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七國峰會閉幕 澳總理受邀列席

6月13日,七國峰會(G7)在英國康沃爾郡落下帷幕。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受到英國首相約翰遜的邀請,成為被稱為「G7+」的世界領導人擴大小組的一員。印度、韓國、南非的領導人也被邀請加入該擴大小組;印度總理莫迪因國內疫情嚴重,通過視訊虛擬出場參加會議。如何形成一個團結一致的對華立場,這是本次西方七國集團峰會的主要議程之一。雖然美國與歐洲國家之間存在一定的分歧,但是在閉幕共同聲明中,七國集團領導人還是選擇了用強硬的言辭觸及了多個中國眼中的敏感議題。

中國成為峰會討論焦點

這次七國峰會的舉辦,是七大工業國——加拿大、法國、德國、義大利、日本、美國和英國的領導人自疫情爆發以來首次線上下齊聚。對目前尚未結束的新冠疫情,此次參與七國峰會的各國領導人在應對這一危機上展現出統一戰線,通過了一項應對未來大流行病的戰略計劃,顯示了七國集團為結束全球新冠大流行做出的努力與決心。期間,澳洲承諾向G7提供2000萬劑疫苗。

/ 澳洲承诺向G7提供2000万剂疫苗

英國首相約翰遜在推特上將七國集團提出的防止未來大流行病的「卡比斯灣宣言」描述為一個「歷史性時刻」。該檔包括一系列防止另一次大流行病的承諾。這些措施將包括縮短開發疫苗、治療和診斷的時間,希望世界能在不到100天的時間內做好準備,應對突發疾病。通過這項協議,世界上主要的民主國家將致力於防止全球大流行病再次發生,讓冠狀病毒造成的破壞永遠不再發生。

同時,一項由七國集團計劃斥資數百億美元為發展中國家以及新興門檻國家提供基建援助的計劃應運而生,與北京的「一帶一路」倡議競爭。該計劃將主要針對非洲和亞洲的貧窮和新興國家,旨在對抗中國的「一帶一路」倡議,該倡議旨在為海外重大項目提供資金,以提高北京的影響力。美國總統拜登表示,此次七國集團提出的計劃將比中國的「一帶一路」更為公正,並且呼籲北京方面在開展對外援助時「在透明度、人權等領域承擔起更大的責任,落實國際標準」。

此外,由會議公報不難看出,此次會議的一大部分焦點放在了與中國相關議題上,公報更是花費了大量筆墨向中國喊話,要求維護新疆人權、香港自由、南海及東海穩定,並呼籲緩和台海局勢,允許對新冠病毒起源進行獨立調查。此次峰會無疑是西方世界首次集體打破對中國以往的綏靖或沉默,清醒誠實地認識到西方和中國之間的分歧。

澳總理表態積極

此次受邀,是莫里森以澳洲總理身份第二次參與七國集團峰會。莫里森此前就曾受邀參加在法國比亞里茨舉行的 2019 年七國集團峰會,而 2020 年的活動原定在美國舉行,但因大流行而被取消。今年2月,莫里森在接受《天空新聞》採訪時就曾表示,大選將於2022年舉行。在下屆大選結果板上釘釘之前,這有可能是莫里森最後一次以澳洲總理參會。因此其態度更為明朗堅定,不失為增加自己國內政治資本的策略之一。

在啟程飛往英國參加G7峰會前,莫里森就呼籲健全並修正世貿規則,在不良行為發生時對其進行有效懲罰,從而對抗經濟脅迫。此聲明明顯針對自去年澳大利亞因要求對新冠大流行起源進行獨立調查而激怒中國後,中國開始對澳大利亞產進口產品開啟徵收的各項反傾銷稅和反補貼稅措施以反擊。誰也無法否認,中澳關係處於冰點。澳洲已經廢除了維州政府擅自簽署的「一帶一路」協議,總理莫里森還多次公開呼籲對疫情進行獨立調查。中共對澳洲的經濟報復仍在繼續。美國國務卿布林肯近日也發聲,美國不會讓澳大利亞獨自面對中國的脅迫,而且,這種對美國盟友的行為將阻礙華盛頓和北京關係的改善。

峰會結束後,莫里森更是表示,反擊中共影響力擴張的澳洲已經贏得了七國集團對澳洲的強力支持,外界對印太地區緊張局勢給廣泛全球體系帶來的影響有了越來越多的認識,尤其是與歐洲有關的,畢竟西方主流國家共用的自由民主價值觀是一致的。對於澳中之間存在的世界觀分歧可能永遠解決不了。雖然能和中國共處依舊是西方各國的目標,但這也要求各國時刻清楚自己的價值觀、原則是什麼,以及國家怎樣不受干預。

日前澳大利亞更是與英國達成自由貿易協定,這是英國「脫歐」後達成的首個從零開始談判的重大自貿協定。該協定被視為英國加入更廣泛的亞太地區自由貿易協定的前兆,該協定被稱為「全面推進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這對於正在受中國經濟脅迫的澳大利亞也是一個福音。

加強二戰以來形成的聯盟

這次七國峰會召開之際,還有一件事情值得關注,就是英國首相約翰遜跟美國總統拜登簽署了新版《大西洋憲章》(Atlantic Charter),傳達出英美兩國密切合作的積極信號,也標誌著開啟美英關係的新篇章。

原版的《大西洋憲章》是1941年由英國首相邱吉爾和美國總統羅斯福簽署的,闡明了兩國對二戰後世界的和平願景。當時《大西洋憲章》制定的原則包括低貿易壁壘、經濟合作和人民自決權,成為英美打造戰後國際秩序的基石。而這個新版《大西洋憲章》將再次承諾,英美兩國共同捍衛民主、建立公平的全球貿易體系、應對網路威脅、維護集體安全和應對氣候變化等問題。

在中國不斷挑戰現有國際秩序的當下,以二戰結束後形成的同盟正在意識到北京作為一個不恪守多邊規則的專制政權,和民主國家有著非常不同的價值觀。雖然合作是目前的主要訴求,但否認彼此之間的不同和民主國家所不認同的東西,並不會帶來好結果。一味的沉默可能就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由2019年年末延續至今的新冠疫情就是最好的例證。

6月13日,澳洲莫里森和美國總統拜登、英國首相約翰遜進行了長達45分鐘的會談。三人在會談中提及的所有內容都是中國問題,目的很大程度上是希望加強從二戰以來就已經存在的聯盟。這也是莫里森和拜登首次進行面對面會談。莫里森在會後說,三人詳細地討論了印太地區地事務以及對三個國家的影響。莫里森表示,這是他第一次與美國總統會面,而他本人認識約翰遜已經很多年了。莫里森說,「這是一次好朋友和盟友的會談,大家對世界有共同的看法。我們三個人之間很容易互相理解。」

/ 英国首相约翰逊在七国集团峰会上欢迎澳洲总理莫里森

此次七國峰會後,可以看出西方主流國家對待中國問題正在日趨統一,而未來與中國的拉鋸可能還要延續很長時間,畢竟經歷了近幾十年來經濟快速發展的中國已經成為了全球第二大的經濟體,雙方的對峙進而波及的影響也許會遠遠超出每個人的想像。

莫里森成最大贏家

聯邦大選將在明年進行, 但最近總理莫里森的民望卻在下跌之中。對於女性在議會及工作場所受傷害, 總理的反應招來了不少人的不滿, 認為他敏感度低。再加上早一段時間疫苗的接種計劃受阻, 澳洲的接種率增長緩慢, 更多的人對聯邦政府處理疫情支持度降低。這些情況雖然沒有影響莫里森在政府的管治威信, 但卻令人覺得政府要連任, 會有困難, 因為領先反對黨在民調的差距正在減少之中。

不過, 莫里森總理在世界政治舞台上, 在尋求G7國家支持澳洲經濟及肯定現時澳洲對中國的強硬態度上, 明顯取得了成績。若這些成績能具體變成與G7國家有更大的合作, 並且在新冠疫情後澳洲重新開放中, 帶來經濟發展, 這會為莫里森的政績添上一筆, 很有可能會提升聯盟黨政府再次連任的機會。

現時澳洲正處於各方面最困難的時候, 得到國際社會的認同及尊重, 會令澳洲人有更大的信心, 去面對疫後社會發展的可能性。莫里森總理把握了這機會, 在世界政治舞台上展現了澳洲的重要性, 相信是大家始料不及的事。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