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點評

墨爾本建築工人大鬧市中心

數千人抗議反對強制接種疫苗及關閉維多利亞州建築業,週二,他們佔領了墨爾本中央商務區、封鎖一條主要高速公路並追趕一輛警車,並發誓要在第三天重返墨爾本CBD。

在沒有明確計劃或領導人的情況下,數千名身穿反光工服、自稱是建築工人的人在市區主要街道上游行,陸續到達位於Elizabeth Street的建築、林業、採礦、海事和能源工會(Construction, Forestry, Mining and Energy Union,簡稱CFMEU)總部、維州議會和Flinders Street車站。

抗議者向警察投擲水瓶、易拉罐和信號彈,同時高呼反對維州州長Daniel Andrews、反對強制接種疫苗和封鎖的口號,防暴警察則向他們發射橡皮子彈和催淚瓦斯。

包括CFMEU、澳大利亞工會理事會(ACTU)和澳大利亞護理和助產士聯合會(ANMF) 在內的工會譴責了抗議活動,並與示威者拉開距離,他們將示威者稱為極右翼極端分子和反免疫者。下午兩點多,抗議人群又走上了Westgate高速,並在車流中繼續行進,還當街攔車堵路。

-不僅如此,據社交媒體圖片顯示,此前抗議方已公開發布了自己的12項訴求,包括:

-州政府的州緊急狀態賦權(emergency state powers)立刻取消

-立刻結束現行封鎖

-立刻取消強制口罩令

-立刻取消強制疫苗接種令

-取消「疫苗護照」

-維州州長Daniel Andrews立刻辭職下台

-維州首席衛生官Bret Sutton立刻辭職下台

-維州警察局首席指揮官Shane Patton同樣立刻辭職下台

-皇家委員會調查政府抗疫作為

-起訴傷害和平抗議者的警官

同路點評:

其實建築工人的訴求可以理解,這個群體是一個特殊的群體,當州長下令關閉工地茶水間的時候,其實已經是要求工地停工的表現了。因為這個群體的工作不像其他辦公室工作,他們的工作環境不適合人吃飯或者休息,唯一可以休息的地方就是茶水間。雖然說暴力遊行影響了大部分其他人的生活,給社會造成了壓力,他們應該選擇另外的方式去表達訴求,但是代表他們的工會這一次似乎沒有聽取他們的想法,這也是為什麼工會成為了他們攻擊的重點。另外,很多不是建築工人的人加入了他們,利用了建築工人去表達自己右翼傾向,政府如何解決這次「戰爭」也是極為棘手。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