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植根澳洲反思

11 香港人, 請向前看

這兩週, 香港發生了中學校長因為政治原因, 把情歌變成政治, 令到自己學生無法升上大學
的悲劇; 也發生了港大學生會領袖對政治的無知的言論, 因而被大學及政府打壓, 隨時被開除的令人惋惜的事, 也發生了政府表態, 公開認為執法者腐敗是不要被追究的情況。這些都令我心中極不安寧, 想到自己的故鄉已不再一樣。也因此, 我再思考到在澳洲的港人, 應該要持怎樣的態度, 面對自己的故鄉香港所遭遇的改變。

Published

on

自己選擇的一片樂土

移民澳洲是個人選擇, 沒有人強迫你到來這裏, 澳洲也沒有一定要任何人成為澳洲人的辦法。和很多香港人一樣, 我是自己選擇來澳洲定居。在八九六四之後, 我覺得香港不一定會像原來自己所想一樣, 反正家人都在澳洲, 來到這裏也是理所當然。那時我仍想在入了澳洲籍之後, 就回到香港去工作, 發展自己的事業及理想。事實也如此, 不過由於在這裏生活過, 並且後來由於個人健康問題, 我選擇回來了澳洲, 成為一個真正的澳洲人, 要植根澳洲就自然成為基本的生活信念。

不過, 當時我身邊的朋友大多不是這樣想。從香港來的, 有人會覺得香港對於他的個人發展更好, 就在取得澳洲護照後, 回流香港工作。有因此而與配偶及家人長期分開, 最終離婚收場, 改寫了人生軌跡。也有一家大小回流, 孩子們在香港長大, 然後孩子們不願意來澳洲, 結果自己在退休後, 仍然留在香港, 曾經取得的澳洲公民身份或社會福利, 並沒有很大意義。亦有幾位朋友在退休後回來澳洲, 但子女們卻仍在香港生活, 自己兩地來來回回, 好不熱鬧。

我算是長期留在澳洲, 並且投入主流社會生活, 關心身邊事物, 並以澳洲人觀點看世界, 多元文化社會就算是開了我的眼界。未曾真正定居時, 我沒有想過多元文化社會的意義, 而我發現身邊的澳洲西人, 大多也沒有想過這問題。我的姐夫是英國人, 是很好及熱心的一個西人, 在他眼中來到澳洲也算是離鄉別井, 不過他很容易投入, 因為這裏的制度及建設, 都是按英國社會而設計, 而且他在這裏比在英國得到更多, 因此他以身為澳洲人而驕傲, 沒有懷念自己是英國人。澳洲國歌 “Advanced Australia Fair”裏 的歌詞, 描述的就是這一種心態。

這群人如歌詞第一句所說” For we are young and free”。這一句去年被改為 “For we are one and free”。 這表示出澳洲這地方沒有很長的歷史,居住的人沒有很多歷史包袱, 只有自由。按種族來說, 我來自有數千年文化的中華文族, 卻在英國殖民地中長大, 特別能體驗這一句話。澳洲社會讓每一個在這裏生活的人都有自由, 也尊重別人的自由。到今天, 不同種族的人都有相同的權利在這裏生存及生活, 因此我們強調我們成為一體。

歌詞第二句歌頌這片土地的豐富,” golden soil and wealth for toil” 及第三句, “Our land abounds in nature’s gifts, Of beauty rich and rare”, 及得天獨厚, 使我更感到成為澳洲人的榮幸。不過, 在不同時期來到這裏的香港人、中國人、世界不同地方來的華人, 是否都看得見, 這片豐富的土地, 對我們自己及下一代的意義呢?這就是值得我們細心思想。

要忘記過去嗎?

我身邊一些從中國來的朋友會說, 你這樣想, 不顧國家利益, 不是數典忘祖嗎? 這樣說的人, 其實沒有把澳洲看成為自己的國家, 是絕對矛盾的事。人選擇在澳洲定居, 仍以為自己還是中國人, 甚至以為這片土地是屬於中國的, 要其他在這片土地上生活的人, 為中國的發展而努力, 為中國的強大而歡呼, 為中國的制度而驕傲。這可以是你個人的選擇, 但在澳洲社會中, 卻是完全沒有理由的事。如果我們堅持這是合理, 不難想到澳洲人會厭棄這一種移民吧。要是中、澳兩國在戰爭狀態時, 澳洲人把中國來的移民關起來, 也有可能吧。要是把其它地方來的華人, 都看成為中國人, 也即是說,可能大批華人會被殃及池魚, 不難想像今天有不少華人會澄清, 並不是所有華人都是中國人的說法。

這不是說我們要把過去在香港或中國的生活忘得一乾二淨。人的過去會變成今天的我的一部份, 只是我們不必要, 亦不應該由過去的我, 來決定我的將來。不管甚麼原因, 既然今天我們選擇了定居澳洲, 就要在今天開始, 在澳洲建設我們的將來。我們尊重自己的過去, 也關心過去所生活過的地方、社會、親友, 更願意為他們的需要付出。不過, 我們同時間亦會把澳洲看為優先, 考慮其他在這裏與我們生活在一起的人的需要及所關心的事。像一位朋友說, 移民澳洲後, 他不單止為中國隊在國際體育比賽中歡呼, 也為澳洲隊歡呼, 要是中國隊對上澳洲隊, 就同時為兩隊歡呼。

今天從香港來的華人, 不少人帶著被壓迫、苦毒、對香港政府或中國政府的不忿來到這裏。其實從香港來到澳洲的人,大多經濟條件不差, 過的生活比起澳洲土生土長的人可能更好。若他們看不見在這裏生活的豐富及發展的可能性,  長期要把自己停留在過去, 要把自己的「不幸」向全世界訴說, 甚至要發動澳洲人去對抗中國, 其實是沒有把自己看成為澳洲的移民, 而是把自己的將來綑綁在過去的陰影之中。我不能認同澳洲要成為讓港人在這裏生活, 但延續他們爭取香港民主、自由、及政治改變的基地。澳洲社會沒有這樣的理由, 義務及原因, 來支持香港人為這些目的留在澳洲。澳洲願意所有尋求自由, 要有一個新的開始的香港人在這裏, 開啟人生的新一頁。

爭取民主、自由、人權在澳洲完全是可能及被接納的事, 不過讓我們把投入在這裏生活, 成為良好澳洲公民, 成為首要的事吧。

能為香港作點事嗎?

早期來到澳洲的香港人, 或是關心香港的華人, 我們其實是可以為現時在香港, 打算離開的人, 作一點事。英國有BNO計劃, 加拿大有給大學生定居方案, 不過我相信仍會有不少盼望離開香港的人, 可以定居澳洲。

去年七月九日莫里森總理公佈, 讓持香港護照的大學生, 在畢業後可以先留在澳洲五年, 再成為澳洲居民。我們願意為這些留學生提供更多工作機會, 或是協助他們認識及融入社會, 又或是協助他們適應這裏的生活嗎?我們能主動去關心這群因政治環境生態的改變, 而被迫離開香港的這一群年青人嗎?

當然能通過來澳洲讀大學而留下的香港人, 應該是經濟有一定條件的人。不過, 澳洲同時間也有吸納願意來澳洲工作的香港人。符合資格從事在澳洲短期短缺工人的工作崗位人仕, 在有雇主的聘請下, 都可以申請達5年的短期工作簽證來澳洲工作, 並且在5年後轉換成為永久居民。這表示不少在香港未乎合技術移民資格的人, 特別是沒有唸過大學, 但技能是澳洲短缺的人, 可以在得到雇主的聘請下, 來到澳洲, 通過先工作後定居的方案, 成為澳洲人。不少曾在香港抗爭過的年青人, 而今天要繼續在惶恐中在香港繼續生活的, 我們可以通過這計劃幫助他們找出路嗎?

關心支持香港的人, 若是作生意的, 會不會考慮聘用具備工作能力的香港人, 協助他們離開香港?我相信這是很多人可以作的事。或是為合乎資格的香港人, 介紹合適雇主, 或是幫助他們在這裏安頓,或是協助提升他們的英語能力, 以便他們在日後能達到取得移民澳洲的資格, 這些都是關心香港的一樣方法。

要是你是作生意的, 你會考慮付出高一點的薪水, 從海外聘請港人來工作, 協助他們留下嗎?我相信這一些都是值得我們去思考的。

過去數十年移居澳洲的香港人大都已老去, 他們有豐富在這裏生活的經驗和網絡, 只要他們願意, 不是只顧自己的事, 而是用他們的經驗來協助新一批的香港人來這裏生活, 我相信是可以為那些願意向前看的香港人,作一點事。

周偉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