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由中澳留學風向標看兩國關係

專題:由中澳留學風向標看兩國關係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絡

 

 

近日,中國教育部「叫停」了234個本科以上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其中與澳大利亞院校相關的專案共計45個,受影響的院校十餘所,不乏悉尼大學、悉尼科技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墨爾本大學等傳統的「八大」。而7月23日,澳大利亞國立大學亦宣佈,將不再增加學生入學人數,理由是進一步擴張對品質造成威脅。由中澳兩國近期在教育產業上的種種動作,不難看出,兩國之間的微妙關係在慢慢發酵。

 

「如果我們變得更大,我們不會更好」

 

目前,澳大利亞國立大學(ANU)的全日制學生約為2萬人,校方表示不打算擴大國內學生和留學生規模。ANU副校長布萊恩•施密特(Brian Schmidt)在接受澳廣新聞採訪時說,這所大學達到了「我覺得合適」的規模,「如果我們變得更大,我們不會更好」。澳大利亞八大名校之一作出此舉,意味著該校留學生人數不斷增長的時期已結束。

 

2013年至2016年期間,ANU的留學生人數從5590人增加到7425人,增加了1935人,是同期增加的本國學生(813人)的兩倍多。在澳大利亞全國範圍內,高等教育留學生的入學人數從2013年的187,000人增加到2018年的319,000人。

 

近期各界輿論呼籲回應工黨就業發言人Brendan O’Connor對全澳留學生人數設定上限的建議。他批評說,自從2016年譚寶政府贏得選舉以來,留學申請人數增加了20萬。

 

據媒體調查,澳洲八大名校對留學生招生規模的計劃態度不一。新南威爾士大學(UNSW)有四分之一為留學生,目前校方承諾維持其目前的國際學生比例。而昆士蘭大學和墨爾本大學的回應則截然不同。昆士蘭大學副校長Rongyu Li表示,該大學「將繼續歡迎本科,研究生及更高學位的國際學生」,「目前沒有將國際學生數量限制在當前水準的計劃,但我們正在努力實現留學生來源國、學科和學術更多樣化」。他沒有透露該校計劃的留學生比例。墨爾本大學的一位發言人表示,「近年來墨爾本大學對留學生需求很高」,「對留學生的強烈需求未來仍會持續」。悉尼大學、莫納什大學、西澳大利亞大學和阿德萊德大學拒絕回應。

 

「對於大學來說,(招收留學生)有明顯的經濟利益,這是他們創造的收入,否則在政府資金不足的情況下大學無法獲得這些收入。」八大名校集團首席執行官維琪•湯普森(Vicki Thompson)表示,澳大利亞國際教育的成功「使所有參與者受益」。同時,維琪•湯普森也做出提醒,持續擴招留學生可能存在長期風險,「毫無疑問,我們依賴留學生資助基礎教學和研究活動,使高等教育部門在經濟上處於弱勢」。

 

一邊是對擴招留學生存疑,一邊是停止合作辦學?

 

中國教育部近期印發的《關於批准部分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終止的通知》,依法終止234個本科以上中外合作辦學機構和項目,其中有45個為中澳大學合作辦學項目,在數量上排名第二,僅次於英國的60個。美國約有25所大學受到影響。許多澳大利亞的大學的碩士學位課程都受到了部分影響,受影響的院校十餘所,其中不乏悉尼大學、悉尼科技大學、新南威爾士大學、墨爾本大學等傳統的「八大」。

 

據Financial Review的報導,這份名單上所列的悉尼大學的兩個項目課程於2009年和2013年到期。事實上,名單中所列出的項目中有約一半是與中國東北的黑龍江一些大學合作。據一位瞭解這些項目的大學講師說,這些課程因學費過高未能吸引高品質的學生,在中國國內讀一個碩士學位成本為45,000元人民幣(約9000澳元),而出國讀則高達為10萬人民幣(約2萬澳元)。上海對外經濟貿易大學的一位張女士表示,這項合作項目已經被淘汰了幾年了;而上海海事大學的職員丁女士則表示,他們與西澳大利亞大學的合作關係已於2013年停止。

 

據悉,本次退出中外合作辦學的5個機構和229個項目,均是在中外學校經認真協商確認無繼續辦學意願、合作辦學協定業已履行完畢、實際已停止辦學且無在讀學生的前提下,學校申請終止辦學、教育行政部門正式啟動終止程式的。中方對於選擇終止合作的官方說辭則是,「中國一些機構和專案存在優質教育資源引進不足,教學品質不高,學科專業能力不強,缺乏內涵式發展機制等問題,導致學生滿意度低,吸引力弱,辦學活動難以持續」。

 

目前有134,000名中國學生就讀於澳大利亞頂尖大學,這些大學嚴重依賴於他們每年帶來的數億澳元收入。截至2017年12月,中國學生佔澳大利亞所有高等教育入學人數的38%。一位原澳洲高校的消息人士稱,中國政府一段時間以來一直表示將收緊合作辦學計劃,希望使更多的合作辦學專案在中國落地,而不是在海外開展。

 

澳洲高校的工作人員認為,上述合作辦學項目的終止預計不會對赴澳留學的中國學生數量產生廣泛影響,因為許多課程幾年前就因招不到學生而被淘汰掉了。中國高校的一些教師認為,中國教育部這一舉措似乎是出於經濟原因而非政治動機。

 

中澳兩國關係微妙

 

教育合作是中澳交流的重要內容,澳大利亞是中國留學生的主要目的地之一,中國每年有數萬名學生赴澳大利亞留學。但自去年以來,中澳兩國關係間的微妙變化也慢慢折射在留學這一傳統合作項目上。

 

2017年11月,澳洲發佈外交政策白皮書,其中強調“變化”和“不確定性”,折射出澳洲對地區和國際形勢變化發展的擔憂,特別是對美國在亞太地區作用和影響力的焦慮。作為美國的盟友,文化傳統和價值觀的相似與認同使澳對美主導地區和國際事務形成慣性思維。而另一方面,澳洲在地理上卻遠離西方,與亞洲國家相鄰。獨特的地理位置猶如一把雙刃劍,既可讓澳洲成為連接東西方的紐帶與橋樑,也為澳洲對外政策的定位和取向增添了些許困惑和迷茫。

 

而兩國媒體對彼此的報導也是讓人費解,一方講中國對澳進行影響滲透,一方講澳洲對華人態度惡劣,可以講,中澳關係近一年來風波頻起。無論是政界人士還是商界人士,都持很審慎的觀望。而如今,也引發了澳洲高等教育產業的擔憂。悉尼科技大學澳中關係學會副會長詹姆斯·勞倫森在今年的《澳大利亞金融評論》上撰文警告稱,在國際科技發展已離不開中國的情況下,澳大利亞國內對所謂中國影響的指控可能會損害該國本身的科研,使澳大利亞陷入孤立。

 

儘管全球範圍內彌漫著「孤立主義」的氣息,但是我們都明白,在21世紀的今天,特別是中澳作為處於亞太區域的兩個大國,其關係更是一榮俱榮、一損俱損。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