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政治人物表態引關注 政府立臨時法律防仇恨言論

政治人物表態引關注
政府立臨時法律防仇恨言論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絡

7日,譚保政府的同性婚姻郵政公民投票獲聯邦最高法院(High Court)允許放行。當天,距離公投選票紙的發放已只剩下6天時間,最終最高法院駁回了針對這一投票的法律挑戰。接下來,同性婚姻公投投票紙將於12日開始寄往1600萬個註冊選民家裡,他們也將被詢問同一個問題:「是否應當更改法律,允許同性伴侶結婚?」據悉,澳洲政府強烈呼籲所有澳人在10月27日前將投票紙寄回,但所有選票的回收截止時間為11月7日。據瞭解,本次公投的最終結果將在11月15日上午11時30分宣佈。

與此同時,支持和反對陣營呼籲投票的運動繼續如火如荼地進行着,不同的政治人物表態,也成為這場辯論的關注點,前總理約翰‧何華德(John Howard)也發出了表態。

何華德公開反對同婚

約翰‧何華德(John Howard)是第25屆的澳洲總理,任期由1996年到2007年,其任期是目前來說第二長,在他當總理的2004年,當時「一男一女」的婚姻定義獲加進「婚姻法」中。他早前公開表示支持「No」的運動,他指出,「Yes」運動人士不能認為改變法律以包括同性婚姻不會影響其他權利,而且這改變對社會機構總是會產生更廣泛的影響。「我尊重Yes運動人士的論據,但這並不是一個單一權利,而是產生相互衝突的權利。」

何華德認為應該保留一個孩子有母親和父親的權利。他說:「明確的證據是,如果有一個母親和一個父親,長期從結果來看,對孩子來說是有優勢的。」對此,這位前總理要求在11月份譚保政府的郵政投票結束之前,政府須制定法律,對父母、宗教和言論自由作出充分保護。他指:「人們有權知道受這些變化影響的人有足夠的保護,公眾也有權知道這些保護是什麼。」他警告說,如果「Yes」投票成功,並通過議會推行立法,保護其他澳大利亞人的權利的提議將很少被考慮了。

何華德提出建議後,Fairfax推出一項新的民意調查,顯示同性婚姻運動的支持度正在下降,支持「Yes」投票的比例已經下滑了六點,達到了58.4%。「No」的支持者同期則上漲了兩點,達到31點,而「不確定」的票數上升了三點。民意調查也顯示少數人會投票。

宗教與言論自由讓人擔心

關於宗教與言論自由部分,之前保守派聯盟(The Coalition)一直對這問題有分歧,包括律政師、喬治‧布蘭迪斯(George Brandis)、克里斯托弗‧派恩(Christopher Pyne)和西蒙‧伯明翰(Simon Birmingham)在內的溫和派,辯稱這項調查只涉及婚姻問題。週一,自由黨參議員詹姆斯‧帕特森(James Paterson)質疑為什麼同性婚姻投票需要比一般競選活動有更強的限制,國會參議員馬特‧卡萬納(Matt Canavan)也認同運動並沒有那麼糟糕,辯論中被冒犯的人應該「長大」。

保守派包括托尼‧艾伯特(Tony Abbott),彼得‧杜頓Peter Dutton,扎德‧塞塞利亞(Zed Seselja)和馬修‧卡萬那(Matthew Canavan)則認為宗教信仰自由會受到威脅。保守派人士擔心,布蘭迪斯和自由黨參議員史密斯保護宗教人士的法案不能為社會不同人士(包括麵包師,花店和攝影師)提供足夠的歧視法例,去拒絕為同性戀婚禮提供服務。

事實上,早前有三名反對同性婚姻的家長在一個電視廣告中,表達自己對同性婚姻的看法,結果他們的言論被支持者批評為誤導與不真實的,更有人作惡言的攻擊,其中一名華裔女醫生多次收到恐嚇,更有人威脅要殺死她,其後甚至有數千人在網上請願,要求澳洲醫學會及澳洲衛生調控局撤銷她的牌照,讓人非常擔心這場辯論已失去理性,人們只想聽到自己希望聽到的聲音,對相反意見的人士加以抹黑、打壓,故此社會開始主張定立保護不同人言論自由的法律。

直至12日,聯邦政府和工黨已同意新的臨時法律,以保障同性婚姻郵件調查期間的仇恨言論。終於達成了一項新的臨時法律協議,以限制「Yes」和「No」運動發布的內容,這個協議只適用至11月中旬。這項法律是一項在投票期間阻止因某人的性取向、性別認同,雙性人狀態或宗教信仰去誹謗、恐嚇或威脅造成傷害的措施,任何人違反這些規定,可能會遭受12,000元的罰款和法院的強制令。然而這項法律只是暫時性,政府仍然未回應長期的問題,即假如同性婚姻最終真的通過,不同立場的人的權利是否獲充分保護?

政治人物表態須分外小心

今次何華德公開表態後,不少人認為他之所以能這樣公開強硬地表達意見,是因為他沒有政治包袱,他是已經退下來的前總理。那麼現在仍在政壇上的政客又怎樣呢?

作為自由黨溫和派的現任總理譚保在同性婚姻仍未通過高等法院之前,一直表示會投票贊成同性婚姻,但他一直害怕且不確定是否會公開參與Yes的運動。直至高等法院放行後,他在周日發表了第一個支持投「Yes」的演講,表示︰「我投Yes是因為這是關於公平的問題,對婚姻的威脅不是同性戀夫妻,而是缺乏愛心的承諾。」又指出︰「如果有更多的人結婚,離婚的人越少,我們將成為一個更強大的國家。」他的這項言論卻是讓人疑惑的,因為我們可以看見,那些同性婚姻合法化的國家的結婚率並沒有上升。

然而,在自由黨對同性婚姻的立場似乎是持不同的立場和意見,使得自由黨內出現意見分歧。保守派聯盟一直反對採用郵政調查方式來決定是否立法同性婚姻,但譚保卻堅持推行,是次他公開表態無可否認贏得同運人士的掌聲,但再次要面對自己黨內的矛盾。

結語

我們喜見政府定立臨時法律來防止支持和反對者互相攻擊、傷害,但可惜這畢竟不是一個長期的方案,與此同時,政客出來講話引起思考,作為政治人物,他們的一言一行都有影響力,容易吸引公眾留意,就如何華德和譚保一樣,所以他們更要小心言論,且要對自己的言論負責。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