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Gonki 2.0 能否助「公平教育」更進一步?

Gonki 2.0 能否助「公平教育」更進一步?

0

Gonki 2.0 能否助「公平教育」更進一步?

離澳洲總理譚保正式宣佈貢斯基(Gonski) 2.0計劃已過去六週了,澳洲聯邦政府參議院將在本週對這一新的教育撥款計劃進行關鍵性的投票環節。於是,針對譚保在上月提出的貢斯基 2.0 新政的爭議近日又再一次被挑起。譚保在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將改革後的貢斯基 2.0在未來10年內面向澳洲學校額外增加近190億澳元撥款,而對天主教和私立學校的撥款將相對應的消減。譚保表示此次改革將確保撥款「立足於需求、公平且有針對性」,也是致力於能夠將大衛貢斯基(David Gonski)先生的願望變為現實。

 

貢斯基報告 (Gonski Report)的來龍去脈?

貢斯基報告是一份獨立的教育調查報告,當初是由澳前總理茱莉亞吉拉德(Julia Gillard)帶領的工黨政府所發起的,並以澳洲商人大衛貢斯基(David Gonski)命名,由他負責組織領導編寫。報告針對澳洲中小學教育情況作了調查評估,此計劃的目的是為了幫助實現公平教育,為那些需要幫助的學生公平得到政府撥款而做出努力。2010年4月,吉拉德任命貢斯基先生為此報告委員會主席,之後在前總理陸克文總理在任期間,貢斯基先生擔任當時的聯邦教育部部長,繼續主持領導澳洲的教育工作。2011年11月,貢斯基報告的研究結果提交給了聯邦政府,並得到聯邦各州和各領地政府關注。2013年4月,基於貢斯基報告的調查結果和建議,澳洲政府委員會討論一個94億澳元的教育資助計劃,並有吉拉德政府遊說各州政府實施推行。為了資助這項全國教育改革協議,吉拉德政府宣佈消減高等教育資金,當時的高等教育部長克雷格愛默生博士解釋︰「資金計劃的提出,吉拉德總理致力於使每個學校都變得很棒。」 2013年5月,新南威爾士州首先同意簽署此計劃協議,塔州、南澳和澳洲首都領地相繼參與到此計劃中。隨後吉拉德政府開始尋求昆州和維州州政府的支持。但是當2013年聯邦大選過後,托尼艾博特(Tony Abbott)帶領的自由黨將貢斯基報告從政府網站中刪除。

建立貢斯基教育資助計劃的目的是確保所有的孩子能夠享受到公平的教育資源。2014年的貢斯基獨立審查報告中顯示很多孩子由於缺乏資源錯過了享受公平教育的機會。於是貢斯基教育基金就是為了幫助學校減少班級人數從而提高受教育質量;僱傭更多具有專業技能的老師;對殘疾和行為有障礙的學生提供更多的援助和支持;通過額外的培訓提高教師的技能和知識水平等等。

然而近年來,澳洲聯邦政府又把貢斯基計劃重新提出。今年5月份,澳總理譚保正式宣佈了貢斯基2.0計劃,他表示在未來十年,政府將額外抽出186億澳元用來補助全澳所有的學校,比去年公佈的預算還要多。計劃顯示全澳99%以上的學校都可獲得聯邦教育撥款,每位中小學生也都會從中獲得補貼。明年,每位小學生將會享受到10,953澳元的補貼,中學生的補貼金額則為13,764澳元。

然而,每一項新政的提出過程中,一定會存在反對的聲音。面對貢斯基2.0教育資金改革計劃,當然是有人歡喜有人憂,公立學校在此改革計劃中會得到來自政府的充足的資金資助,而天主教學校和私校的撥款很有可能面臨被消減的命運,許多非公立學校可能會受到此次改革的影響。其實,早在2013年貢斯基計劃開始推行期間,澳洲私立學校協會(The independent schools Council of Australia,ISCA)和國家天主教教育委員會(the National Catholic Education Commission)就已對此項計劃提出質疑,認為吉拉德政府並沒有在計劃中對撥款進行公平劃分,天主教學校和私立學校將在新的資金分配模型中佔不利的地位。因此,譚保近期的貢斯基2.0 改革計劃受到天主教教育機構的反對尤為激烈。那麼對天主教學校和私立學校撥款的消減是公平的嗎?他們的反對聲音是否又是空穴來風呢?

再議「公平教育」

根據澳洲憲法規定,澳洲各州和各領地政府負責確保其轄區內的所有學齡兒童都能享受接受教育的權利和資格。在澳洲,各州和各領地政府提供的大多數學校教育資金,並在自己的司法政策下實行,他們決定學校課程的設置,學校的註冊,規範和管理學校的政府學校,向公立和私立學校提供政府的服務。政府學校大部分的資金補助來自於各州和各領地政府,而澳洲聯邦政府只提供資金補充。天主教學校和私立學校獲得的公共資金主要來自於聯邦政府,而各州和各領地政府提供補充資金。同時,聯邦制定的標準規定,私立學校得到的總公共資金不得高於公立學校總資金的60%。

去年9月,由《悉尼晨鋒報》和《澳洲人報》報道,澳洲聯邦教育部有證據顯示,2014年在全國範圍內,有超過150所私立學校接受的政府財政撥款高於學校資源分配標準(Schooling Resourcing Standard, SRS)。SRS是根據需求來衡量學校應得財政撥款額度的標準,包括針對弱勢群體學生的額外補貼等。對此數據的結果,教育部長伯明罕 (Simon Birmingham)表示一些學校獲得的教育撥款太多,在2018年開始的新教育資金分配協定下,可能需要凍結這類學校的撥款。一部分精英私校接受著充足的教育撥款,而另一部分普通公校仍有教育撥款嚴重不足的問題。一直以來,維州和新州公校與天主教教會學校都面臨著撥款不足的問題。維州有40所學校接受的財政撥款高於SRS標準,新州有73所私立學校收到的教育撥款超出這個分配標準,而新州每一所公立學校的撥款則都低於分配標準。一些人也呼籲聯邦政府公平的看待教育資源分配。由此看來,澳洲教育資源分配模式和現行的教育財政補貼體系的漏洞的確存在,教育不公平問題也是事實。

按照憲法,澳洲所有的私立學校均享有政府的公共財政撥款,其中大部分來自澳聯邦政府,少部分來自州政府的財政補助。私立學校不僅可以獲得用於支付教師工資等的經常性補助(recurrent funding),還可以獲得政府發放的用於學校建築和設施改善的基金補助(capital funding)。然而,這些私校一邊獲得政府超額撥款,一邊學費仍不斷上漲,部分私校收費標準每年可上漲10%。悉尼的羅馬天主教會女校Monte Sant’ Angelo Mercy College,年學費近20,000澳元,教育撥款超標277%。維州的Geelong Grammar學費可以算是維州最貴的,其 12年級學生收取38,460澳元,個別私校更是以每年學費上漲4%左右的速度飆升。據一項研究表明,很多私立學校將公共財政撥款用於改善學校設施,而非減免學費。所以,即便政府政策規定公立學校可以獲得的補助高於私立學校,收高昂學費的私立學校也從政府那裡得到的補貼數額也是很大的。

目前約有60%的澳洲中學生就讀於公立學校,私立學校學生人數增多造成了教育分化,使教育體系失去公平。私立學校的校園環境、教學設備和師資力量上的條件都比公立學校優越,但昂貴的學費令很多家庭無力支付孩子上私立學校。澳洲教育研究委員會發佈的報告顯示,各學校之間的差距說明澳洲教育資源配置不均,制約了國家整體教育水準提高。公立學校的校園環境、教學設備和師資力量都明顯落後於私立學校,但私立學校高昂的學費令很多普通家庭望而卻步。私立學校和公立學校在教育資源配置上的種種差異也隱隱約約把澳洲社會的貧富差距慢慢拉大。想想如果有一天子女能不能進精英的私校學習成為他們進入頂尖大學的先決條件,那麼缺失的教育公平真的可能會使澳洲的社會階層分化更加嚴重。

由此看來,貢斯基2.0教育改革的確會幫助公校獲得充足的教育撥款和資助,這樣有利於促進澳洲教育的公平性,有效緩解長久以來不能得到管理的教育資源配置不公問題和未來的澳洲社會階層分化問題。貢斯基2.0 的推行可能在一定程度上是幫助澳洲人們實現了「公平教育」夢想。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