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悉尼女子隆胸手術喪命—— 審視醫學美容診所監管問題

悉尼女子隆胸手術喪命——

審視醫學美容診所監管問題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絡來源

8月30日,美容診所的35歲女老闆Jean Huang在進行隆胸手術時發生意外,混合3種藥物麻醉導致Jean心臟一度停頓,被送往 Royal Prince Alfred 醫院接受治療。幾天後9月1日,新州警方宣佈Jean不治身亡。為Jean操刀進行手術的是現年33歲的中國公民邵潔,她被控誤殺。其實這類型的案例在澳不罕見,但因此而喪命則是第一次,此事是一樁警號,讓澳洲重新審視對醫學美容診所的監管。

持旅遊簽證在澳行醫

案情指,Jean開設一間名為貴族醫學美容集團(The Medi Beauty)旗下的診所,透過共同朋友認識了邵潔。邵潔承認在隆胸手術過程中,給對方注射了麻醉藥,用1.5克的曲馬多(Tramadol)混合了200毫克的氯化納(Sodium chloride),再加了點當地出產的局部麻醉藥利多卡因(Lidocaine),然後注射在Jean的胸內。美容診所當值護士供稱,她也有份參與這項手術過程,但同樣沒有合法的資格證書。當Jean出現心臟驟停時,付女和另外一名診所僱員羅納德對其進行心肺復蘇術。知情人士稱,事發時,Jean正在接受注射透明質酸隆胸手術,「這是一項很新的,澳洲當地很少採用的技術。」

經過警方查證後,邵潔是一名中國籍遊客,於事發5天前前持旅遊簽證來澳洲。警方指,被告並未持有在澳洲行醫的有效牌照,但則向顧客注射麻醉葯。4日,邵潔在悉尼中區區域法院出席聆訊。她向檢方坦承,已做過多起美容和隆胸手術。代表她的律師表示,被告畢業於廣東醫科大學(Guangdong Medical University),主修皮膚病學,曾在英國和中國從事美容和隆胸手術。檢方表示,邵潔沒有澳洲行醫執照就實施麻醉,先是被控造成受害人身體嚴重傷害與使用毒葯危害生命,後被改控為誤殺。邵潔已經被拒絕保釋,將於10月31日再次出庭受審。

涉事美容門店位於悉尼市中心中央車站附近,屬於貴族醫學美容集團(The Medi Beauty)旗下。該公司的中文網站自稱為「澳洲星際醫美整形機構」、「全澳最大醫療美容集團」,集激光美顏、科技抗衰、整形、微整形、科學瘦身為一體。該集團於 2012 年在墨爾本成立,在墨爾本擁有四間分店;涉事分店在本年五月開業。

世界各地醫學美容監管

愛美之心,人人皆有,但因美而喪命,Jean的事故確實令人惋惜,事件關注點不只是邵潔以遊客身分在澳進行手術,而是監管問題。醫學美容近年來大行其道,許多國家對醫學美容的監管不一,並沒有完善的一套監管制度。

在香港,醫療美容事故早在2012年便發生,DR美容集團「毒血針」事故,導致一死兩殘廢。觸發立法監管醫療儀器,食物及衛生局終於決定本立法年度下半年提交立法草案,醫療儀器及其製造商或進口商都要註冊,用於美容的醫療儀器將按風險分兩級管制,用者分別要有醫生在場監督,以及受過認可培訓。

在美國,醫學美容行業法制健全,發展完備。美國已經擁有了發展 60 年以上的成熟的、具有公信力的醫美行業協會與專業行業雜誌、基金會。從 1969 年起,美國整形外科被納入普通外科,因此適用於醫生執業的美國普通適用性醫療政策、法規、制度,並且美國普通適用性醫療具有非常嚴格的規定。然而傳統手術整形雖然適用於普通適用性醫療法規,必須由執業外科醫師實施,但在具體的整形手術項目上缺乏詳細的規定,導致各類醫療事故屢見不鮮。

事件是否表示監管不力?

通常發現監管有漏動都是有事故發生之後。回到澳洲,Jean在隆胸手術中死亡,觸發政府人員對監管一事投放注意力。新州衛生廳長哈紮德(Brad Hazzard)表示,政府將對美容業的監管制度進行嚴格審查。我們已知一般的美容院只從事美容療法,如果他們不做外科手術就無需註冊,但問題在於,這是否可等於美容院是個安全的地方進行醫學美容治療呢?這很明顯,美容業存在著一個很大的問題,那就是其從業人員在參與一些可能不應該由他們來做的手術。

哈紮德說「我們生活在互聯網時代,很多美容院都可以從海外進口產品,但這些產品並不一定經過嚴格檢查,和受到應有的監管。」尤其是在事件上,邵潔是經由朋友介紹認識死者Jean,雙方都不是建築在一段深厚的信任上。互聯網是帶給我們便利,使我們的社交圈子得以擴大,但在生活上過度依賴互聯網上找尋服務的口碑,相信在今次事件上己反映出其壞處。因為在透過相熟朋友介紹,不惜冒險起用沒有在澳洲註冊醫療人員,就如哈紮德所說,美容診所如果不做手術是不用申請牌照,當中的漏洞是無可比擬。

醫學美容科技日新月異,現在醫學美容都不需要動刀做手術,有很多都是打針便可,問題是,這些針的成分是否對人體有害,是否有臨床試驗,這些問題因為不用申請牌照而無法有一個正規的回答。一些欠缺科學論證的美容療程,比如︰美白針和幹細胞注射治療,在新加坡都受到嚴格監管。要進行這些療程,醫生必須先證明所有傳統有效的療程在病人身上無效,而該療程又不會對病人的健康構成危險。而新州影子衛生廳長塞科德(Walt Seccord)希望政府加強立法,「你不能自稱為外科醫生或實施手術,除非你經過適當的培訓,並擁有行醫資格證書。」若要加強醫學美容規管,應加強醫生專業評審,如接受培訓的醫生,須完成由經評審的專業機構,以確保培訓內容的質素。

結語

經過Jean的事件後,澳洲醫學美容診所監管不得忽視,應採取措施立法規管美容公司並監管其聘用註冊醫生,嚴格區分醫療程序,訂明美容院不能執行該等程序,並堵塞醫學美容公司的漏洞等措施,杜絕下一個Jean出現在社會。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