香港情 澳洲事

11 寫在六月四日的前夕

今年和去年一樣,香港維多利亞公園(今天還是以維多利亞女皇命名,可能很快會改名)沒有悼念六四的集會。

為參與了不存在的集會坐牢

今年和去年一樣,香港維多利亞公園(今天還是以維多利亞女皇命名,可能很快會改名)沒有悼念六四的集會。我年輕時就讀的中學就在公園對面,那七年間差不多每天都對著這公園,很熟悉這裏的一切。那些日子放學後,我很多時會留在公園內一角的小童群益會圖書館,看倪匡及金庸的小說,因為學校圖書館不會有這類書籍。我也不會帶回家,因為家人會覺得這些書沒有價值,不准閱讀。因著這緣故,所以在我女兒8歲多的時候,把差不多整套金庸全集,買來澳洲給她閱讀。

不過,今天卻有人因為去年在六月四日這一天,因為在這裏犯有參與未經批准的集結罪以及非法煽惑他人參與,被判入囚15個月。被囚者絕不是人云亦云、不明事理、窮凶極惡、聚眾滋事、破壞社會秩序的無知婦孺。相反,她卻是學霸優才學生,英華女校畢業,劍橋大學學士,香港大學法律學畢業,執業大律師。她絕對不是不懂法律,按她所說,當天根本沒有舉行過集會,她也沒有參加,只是以個人方式在這公園悼念89年發生的六四事件。為參加了一個不存在的集會而被定罪,豈不是全世界最一件令人覺得荒謬可笑的事嗎?

當權者可以以她的行為帶來對政權威脅而動用可用的法律,判定鄒幸彤有罪,卻無法改變全世界在89年6月4日生存著,經歷了這一天的人的記憶。中國在這一天走上一條不同的道路,在香港的人不能親歷現場,也無從證實有關當天發生的事的每一個說法及細節;更沒有能力去找出當天的真相。但一點可以肯定的,是不少今天在澳洲來了二、三十年的香港人,都是因為這一天發生過的事,而改變了他們的人生軌跡,決定移民澳洲,今天成為了澳洲人。我就是這些人其中的一個。

堅持說真話

對於像我這樣的人,除非患了老人痴呆症失去記憶,每年這一天都提醒著我,人要說真話。辦媒體其中要堅持的,就是要說真話。對事物我們可以有不同的看法,但事實如何,卻不是由我們說多少遍就會變成真的了。秦二世胡亥時,宰相趙高以指鹿為馬來看到底大臣之中有多少人對他順從,實行排除異己。問題根源是一些人因為懼怕權勢就不敢説真話,顛倒是非,結果是秦二世不到三年而亡國。

當然今天的社會與秦朝時絕不相同,不說真話並不一定會亡國。而且不少「平民百姓」會因為生活改善、三餐溫飽、或是國家強大了、稱霸於世界而覺得人可以不用堅持說真話,亦認為這不再重要。不過,在澳洲剛過去的大選,澳洲人用了手上的一票,告訴我堅持說真話,還是可貴的人生素質。

說真話並不容易,中國人的智慧也告訴我們「逢人只說三分話」,從政者更沒有人認為必定要把所有事情的全部真實說出來。在議會中,政府及反對黨都只會提出對他們有利及支持他們立場的觀點想法,這是無可厚非的事。只有在宣誓下,一個人在法庭審訊時,需要表明要說出全部的事實,並且在被有經驗及能力的律師盤問時,社會才會認定人在這時說的話,較可能接近事實。

記得去年在維州一個有關疫情,追究政府處理酒店隔離政策的責任調查委員會中,大批官員都以記憶模糊來逃避說出事實,主理法官也無可奈何,最後沒有官員要負上責任而被革職。

莫里森被指說謊失去支持

今屆大選,前總理民望低而失去人民支持是不爭的事實,其中有不少人認為他沒有說真話是其中導致莫里森失去支持的原因之一。法國總統馬克龍因為莫里森沒有在與他會面時,說明與美國及英國正在商討核子潛艇計劃, 而公開指責莫里森是說謊者,被工黨政府抄作,成為攻擊莫里森人格的主要理由。

其實,很少人會認為或相信政客一定要向所有人說出的事實,大多數人都認為政客是很會講說話的人, 讓你認為他說了甚麼,其實卻甚麼都沒有說。莫里森在2019年底山火期間前往夏威夷渡假,沒有向公眾說明, 被視為不誠實及不負責任。其實總理放假,為甚麼要向國民說明到了那裏呢?誰又能預測放假期間山火會蔓延發展成為災難?說莫里森說謊明顯是政治宣傳的負面形象工程。不過這影響到聯盟黨失去澳洲人的信任, 卻又是莫里森未有處理得好的事。

至於向法國總統隱瞞正在與別國的談判,更是涉及國家利益的事,跟誠信拉不上關係,但對國民堅持連自己都不相信的事,卻又是另一件事。為政者,絕不必要為自己所不認同的事掩飾,過份的矯作,只會令人失去信心。莫里森認為自己的一個好的銷售員,只向澳洲人銷售經濟成績而不去理會別人對他失去信心,在經濟大好情況下,失去繼續管治澳洲的機會,實是他自己始料不及。

《烏魯魯宣言》

新總理阿爾巴尼斯的勝選宣言的第一句, 就提及《烏魯魯宣言》,是澳洲人誠實地面對國家歷史中, 對原住民真實地犯過的錯誤, 得到了國民的支持。

原住民在澳洲有6萬年的歷史,英國人來到建立澳洲,從未正視過原住民在這片土地生活的權利。原住民是在上世紀才被承認為澳洲國民,之前澳洲對他們沒有責任,可以說是原住民的社會與澳洲社會同時並存在這片土地上,其實這可以說是極度荒謬的事。澳洲沒有通過戰爭、條約、或任何方式擁有這片土地。只要當時的英國人相信澳洲是沒有主人的土地,她就屬於這些新來的人。

《烏魯魯宣言》就是原住民集合在一起,向澳洲發出的控訴。雖然今天原住民無法亦無可能把澳洲這片土地變回他們的產業,不過他們盼望能在歷史之中,確定他們的確擁有過這片土地,是現代澳洲的一份子,並且有權利對澳洲的發展及管治有話語權。這一個話語權並不表示他們有管治澳洲的權力,不過在澳洲人決定這國家的一切時,原住民要有發言權及受到尊重及承認,這就是《烏魯魯宣言》的重點。

由陸克文總理首先向原住民道歉,為著澳洲人在開發澳洲時,對原住民作出過的傷害,代表所有澳洲人致歉。陸克文所代表人的包括在歷史中,在今天,及在將來生活在澳洲的人,其實也包括了你和我。《烏魯魯宣言》也一樣,它是表示今天生活在澳洲的人,承認著澳洲不是由 1788開始建立,而是身邊的原住民及他們的祖先,已世世代代在這裏生活,而他們今天仍歡迎來自世界不同地方的人加入,在這裏生活下去。

今天你和我生活在澳洲,我們願意說出這事實嗎?有人來自中國,仍然相信中國在全世界都存在, 所以在澳洲被視為言論自由,對中國國家領袖表示不滿,就被指為種族歧視,可以用武力對抗。有來自香港的朋友,會認為華裔議員應該要為香港人爭取移民澳洲,不然就是中共代理人,要求她下台。到底我們有真實面對過我們在這國家的身份嗎?我們有面對過這國家的歷史嗎?我們有面對過我們都不是這片土地的主人,都只是在這裏生活的客人的事實嗎?

你可能覺得原住民沒有學歷、沒有文化、沒有知識,甚至沒有生活在這裏的權利,但請不要忘記他們才真正是世世代代在這裏生活的一群。

我們要是沒有勇氣面對這事實,我們說自己在這片土地上擁有一切的權利,豈不與200多年前來自英國的侵略者沒有分別嗎?澳洲人有勇氣面對澳洲立國時的陰暗歷史,豈不提醒我們說真話的重要性嗎?

是的,澳洲人承認《烏魯魯宣言》說出真話可能要付上極大的代價,不過這豈不也是讓我們與歷史能夠和好,讓我們以後能堂堂正正地在這一片土地上生活下去嗎?

周偉文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