每週話題

「深刻的革命」?只是為了「共同富裕」

趙薇、吳亦凡、鄭爽、張哲翰、高曉松,中國娛樂文藝圈接連出事,中宣部2日下達通知,正式展開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內容包括嚴格綜藝節目、線上游戲等內容監管,抵制天價片酬,加強行業管理,嚴懲違法失德藝人,規範廣告代言及經紀人。將文娛領域綜合治理工作納入「意識形態」工作責任制、列入重要議事日程。

而上個月,為了減輕家庭為孩子支付額外學費的經濟負擔,中國突然宣佈了一項令人震驚的政策, 他摧毀了該國估計僱用 1000 萬人的補習行業。

/ 鄭爽

「深刻的革命」?

於是,8月29日一篇由李光滿寫的評論文章《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被中共官媒大量轉載,文章從螞蟻上市被叫停,整頓阿里巴巴、滴滴,到習近平提出共同富裕,整頓娛樂圈一系列動作,指稱這是一場「深刻的革命」。

文章指出「美國正在對中國發動生物戰、網絡戰、輿論戰、太空戰,力度越來越大地通過中國內部的第五縱隊對中國發動顏色革命」。如果此時,中國還要依靠大資本家作為反帝國主義的主力、還在迎合美國的奶頭樂戰略,讓青年一代失去強悍和陽剛的雄風,那麼我們不用敵人來打就自己先倒下了。因此當前中國正在發生的這場深刻變革,正是為了應對美國對中國發動的攻擊。

他稱「中國正在發生重大變化,從經濟領域、金融領域、文化領域到政治領域都在發生一場深刻的變革,或者也可以說是一場深刻的革命。這是一次從資本集團向人民群眾的回歸,這是一次以資本為中心向以人民為中心的變革」。該文還號召「治理一切文化亂象」,「打擊資本市場上大資本操縱」等亂象,治理教育亂象、高房價等等。

在海內外都認為習近平正要發動另一場「文化大革命」之際,大陸《環球時報》總編輯胡錫進卻大唱反調,認為所謂的「革命」是「嚴重的誤判和誤導」,批評文章描述不當,使用了誇張的語言,「我很擔心這樣的語言會勾起人們的某些歷史記憶,引發一定範圍的思想混亂和恐慌」。

少年圈

補習界的震盪,曾經我們談過,有趣的是,該政策在中國很受許多父母的歡迎,他們厭倦了在競爭激烈的教育系統中撫養孩子的成本上升。

除了課外輔導,本周迅速實施的法規將限制未成年人每週在周末晚上進行 1 小時固定區域在線遊戲的時間不得超過3 小時。

包括騰訊在內的受影響的大型科技公司沒有對一個善意的計劃提出批評,而是以非常嚴格和家長式的框架實施。

/ 騰訊深圳總部大樓

娛樂圈

很多人認為這是在打擊娛樂圈,如果從下面這樣的角度看,可能會有不一樣的想法。

趙薇,二十年前,她身穿侵華日軍的旭日旗出現在公眾視野,受到全網討伐。演員出身如今身家數十億元人民幣,2014年在香港以25億買入阿里影業9.18%股權,次年海賺44億港元後脫手,被譽為中國女版巴菲特,那個時候她跟馬雲、王林等大師打的火熱,她能夠掌控輿論。最近趙薇旗下演員張哲瀚多次出現在靖國神社,做納粹手勢、結交日本右翼,引起全國人民公憤。

趙薇被整真正原因不詳,其可能涉馬雲、周江勇等人權錢交易股票內線操作。杭州市委書記周江勇落馬,傳聞其家族以5億元私購阿里股票,介入許多行業,趙薇牽涉其中。網上熱傳趙薇和范冰冰、林心如是結義三姊妹(都是「還珠格格」演員),乾爹是前財長金人慶。巧的是已退休的金人慶日前在北京家中遇小火災卻身亡,更添疑點。

鄭爽,2019年出演電影《倩女幽魂》時,77天拿到1.6億元(人民幣)片酬,並涉嫌簽訂陰陽合同、偷稅漏稅。錢分為兩個部分收取。其中,第一部分4800萬元,將個人片酬收入改變為企業收入進行虛假申報、偷逃稅款﹔第二部分1.08億元,製片人與鄭爽實際控制公司簽訂虛假合同,以「增資」的形式支付,規避行業監管獲取「天價片酬」,隱瞞收入進行虛假申報、偷逃稅款。

5月4日,北京市廣播電視局在微信公眾號上發文,責令愛奇藝暫停《青春有你》第三季後續節目錄製;次日凌晨,愛奇藝回應稱「接受批評,認真整改」。起因是此前在網上熱傳的粉絲為偶像「打投」倒牛奶事件。 「打投」意為「打榜」、「投票」,在一些選秀成團真人秀節目中是粉絲應援喜歡選手的常見方式。粉絲們如果想助力喜歡的選手順利「出道」,就要購買節目聯名產品,取得留在瓶蓋內側的二維碼或包裝箱裡的刮刮卡。當時,一段粉絲僱傭工人,為偶像「打投」所購買的奶製品被工人擰下瓶蓋後,直接成箱地倒入水溝的視頻在網上流傳。

/ 「倒牛奶」事件

金融圈

2020年1月2日,中國國家市場監督管理總局公佈了《<反壟斷法>修訂草案(公開徵求意見稿)》。這是《反壟斷法》,自2008年8月1日實施起的首次修訂。

今年7月,中國市場監管總局對22起互聯網企業的投資進行處罰,其中涉及滴滴、阿里、騰訊等巨頭。

作為中國最早的一批互聯網公司,在經歷了「從0到1」的顛覆式創新和「從1到100」的規模化發展,從鮮花和掌聲中,也投來懷疑的眼神——不斷有批評聲認為,巨頭們從創新者逐步變成壟斷者。

諮詢公司博達克(BDA)董事長鄧肯·克拉克(Duncan Clark)說,「從創新者到市場主導者的轉變,先是企業家們感受到的,大概從10多年前開始,初創企業不得不苦於接受阿里投資還是騰訊投資的問題,從短視頻、電子商務到出行和外賣,都出現這種現象。我們看到兩個帝國的浮現。」

這使中國的創業者面臨一個難題——要麽接受阿里或騰訊的投資被收編,要麼等待阿里和騰訊攜巨資入場與自己競爭。

共同富裕

隨著中國經濟的不斷騰飛,從曾經沒有問題,到如今面臨問題,是一個很普遍的情況。而無論對於娛樂圈的治理,還是《反壟斷法》的實施遏制巨頭,其實背後都有一個很清晰的邏輯——共同富裕。

早在10幾年前,就有學者提出,當時處於初級階段社會主義中國社會的「兩極分化」現像已經不是「苗頭現象」了,因為專門描述財富差距集中度的「基尼系數」從1980年是0.3左右,逐漸飆升至2008年的0.47。 (「基尼系數」,是指1%的人口佔有的社會財富的比重,低於0.3屬過於均等,高於0.4則屬差距過大,超過0.45屬差距極度過大,若基尼係數為0.5,則說明1%的人口佔有了50%的社會財富。)

習近平在8月17日召開了中央財經委員會第十次會議,習近平說,作為社會主義本質特徵的共同富裕是「全體人民的富裕,是人民群眾物質生活和精神生活都富裕,不是少數人的富裕,也不是整齊劃一的平均主義」。這也意味著習近平接下來的工作中心是實現自己提出來的「共同富裕」

還記得,20世紀八十年代末,鄧小平提出「讓一部分人先富起來,先富帶動後富,最終實現共同富裕」。也許,在習近平看來,「一部分人」已經富起來了,是時候「先富帶動後富」,從而「共同富裕」。

通過娛樂圈和金融圈的案例也能證明這一點,一部分人不僅富起來了,而是已經巨富,甚至成為了「壟斷」。很多娛樂圈的明星、政商勾結的政客和企業家,已經引起了群眾的極大不滿,在此情況下,治理娛樂圈和金融圈,可以穩定社會情緒。

類似的情況在中國的明朝就有先例,明中後期很多地區被評為「奢靡」,那些地區的人認為自己「生於極盛之世」,朝廷卻肯定不是這麼看,朝廷看到的是豪強千方百計逃稅成功,並且招搖過市。

結語

西方世界的看法,這似乎更像是文化大革命2.0版本,尤其是《每個人都能感受到,一場深刻的變革正在進行》這篇文章像極了「516通知」,然而中共厲害之處就是,不會重複歷史,每一次都可以總結曾經的錯誤。

中國有中國的情況,每一個國家也有每一個國家自己的情況。中國的改革開放,以及後續的很多政策,都造就了屬於那個時代的富人,很多富人的背後都有自己的秘密。

中國的社會體制——集權制,也讓中國的民眾凡事都喜歡政府出面,如果政府不出面治理一些情況,民眾反倒是有情緒,這與西方文化截然相反。

如今,習近平的共同富裕,與傳統社會的大同社會、毛澤東時代平均主義的大鍋飯不同,他面對的是現代的經濟結構,這種由工業經濟、城市經濟、服務經濟等統合而成的複雜社會結構,是人類在農村經濟結構之後的更高層級的經濟體系,如何融合,如何協調,如何平衡,也不是一個短期就可以做好的事情。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