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代孕的那些事

最近,鄭爽代孕棄養的新聞在社會中引起了宣揚大波,代孕這個詞一下成為了普通老百姓茶餘飯後的熱點。
代孕,究竟是有錢人的時髦還是普通人的必需,這才是真正需要關注的。

何為代孕

輔助生殖技術(ART),是指採用醫療輔助手段使不育夫婦妊娠的技術,分為人工授精(AI)、卵子/配子移植技術、試管嬰兒(IVF)三大類。其中,由於試管嬰兒的懷孕率高(40%-60%之間),成為主流輔助生殖技術。

代孕和試管嬰兒一樣,屬於輔助生殖手段,均採用人工方法讓卵細胞和精子在體外受精,並進行早期胚胎髮育,然後移植到母親子宮內發育而誕生的嬰兒。

代孕又可分為兩種。一種是妊娠代孕,需要在代母體內植入精子和卵子。另一種是傳統代孕,實際使用的是代母的卵子。

代孕帶來的好處很明顯。對於那些不能通過自然懷孕生子的人來說,這可以幫助他們獲得「自己的」孩子,免去了領養孩子的複雜程序。

代孕的需求

據不完全統計,中國的不孕不育率持續升高,近20年從6.9%升至17.1%,其中近50%是男性因素導致。諮詢公司弗若斯特沙利文調研預計,中國不孕不育率到2023年或將增長到18.2%。對於生育下一代的需求,就成為了代孕的需求。

代孕的需求不只是在中國,在英國,養育命令判決(parental orders,指代孕生下的孩子需要通過法庭確定撫養權)的數量從2011年的121起爆增至2018年的368起,增長了三倍。申請養育命令並不具有強制性,實際代孕的數量可能比這個數字更高。

然而,事實上,代孕並不是最近才出現的現象,借腹生子是過去千百年間一直存在的,被廣泛引用的最早文字記載出現在《聖經·創世紀》裡,有償代孕也可追溯到中世紀。只是現在隨著體外人工受孕(In vitro fertilization,IVF)等新技術的出現、文化上對於代孕接受程度的提高以及女性傾向於晚生孩子的趨勢越來越明顯,代孕行業才在近年來呈現出爆發式增長。

在過去20年裡,代孕成為了一個全球性的現象。儘管很難知道通過代孕產子的精確人數,但有統計稱,全球代孕行業總產值在2012年就已達到60億美元。

中國的錦欣生殖於2019年6月25日在港交所掛牌上市,被稱為中國國內唯一一隻「試管嬰兒概念股」,吸引了Southern Creation、紅杉資本、高瓴資本、奧博資本等知名投資機構加持。其立於2003年,上市至今股價上漲近60%,公司總營收從2016年的3.46億元人民幣提升至2019年的16.48億元人民幣,屬於高速成長股。

/ 代孕

生命的意義與代孕

雖然今天很多人選擇不去生育, 但一直以來,我們都知道,生命其實就是做一些有意義的事。把這些有意義的事,傳承下去,是人類存在的意義。這一輩子為了下一輩子,下一輩子為了下下一輩子,一直這樣延續下去。生命的本質,就是為了傳承而不停地付出為下一代的過程,在這個過程中享受下一代子女的孝順和照顧好上一輩,這樣人的生命才會有意義。

生命的意義是於此,這也是代孕的初衷。

從基督教信仰的角度來看,人是神特別按著自己形象創造的,因此特別受到尊重。尊重人、尊重生命,就是尊重神。一對夫婦在不能有自己孩子時,要使用人工的方法,來爭取有自己的孩子,今天教會也多接受,不過對哪一種方法,仍有爭議。而代孕這方法,在今天仍未被廣泛使用,在不少國家,這仍是非法的行為。

人工生殖科技術的迅速發展之下,代孕成為失獨以及生育困難家庭的救命稻草,是解決不孕症的一種臨床選擇,而允許人工輔助生殖也是對不孕夫婦生育權的尊重。

價值觀的對壘

既然生命的意義在於傳承,於是代孕至少在道德上就應該成立,且是一部分人權利的體現,然而,代孕是否又是對於女性的不尊重,這是另外一部分人的聲音,代孕,在道德上就形成了兩部分人的對壘。在一個國家是否立法容許代孕,往往就包含著宗教與倫理價值觀的對壘。

比如,在法國和德國,代孕被視作損害了女性的尊嚴,遭到完全禁止,而英國則把代孕視為一位女性贈予另一位女性禮物的行為,並將此視為「利他主義」,而美國加州、俄羅斯和烏克蘭允許商業代孕,並將此視為追求女性獨立精神的行為。

代孕過程中,委託代孕有時被稱為「下訂單」 ,各個環節的安排非常的商業化,那麼,代孕合同究竟是對代孕母親賦權,還是對她們身體器官的商品化和盤剝?這才是這個價值觀上最大的衝突。

每個人都有自己的觀點,然而誰有能真正的給代孕這件事最後的結論呢?

還記得嗎,2018年,英國跳水王子戴利(Tom Daley)與編劇丈夫布萊克(Dustin Lance Black)迎來了他們的第一個孩子。這個孩子是代孕得來的,當時,二人都貢獻了自己的精子,與捐贈者的卵子結合。

無獨有偶,金·卡戴珊(Kim Kardashian)因為健康原因沒法懷孕,所以使用代孕,人們當時對她表示同情,說「有代理孕母願意幫她是多美好的事情」。

/ 戴利與布萊克及代孕來的孩子

那麼,怎麼如今人們又開始了批判?也許理由是鄭爽的「棄養」吧。

既然有代孕,就產生了「棄養」的可能性。小生命產生了,要是成年人後悔,改變主意,不再對這小生命負上責任,那麼誰該為這情況負責呢?

香港演藝學院的9位學生,曾於2013年共同創作了《一個複雜故事》,並由8位同學負責攝影、錄音、剪接、後期製作等工作,並邀得如張學友等明星客串,最後能夠在院線正式放映的學生作品,去探索一個代母來懷孕後,訂單被取消的故事。今天鄭爽發生的事,表明了這正是今天社會要正視的一個問題。

每一個生命都有活著的權力,每一個生命都有接受並享受父母的愛的權力,棄養變成這個問題裡最大的爭議。不喜歡就決定放棄,無論孩子在代孕母親的肚子裡已經多大了,這才是赤裸裸的商業。代孕哪裡來的退貨的權力,代孕是下了訂單必須收貨的買賣。當棄養出現,才是對於代孕母親最大的踐踏,對於生命的踐踏。

/ 代孕

結語

代孕的本質是好的,之所以引起了這麼多的爭議,是不同的文化、宗教,對於這個事情的看法完全不同,這也意味著代孕這件事,至少在未來的一些年都很難達成全世界的共識,更要社會有更多的討論。

只是,我們需要知道的是,生命的貴重,當一個生命誕生在這個世界,我們充滿了無數的喜歡,尤其是對於小寶寶的家庭來說。

盼望,全世界都要重視並討論如何面對代孕這件事。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