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新冠狀病毒反思 - 周偉文 / 每週話題 / 2019 冠狀病毒病 (武漢肺炎) 反思 8

2019 冠狀病毒病 (武漢肺炎) 反思 8

0

「澳奸」終於出現了                                                     文 : 周偉文

上一期我提到澳洲只會有「澳奸」,想不到上週澳洲社會就聲討Andrew Forrest這位曾為2008年澳洲首富,過去十多年都在澳洲富人榜首十名,並且已把自己財富大部份捐獻作慈善用途的礦業大享,稱他為「叛國者」。原因也是因為在新冠病毒疫情上,Andrew明顯地站在協助中國在澳洲宣傳在面對疫症時,中國的偉大及成功。本期我們有專題探討Andrew Forrest這事件。

Andrew Forrest擁有鉅大財富,他不需要作任何事去爭取名與利,也不需要討好中國,他自己上週五發表聲明,表示自己是按澳洲政府的邀請,運用他與中國的友好關係,為澳洲的疫情,爭取最多的緊急醫療物資。在成功爭取一千萬套測試劑後,他認為向中國政府表示感謝及友好,是合情合理的事。在上週三的新聞發佈會上,Andrew Forrest要求邀請龍舟總領事出席及發言,其實沒有甚麼問題,而且他認為衛生部長Greg Hunt在現場也同意了這樣的安排。出問題的,倒是在當天數小時之前,在坎培拉的中國成繼業大使來勢洶洶的批評總理莫里森就疫情如何從中國傳開,要求有獨立的調查,向澳洲作出威嚇。把這兩件事放在一起,就顯出極大反差,令人覺得中國竟然可以影響澳洲,到如斯程度。就是在公開威嚇澳洲後,仍要在澳洲政府主場,為自己臉上貼金。

 

Andrew Forrest得到莫里森的支持

從商者自是要結交四方友好,沒有理由得罪自己的合作夥伴,所以成功商人大多會放下與別人的分歧,求同存異。除了在兩國開戰,或是形勢極度緊張之下,商人才會讓愛國情懷,影響自己的商業行為。Andrew Forrest這次購入的千萬試劑,其實是代澳洲政府出面購買,並沒有從中取利,顯見其愛國情懷,其實是應該被表揚的。因為澳洲有了這些試劑,就能大幅擴大測試,對防止病毒擴散,絕對有極大幫助。總理莫里森,對Andrew這行為予以極大肯定,只不過提出他不要被牽連進外交爭議之中,可以說是持平的反應。

那麼這事件所反映的問題到底是甚麼呢?我相信事件的核心,其實是為甚麼澳洲政府要通過Andrew Forrest 才能去購買,並且購得這些試劑?是的,美國、英國等先進國家都是自行研發及生產病毒的測試,澳大利亞本身也有生產試劑,只是量產不大。全球最大的試劑生產商是中國,澳洲與其它國家都通過其聯繫去搶購這些試劑。中國BGI把一千萬個試劑先售給Andrew Forrest然後轉售給澳洲政府,表明了中國並不是從價格上考慮售賣給誰,而是要澳洲政府知道與中國關係好的商人,才能得到優待。

 

真的是在商言商嗎?

在總理莫里森提出要求獨立調查後,中國仍賣試劑給澳洲,當然是在商言商,賺了澳洲的錢。不過中國並不直接出售給澳洲的入口商,而要通過自己的朋友Andrew Forrest(他並不是從

事病理檢測行業的),就已經是一個政治行為。把商業政治化,一直以來是中國的習慣,只不過在疫症肆虐時,中國正通過這一手段,向全世界展現她的強大及力量。

表面上看,中國是成功了。在澳洲政府的新聞發佈會上,竟然可以讓剛「討伐」了澳洲的中國政府代表,發言表示中國的偉大。中國人民自是喜出望外,不過在澳洲人看來,這卻又是挑動了澳洲人的反感。付了高昂的價錢,購買抗疫的必需品,質量還未可知(因為不少送到美國及歐洲的試劑,被視為質量出了問題而要退回),還要在不情願下公開感謝。對於澳洲人來說,只能罵Andrew Forrest是澳奸,可發洩一下不忿,不過內心卻建立了對華人的憎恨、對中國的厭惡。對中國來說,是得是失,仍未可知。

把商業與政治混在一起,是避免不了的事。不過在Covid-19這劃時代的疫症下,中國備受全世界國家所敵視,仍要政治行先,只會進一步破壞將來與各國的合作關係。現時可以肯定的,是在疫症之後,「去中國化」將是不少已發展國家不言而喻的政策。在這情況發生時,相信中國的發展也會受到影響。

 

華人自保之策

二百多年來,由廣東華僑到東南亞定居生活閞始,華人在不少國家都具備極大的經濟影響力。在印尼,華人只佔人口的極少數,卻掌握著印尼的經濟命脈,因此在印尼排華時常發生。越南在八十年代,把大量華人趕到海上,也是因為華人沒有融入社會,卻主宰著越南的財富。在馬來西亞,政府在施政時,強逼華人與馬來人共享龐大的經濟收益,暫時尚能維持社會和平。不過隨著中國逐漸強大,不少國家開始視中國為威脅,而這些國家大多把華人與中國人等同,可以預計在不同國家華人備受壓力。

澳洲推行多元文化,種族歧視自是不能容忍。華人要提高警覺,不可以忽視由個別的排華行動引發的全面歧視行為。納粹時代希特勒把對猶太人的歧視,發展到全面逼害,就表明我們不能對任何歧視行為加以容忍。在墨爾本,在Knoxfield有華人住所車房多次被人寫上歧視語句,若社會不加以譴責,就很容易變本加厲,一發不可收拾。

不過華人自己也要自省,我們是否只是堅持不受歧視的權利,而沒有細想如何令到社區中,可以減少歧視華人的行為。在疫症期間,我們可以主動關心社區,與其他澳洲人一起擴疫。要是我們只是有寄居者的心態,是很難與其他人建立互相尊重及合作,更不容易產生自己是澳洲人的身份認同。

對不少第一代的華人移民來說,語言障礙及缺少本地聯繫,讓他們會自成一個小社群,這是很難避免的事。不過長期無法融入社會,卻會令我們與在這裏成長的下一代產生隔膜。想像一下你的子女,他的朋友同學全是澳洲長大,他們對澳洲社會、價值觀及認同感遠超自己的父母。第一代移民無非是打算在澳洲建立一個新的家庭,盼望兒女在這民主自由國度長大,要是我們因為心繫祖國,而引來社會排斥華人,更可能令到下一代受到歧視,實屬不智。

 

澳洲多元文化之路

還好的是澳洲因為移民來自四方八面,因此也是全球最多民族聚居一起的國家之一。華人與其他少數民族連在一起,就有與主流社會討價還價的能力。是的,我們來自不同地方,是少數族裔,但合在一起,我們就建構了多元文化的澳洲。

若我們長期把自己看成為華人,而不把自己首先看成為澳洲人,其實是在傷害我們自己及下一代。自這些日子,我在本刊中寫到疫情引起世界排華現象,就有一些人來信責罵,甚至是恐嚇。有人來信寫上「狗口」二字,其實是帶有威脅性。在澳洲罵人是「漢奸」的人,很可能是以為澳洲是中國一個省。帶著這些思想的華人,他們可能真的要思考一下,自己走的是一條怎樣的移民路?他們希望下一代,是生活在一個怎樣的澳洲。

在中國,常有人說「反美是工作,移民美國是生活」。對西方社會,不少人趨之若騖,因為嚮往自由、民主、人權及高質素的生活,卻同時又要求自己保有像中國的特權身份,可以超越法治及人人平等。

澳洲多元文化社會,建基於各民族互相尊重及平等機會,而不是華人獨領風騷,把一切最好的看成為只是我們獨享。

 

避免中國陷阱

無疑新冠疫症,全世界各國都受到鉅大創傷,中國藉此亦向全世界展她的威權管治,與美國爭一日之長短。澳洲自是小國,只能在大國之間尋找自己的生存之道。華人作為少數民族,要小心不要把自己成為政治角力的犧牲品。

不管中國如何在世界中強大,我們還不是每一天生活在這土地上的澳洲人嗎?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1A Walkers Road,
Nunawading,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