同路人語 619

聯邦政府要協助維州人走出困境    周偉文 維州州長安德魯斯在9月6日向仍處於第四階段隔離的墨爾本人提交了「四步路線」的脫困路線圖。大部份墨爾本人都感到失望及沮喪,因為至少在十月26日前,實際上墨爾本仍要宵禁而居民還要困在家中不能與別人接觸。 長期的隔離,不單令人的心情沉重,更令一些人的心理健康出現問題。維州政府提供更多資源,協助有需要者尋找幫助,不過由於在隔離狀態,要提供足夠的輔導也並不容易。而且心理學家及輔導員,要通過視頻來提供輔導,效果自是大打折扣。 由於人被困在家,家庭暴力個案明顯增加,政府也呼籲受家暴者,可以不受宵禁的限制,出外尋求幫助。而且為保護受家暴者,政府也實施把施暴者移離住所的政策。 孩子們由於不能回學校上課,困在家中,說實話網絡教學,勞累的往往是家長。要在家中工作的,不少人在孩子不斷騷擾下工作,不勝其煩。平時要團隊工作的,要花上更多時間和精力去與同事溝通,而彼此誤會的情況亦常碰到。管理者要協調各人工作進度也顯得複雜和困難,不少政府的部門,只能提供基本服務。 最令維州民眾憂心的是在禁足的同時,除了緊急及必要的服務外,零售及不少小企業都停頓了。面對著沒有收入,就算聯邦政府支持了員工的薪水,老闆們都要為籌措租金煩腦。而且這樣的情況,還有一段日子才會完結,再加上就算可以重新營業,會有多少顧客會上街購物吃飯消費,還是不可知。有一部份的企業主,看不到前面有多少復甦的機會,乾脆結束生意,帶來的是失業大軍。 維州政府強調壓抑病毒傳播延長隔離無可厚非,但經濟下滑,亦是明顯不過。要協助維州經濟重新啟動,聯邦政府及維州政長要給維州企業更多支持。兩個政府不應互相指責,或是推搪責任,而是要携手合作,在十月底維州重開後,提供更多資金及優惠支持,協助企業重開及發展。要知道維州經濟產出,佔澳洲的四分之一,維州經濟要是倒下來,澳洲整體也會受到極大影響。 Federal government should help Victorians out Victorian Premier Daniel Andrew offered to…

September 10, 2020

同路人語 618

州長總理不能互相推搪 周偉文 維州護老院發生新冠肺炎感染,暴露了老人護理服務的一個漏洞,就是到底聯邦政府或是州政府,誰要為護老院內發生感染情況負責,及誰要為在院內防疫服務及處理作出安排? 現時澳洲護老院政策是由聯邦政府訂定,提供撥款並且進行監管發牌,但實際營運中,衛生及醫療的安排,卻是在各州政府的管轄之內。一旦在護老院發生了長者受感染,到底是算在護老院的管理不善帳上,要聯邦政府負責?還是由於州政府沒有在護老院中,推行適切的防疫衛生安排,及沒有完善的醫療配套所致,州政府該承擔後果?在維州護老院爆發的感染,總理莫里森與維州州長安德魯斯,互相推卸責任,分別指稱不完全是自己所管治政府的責任。 澳洲政治體制,先有州政府,其後才產生聯邦政府。在各州政府建立時,根本沒有多少長者,更談不上長者護理的需要?長者服務是近數十年來澳洲老人漸多的需求,聯邦政府訂定政策,在稅收中撥款支持,並進行監管。好處是長者在全國各州,不會有不同的待遇,對每一個人都公平,但實際上,聯邦政府卻是有監察卻不一定有完善的管理機制。 現時經營護老院者,定時要向聯邦政府提交報告,滿足所訂定的標準,才能獲得發牌,其實經營並不容易。各屆聯邦政府都設立不同的檢討長者服務的委員會,最近一次由 David Tune 領導的檢討,於2017 年底提交報告書,政策還沒有落實,2018 年十月,又成立了皇家委員會去檢討長者服務的質素及安全。可以說,長者服務確實是千瘡百孔,亟待改善。維州情況,正反映出一旦病毒進到護理院中,原來可以是沒有完整策略來面對。 我們不能容讓政客單單互相推卸責任,聯邦長者護理部長在上議院接受查詢時,竟然無法說出長者受感染而死亡的數目,令人震驚?是表示部長不關心長者受感死亡情況,還是部長無能,無法知悉問題的嚴重性? 每一個長者都有子女及親屬,若長者在護老院中沒有得到足夠的防疫安排,不管這是州或聯邦政府的責任,他們的親人,都會追究責任,從政者是無法推得一乾二淨。我相信現時各州州長及總理一定要在此時,共同承擔責任,不能互相推搪。   Don’t pass the buck Premier and…

August 27, 2020

同路人語 617

澳洲政府責無旁貸 周偉文 你能看到這一篇文章,表示你是《同路人》的忠實讀者。自新冠疫情開始,看到身邊事物的轉變,我相信大家的心情都不好過。不少企業倒閉,很多人失去工作,每一天大家關心的是感染數字及死亡人數。在維州的朋友,更要困在家中,每天提心吊膽,不知明天的數百個感染者中,是否包括自己、家人或好友。日子一長,很多人都會懷疑自己精神健康是否出了問題? 由一月開始,各地華人小企業在疫情影響下都萎縮停頓了。在差不多沒有廣告的情況下,我們堅持出版,因為我們相信社區不能只有社交平台上泛濫的誇張失實訊息,我們需要正面及客觀的消息及評論。特別有關疫症的訊息,我們更有責任去傳播。 我多次向政府反映要加強向少數族裔傳遞疫症訊息,只可惜不少決策者都無法理解少數族裔的實際處境,沒有正視問題。想像一下,維州州長安德魯斯每天都發表超過一小時的新聞發佈會,同時各大媒體都在網絡即時報導及分析,而讀者可以在報章閱讀及在社交平台上轉傳,在極短時間內,訊息就成為人人皆知。這一條資訊發佈鏈卻無法走進少數族裔社區。一些人數較少的族裔,英語能力較低者,根本無法理解主流平台上的訊息,慢慢就跟不上疫情的發展。在社交平台上,傳出的都是別人所理解的部份資訊,而且多是帶著主觀批評責罵,不一定能協助們掌握防疫政策。 華人在澳洲是最大的少數族群,情況也好不了多少。本刊作為媒體,我每天都跟進聽了州長的疫情發佈會,但也沒有資源去制作報導並及時在網上準確發佈,也無法在雜誌中作更詳細分析。在華人社交平台上,常見的是粗制濫造,水平極低,在中國以中學生英語能力翻譯出來,然後以嚇人標題改寫發佈的微訊信息。這些信息往往只是一些誤導人的小道消息,例如「維州警察總部成為播毒源頭」、「肯德基沒有雞供應而停業」等嘩眾取寵的錯誤消息。 我相信澳洲各級政府有責任向少數族裔提供各種語言的訊息,但不可只把訊息存放在政府網頁中就算是盡了責任。試想一下,有多少不懂英語的人能在其中找到這些重要的資訊?政府一定要支持少數族裔媒體,提供足夠的支持,讓它們去扮演著發送準確訊息及推動這些社群更好的參與防疫的角色。   Australian government to be held accountable Raymond Chow       Publisher You are reading…

August 13, 2020

同路人路 615

盼政府能從善如流                       社長    周偉文 過去兩週,維州疫情陷在二次爆發之中。事件起因是由於州政府沒有作好對入境者的隔離酒店管理,再加上聯邦政府沒有向少數族裔作出足夠的有關疫症防預教育,令情況變成一發不可收拾。現時維州疫情仍未受到控制,不過聯邦政府及州政府已不再堅持口罩無用的理論,建議在隔離政策下的維州居民,在公眾地方戴上可重用的布口罩。雖然維州政府沒有立例強制在公眾地方強制佩戴口罩,但最少政府承認戴上口罩有助抗疫。 多個月來,我們提倡「我的口罩保護你,你的口罩保護我」的概念,我們明白澳洲沒有足夠醫療用一次性口罩,因此我們相信可重用口罩更值得推廣。自四月開始,我們推動使用自製可重用口罩,為的是不希望醫療口罩的供應受到影響。 新冠病毒是人類要一起面對的新事物,有科研學者認為病毒已產生了變異,傳播速度加快了。全球爆發個案大幅增加,每一天增加超過  250,000,每一個國家都要謹慎面對,一些疫情受到控制的國家亦不能掉以輕心。 澳洲一直以來算是成功控制疫情的西方國家,明顯是得力於澳洲是一個大海島,容易與外界保持隔離。不過維州政府把關不力,令病毒走進社區,需要負上責任。現時州長安得魯斯強力推動隔離是值得支持,不過他沒有迅速追究哪一個部門要為疫情負上責任,明顯是失職,將會大失民心。一個弄不小心,隨時引發政治危機。 另一方面,聯邦政府沒有做好向少數族裔的疫情教育推廣,忽視了通過少數族裔媒體宣傳的重要性,只官僚地說明已經做了多少功夫,卻不去正視這些功夫的成效,是不負責任的行為。當受到媒體指責時,過去兩三週,不少政府部份首長都向少數族裔發放公關訊息,表明自己部門已作了適當的溝通回應,其實也是虛應故事。 聯邦政府現時該做的,應該是撥出資源,通過少數族裔社區組織及媒體,發放信息。澳洲是多元文化社會,政府不能忽視多元文化媒體的角色,在這緊急時期,向它們只提供少量資源。在疫情肆虐期間,政府要動用社會各民族的社會力量來抗疫,不然整個社會都會受到影響。   The government must act in the interest of the…

July 16, 2020

同路人語 614

少數民族不能被忽視                                         社長  周偉文 墨爾本西北及東南多個地區持續爆發新冠個案,維州首席衛生官Brett Sutton教授指出這些區域都是多元文化社區,少數族裔聚居。有人問為甚麼會在這些社區爆發?到底是否有人要為此負上責任? Brett Sutton認為少數族裔社區,對新冠病毒訊息大多未如主流社會大眾瞭解。有學者指出,少數族裔社群極少從主流英語媒體獲取生活資訊,他們往往從社交通訊、非英語社區區媒體及社區組織中,得到各種生活資訊。為此,Brett Sutton呼籲政府要正視這情況,加強向多元文化社區溝育及傳遞相關訊息。 早在三月,本刊曾向聯邦多元文化部長Alan Tudge提出建議成立多元文化新冠病毒資訊中心,向少數族裔社區組織及媒體,每週發放有關新冠病毒傳播及防禦資訊,特別要支持華人媒體定期出版新冠病毒特輯。可惜當時部長只是重複說政府已把有關資訊翻譯成為不同語言,可供任何人在網上閱讀。五月中部長指令政府官員回覆是意見很好,仍是重複原來的想法,就是我們已在SBS發佈了消息,算是做了應做的功夫。 我認為問題不在於是否翻譯了這些資訊,而是在於如何有效發佈這些資訊。試問有多少人會知道這些資訊的存在?有多少人懂得要在這些英文的網頁中,找到自己語言的資料?這些資料,政府有責任成立專責機制,主動向少數族裔社區及媒體發佈。聯邦政府曾經把一些有關短片加上中文字幕,在Youtube平台發佈,結果是一個月內,大多只有數十次點擊。原因是,沒有宣傳,沒有發佈的渠道,單只是制作這些資訊,根本不會有作用。 五月中,我再向內政部官員反映,六月初收到有關官員回應,意見研究了,但不會改變現時做法。 明顯地,Brett Sutton教授及學者們的意見,表明了多元文化部長及相關官員們,沒有好好處如何向少數族裔傳達及教育預防新冠病毒。今天,州長安德魯斯指責有些人妄顧別人的安全,低估病毒傳播的風險,沒有遵守所訂的隔離措施。是的,這些妄顧別人安全的人,是不負責任,但各級政府,沒有正視向少數族做好傳遞病毒消息的任務,也是事實。我覺得多元文化部長要為此向少數族裔致歉,聯邦政府更要立刻作出回應,不要能坐視少數族裔因此而安全及健康,受到更大的威脅和更高的風險。   Don’t overlook ethnic minority Many…

July 7, 2020

同路人語 613

共渡時艱                 周偉文 北京在過去一周,有超過100個新冠病毒的感染個案,由於是首都重地,中國政府立時作出戒備。中國疫情在三月已受控制,可以說社會正在從解封中恢復過來,這次是零星爆發還是疫症大規模死灰復燃現時還未可知。新冠二次爆發的危機一直是全球國家所擔心,因為一旦一個國家從隔離中開放,人們恢復工作及社會活動,人與人的社交距離就會縮短,病毒能否被成功阻隔,真的要看人民的警覺及能否遵守各衛生防護規則。全世界包括澳洲在內,都在關注北京的情況,因為澳洲也正處於逐步開放階段,如何調整開放速度,北京的情況有很大的參考性。 新冠病毒讓人類見到我們不是萬能,叫人從驕傲中醒悟過來,學習珍惜身處的環境及明白我們無法掌控這世界。在這段時間,我們要學到人不只是獨立的個體,只有重視大眾的安全,我們個人才能受到保護。只要少數人不重視衛生,很多人就可以被感染,生命受到威脅。每一個人不是孤島,而是互為影響,互相牽連。只要有人在看起來不重要的地方掉以輕心,後果可以是很嚴重的。 早前,一個在墨爾本抗議美國黑人被打的遊行,有上萬人的人參加。澳洲政府明確表示反對在這時期舉行遊行,因為可能引發社區感染。自由表達意見是人的權利,但舉行大型遊行卻提高了病毒傳播的風險。結果確實有一些參加者及家人被發現受到感染,還好現時還未有出現社區感染,但值得思想的是,在個人權利與群體利益的平衡之間,要找到合宜的決定,真的並不容易。政府只能呼籲曾參與遊行者,若發現有感染徵狀者,要立刻自我隔離,是沒有辦法中的辦法吧。 聯邦政府現時焦點放在疫後經濟重建,不少人相信要延長Jobkeeper的計劃,令經濟有更大的發展動力。總理表示聯邦政府無法確保每一個職位不受影響,暗示政府會縮減支持經費,令不少人對前景擔心。大量生意倒閉,會令到失業率上升及國民減少消費,極有可能令經濟進一步下滑,澳洲經濟要力保不失,相信並不容易。 面對不明朗的前路,只有神給我們勇氣及信心,去面對這挑戰,也願意我們一起能彼此互勉及支持,共渡時艱。   Walk through hardship          Raymond Chow , Publisher   There has been over…

June 18, 2020

同路人語 612

仍有盼望                          社長   周偉文 那一年,我在香港,還很年輕。見到中國學生面對國家改革開放後,呈現的官倒貪腐現象,執政者漠視社會的不公平,學生們藉著悼念胡耀邦總書記,走上天安門廣場與執政者對峙。那些日子,每天都在留意電視機傳來北京的畫面,要知道國家領導人是否願意聆聽學生的訴求,中國是否能在經濟改革開放後,走上政治的改革,走出數千年的獨裁極權統治,建立重視人民的民主政權。結果是六四鎮壓發生了。 31年過去,中國的失憶治療法讓今天的年青人的腦袋中,六四變成從未發生過的歷史。有位同事,父親當時是學生領袖,31年來從未與女兒談過六四,卻一生受政府打壓,成為社會底層。和我在香港成長的一群好友,今天各散東西,卻仍記得當時這群原想在香港實踐人生夢想的,緊張地商量是否要離開土生土長的香港。 早前有香港朋友傳來一段短片,說政府沒有暴力鎮壓,軍隊開入天安門廣場時,學生已全撤退,她問我這些說法是否真確?她問如何能證明她當時所相信的鎮壓,確實曾經發生過?是的,中國政府從不承認六四時確實發生了暴力,也有不少親歷其境的人,改變了他們的證詞。受害者也無法好像去年在香港發生抗爭的日子,提供大量的影像資料,即時通過智能手機傳遍整個世界。不過可以確定的是當時大批解放軍進入了廣場,不少母親在那天之後失去了孩子,不少人被逮捕,不少人逃離中國。那天之後,中國變得不再一樣,中國人集體失憶。 時間過去,當時六四發生過的事,有一些被證實是誤傳,也有一些被證明是假消息。我們的記憶會真的會變得模糊,但這並不表示沒有暴力發生過,並不表示事件責任變成在要求爭取社會改革的學生身上,更不表示六四從歷史中消失了。經歷過那時代的每一個人,都知道一些事確實發生了。 去年六月到今天,在香港我們見到香港版的六四。在今天,我們也見到美國人爆發了要求政府面對種族歧視的社會抗爭。不過,我們也見到了不同的政府可以有不同的處理方法。 是的,只要社會有不公義,抗爭就會存在,只盼執政者能有勇氣面對,不以萬物為芻狗。人心中只要相信有神存在,就必知道神掌管公義,這是我對將來仍有盼望的原因。     Still a Hope             Mr. Raymond Chow (Publisher…

June 5, 2020

同路人語 611

帶著信心走出疫症陰霾              社長   周偉文   澳洲總理莫里森提出,對新冠病毒源頭及如何影響全球,成立國際調查委員會,雖然中國極力反對,中澳關係變得緊張。不過這主張得到歐盟支持,在世衛周年大會中,由歐盟提出相關議案,得到超過137個國家的認同,通過了決議。中國習近平主席支持世衛可在疫症受控後,作出獨立調查。不過世衛所通過的議案,卻認為調查立時就要開展。最後中國也支持了這決議。 澳洲在人口及經濟影響力上,是一個小國,在世界政治舞台沒有多大的影響力。但在今天全球500萬人受感染、超過300,000人死亡的新冠疫症中,能以持平、溫和但堅持的態度,團結不同立場的國家達致共識,大大提升了莫里森的個人聲望。 事實上,今天澳洲疫情算是受控,開始進入重整國家經濟,社會重新開放的階段,莫里森總理也因此得到絕大部分國民的支持。我相信澳洲在全國同心合力之下,定能在疫症威嚇之中,走出有盼望的將來。 面對龐大的失業及企業面臨倒閉壓力的情況下,聯邦政府的JobSeeker及JobKeeper計劃,給了澳洲國民信心去面對不可知的將來。不少人提出現時聯邦政府要推出一些具前瞻性,又能幫助澳洲經濟發展的基礎建設項目,用以剌激經濟及推動就業。聯邦政府若能在短期間採納一些可行的方案,相信會能帶領澳洲走出疫症的陰霾。 在上週澳洲政府發行債卷,得到投資者熱烈的反應,表明了不少人對澳洲經濟前景的信心。不過,能否把這些信心,轉化成實質的支持,還要看澳洲政府在未來提出的經濟振興計劃。在這計劃中,移民政策會否作出改變,值得我們關注。雖然總理莫里森表示在短期澳洲淨移民會大幅減少,不過相信這會是由留學生及工作假期簽證者的減少而引致,不一定代表澳洲長遠的移民政策會有變化。但剛推行的偏遠地區移民政策,相信會受到影響。 從過往經驗,可以預計,會有一批在城巿居住的失業者,會選擇定居鄉郊,相信會令鄉郊的發展,帶來新的氣象。在可見的將來,剛推行的移民政策是否會有變化,相信還未可知。 無論如何,我相信世界確實是在變化中,我們只要帶著勇氣和信心,在澳洲總有出路。   Faith amid pandemic              Raymond Chow   Publisher…

May 21, 2020

同路人語 610

疫症影響移民生活                                        社長   周偉文 上週五,總理莫里森公佈由於疫症影響,2020-2021年度澳洲淨移民數額,將會大幅減少至2018-19年的水平的85%,估計只會吸納36,000新移民。 三月及四月,澳洲失業人數大幅增加了一百萬。疫疫過去後,經濟是否能在短時間內恢服仍未可知,減少移民數額無疑給予要重新找工作的的澳洲人更大信心,澳洲主流社會一片支持的聲音。雖然有人指出,新移民為澳洲製造了更大的生活需求,創造了更多就業機會,長期大幅減少移民,會降低澳洲經濟增長,可能會令到澳洲陷於長期經濟不振,更不利就業。 總理莫里森表示減少移民數額是短期措施,並不是澳洲長期國策。但明顯的是在未來日子,澳洲要吸納的移民,會與過去20年不一定相同。可以預期的,是投資能創造就業的移民會最受歡迎,能滿足澳洲企業需要的特殊人才,或能在澳洲開展企業的,又或是願意在偏遠地區生活的,會是經濟移民的重點。大學畢業而沒有工作經驗的留學生,要移民成功相信會更困難。 華人過去20年是移民的主要部份。不過由於疫症極可能影響中澳關係,而中國的戰狼式外交政策,更會令澳洲人產生對華人的厭惡感,相信澳洲政府會通過政策,令移民澳洲的華人,進一步投入澳洲主流社會生活。中國現時通過電子社交平台,使澳洲生活的華人,保持與中國極密切的關係。例如從中國來的新移民,可以使用微信,調動中國大筆資金,或是在淘寶進行買賣;卻無法使用澳洲網上付費服務,或是從網站購買生活必需品。這樣的情況,表明了在生活上,不少華人仍是通過在中國受政府嚴格控制並且並不開放的互聯網中生活,在接受資訊上更受到不自知的限制。這樣生活的中國移民,相信不會是澳洲政府最希望吸納的移民。 說到底,入鄉隨俗,移民澳洲就是打算投入這民主及自由的社會,接納這裏的多元文化。帶著這種心情,自是會主動融入本地社區,願意開放自己,與其他澳洲人建立正常的社交關係。當然,由於大家語言及文化不盡相同,不一定是容易。不過,只要大家能努力,相信澳洲仍是一個宜居的國家,是值得所有移民者,建立人生下半場的地方。     Pandemic impacting on immigrants                          Raymond Chow (Publisher) Last Friday…

May 11, 20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