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莫里森將出席COP26 但究竟澳洲該如何前行

10月15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表示,他將出席《聯合國氣候變化框架公約》第二十六次締約方大會(COP26)——格拉斯哥峰會,並稱該會議是「一個重要的活動」。

「在我動身前,政府將最終確定我在峰會上的立場。」對於外界關切的澳大利亞在碳排放等氣候議題上的表態,莫里森告訴在場記者,他正在「與內閣和同事一起解決這些問題」。

當前,澳政府正面臨來自全球的壓力,被要求採取進一步行動減少碳排放。就在前不久,莫里森曾稱他不確定是否會出席COP26,引發國際社會廣泛質疑和不滿。

去年,莫里森曾拒絕就「到2050年實現零碳排放的目標」做出承諾。他只說,澳洲希望盡快實現碳中和,但不能損害其依賴大宗商品的經濟。

儘管澳大利亞的氣候政策尚未得到確認,但莫里森表示,他和內閣成員正在為參加COP26達成一項「淨零協議」。與此同時,他強調確保現在以及未來的就業將是政府的主要考慮因素。

澳大利亞最大的行業協會呼籲莫里森政府制定到 2030 年將該國溫室氣體排放量減少一半的目標,加入全球應對氣候危機的「主流」。

澳大利亞工業集團首席執行官 Innes Willox 表示,採取強有力的氣候行動的理由迅速得到加強,而減少排放的成本卻低於預期。他說,氣候變化的風險正變得越來越明顯和嚴重。

《巴黎協定》

《巴黎協定》是繼1997年的《京都議定書》之後通過的首個重大的全球溫室氣體減排協定,但它與之前的協議完全不同。 《巴黎協定》沒有就自上而下的國家氣候目標進行談判,而是提供了一個更廣泛的行動框架,讓各國自願做出減排承諾,並且每五年提升一次。相比《京都議定書》,《巴黎協定》另一大關鍵變化在於期待所有國家都做出氣候承諾,而不僅僅是發達國家。但發展中國家仍強烈要求嚴肅認識到發達國家應首先採取行動,以最大的幅度、最快的速度進行減排。

澳大利亞已落後

澳大利亞被普遍視為在應對氣候變化方面落後的國家:作為世界上最大的煤炭和天然氣出口國之一,卻長期以來一直拒絕採取碳中和目標。澳大利亞的人均排放量幾乎是20國集團平均水平的三倍。

澳大利亞也尚未更新其《巴黎協定》的目標(已經被認為是薄弱的),即到本世紀中葉將地球供暖排放量從2005年的水平減少26%至28%。

2015年12月,時任澳大利亞總理阿博特簽署了《巴黎協定》,次年11月,特恩布爾總理批准了該協定以及《京都議定書》的多哈修正案。特恩布爾曾說,批准《巴黎協定》為澳大利亞確定了更遠的目標,到2030年,澳大利亞的溫室氣體排放將比2005年的水平降低26%到28%,這意味著澳大利亞將成為二十國集團內減排幅度最大的國家之一。

此外,澳大利亞還計劃在《巴黎協定》的目標基礎上通過更多努力進一步減排。從某種意義上講,積極應對氣候變化、認真履行《巴黎協定》相關承諾既符合澳大利亞的國家利益,也是全球各國人民對澳政府的期待,但隨著美國政府宣布退出《巴黎協定》,澳大利亞也與《巴黎協定》漸行漸遠。

莫里森總理上台後,雖然拒絕了身邊專家提出的「退出《巴黎協定》」的提議,對外繼續表示澳大利亞將承諾到2030年減少26%到28%的溫室氣體排放,但卻隨即放棄了「國家能源保障計劃」,並表示與其推動能源保障計劃還不如將更多精力投入到降低消費者能源成本上,莫里森政府為此大力推動煤炭及油氣的生產與出口,包括為昆士蘭州的印度阿達尼大型煤礦開綠燈。統計數字顯示,澳洲的碳排放量持續上升,而且增速遠遠超過最近幾年。

/ 莫里森

各州在行動

澳大利亞每個州和地區都承諾到2050年實現淨零排放。

澳大利亞工業集團首席執行官 Innes Willox敦促莫里森政府在任何即將出台的氣候方案中包括三項承諾:加入 120 多個國家的「堅定承諾」,旨在到 2050 年實現淨零排放,承諾到 2030 年比目前更大幅度地減少排放計劃和政策方向以實現目標。他說,該國應該參與所有經濟部門的活動,以實現氣候中和。

雖然最具影響力的氣候行動並非來自總理,但是,各州和各行業在氣候解決方案方面一直在前進。

新南威爾士州計劃通過建設可再生能源區來替代其老化的燃煤電廠,以支持12吉瓦的風能和太陽能以及2吉瓦的能源存儲。該計劃將在該地區帶動320億美元的投資,降低電價並在未來10年內創造6000多個工作崗位。這些區域就像傳統的發電站一樣,但是通過可再生能源(例如太陽能,風能和抽水電)來傳輸,存儲和發電。

昆士蘭州正在投資1.45億加元建立自己的可再生能源區。維多利亞州已成功在全州的家庭和企業中安裝了數千個屋頂太陽能電池板,並進一步支持600兆瓦的可再生能源;維多利亞州還將成為全球最大的電池組的所在地,以確保電網安全。特斯拉電池將產生300兆瓦的電能,並將幫助該州到2030年實現其可再生能源目標達到50%。

/ 墨爾本Getty Images太陽能電池板陣列

在北領地,澳大利亞最富有的兩個人正在支持一項200億澳元的計劃——Sun Cable計劃,以建造世界上最大的太陽能農場和電池存儲設施,它將通過一條長3,711公里的海底電纜輸出足夠的電力,滿足新加坡五分之一的能源需求。

西澳,皮爾巴拉(Pilbara)地區,陽光普照,白天和黑夜都刮著強風——建造世界上最大的電站,該項目耗資360億澳元,由一個支持者財團提供資金,預計容量為26吉瓦,相當於澳大利亞用電量的40%。

大量的太陽能電池板將吸收陽光,並與1,743颱風力渦輪機一起全天候產生可再生能源。這將主要為將水分解成綠色氫的電解槽供電。該樞紐稱計劃將這種氫氣轉化為氨,以便以液態形式運輸。

結語

澳大利亞很容易在 2030 年之前通過加速可再生能源、為電動汽車提供更大的國家激勵措施和降低土地清理率來將排放量減少一半以上,然而,聯邦政府目前鼓勵新的化石燃料項目,如煤礦和大規模天然氣開發,將使這成為不可能。

莫里森政府將在格拉斯哥之前發布一攬子信息,其中將包括 2030 年的新排放預測,其依據於目前的國家、州和私人行動,澳大利亞的二氧化碳水平。但幾乎沒有任何功勞應歸功於莫里森政府,而是各個州和私人企業在推動實現目標。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