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情 澳洲事

7 管他誰是特首或是總理

香港特首選舉的鬧劇

周一, 在第六屆行政長官提名期的第一天, 香港特首林鄭月娥宣佈, 不會競選連任。整天, 社交平台上我的朋友, 沒有人表示任何意見, 直到周二也沒有見到現任官員有表示會出來競選。好像是今天的香港, 誰當特首大家也覺得沒有甚麼分別。香港巿民都知道特首已淪為「巿長」要忠實執行中央的各項政策一樣。所謂選舉, 只是等待按制度這一場戲如何出台, 如何上演, 如何謝幕。周三傳出政務司長李家超會辭去公職,宣佈參選, 並且不少達官貴人立時公開表示支持。其實當事人還未公開表態參選, 就有不少人已經不急及待, 要黃袍加身, 這正是中國政治文化的特點。直到今天, 香港人總算應該看清楚了一個事實, 就是香港已完全融入了中國特色的選舉制度。

其實在5年前上一屆的特首選舉中, 曾有前財政司曾俊華辭職參選, 要與林鄭月娥競爭。那一次競選, 曾俊華與林鄭月娥都有相當亮麗的公期服務經驗, 而且都相信是支持一國兩制。那時不少港人心中還盼望中國會讓香港人自己選出特首, 實現一國兩制中央不干預的承諾。起初, 中國政府還不會公開表態支持哪一位候選人, 有不少香港人相信曾俊華還有機會當選。至少兩位競選者在開始時, 仍堅信港人治港或有機會在中央的不干預下繼續維持。不過曾俊華以高民望, 少票數慘敗, 香港人已無法不去面對現實, 就是中國重視「一國」,忽視「兩制」。但今次特首的選舉, 港人更看得清楚, 中國已公開宣佈了由中央任命的任何人, 都可以擔任特首, 就像中央任命巿長一般, 直接取代了由選舉出來的特首角色吧。

是的, 今天還有人相信香港的特首, 能有自由去管理這一個曾經是我們家鄉的國際城巿嗎?香港人真的相信香港會與中國其它城巿有分別嗎?香港有著百多年的過去, 在世界及中國的歷史上曾經扮演著極重要的角色。直到今天,它還是很一座很有錢的城巿, 香港人平均財富是全球最高, 每年創造的收入也走在世界之前。不過大家心中都深知道, 香港是一個「借來的空間, 只有借來的時間」。而更重要的是在2019年後, 每一個香港人都知道, 這借來的時間已完全用光了。

留在香港的人, 會擁有自己的財產, 繼續生活下去。失去了的是自由、民主、人權及相對自主的政府, 不過仍然留下的人相信並不會介意。數十年來香港的特色豈不就是只談生意, 不談政治嗎?留下的人會這樣想, 只要政府不隨便抓人,他們也樂意不發聲, 在自己熟悉的環境繼續生活下去。「馬照跑、舞照跳」不就是這意思嗎? 政府不願意你說的話,繼續留在香港的人也不會公開地說。要公開說話的人, 也會找出紅線所在, 不願意越雷池半步。說到底, 大部份的香港人, 並不會為自由而戰。烏克蘭今天的光景, 相信香港人從未想過會如此地為自由付上代價。

心中有話要說的人, 也有已離開了香港的, 也有人籌劃著在未來總是要離開的。現時有走到台灣、英國、美國、加拿大、澳洲、日本等地的人, 他們仍然公開說話, 通過網絡, 傳回香港或世界各地, 也有不少聽眾。不過,繼續要講話的人,還相信自己所講的香港問題, 會對現實香港的情況, 有怎樣的影響呢?還繼續講下去, 有甚麼出路呢?  流散在海外的港人, 還要有繼續追求抗爭的目標嗎? 看一下西藏達頼喇嘛的流亡政府, 過了數十年, 跟今天的西藏還有甚麼關係?有一些人要求香港人要保存在早年抗爭的熱情, 在移民到海外去後,仍然延續香港人的精神, 老實說, 我認為這是阻止離開了的港人, 自由地向未來出發。除非今天有人仍像國父孫中山, 走遍海內外一樣組織革命力量, 堅決要推翻滿清政府一樣, 繼續推動香港社會要走向他們理想中的民主及自由, 不然, 我相信在海外的港人的出路, 只會是在他們生命之中, 留下對香港的一份情, 在他們有生之中, 都不會消失。對香港社會的憧憬, 卻仍然無法在他們的人生中, 可以有怎樣的延續。今天, 對海外的港人, 誰當特首, 有甚麼重要?有甚麼可以值得有意見。隨了讓大家圍爐取暖, 發泄一下心中的怨氣外, 誰管下一任特首是誰?

聯邦政府選舉

三年的澳洲聯邦議會在5月底前結束, 選舉定5月中進行。雖然到現時莫里森總理還沒有公佈大選具體時間, 但實質上政府在公佈今年的財政預算案後, 已經進入了選舉狀態。整個過程是總理要先向總督提出解散國會下議院, 進行重選, 進入看守內閣階段。在這時間, 任何重要決定, 政府都要和反對黨商量。也因為如此, 現任政府必然會選擇對自己最有利的時間解散下議院, 剛公報的財政預算案更是撒幣吸引國民支持現任政府繼續執政。

在這期間, 各選區的議員會盡其力量爭取連任, 而挑戰者則會力圖說服選民現任政府辦事不力, 請求他們支持成為新的議員, 取得下議院過半數議席的政黨, 就可被總督委任組成新政府。

現時總理莫里森被反對黨批評為沒有領導才能, 獨裁及誠信有問題,卻沒有對他的政績提出怎樣意見。事實上澳洲在過往兩年多對抗新冠疫情上, 國民都覺得比起其它國家, 算是不錯。而且現在已走到與病毒共存階段, 生活還算可以, 所以反對黨要攻擊政府的表現, 其實沒有多少內容。

不過莫里森民望低落, 是不爭的事實。 有自由黨的議員, 也不願意邀請總理來助選拉票, 更有的是降低黨品牌曝光, 以自己個人作為爭取選民投票支持。更有分析員認為現任政府最佳的策略, 是把莫里森總理放在一邊, 讓議員們自行說服選民爭取支持, 會有較高勝算。

至於反對黨工黨, 其實也沒有甚麼優良政策提出來。現時工黨出台的重點政策, 是改善長者護理。不過, 提出要改善的目標, 卻沒有任何具體方案及專家認同證實為可行的策略, 更沒有提出到底要花多少錢才能做得到, 給人看來是口號居多。

可以說, 今次澳洲聯邦政府的選舉, 將不會有很多政策上的討論, 只要求選民作出選擇, 誰會是較好的總理來管治澳洲, 作出一個判斷。從民調看來, 工黨得到的支持較優, 若能勝出, 則會有一隊新的管治團隊, 面對前面不可測的世界。 要是聯盟黨政府能得到邊緣選區較多的議席,仍有可能繼續執政, 這時會不會來一個大幅度改組, 甚至連總理也換掉, 也不是沒有可能。

政策的延續

不過, 不管選舉結果如何, 繼任的政府, 都會把之前所執行的政策繼續, 不能朝令夕改。而且在今次選舉作出的承諾, 都要盡力實現。與香港選舉特首, 然後由他組成政府, 並不相同。不過今天港人見到誰當特首, 都不能偏離中國既定的政策, 而中央及各級官員, 都似乎樂於替特首如何管治香港, 作出決定, 就令到港人不再對誰當特首有所期望。

相反澳洲人的選舉, 每一次都不一定能選出能幹的政府, 卻都可以給予澳洲人盼望。

在新冠疫情過後,人人心中都會盼望政府, 可以提出方向, 讓社會在面對不可知的情況下, 繼續走下去。因此我盼望這一次選舉, 兩大政黨都要認真做好功課, 推出讓人有盼望和方向的政策, 這正是民主選舉最有意思的事。

今次選舉, 要集思廣益, 面對前面的挑戰, 而不是打泥漿摔角, 只從政治上抹黑對手, 或是欺騙選民, 作出過多不切實際的承諾。

周偉文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