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澳大利亞醫療水準位居世界第二

澳大利亞醫療水準位居世界第二

 

文/本刊編輯部

圖/悉尼晨鋒報

 

 

近日,來自美國的智庫聯邦基金會(Commonwealth Fund)基於72項指標,針對全球11個高收入國家的醫療系統在護理過程、醫療的可獲得性、行政效率、公平性和醫療保健效果這5個關鍵領域的表現、以72項指標為基礎進行評估。報告顯示,英國的國家醫療服務體系在所調查國家裡排名第一,澳大利亞、荷蘭位列第二三名,挪威和新西蘭並列第四,美國則排在末位。與澳大利亞等其他國家相比,美國在人口健康方面相對較弱,例如嬰兒死亡率和六十歲時的預期壽命。

 

全球領先的醫療水準

 

澳大利亞的醫療水準一直處於世界領先地位,衛生醫療體系以安全、高效和良好的醫療結果著稱,近年來更是取得多項醫學研究突破。在2014年的這項醫療水準排行榜中,澳洲只排在第4名,此次則是超越了瑞典和瑞士,一躍成為第2名,預防治療和患者參與等方面在此次研究中排名靠前。

 

澳大利亞不僅擁有全世界部分最優秀的科學家、醫生和醫務工作者,也擁有世界一流的醫學研究和醫療衛生基礎施設、穩定的社會經濟環境、多民族的人口結構和強有力的智慧財產權制度,其全民醫療衛生體制更是全球醫療體系的標杆,醫療保障(Medicare)結合私人醫療保險,為全澳人民提供全面的醫療衛生服務。

 

澳洲公立和私立醫療衛生服務提供者之間的聯繫緊密, 因而其醫療衛生系統有時也被稱為“混合體制”。除了世界先進的公立醫院體系之外,澳大利亞還擁有以普通人群高水準的私人醫療保險為依託的強大私立醫院產業。多發性創傷急診患者和罕見病患者一般會到公立醫院接受一流醫學專家的診治。對於選擇性手術、糖尿病、慢性病和老年疾病等日常護理,私人醫療則成為了一種高品質的出路。私立醫院系統對本已龐大的、由政府資助的公立醫院系統提供了有效補充。同時,澳大利亞政府每年投入大約30億澳元, 用於支持公立醫院、公立大學和獨立醫學研究所的醫學研究項目,以加強澳洲的醫學研究基礎設施。

 

一直以來,澳大利亞的國民健康水準位於世界前列,去年的一項調查顯示,澳大利亞的人均壽命達到82.3歲,位居全球人類平均壽命最高的六個國家,這與其高效、健全的醫療系統息息相關。

 

亟待解決的醫療不公平問題

 

儘管在此次排名中,澳洲成為了全球排名第二的醫療高水準國家,以微弱劣勢位居英國之後,但有專家警告,這次調查忽視了部分澳大利亞弱勢病人群體所面臨的現狀,澳洲的醫療體系還有許多待改進的地方,特別是在公平性方面表現得很糟,不可因此排名而「沾沾自喜」。悉尼大學孟席斯衛生政策中心(Menzies Centre for Health Policy)的羅素博士(Lesley Russell)表示,必須冷靜看待該研究對澳大利亞醫療體系的褒獎,首要解決的問題就是醫療不公平問題。

 

在公平性排行上,澳洲的排名僅為第7名。過去一年中,有十分之一的澳洲患者在就醫過程中受到了不公平待遇,造成這種現象的原因可能是患者的經濟水準、社會階層或是社會關係。羅素博士表示,許多澳大利亞人難以獲得醫療保障,這意味著澳大利亞醫保體系的普遍性正在被逐漸削弱。資深腫瘤醫師及暢銷書作者斯裡瓦斯塔瓦(Ranjana Srivastava)博士也對此表示贊同,對公平就醫方面持保留意見,「每當我看到,罹患相同疾病,卻住在不同郵政區的患者,治療結果大不相同時,總是深感吃驚和遺憾。我常常看到的因素是社會經濟處於劣勢,不瞭解健康知識以及缺乏宣傳。」

 

目前,澳大利亞的醫療體制較複雜,呈現出混合、多元的特點。在醫療保險方面,建立了全民覆蓋的醫療保障體系,包括國民醫療津貼計畫和藥品津貼計畫。美國智庫的這份報告把澳大利亞的良好表現歸功於擁有全民醫保,但羅素博士對此持反對態度,「理論上澳大利亞確實擁有全民醫保,但實際上,對於一些人群來說,這並沒有那麼重要。」同時,這次評估使用的是2014年到2016年的資料,可能無法反映出Medicare補貼凍結的後果——澳大利亞醫師協會(AMA)堅稱,這會擴大貧富之間的醫療差距。

 

若是自滿,就可能忽視澳大利亞一些最弱勢患者面臨的現實。這是擺在澳洲政府和民眾面前一個必須面對並亟待解決的問題。

 

醫療資源稀缺仍是隱憂

 

作為世界上海外出生人口比例最高的國家之一,澳大利亞約有26%的人在國外出生,這個數量預計在未來十年內還會增加。當今澳大利亞最重要的人口趨勢之一是人口老齡化。相較於青少年(0至14歲)和工作適齡人口(15至64歲),老年人(65歲及以上老人)的比例有所增加。現在澳大利亞人口總量有1/6超過65歲,2011年為人口總數的1/7,而在1911年超過65歲的老人只占總人數的1/25。

 

造成老齡化趨勢的原因很複雜,包括「嬰兒潮」一代的影響、生育率和死亡率的下降、平均壽命的延長等等。老年人更長壽,這是醫療衛生系統的成就。但是,平均壽命增加和死亡率下降造成了一種自相矛盾的情況。老年人提高了國家患病率和殘疾率,這導致醫療費用上升、健康服務使用率以及住院治療率增加。同時,隨著澳洲移民人口和新生人口的增多,全民醫保背後隱藏的醫療資源稀缺問題也將逐漸浮出水面。

 

許多頑症需要長期治療,免費的公立醫院床位往往被大量佔用。在理想的狀態下,一個醫院要有效運作,病床佔用率不應高於85%,然而澳洲許多醫院的床位佔用率大多數時間超過100%。這就導致了漫長的等待。因此住不上院、手術等待時間長,已經成為澳洲公立醫院面臨的難題。應對大量患者的日常醫療需求,澳洲的公立醫療資源顯得窘迫,此時優質的私立醫療體系及時進行了補充,但其高額費用必然將准入門檻大幅提高。

 

醫療衛生領域的改進與完善,一直是世界性難題。更好地平衡與分配醫療資源,澳大利亞政府仍需從體系的完善、資源的豐富、政策的改進等方面繼續著力解決。

 

結語

 

此次研究結果公佈後,比排名提升更值得關注的是,學界、專家仍能以客觀冷靜的態度分析澳洲醫療體系存在的短板、問題,而沒有一味的盲目樂觀。醫療衛生,與每一個個體的日常生活息息相關,在這個不容絲毫怠慢與馬虎的領域,任何建設性的批評意見都值得被重視。當我們把目光聚焦於問題而不是已取得成績上時,社會的進步才能在潛移默化中發生。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