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根澳洲反思

20 移民從政的思考

兩個亞裔巿長的反思

兩個亞裔巿長的反思

最近墨爾本巿議會進行巿長選舉, 東區白馬巿選出了華裔劉昱婷(Tina Liu)議員作為巿長, 而西區馬里比農(Maribyrnong)巿則選出22歲的越裔Anthony Tran 成為維州最年輕的巿長之一, 引來極大的關注。

劉昱婷父親是在白馬巿開設金台北雜貨店東主劉國強的女兒。劉國強是越南華僑, 在台灣唸政治, 太太是台灣人, 是活躍於華人社區的僑領, 曾擔任中華民國政府的僑務委員, 也組織現時在白馬巿活躍的白馬商會及台灣商會。Tina自小參與及協助父親組織不少社區活動, 深受華人社區認識。五年前參加競選白馬巿議員,累積了極多服務社區的經驗。今年她以獲得絕大比數支持當選了巿長, 表明了她長期服務社區, 得到了認可, 謹此致賀。Tina給社區的印象是她勤奮、努力、很願意為社區出力。不少人觀望她會否, 進一步參與州或聯邦選舉從政, 要是她投身的話, 很有機會成為新一代的政治明星。

劉昱婷擔任巿長的白馬巿, 現時已成為墨爾本唐人街以外, 最大的華人社區, 完全不像澳洲其它地方。白馬巿面對的挑戰, 相信是如何維持它的發展, 卻又不要把它變成另外一個沒有澳洲人生活的唐人街。作為巿長, 劉昱婷相信可以在這方面, 作出更多的貢獻。盼望Tina 在未來一年, 能取得更出色的成績。

比起劉昱婷來說, Anthony Tran則顯得更為觸目。Anthony的父親是從越南來的難民, 21歲在Latrobe大學法律及商業雙學位畢業, 隨即當選Maribyrnong巿議員。Anthony 表示他在開始參與政治時, 是通過參加由澳洲越南社區(Vietnamese Community in Australia, VCA)幫助第二代移民發掘領導才能的「雙重身份領袖訓練計劃」, 在這計劃中, 他有機會與多名巿議員一起工作, 從他們身上學習服務社區, 更在其中發現自己的領導才能。

Maribyrnong是越南人集中的社區, 八十年代這區設有難民營, 不少當年的難民都選擇在這區定居。Anthony 在去年當選後, 一直爭取在Maribyrnong建設越南人博物館, 把越南人在這地區的歷史, 記錄下來。今天Maribyrnong 亦是一個多元文化匯聚的社區, Anthony計劃設立一個多元文化活動中心, 讓不同族裔人仕可以使用, 突顯出澳洲多元文化的特色。

是的, 八十年代開始, 亞洲人在澳洲社會漸漸成為重要的一部份。今天亞洲人佔澳洲人口20%以上, 華人當然是最多數。不個華人融入主流社會,或是推廣多元文化, 卻是極不多見。或許由於中華文化源遠流長, 而且中國數千年來都是強國,不少移民到澳洲的華人, 常常都自我否定自己的澳洲人身份, 表示我們只在這裏生活, 卻不關心或參與本地與主流社會接軌的社區生活。又或者是華人只願意參與華人社團活動, 團結與自己同聲同氣的同鄉, 華人社團不少亦以地域來區別, 因此華人社團多於牛毛, 記也記不下來。

Anthony的個案, 令我欣賞的, 是他能有遠見, 明白到越南裔澳洲人, 是澳洲多元文化族裔的一份子, 因此他沒有把自己鎖定在只服務越南裔居民身上。他參加的訓練第二代移民計劃, 目的是要讓接受培訓者成為主流社會的領袖。這與不少華人重視子女教育, 要他們在讀好書及其他個人才能出眾, 而少有培訓他們成為社區領袖, 大不相同。當然今天的越南亦沒有中國如斯強大, 要籠絡越南裔澳洲人效忠越南, 或是要在全球繼續影響這群因為反對共產主義而成為海上難民, 最後選擇以澳洲為家的一群。

可以見到, 越南裔澳洲人融入多元文化澳洲, 是相當成功的例子。影響著這情況的因素, 很值得華人社區參考。在面對中澳關係緊張, 而中國又在經濟、資訊及生活上, 極力影響海外華人的時候, 值得澳洲政府去訂定政策, 協助華裔移民, 融入澳洲。

Chisholm選區的聯邦議員效忠於誰?

最近我採訪了Chisholm選區的廖嬋娥議員, 讓她談及對10月28 日公佈的澳洲移民(香港) 2021規則的看法, 我把訪問放在Youtube 頻道, 並且在面書群組中分享, 有一些反應, 令我大為驚訝。

有最近來到的香港人表示, 廖嬋娥為中國共產黨的代理人, 因此對訪問內容不感興趣。其實, 廖嬋娥是聯邦議員, 明白廖嬋娥對這些法律規則的看法, 就是明白澳洲政府政策的最重要途徑。不管你的政治立場如何, 你不能放棄去瞭解從政者的看法, 因為他們就是最瞭解及影響著這些政策訂定的少數人。若因為你認為廖嬋娥是共產黨代理人, 又或因為你反共的立場, 而覺得不需要明白澳洲議員對政策的看法, 其中又有甚麼道理呢?

而且說到廖嬋娥對中國的立場, 在她當選後多次被主流媒體暗示她與中國關係密切, 卻至今仍無實質證據, 令她受到政府質疑而需要下台。雖然這些傳聞不斷地被人重新提出, 卻沒有新的證據被揭露, 可見是仍無法證實。不過有一點值得注意的, 是不少從中國來的朋友, 在微信中不斷傳開, 表示廖嬋娥在中澳的緊張關係中, 沒有為中國作出甚麼, 表示極度不滿, 在下一屆大選中不願支持她。可見, 在親共華人中並沒有把廖嬋娥看為支持中國的政客或是同路人, 而在反共華人卻只見到她沒有努力對抗中共。

其實, 作為澳洲聯邦議員, 我們應該要求廖嬋娥作甚麼呢?我們豈不應該要求她為澳洲服務, 以澳洲利益為大前提嗎?要是一名聯邦議員不以澳洲利益為大前提, 大概他不會被選民接受, 亦無法繼續擔任議員。要求聯邦議員為中國多作一點事, 或是為香港多作一點事, 要是這位議員真的按照我們所想如此作, 豈不就是失職, 不應該得到選民支持嗎?

有華人提出, 我們華人支持一個人當選議員, 自然會期望他會為我們多作點事, 這是完全合理的。不過為我們作事, 不等同於只為著華人爭取利益, 因為要是爭取華人的利益, 會令到澳洲受到虧損, 我們還要繼續爭取嗎?而且為華人爭取利益, 更不等同於為中國爭取利益。 今天中國禁止澳洲紅酒進口, 受損害最大的豈不就是推動中澳紅酒貿易的華裔澳洲人。

不單如此, 要記得一個議員不只是代表投他票的人民利益, 同樣也代表著選舉中沒有投票給他的選民。要是有一天, 議員告訴你說若你不投票給他, 他就不給你服務, 那麼你只能搬到和你政見相合的議員, 可以代表你的議員的選區居住嗎?

成熟的民主政制, 讓我們可以按議員的政治理念, 選出代我們管理國家的議員。不過, 這一個制度, 同樣也要求選民有一定的政治成熟程度, 明白民主社會的管治法則。

最近我聽見有參與香港在2019年民主抗爭的華裔澳洲人,宣佈要參與聯邦選舉,務要從廖嬋娥手上取去500張選票, 令她不能連任, 原因就是他相信廖嬋娥是中國共產黨的代理人。我看不出這樣的政綱, 對選舉澳洲下一屆政府, 有甚麼的建設性和意義, 更是貶低了民主政治的價值。

更令我大事費解的, 是澳洲的SBS, 多次大幅報導這人的參選。到底在SBS從事新聞工作的朋友, 是否真的明白SBS的憲章, 對SBS在社會扮演的角色, 是否明白?或許SBS應該對員工, 加以多一點多元文化社會認識的培訓, 提升服務質素吧。

周偉文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