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中國明星收入稅率由6.7%飆升至42%

中國明星收入稅率由6.7%飆升至42%

自從影視圈合同黑幕曝光之後,大明星的稅收問題得到全國人民的關注,而傳稅務總局也已直接插手此事。據新加坡《聯合早報》網站8月5日刊載的一篇文章:自8月1日起,影視圈執行新稅制,稅率從原本最低6.7%左右,直接飆升到42%,而且要求按照新稅制一次性補繳6個月的稅款。

按照2011年頒佈的中國稅法,個人所得收入先扣除3500元每月的免稅額後,按照累進稅率進行徵收。月入8萬以上的部分,全按照45%的稅率進行扣繳。很多大明星一部戲就收入成百上千萬,完全適用於45%的稅率。

但在實際中,影視明星交的稅相比賺的錢簡直少的可憐:

據有關調查,年入上億的大明星稅率是6%左右,而明星獲得最高個人所得稅的地方是徐州,最高檔也僅僅3.5%,有的才0.5%。

根據公開資料:

1、如果明星的公司開在霍爾果斯,頭五年可獲免除五年企業所得稅,稅率是6.78%(6%增值稅+0.78%附加增值稅),沒有個人所得稅。

2、如果明星的公司開在江蘇無錫,那麼稅率是9.78%(6%增值稅+0.78%附加增值稅+3%個人所得稅),沒有企業所得稅。

3、如果明星的公司開在江蘇徐州,那麼增值稅以地方留存50%-70%扶持優惠,企業所得稅以以地方留存70%扶持優惠,個人所得稅按照0.5~3.5%進行核定徵收。

可是明星們連這點稅也不願意交,他們有五花八門的避稅花樣,包括:

在避稅天堂霍爾果斯註冊公司或移民;成立工作室,以個體戶身份納稅;要求製作方分散支付片酬,或直接拿稅後價;成立協力廠商公司來避稅。

 

同路點評:

通知過後,抵觸的聲音很快來了,新稅制出臺後,某大型製作公司高層稱,因要補繳35%的稅,他熟悉的一家影視宣傳公司已經倒閉。他還披露,以一億元片酬為例,按新稅制要多繳納3100多萬元的稅,目前已有30套電視劇叫停,40幾部電影不開拍。是事實上,稅務局知道,之前的賬目還算是能看的,要是不按照過往賬目補繳,等半年之後,又是一毛錢徵不到了,一查賬目全是虧的,錢都不知道哪去了。所以,這個35%個稅,唯一的效果,就是收過去半年的稅。陰陽合同告訴我們,即便是這麼低的稅率,明星依然不想繳納,可見今天明星們的貪婪,但是這個新稅法,只能治標不治本,對於政治明星高收入又不交稅的行為,中國還有漫長的道路要走。

 

特朗普:幾乎每個從中國到美國來的學生都是間諜

據美國政治新聞網站Politico報導,當地時間週二晚上,美國總統特朗普在位於新澤西州貝德明斯特的私人高爾夫球俱樂部舉行晚宴,宴請了13位各大公司集團的首席執行官(CEO)以及白宮高級職員。在晚宴進行到某一時刻時,特朗普提到了一個沒有透露其名字的國家,並口無遮攔的稱「幾乎每一個(從這個國家)到美國來的學生都是間諜。」而參加晚宴的人則表示稱,特朗普所指的國家顯然就是中國。目前,白宮方面拒絕對此發表評論。

對於特朗普的說法,曾任美國勞工部副部長的盧沛寧在其社交賬號上發文說:「特朗普在談到中國時告訴一群商界高管,幾乎所有來到這個國家的學生都是間諜。這是令人憤慨的,並且冒犯了每一位祖輩以學生身份來到這個國家的華裔美國人(像我一樣)。」

據悉,參加當天的晚宴的13位首席執行官(CEO)包括百事可樂首席執行官英德拉·諾伊、菲亞特·克萊斯勒首席執行官邁克爾·曼雷、波音公司首席執行官鄧尼斯·米倫伯格、安永首席執行官馬克·溫伯格以及強生公司首席執行官亞歷克斯·戈爾斯基等人。其中還有一些CEO是特朗普長期以來的朋友,包括超市巨頭約翰.凱思馬提、Newsmax媒體首席執行官克里斯多夫·拉迪以及紐約市房地產開發商理查·勒弗拉克。

 

同路點評:

澳大利亞此前也有政客攻擊中國留學生是間諜,似乎跟美國特朗普的說法相輔相成。但是,事實是甚麼樣呢?在現代社會,一個國家向另一個國家派間諜是不可避免的事情,中國會像美國、澳大利亞派送自己的間諜,而反之,美國和澳大利亞也會像中國派遣自己的間諜,這些都是無可厚非的。那麼既然是間諜,就一定要有一個合法的身份,學生這個身份就是他們選項中的一個。中國留學生在美國國際學生中連續6年成為美國第一大國際學生來源國,在澳大利亞也同樣,說中國留學生都是間諜非常不公平,只能說學生這個身份是間諜特別喜歡掩藏自己的方式。

 

 

維州警方著手培養第一批南蘇丹裔員警

為了培養第一代的南蘇丹裔員警,打破警方與非裔社區的間隔,維州警局推出了一個新的培訓計劃,為8位以難民身份來到澳洲的青少年提供機會學習如何成為員警。在最長可能達兩年的實習期間,這些青少年將參觀員警學院,測試他們的身體技能,並與所有級別的員警見面。他們每週有一天實習時間,會學習商業管理技能、接電話和提供櫃檯諮詢服務,並處理文書工作。這些孩子大多數是10或11年級的學生。

該項目要求這些學生必須完成他們的學業,他們可以在培訓結束時申請加入警隊。

 

同路點評:

一般的南蘇丹孩子,遇到員警會轉身離開,不想與員警有接觸。這樣的項目可以讓他們瞭解員警其實很友好,反過來,這個實習項目是很好的途徑,能顯示並不是所有的南蘇丹人都是壞人,目前維州警隊裡第一位南蘇丹裔員警Kur Thiek,在Narre Warren警局工作。如果監管得力,事實上這樣的方式對本地社區非常有好處。

 

 

西澳捐1200噸乾草給新州

滿載著1200噸乾草、由23輛公路列車組成的巨型車隊正浩浩蕩盪從西澳向嚴重乾旱的新州駛來,預計將於17日抵達目的地。這些由慈善組織募捐的乾草足夠1000頭牛或2萬隻羊至少吃兩週。

車隊行程共3500公里,從西澳盛產乾草的小鎮Northam出發,穿越人煙稀少的Nullarbor石灰岩平原,來到乾旱的新州中西部小鎮Condobolin,為那裡飢腸轆轆的牛羊送上救命稻草。

這些乾草是由慈善機構——快速救援隊(RRT)組織募捐來的,價值66萬澳元,共計2300捆。

 

同路點評:

新州今冬正在經歷或許是百年不遇的大乾旱。 8月8日新州政府宣佈,新州全境淪陷,100%的土地均陷入乾旱狀態。其中近四分之一的土地處於極度乾旱。此前,新州北海岸原本還有一些土地被列為正從乾旱中恢復,或者尚未處於乾旱狀態,但現在已無倖免。乾旱的天氣讓農民買不起牛羊吃的乾草,有的農民不得不給自己的羊群餵洋蔥。

 

 

滯留印尼的澳洲旅客質疑本國政府

印尼中部時間8月5日19時46分,印尼西努沙登加拉省龍目島東北部發生裡氏7.0級地震,震源深度10公里,之後還發生了多次餘震。這場地震摧毀了龍目島數千棟建築,造成至少98人死亡,約236人受傷,2萬多人無家可歸。

到目前為止,沒有澳大利亞遊客死亡或受傷,但據滯留在當地的澳洲遊客表示,災難發生後,澳洲政府並沒有向自己的公民提供有效的撤離或援助措施。一個來自墨爾本的遊客抱怨說,自己與澳大利亞政府通過短信和電話聯繫,但是卻沒有得到任何回信,甚至當地人都離開了,澳洲人卻無處可去,只能自生自滅。

 

同路點評:

正在巴里島訪問的澳大利亞外交部長畢曉普就援助物資、領事支持和人員安置方面作出了回應,她說:「我們在爪哇島上有預置物資,包括食物、臨時住所、帳篷等等,這些都是應對自然災害的基本救災設施。」但是當事人的話在這個時候更可信。也許的確澳洲政府已經做了些事情,但是對於處於危險之中的人太慢了,政府還需要思考並提高自己的效率,畢竟公民的生命非常重要。

 

 

大主教因掩蓋性侵醜聞被判有罪

澳大利亞阿德萊德大主教菲力浦·威爾遜(Philip Wilson)被判一年有期徒刑後,向教宗提交了辭職信。今年五月他已經自動停職。主教聲稱自己是無辜的。教宗方濟各已接受菲力浦·威爾遜大主教辭去澳大利亞阿德萊德總教區牧靈管理的職務。

大主教現年67歲,7月3日被判處12個月監禁,因為他被指控在1970年代沒有揭發詹姆斯·弗萊徹神父性侵兒童的行為。這位神父經過大約一年的監禁後於2006年死於獄中,年滿65歲。威爾遜大主教一直宣稱自己是無辜的。由於健康原因,八月中旬法官將決定是否允許威爾遜在家服刑。

 

同路點評:

今天我們要求威爾遜為他在40多年前的錯誤負責任是無可厚非的事,這是法治社會的精神。但是另一方面,菲力浦·威爾遜對於1970年代的事情也許無能為力,他只能保證自己向著神的方向,但是卻沒有能力尤其在4、50年前以自己的身份去揭發神父的行為。事件發生數十年前,他才是20多歲,在當時的社會,要職場上勇敢指出同袍的錯誤,談何容易。用今天我們對這些事情去評價一個人40多年前的決定,有時會令我們無所適從。

 

 

谷歌重返中國市場

8月6日,人民日報在海外社交媒體平臺Twitter和Facebook上刊文,針對上周傳出的谷歌計劃以過濾版搜尋引擎重返中國大陸的消息回應稱,歡迎谷歌重返中國大陸,但前提是必須遵守中國法律。

8年前,谷歌負氣出走。這8年正是中國互聯網蓬勃發展的黃金期。截至2017年底,中國網民規模已達7.72億人,網民數量距離谷歌「出走」那年的3.03億,增長了一倍多。中國的互聯網市場規模已登頂世界第一,尤其在移動互聯網領域更是呈現爆炸性增長的趨勢。雖然谷歌嘴裡一直沒說「後悔」,但身體卻很誠實。

從2017年開始,谷歌在中國市場的動作就明顯多了起來。從去年3月谷歌翻譯APP打開中國市場,到今年初在北京啟動人工智慧中心,再到前段時間刷爆朋友圈的「猜畫小歌」小程式…… 這「強刷存在感」的勢頭,不得不讓人感慨,早知今日何必當初。

畢竟如此大的用戶數量,對任何一家科技公司都是一個不小的誘惑,大陸市場一直以來都是微軟、蘋果等美國科技巨頭重要的營收來源,這些企業一直都將進入中國市場,擴展自己在中國市場的份額作為長期目標,谷歌怎能甘心做一個旁觀者?

除此以外,隨著中國深化改革擴大開放的新一輪政策的出臺,這些企業巨頭都認為機會到了,所以加緊了進入中國市場的準備。綜合這樣一個長期的目標和近期中國的利好因素,谷歌重返中國市場的可能性正在增加。

 

同路點評:

其實,8年前谷歌就因為不滿監管政策而退出中國,8年後回歸的時候,人民日報給出的歡迎詞就提醒谷歌必須遵守中國法律,這裡面的中國法律其實還是8年前一樣的監管政策。雖然中國深化改革擴大開放,但是目前的狀況跟八年前相比還沒有特別明顯的差異。谷歌不想在中國新一輪政策出臺時,錯過這樣的歷史時機是其回歸的一個原因。另一個原因,也是不可以忽略的是當前中美貿易摩擦,讓美國本土企業覺得不安。在美國當前的貿易戰體制下,眾多本土企業不得不重新佈局。特朗普看重的是貿易逆差、增加關稅的數額,但是美國企業看重的是市場,中國這個當前世界第一大、增長最快、潛力最大的市場。

 

 

港鐵管理層大地震

據香港《文匯報》報導,針對港鐵沙中線紅磡站月臺工程鋼筋被剪短事件,香港特區政府質疑港鐵沙中線項目管理團隊有不可推卸責任,要求港鐵董事局解除相關人等的職務。

鑑於事態嚴重,港府要求港鐵公司董事局嚴肅處理,徹查事件,亦須立即解除相關工程項目管理人員職務,並繼續追究相關人士。

在港府的要求下,港鐵董事局七日召開特別會議,行政總裁梁國權宣佈提早退休,工程總監黃唯銘和另外三名負責沙中線工程的總經理均已請辭。

 

同路點評:

港鐵主席馬時亨第二次請辭被挽留,但林鄭希望馬在餘下未來幾個月任期,搞好行政總裁(CEO)招聘等接班工作。其實社會上一直有要求問責馬時亨,但是港府要其肩負更多責任,就是維持鋼鐵的穩定。問責制目前得到了工程師學會的支援,也對恢復市民及工程人員信心有很大幫助。期望鋼鐵可以很快重整旗鼓。

 

 

「香港之光」盧凱彤離世

年僅32歲的盧凱彤,8月5日上午,在跑馬地從20幾層高樓墜下,傷重身亡。香港警方表示,案件無可疑,列作自殺案,現場沒有遺書。這則自殺消息震驚香港樂壇,各界紛紛悼念這位年輕的音樂奇才。

她不怕大陸封殺,表達自己對香港民主運動的支持,又試過在台灣金曲獎高調「出櫃」,宣佈已在加拿大與台灣女伴結婚,成為首位宣佈結婚的女同志華語歌手。

然而,她幾年前證實患上躁鬱症,一度消失於幕前,病情好轉時,她成為了情緒精神健康議題的倡議者,不怕以自身的經歷,鼓勵外界深入瞭解情緒病。

 

同路點評:

「珍惜生命, 自殺不能解決問題,生命一定可以找到出路。」這句看似簡單的語言,在很多躁鬱症患者那裡是很難實現的。他們其實甚至這個道理,並且可以勸解其他人,但是當病發時自己也控制不了自己。我們的社會應該更多的關注這個群體,減輕他們的精神壓力和負擔,讓他們有更好的空間可以釋放自己的病情。

 

 

美國制裁「土耳其」

美國財政部在當地時間1日正式對兩名土耳其高級官員祭出製裁,以反擊美國牧師布朗森(Andrew Brunson)被土耳其軟禁一事,布朗森已經在土耳其被囚禁了21個月,日前被改為居家監禁。而土耳其當局也立即威脅會做出「實質反擊」,美國的行為是不尊重該國法律系統。

美國財政部的聲明提到,將受到製裁的分別是土耳其司法部長阿杜勒哈米特(Abdulhamit Gul)以及內政部長蘇裡曼(SuleymanSoylu),他們認為這兩人與布朗森一案有密切關係,受制裁的內容包括在美國境內的資產被凍結,以及不得與美國企業或個人進行交易往來等。

50歲的布朗森已經住在土耳其超過20年,在伊茲米爾(Izmir)主持一間教堂,2016年土耳其政變期間遭到逮捕,並被以支持恐怖主義罪名起訴,已經被關押了21個月,近日從監獄釋放,改為居家軟禁。白宮發言人桑德斯(Sarah Sanders)對此事表示,所有證據都顯示布朗森牧師沒做錯任何事,「我們相信他是被土耳其政府不公平以及不正義拘留的受害者」。

 

同路點評:

由於對土耳其與美國關係惡化的擔憂,上週暴跌超過20%的土耳其里拉13日開盤再次暴跌10%,並引發全球金融市場下挫。現在看來肯定會將土耳其經濟推入衰退軌道,很可能引發一場銀行業危機。為防止負面衝擊惡化,土耳其、俄羅斯、印尼等國家均出臺相關措施,防止金融系統流動性不足、本幣下跌。全球景氣回落和強美元下,由於遭受資本外流沖擊,阿根廷和委內瑞拉短期償債壓力將大幅上升、存在爆發外債危機可能;同時,若央行持續收緊貨幣,國內槓桿水準較高的巴西、智利、韓國、新加坡和印度等或因被迫去槓桿,景氣加速下滑。

 

 

歐盟抵制美國對伊朗制裁

歐盟外交委員莫蓋裡尼、英法德三國外長亨特、勒德里安和馬斯共同譴責美國製裁伊朗。在美國行政當局退出「伊朗交易」後,歐盟、中國、俄羅斯,以及伊朗繼續遵守相關協議。該協議確保伊朗只能和平利用核能。美國對伊朗制裁措施本週二(8月7日)起重新生效,與伊朗有生意往來的歐洲企業也將受到懲罰。歐盟有意於避開制裁。

歐委會認為,美國對歐洲企業實施的「次級」制裁屬於非法。美方禁止歐洲汽車製造商、銀行和能源企業與伊朗做生意,若違反這一禁令,它們在美財產就將被沒收;與在伊朗活動的歐洲企業有商務關係的美國企業也將被罰。

受到美國製裁影響的首先是法國和義大利的企業。法國能源巨頭「托塔爾」不願繼續實施一項50億歐元的大項目;義大利企業撤回了原已計劃的投資;德國西門子也一樣。法國汽車製造商標致雪鐵龍集團要重新縮小伊朗業務;雷諾表示將暫時留在那裡。歐洲飛機製造商空客公司有伊朗航空公司的100架空客訂單,現在,實際上會有多少架飛機能交付,人們不清楚。

 

同路點評:

自美國從今年4月宣佈恢復實施制裁以來,伊朗貨幣裡亞爾幣值下降了一半以上。與此同時,失業率攀高,經濟低迷、通貨膨脹上升。今年年初以來,該國國內一再發生抗議物價上漲、缺水、缺電及腐敗現象。過去數天裡,在多個城市還發生了反政府示威。但是,對伊朗的製裁對於歐盟也有極大的影響,沒有人原因就這麼割捨一塊市場,不過,圍繞伊朗核協議爭端,保護歐盟企業不受美國製裁影響,說著容易,做起來難。在美國的製裁令下,外國石油公司紛紛撤出伊朗,有些國家減少向其購買石油,而中國卻加大購買。中國也正面臨著兩難選擇,繼續與伊朗打得火熱,就別想和美國做生意。

 

 

劉強東怒斥商業黑幕

最近,京東集團創始人劉強東轉發了中國國旅發表的一篇公告:《42.5%扣點率獲得上海機場免稅店經營權》,並犀利評論稱:「那還免稅個屁!再加上自己的利潤,等於加價2-3倍!免稅變成了增費!」

這份公告裡聲稱,「合同期內虹橋機場保底銷售提成總額為20.71億元,浦東機場保底銷售提成總額為410億元,銷售提成比例為42.5%。」

銷售提成比例高達42.5%! ?這是個什麼概念呢?以女性消費者歡迎的高端護膚品為例。法國某知名品牌的乳液在專櫃的售價為1650元,在上海機場免稅店的售價為1130元,比專櫃便宜了520元!聽上去很不錯吧,恨不得囤上個十瓶八瓶!但是結合這份合同中的資訊來算一筆帳:1130元的銷售額中,42.5%要付給機場,也就是480.25元;免稅店只能留下652元,還要扣除各種物流費用、人工費用、房租,這瓶乳液的進價估計也就300多人民幣吧…

如此低的價格,讓人們不禁懷疑商品的品質。免稅店產品遭到質疑已經不是一天兩天的事情了,有傳言稱:所有化妝品的供貨管道都有摻假的可能。

 

同路點評:

從進口、通關,到倉儲、物流,再到庫管、櫃檯,每一個環節稍有疏漏就會被不法分子把正品掉包,所有化妝品的供貨管道都有摻假的可能。為了防止以假亂真的假貨,有些人不惜重金買正品再通過3到5i打版來高仿包裝,甚至跟專櫃內部人員裡應外合獲取防偽噴碼。雖然最後劉強東說:「原諒我說了真話。」事實上,在假貨氾濫的市場亂象之下,就是缺一個敢說真話的人。對於消費者來說,更是要擦亮自己的眼睛,不要盲目從眾,因為眼前的小利衝動消費。政府的相關職能部門也需要行動起來,來包裝民眾的消費利益,打擊犯法之徒。

 

 

 

「」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