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點評

世衛赴華專家組對冠狀病毒起源的發現

近日,世衛赴華專家組成員,新州衛生廳傳染病學專家Dominic Dwyer結束了在武漢的調查,發表了一篇題為《我是世衛赴華專家組的澳籍成員,對於新冠起源問題,這是我們的發現》的記錄文章。該文章講述了他在武漢的調查所見,以及他對病毒起源的判斷。

全文如下:

我是從武漢回來後在悉尼的隔離酒店裡寫就此文的。我作為澳洲代表參加世衛組織在武漢調查冠狀病毒起源。

作為調查任務的一部分我們與2019年12月8日首例新冠病人會面;他已經康復了。

我們見了一名死於新冠留下年幼孩子的醫生的丈夫;我們見了在武漢醫院裡治療早期病例的醫生們,並且了解到在他們和他們的同事身上發生了什麼。

我們見證了新冠對很多個人和社區的影響,他們在疫情很早期間受到影響,當時我們對這個病毒知之甚少,不知道它是如何傳播的,該怎麼治療,又有著怎樣的影響。

我們在中國為期四周的調查中,與中國的科學家,流行病學家和醫生們交談。我們和他們一天開會長達15個小時,所以我們成為同事,甚至朋友。

這讓我們建立起用Zoom或電郵難以建立的尊重和信任。

病毒來自動物,但不一定來自武漢菜市場

這種正式名稱為SARS-CoV-2的病毒於2019年12月在中國武漢首次被發現。隨後,新冠肺炎疫情成為了西班牙流感後最嚴重的大流行病。

我們的調查得出的結論是:病毒最可能來自動物。它可能從蝙蝠身上,在一個未知的地方,通過一種尚未知的中間宿主傳給了人類。

類似的「動物傳人」事件此前就引發過大流行病。在對湖北省以及中國各地野生動物進行抽樣調查後,我們尚未發現新冠病毒的踪跡。

我們參觀了已被關閉的華南海鮮市場,在疫情爆發初期,那裡曾被視作病毒的來源。

有些攤位還寫著出售」馴養」的野生動物產品。這些動物是作為食品出售的,比如竹鼠,麝香和雪貂。有證據表明某些馴養的野生動物可能易感新冠病毒。

而這個市場的部分攤位曾出售野味。但在市場被關閉後,沒有任何動物樣本被查出新冠病毒陽性。

我們還獲悉,最早的174名感染者中有人並未到訪過華南海鮮市場,這其中也包括第一個被確診的男子。

但當我們進行實地考察時,依然發現這個市場很容易發生病毒傳播事件。正常營業時,這裡每天的客流量高達一萬,通風和排水系統都不太好。

基因測序表明,華南海鮮市場內發生過群聚感染事件。但另外一些基因測序則表明,武漢存在未知或未被採樣的傳染鏈。

有媒體在報導中表示,早在武漢疫情爆發之前,新冠病毒便已在多個國家傳播開來,但目前沒有證據能夠證實這種說法。

總的來說,武漢華南海鮮市場是疫情大規模爆發擴散的地點,但不是真正的始發地。因此,我們需要在其他地方尋找病毒的起源。

同路點評:

這篇文章中的「我們」,指的是17名中方專家、10名國際專家以及7名來自其他機構的專家和協助人員,他們一起研究了臨床流行病學(新冠病毒在人際間的傳播) 、分子流行病學(病毒的基因構成)以及動物在病毒傳播中扮演的角色。他們並沒有發現明確的證據,能夠證明新冠疫情在首例確診病患出現之前,早已在武漢市民中傳播開來。在所有針對病毒起源的說法中,實驗室洩漏是政治敏感程度最高的一個,但專家組成員否定了這種結論,他們參觀了武漢病毒研究所,並且與武漢病毒研究所的科學家們進行了交流,常規採集和儲存血液樣本證實,他們的身體內沒有病毒抗體。在此之後,研究人員將在其他地方展開工作,調查新冠病毒是否早已在歐洲等國傳播,例如2019年初。然後,研究人員還將繼續對野生動植物和其他動物進行調查,尋找新冠病毒的踪跡。希望專家們從此次疫情中汲取教訓,改善目前調查大流行病的方式。如果不能發現病毒的起源,就很難讓人們更好的應對病毒,雖然目前澳大利亞的新冠病毒疫苗已經開始注射,但是效果如何還有待驗證。不管病毒來自哪裡,在未來的幾十年內,這場疫情都將給全世界的民眾帶來心理和生理上的負面影響。墨爾本正深陷這種影響,經歷了3次封城之後,期望墨爾本的經濟可以慢慢復甦。

Copyright © 2021 SAMEWAY MAGAZINE

Exit mobile version