植根澳洲反思

植根澳洲反思4 – 多元文化媒體的社會角色

周偉文

冷戰中的澳洲華人

                中美在阿拉斯加的安克雷治巿(Anchorage)於上月18及19日舉行會談,會談結果和那裏氣溫一樣,兩國關係進入冰封狀態。全球的評論沒有一點正面的訊息,大家都在想中美是否都會不惜一戰?會談前的美、日、印、澳四國會談, 澳洲表明站在美國盟友一方。更在早前破格讓香港流亡海外的前立法會議員許智峰從英國入境澳洲,來對澳洲政府進行遊說工作。不過,澳洲政府在這時期發表的經濟數據,反映澳洲並沒有因疫症大流行而受到打擊。在這世界亂局之中,到底澳洲的經濟及政治狀況如何發展,成為社會的關注點。

                在澳洲的華人,內心更不是味兒,中澳兩國關係現時已經極為緊張,中國領導人仍然拒見澳洲外交部長。打擊澳洲出口的政策一個接一個推出,從事中澳貿易人仕也意興闌珊。早前更有知名人士,是通過微信群組來組織華人社區互助小組的負責人,被指受中國領事館支持或領導,因而要被驅逐出境。也有東南亞來的僑領楊怡生先生,被指為外國勢力代理人,在被起訴中。澳洲智庫Lowy Institute 指出, 華裔移民對中國及澳洲民主政制的看法, 與主流社會大相逕庭; 澳洲人多對中國表示保留及不信任, 而華裔移民則大多認同中國的極權為有效率, 及否定澳洲的民主制度。還好的是直到現時, 華裔移民並未有感到澳洲有強烈的種族歧視, 不過主流社會若視中國為敵人, 相信華人在澳洲很快會受到極大的壓力。

新冠疫情顯示並存的兩個世界

                ABC最近的一篇有關華人兩代由於對新冠疫情的不同看法, 引致在家庭內出現的緊張關係, 給我們極大啟示。第二代的子女在澳洲主流媒體中, 明白澳洲的防疫政策及掌握對病毒及疫情的認識和瞭解。而他們的父母, 絕大部份在微信及互聯網中閱讀到從中國來的中文疫情訊息, 相比之下這些廣泛流傳的中文訊息, 不少明顯是虛假或錯誤訊息, 是有目的地發放, 不過這些第一代移民卻深信不疑。

                例如有認為澳洲所使用疫苗以mRNA 技術研發, 在接種後會改變人體的DNA, 科學家們已經指出這是無稽之談, 不過有華人卻提出要接種中國研發的疫苗, 避免受到影響, 甚至要求離開澳洲返回香港接種。也有人認為西方社會無法控制疫情, 經濟及社會秩序出現崩潰, 卻無視西方社會制度及結構與中國不一樣, 因而採取了不同策略來面對疫情, 產生不同結果。在子女和他們討論疫情時, 因此而常有爭論。細心分析下, 這與代溝沒有直接關係, 而是由於第一代移民, 主要資訊來源自微信及互聯網的中文訊息, 而中國在這方面, 用了大量資源, 去進行審查、控制及散佈各類宣傳訊息及虛假內容, 去影響及控制受眾。第二代因廣泛使用英語, 與父母雖然生活在同一屋簷下, 卻好像在不同的世界中生活。

                澳洲政府數十年來, 提倡建設多元文化社會, 一貫以來的態度是歡迎不同文化、種族及國家的人成為澳洲人, 卻沒有強迫融入的政策, 政府也有撥款支持多元文化社區, 分享及推動各類活動, 然而這些活動大都是在少數族裔社區中推動, 無法影響少數族裔社區。然而疫症當前, 最初政府作的, 是把有關疫情資訊翻譯, 放在政府網站之中, 就當作是解決了問題。不過, 不少研究發現, 這些資訊根本沒有廣泛在少數族裔社區中傳開。華人兩代之間所呈現的兩個世界, 就突顯了這政策的限制。

                各州多元文化部長的一個研討會上, 有指出政府會與少數族裔社區領袖合作, 以不同途徑, 去教育及改變現時少數族裔中, 受到外國資訊影響的嚴重問題, 在這方面, 華人影響至深至久。原因很簡單, 全世界只有中國, 會花費大量資源去持續地影響世界不同國家中的華裔新移民, 在中國稱為大外宣, 目的是要這些人成為宣傳及發展中國影響力的工具。在澳洲, 過去20年不少中文媒體都扮演著這一角色, 它們根本不能稱為本地的社區媒體。隨著社交媒體的發展, 中國背景的紙媒及其它形式的媒體被流動平台取代, 中國對華人的影響,抓得更緊, ABC所指出的兩代平行世界, 就是這樣出現了。

如何面對

                在可見將來, 中國會投放更多資源, 去作大外宣, 並且會把對象擴大至華人以外。相信西方各國政府會密切留意中文媒體及社交平台的發展, 並且作出回應。最近SBS成立了SBS-中文部門, 投放資源, 增強中文內容, 就是看到問題的嚴重性。大批中國移民登陸澳洲, 要是長期仍生活在中國所操控的媒體世界之中, 相信這些人很難變成熱愛澳洲, 提供更多的中文資訊, 成為了協助新移民融入的方法。

                其他的少數族裔也擁有自己語言的媒體, 在多元文化社區中扮演著重要角色。在疫境期間, 廣告量大幅下滑, 生存空間大受威脅, 也需要政府提供同樣的幫助。在去年的一次少數族裔媒體與維州州長的研討會上, 我提出了疫境當前, 政府若拒絕支持少數族裔媒體, 不少會倒閉而政府亦變成無從發放疫情訊息。州長安德魯斯同意這看法, 撥出3百萬元支持這些媒體的運作。兩週前《同路人》獲得維州政府MMS計劃撥款, 是獲支持的48個少數族裔媒體機構中的唯一中文媒體, 取得政府資助, 我感謝維州政府對《同路人》的認同和支持, 更為同事們多年來的努力, 得到認可而欣慰。若你認同我們的方向, 盼望你能成為我們的廣告客戶, 以行動來參與支持。

                其他獲撥款的機構包括希臘人的媒體Neos Kosmos, 也有服務印度社區的G’day India的網上平台。維州政府亦會在未來提供更多資源支持這些少數族裔媒體平台。

                我們願意以後在這崗位更努力以赴, 期盼《同路人》能得到社區中更多的支持, 扮演著協助華人移民融入的角色。不單如此, 我們也出版了以發佈疫情最新消息為主的一本英文的電子刊物BlessingCALD, 盼望能祝福其它新移民, 為他們提供更多疫情及多元文化社區的資訊。

                 我們也有「同聲同路人」社區電台這平台, 以廣東話及普通話廣播, 參加制作者大多為義工, 服務社區。你若願意成為我們中間的一員, 可電郵 hughhuzheng@gmail.com 與我們的同事聯絡, 現時我們在增聘義工進行培訓。

影響主流

                最近, 我們向合作的電台申請, 要求提供時段, 以英語制作以華人生活為主題的節目, 不過反應並不理想。有人問為甚麼要用英語制作節目?聽眾對象是否華裔移民的下一代?其實, 這並不正確。我們計劃的節目, 是土生土長的澳洲人, 因為一個多元文化社會, 不單是容許不同國家人仕定居澳洲及維持自己的文化生活, 更包括了主流社區能有機會認識及認同新來者的經驗和生活, 從中互相學習。只有使用英文推廣多元文化, 才能真正影響澳洲。華人既然在商業及經濟中扮演著重要的角色, 自然要重視把文化與主流社會分享的機會。社區電台是最好的平台, 因為生活在這些社區的西人, 相信也會盼望能認識自己的鄰居, 與他們為友,分享他們生活習慣等。

                或許有一天, 《同路人》也會以英文出版, 或是與其它族裔社群,聯合出版英文刊物, 服務更大的主流社會。我相信到了這一天, 澳洲才能真正走向多元文化。

                今天, 讓我們先為華人走向融入而努力, 同時也邀請主流社會走入我們的世界。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