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同路點評

拜登呼籲G7制衡中國

Published

on

拜登12日敦促歐洲國家和日本向發展中國家提供數千億美元的資金,在修建新公路、鐵路、港口和通信網絡方面,為它們提供依賴北京之外的選擇,以此抵消中國日益增長的經濟和安全影響。

這是世界上最富有的國家第一次討論組建一個直接與中國「一帶一路」倡議競爭的可供選擇方案,該倡議是中國國家主席習近平為推動中國在海外的貸款和投資提出來的,目前已擴大到非洲、拉丁美洲和歐洲本身。但白宮沒有提任何財政承諾,而且在如何應對中國崛起的問題上,美國及其盟友之間存在尖銳的分歧。

拜登外交政策的目的是加強世界各地的民主國家,形成一個抵禦威權主義蔓延的堡壘,他把挑戰正在崛起的中國和攪局的俄羅斯作為這種外交政策的核心。北京則指出,美國在應對新冠病毒大流行方面表現糟糕、國內政治充滿分歧(尤其是1月6日發生在國會大廈的騷亂),這都是民主制度正在失敗的跡象。

中國的發展倡議在規模和抱負上遠遠超過了美國在二戰後重建歐洲的馬歇爾計劃。在七國集團峰會上有關如何應對中國的討論,反映了西方內部如何看待中國的爭論:是將中國視為夥伴,還是競爭對手或敵手,又或是絕對的安全威脅。

白宮描述的計劃似乎是將美國、歐洲和日本現有的項目湊在一起,加上鼓勵民間投資。

同路點評:

七國集團多數領導人認為,中國正在利用其投資戰略加強國有企業,同時建設商業港口網絡,利用華為建設通信系統,使中國對這些系統擁有相當大的控制權。不過,走出會議室的官員表示,德國、意大利和歐盟顯然擔心這會危及他們與中國的巨額貿易和投資協議,或加速日益呈現新冷戰色彩的競爭。美國的戰略所面臨的風險是,在發展中國家眼裡,與拼湊起來的不同項目打交道,還要聽從西方堅持的保護環境和維護人權的要求,與北京提供的投資和新技術一攬子計劃相比,似乎不那麼有吸引力。但歐洲國家開始認識到依賴中國供應鏈的風險,並看到中國的觸角已延伸到它們自己的後院。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