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澳洲議會雙重國籍風波一發不可收拾

澳洲議會雙重國籍風波一發不可收拾

0

澳洲議會雙重國籍風波一發不可收拾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上來源

最近,澳洲議會掀起一場戲劇性的雙重國籍風波。7月初,澳洲綠黨參議員盧蘭(Scott Ludlam)發現自己有紐西蘭國籍後辭職。幾天後,該黨參議員華特絲(Larissa Waters)發現自己持有加拿大國籍後,也宣佈辭職。這是綠黨在一周內有二名參議員因持雙重國籍辭職。25日晚,澳洲聯邦資源部長、參議員卡納萬(Matt Canavan)因持有雙重國籍而被迫辭去內閣職務。根據憲法第44章,雙重國籍者不符合參選國會的資格。雙重國籍風波一直發酵,另一維州自由黨議員班克斯(Julia Banks)懷疑持有希臘雙重國籍,28日自由黨發聲明表示已諮詢希臘領事館確認班克斯沒有希臘國籍。可是,雙重國籍問題已纏繞國會一個月,具體怎樣才算擁有雙重國籍,在憲法中也是模稜兩可。

雙重國籍風波始末

根據現時新聞,已知有2名參議員和1名聯邦部長公開承認擁有雙重國籍。綠黨副領袖、參議員盧蘭14日在社交網站的聲明稱,自己在紐西蘭北柏馬士頓(Palmerston North)出生,3歲時一家移居澳洲,8歲多時獲得居留權,然後在十幾歲時入籍。當他得悉他有可能還保留紐西蘭國籍時,他立即向紐西蘭政府查核才發現自己確實屬雙重國籍,之後他在沒有任何法律協助下宣佈辭去其代表西澳的參議員席位及綠黨副領袖職位。

18日,綠黨聯合副主席華特絲,因同樣問題宣佈辭職。她對記者說其澳洲父母在加拿大誕下她,並在她11個月大時帶回澳洲,她從此再未踏足加拿大。她表示,一直以為要在21歲時選擇成為加拿大人,才會有該國國籍,但後來證實自己因在加拿大出世而持有雙重國籍。華特絲向記者說:「我以為我還是嬰兒時,已歸化為澳洲人──只是澳洲人。我很傷心地發現,事實上,就在我出世後一個星期,(加拿大當局)修改了法例,我需要主動申請才能放棄加拿大國籍。」她就自己的「誠實錯誤」和疏忽道歉,「檢查(國籍問題)是候選人的責任,而我沒有應份地仔細檢查。完全是我自己的錯誤。」

第三位就雙重國籍問題辭職的人是聯邦資源部長卡納萬。25日晚,他聲稱原他的母親在看到兩名黨參議員辭職後告訴他,之前曾在他不知情的情況下,他申請了意大利國籍。卡納萬對傅媒說,他從未去過意大利,不會辭去參議員職務,而是決定向高等法院申訴,由法庭裁決他是否有資格繼續擔任參議員。卡納萬和他的母親都在澳洲出生,但他的祖父母都是意大利人,所以他的母親可以隨時申請意大利國籍,「上週之前我從未懷疑過我可能是一位意大利公民。在2006年,我母親向意大利駐布里斯班領館申請成為一名意大利公民。之後,她也為我遞了個申請,那年我才25歲。」他是澳洲兩周內第三名因國籍問題而請辭的政客。

第四位卷入風波

在雙重國籍風波帶動下,維州自由黨議員班克斯被爆疑似擁有希臘國籍,她的國會資格岌岌可危。28日,自由黨發言人向ABC媒體表示他們已向希臘大使館確認,根據記錄,班克斯並沒有註冊為希臘公民,也沒有資格作為希臘公民。

和很多澳洲人一樣,她出生於移民家庭。她的父親出生於希臘,他在班克斯出生前成為澳洲公民,而她的媽媽也是出生在澳洲。 她認為她從未持有希臘公民身份,她相信自己是出生在澳洲的公民,她父母是澳洲公民的父母。

班克斯疑似的雙重國籍身份為自由黨帶來危機。她是自由黨在2016年選舉中勝利的關鍵人物之一。班克斯當年以51.2%的得票率贏下Chisholm選區 ,這是自由黨從工黨手中奪下的唯一一個議席,而這成為譚保政府在眾議院僅以這一席之差佔多數。拿下Chisholm被視為自由黨選舉中的重大勝利,為什麼Chisholm如此重要呢?Chisholm位於維州東郊,而東郊地區是一個多元文化的區域,比如希臘人聚居的Oakleigh、中國人聚居的Box Hill、Clayton、Mount Waverley 、Burwood等等。如果班克斯不符合參選國會的資格,並進行補選,工黨將有望重奪席位,這也意味著譚保政府在眾議院150位議席中只拿下75席,並要依靠中立議員(包括許多獨立議員)才能繼續執政。

憲法第44章

根據憲法第44章(i),如果承認效忠,服從,遵守任何外國勢力,或享有別國公民的特權,那麼他們將不能被選舉為澳洲的參議員或眾議員(is under any acknowledgment of allegiance, obedience, or adherence to a foreign power, or is a subject or a citizen or entitled to the rights or privileges of a subject or a citizen of a foreign power)。為了符合憲法規定,雙重國籍持有者必須主動申請放棄另一國的公民權利。

憲法第44章白紙黑字列明擁有雙重國籍的人不能參選國會。規定目的在於確保國會議員對澳洲絕對忠誠,不會服從於任何外國政府勢力。但是其中有點曖昧不清是「entitled」一詞,從內容看這解釋為有權獲得某一主體或外國公民的權利,但何以定義為有權獲得一個國家的權利呢?以班克斯為例,她是希臘的後裔,這是否代表了她有權獲得希臘公民資格呢?

查證希臘大使館官網內聲明,「如果父母有一方是希臘籍,個人在出生時即獲得希臘公民身份,即使父母沒有行使他/她的公民權力。(A person acquires Greek nationality at the time of birth, if he/she is born to a parent of Greek nationality)」但它同時又表明,「希臘公民是在希臘公和國市府有正式登記在冊的個人。(A Greek citizen is a person who is duly registered in the Records of a Municipality of the Hellenic Republic)」

28日,班克斯被媒體問到她是否已經正式放棄希臘公民身份的權益時,她並沒有回答。也即是說,班克斯沒有主動申請放棄另一希臘的公民權利,她只是選擇知情不報。而根據傳媒了解,班克斯至少有一名兄弟姐妹是希臘公民。那麼事情很明顯, 誠如班克斯所說,她父母是在擁有澳洲國籍下生了她,按情理沒錯她是澳洲人,她極力否認入籍希臘這一點也是沒法辯駁。不過,同樣在澳洲出生的班克斯的兄弟姐妹為什麼有希臘公民身分?是否意味著只要是班克斯申請,她同樣也可以獲得呢?值得留意雖然班克斯沒有取得希臘國籍,不能排除她有權利申請。在這裡她只是選擇不去申請希臘國籍,她是有足夠資格成為希臘公民,換言之她有權利作為一名希臘人申請國籍。

堪培拉的希臘大使館發言人證實,從血統來講,班克斯一出生即獲得希臘公民身份, 但這種身份需要「被激活」,即是上述說要公民登記在冊。班克斯顯然是沒有註冊,因上面提及自由黨向希臘大使館確認,班克斯沒有註冊為希臘公民。可是根據大使館聲明,她現在享有希臘公民的權益,按憲法第44章她沒有當選的資格,班克斯要採取任何合理的措施放棄其他國家的公民權益。 但從樣樣跡象看,班克斯至截稿前仍沒有公開放棄了她被授予的這些權益。

憲法教授圖米(Anne Twomey)稱,高級法院並未處理過類似公民身份潛在權益的問題,所以目前仍在討論當中。她說「如果這種公民權益是因為祖籍而非出生自動獲得,如果需要採取行動使公民身份生效,比如進行申請或登記,那如果沒有做這個動作,根據憲法第44條,我懷疑這就不存在’不合格’一說。」

憲法第44章改革可行性

雙重國籍問題弄到滿城風雨,外界針對第44章提出了諸多質疑,要求進行憲法改革。精通國籍法、在澳洲國立大學任教的魯本斯坦教授(Kim Rubenstein)認為憲法第44章需要進行改革,因為澳洲是個擁有多元文化性質的社會,也是個代議制民主(representative democracy)的社會。許多澳洲公民都出生於海外,其中包括23名現任國會議員。他們或許對自己的雙重國籍身份並不知情。然而憲法改革的前提是全民公投,這並不是什麼容易的事情。

放眼世界上其他國家對雙重國籍的選舉規定也十分類似。據BBC整理,雙重國籍持有者同樣不能在亞美尼亞,埃及和菲律賓參選。以色列國會議員宣誓就職前必須放棄別國公民身份。新西蘭的立法者更新別國護照時可能就此失去職位。而美國則是只有在本土出生的公民才可以成為總統或者副總統。

結語

從常理角度,班克斯不存在雙重國籍問題,畢竟她沒有行使自己希臘公民的權利去登記入籍;但從法律層面上,她的確犯了「享有別國公民的特權(entitle)」這項條款。以綠黨為起點,席捲整個議會的雙重國籍一時之間不會平息,法律中含糊不清的地方,最終還要等待高等法院的判決。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