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中國「一帶一路」延至澳洲北端

近日,中國公司擬投數百億澳元在靠近澳邊境的巴布亞新畿內亞島上建新城的一則消息在澳洲引發熱議。該提議包括一個工業區、海港、商業區,以及一個度假區和住宅區,新城面積約達100平方公里,焦點在於此地距離澳洲大陸只有約200公里。鑒於目前澳中兩國關係降入冰點,此番操作無疑又讓澳中關係蒙塵。

尚不明朗的新城計劃

位於托雷斯海峽(Torres Strait)的達魯島(Daru Island)僅有2萬人口,是耐多藥結核病流行的中心,距澳洲大陸約200公里,但距離托雷斯海峽的澳洲島嶼只有數公里之遙。據目前澳媒體掌握的洩露檔顯示,這座城市計劃就將建立在這裡。中國公司計劃投資390億澳元,換句話講,「新達魯城」開發專案的擬議價值將比巴布亞新畿內亞的年度國內生產總值(GDP)高出約50億美元。這座新城據悉將會建有大海港、工業區和自由貿易區,而與澳洲大陸僅一水相隔。

其實,去年11月,巴布亞新畿內亞政府就與另一家中國公司簽署了一份諒解備忘錄,對在達魯島建設一個耗資2億澳元的漁業園區的事宜作調查。這個漁業園區的計劃在澳洲國內引發了對漁業資源和國家安全的擔憂。此次建立新城的計劃無疑更加觸到了澳洲政府的痛點。

這次計劃是繼去年中國公司欲在巴新島開發漁場的動議後又一輪動作,也是中國主席習近平提出「一帶一路」下的專案,而「一帶一路」被認為是中國在一些貧窮國家建立經濟附屬區。洩露檔顯示,在去年4月寫給巴布亞新畿內亞總理詹姆斯‧馬拉佩(James Marape)的信中,香港註冊公司WYW控股有限公司(WYW Holding Limited)表示,其「投資與發展計劃」包括對開發巴布亞新畿內亞西部省多個地區的「廣泛的設想」,包括在達魯島建設城市。信上說,這項「雄心勃勃的計劃」是「基於長期建設-經營-轉讓(BOT)合同、在商定的主權保證下的預測」。

當然,在巴新尋求建設專案審批並開展建造工程,需時相當長的時間。這是由於過程間需要進行廣泛社區諮詢及參與,尤其是要與當地土地擁有人商討,亦要與局及政府進行諮詢。故此,一個諸如建設新城市的宏大計劃,將是一個較為艱難的過程。即使有些專案已達成諒解備忘錄的階段,亦經常「胎死腹中」。特別是巴新總理詹姆斯‧馬拉佩(James Marape)的一位發言人近日表示,總理「不知道」建立達魯城這個項目,也讓此事變得更為撲朔迷離。只是在一切尚未定奪前,澳洲政府的神經肯定不會有絲毫的放鬆。

無法放鬆的警惕

早在去年巴新西部省的中國企業投資興建漁業園計劃時,澳洲政府就表示了不滿。因為漁業園的興建地點與澳洲北部邊境內的托勒斯海峽群島接壤,被認為對澳洲國家安全構成威脅,外長派恩更是即刻與莫爾斯貝港政府接觸,以確保澳洲的利益「得到充分保障」。但巴新西部省份也有不同的意見,認為這對當地經濟發展來說是一個巨大的機會,而澳洲的態度則是希望當地貧困的情況「維持不變」。

巴新作為一個主權國家,當然有權選擇其合作的物件。只是地緣位置的敏感,無法不讓澳洲思考中國政府背後的深意。中國在澳大利亞北部建設一個大型港口,誰可能相信其戰略意圖僅局限於魚類?退一步說,即使該港口不會成為中國軍方的主要海軍基地,但在該地區建立一支大型中國漁業船隊的想法也給澳大利亞帶來了很大的問題:當涉及阻止非法捕魚以及阻止毒品和其他違禁品從巴新進入澳大利亞北部時,很有可能遭遇澳中的對峙,將巡邏托雷斯海峽的複雜性變得更加錯綜複雜。而如今新披露的計劃更是直接上升了一個新的規格。

/ 中国一带一路战略直驱澳洲北端

面對近些年來中國政府在亞太地區「攤大餅」似的發展,澳洲政府始終保持著警惕。澳洲戰略政策研究所(ASPI)國防與國家安全專案主任肖布里吉(Michael Shoebridge)表示,中共政府及其企業代理人正在巴布亞新畿內亞各地尋找交易,以確立其戰略和經濟優勢。

雖然這種奢侈的計劃可能會遭到「嘲笑」,但肖布里吉說中共是在「試水以尋找機會」。

畢竟,以往經驗教育了我們,儘管中國政府無法說服聯邦政府成為「一帶一路」成員國,但卻與與維州達成了相關協定,「在試水以尋找機會」方面,中國的實體機構和行動者早已證明了他們的機會主義者和企業家本質。因此,澳洲的政策制定者和領導層不可能對中國(共)在巴布亞新畿內亞的出現和意圖掉以輕心。

澳中關係難於破局

2020年,以任何標準衡量都是不尋常的一年。而結束了這充滿政治喧囂的一年,2021年伊始,中國政府發佈的一號留學預警名額就送給了澳大利亞,無疑證明了澳中關係仍在持續惡化,而且早已從貿易往來擴展到了政治、教育等多個方面,這似乎成為了一種常態,已不再讓人感到新奇。巴新新島建立的計劃只會讓目前的這種僵局持續下去。

近一年來,中國頻頻出手,與澳大利亞的北方鄰國、這個不過15平方公里的荒涼小島達成協議,更是不惜百億斥鉅資投資項目,無疑是步步為營、「收買」巴新以明確站在中國的一邊,而這一切同時也在敲打著另一個重要的相關方——澳大利亞,從而逼迫澳大利亞在中國的這些行動面前「靠邊站」。

/ 澳中关系难破僵局

中國通過對澳大利亞的敲打,對其他可能會配合美國圍堵施壓中國的國家發出了警告。這也可以被視為中國崛起成為世界強國過程中的一次立威之舉。整體來看,澳中兩國之間的種種衝突,或者說,中國對澳大利亞一方的「反擊」或「敲打」,更像是近年美中兩強相爭外溢的結果,而迫使像澳大利亞這樣體量遠遠不及的國家「靠邊站」而放棄「選邊站」。

澳中兩國之間的緊張關係就像是地緣政治驚悚小說的高潮部分,讀者要坐穩扶好才不至跌出椅子。謂近日由巴新島引發的種種爭議,不過是這部小說的一個小篇章。沒有人能確切地知道故事將走向何處,也不知道將如何結束。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