟件來看病, 對很多人來說, 是極不自然的事。學生要隨時使用視像教學, 無法與同學接觸, 及進行各種實體活動。進入商場或任何地方要登記, 並且隨時要進行衛生消毒等。記得2003年香港沙士肆虐時, 不少人養成了在任何地方都不斷洗手的習慣。

在工作環境, 已有專家表示, 企業會大幅減少使用辦公室, 一起工作的情況會改為家居工作及定期見面。城巿內的商業大廈相信空置率會大幅攀升, 城巿的活動也會消減, 相應地人留在家中時時會變得更長, 而且工作和休息的界線, 也可能變得模糊。這一分鐘人在工作, 下一陣子可能會在戶外運動, 也變得可能。

也有人會認為, 人與人見面機會會減少, 人與人的關係會變得疏離, 人與人會交換資訊, 卻少有交流感受。人會把別人看成為獨立的個體, 而不是有共同興趣、關係、目標的社群。有人表示, 在隔離狀態下, 生活作息的規律之中, 已沒有很多朋友的空間。要是我們數一下, 在解封之後, 我們是否不再熱心與人交往呢?

不過這些情況, 會否在疫苗被廣泛使用後改變過來, 就不得而知。所以新冠常態, 是短期現像還是成為一種習慣, 現時還未可知, 有待時間考證。

墨爾本人會原諒政府嗎?

由於州政府的失誤, 墨爾本經歷了最嚴重及最長期的隔離, 而且人人要被強迫戴上了口罩。就算現時放寬一點, 在戶外可以不用佩戴, 不過仍要携帶。再加上推動廣泛的快速檢測, 令到曾經是最高危的地方, 已變成最安全了。

不過, 墨爾本人要為成為最安全的地方而感謝州政府嗎? 我相信不會的。不管酒店隔離研訊有甚麼結論, 大家都知道政府的失職及官員們推搪責任, 是問題的主因。除非政府能向要負上責任的官員追究及作出懲治, 我相信墨爾本人無法原諒今屆政府。

現時工黨政府作出各種撥款及發展,無疑可以挽回一些人的支持, 不過若不要求官員及政客們問責, 我相信無法令墨爾本人消了心中的一口氣。州長安德魯斯相信可為墨爾本人所接納及原諒, 事實上事件也不一定完全是他的過失, 不過政府總不能沒有人負上政治代價。

且看日後, 當社會安頓下來時, 維州居民對政府的支持, 可以從中見到這情況有多嚴重。

盼望

疫苗研發是否成功, 引來全世界的關注。第一隻研發成功的疫苗, 由輝瑞藥廠生產, 要零下七十度貯存及運輸, 令人無法感到高興, 大家都知道這樣的產品,無法在短時間內推廣。Moderna 的疫苗, 稍為好一些, 令人稍為有盼望。牛津疫苗最初傳來好消息, 是價廉物美及優質生產, 不過轉瞬間受到科學家們的質疑, 叫人空歡喜一場。不少人以為見到災難的盡頭, 卻又是仍要等待一下。

盼望不能建立在人的身上, 有信仰的人會否好一點呢? 在過往一年, 教會信眾關心的是能否有聚會?到底聚會的目的是甚麼?是要維持與同道中人的交往, 彼此扶持, 共渡時艱?還是要一起敬拜真神?我不禁問, 難到我們與別人隔離, 就不能親近神, 敬拜神嗎?保羅不是說, 患難或任何力量不能叫我與神隔絕, 那麼沒有崇拜, 那又如何? 老實說, 我無法說服自己, 在疫症期間, 群體崇拜有多大的重要性。 不是不重要, 而是不是絕對重要, 更不是我們要冒著傳開病毒的風險, 來繼續崇拜。我相信我們所信仰的神, 絕不會要求信眾, 冒著傳開病毒的危險, 要求信眾繼續崇拜。

要堅持崇拜的, 是人而不是神。神要求人定時朝見祂, 是把神放在人生命之中, 是放在人心之中。要是人真的如此作, 就必有盼望在心中。盼望不是從聚會而來, 盼望是從神而來。盼望也不在乎是否有疫苗, 更不在乎疫情是否受控制。盼望是在任何環境之中, 仍看見神與我們的同在。

感恩的生活

按照政府的估計, 澳洲大部份在年底,或最快在明年下半年可以成功接種疫苗, 這表示我們最少還有九個月左右, 要在疫情受控卻沒有被消滅的情況下生活。你會如何生活呢?

環顧全世界, 仍都是陷在疫情大幅擴散狀態下, 澳洲人只能感恩。我們生活在一個大島之上, 因此很容易守護著邊境, 沒有多少人能隨便進來, 病毒進來也不容易。我們自給自足, 不需要仰頼外來的供應,生活沒有匱乏, 也要感恩。我們有負責任的政府, 重視人的生命, 沒有把經濟發展看得比人重要, 以致我們中間沒有因此而失去很多人, 也要感恩。我們的政府願意投放資源, 與人民共度時艱, 使我們能有足夠經過疫情, 我們也為此感恩。

是新冠疫情, 叫我們能看見, 值得感恩的事, 確實很多。

周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