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香港立法會大亂 政治的道德底線何在?

香港立法會大亂 政治的道德底線何在?

0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絡

最近香港立法會出現大亂局,引來社會熱論的就是就一地兩檢表決的風波。11月2日,香港立法會會議預期會表決一地兩檢無約束力議案,但民主派議員朱凱廸運用議事規則88(1)條,討論要求公眾及新聞界離場,以拖延議會辯論,惹來公眾批評和爭議。記協和新聞行政人員協會都對此做法表示遺憾,認為他剝奪了公眾的知情權,建制泛議員直斥民主派議員為求拉布已經失去理智。

更荒謬的是,其後多名民主派議員包圍被立法會主席梁君彥逐離會議廳的民主黨許智峯,阻止保安接近,民建聯葛珮帆、工聯會麥美娟、陸頌雄、何君堯等建制派議員,更指他們的行為涉嫌違反《立法會(權力及特權)條例》,要求警方介入調查。將議事堂的爭拗提升至刑事罪行層面,令人震撼。

原本是商討議案、解決問題的立法會,變成了無休止的政治紛爭和角力,香港到底要如何走出亂局?

各界回應

政府及建制人士方面,律政司司長袁國強對議員(朱凱迪)濫用程序感到失望和遺憾,政務司司長張建宗更質疑朱凱迪剝削公眾知情權,認為需要修改議事規則,呼籲全港市民予以高度譴責;經民聯主席盧偉國、副主席林健鋒、民建聯葛珮帆及財委會主席陳健波等人均批評有關動議;新聞行政人員協會更發聲明指,議員要竭力爭取政府和立法會在公開及透明的情況下進行,認為朱凱迪的動議嚴重破壞香港的核心價值。

至於關於建制報警一事,泛民主派形容類似情况以往都曾出現,認為建制派議員今次去報警是無聊、可笑。公民黨法律界議員郭榮鏗表示,香港奉行三權分立,立法會事務不應受司法和行政部門干預,稱這是特權法背後的意義,「如果本身是可以用立法會議事規則處理的事務,叫行政或者司法機關干擾,是濫用條例」。行會成員、資深大律師湯家驊個人認為議會中有不同表達方式正常,對提升到報警、刑事層次感詫異,表示極不願見兩個政治陣營更兩極化。立法會前議員、公民黨主席梁家傑說,條例原意是為捍衛立法會的議事空間,批評建制派議員引用條例,是「大開中門邀請對立法會事務虎視眈眈的行政機關,透過警方插手立法會」。

乍看之下,大部分的回應基本上對方陣營的批評和指責,不過我們仍是可以看到一些比較客觀的說法,可以看見不管是朱凱迪動用議事規則,抑或建制派的報警行為,均教人非議。

民主派陷入困局

早前,泛民主派有六名議員因宣誓被判無效而遭取消議員資格,非建制派在地區直選減至14席,比建制派的16席少,在補選舉行之前,非建制派失去分組否決權,難以影響重大議案的決定。在新的勢力分布下,建制派同時主導功能組別和地區直選,修改《議事規則》解決「拉布」問題的機會也大增。緊接著,律政司覆核13名反東北示威者衝擊立法會案,上訴得直,13名社運份子被判入獄,然後,雙學三子因2014年衝擊公民廣場案被改判入獄,此等事件都令民主氣氛一片低迷。

就在這個時候,立法會修改《議事規則》攻防戰也陷入泥漿摔角,建制派趁非建制派六名議員被DQ的「黃金機會」向議事規則委員會提出多項修訂堵截拉布,民主派則「以牙還牙」提出30多項修訂反擊,但在非建制派失守分組點票否決權之際,有關戰術只作拉布之用,最終料難以獲得通過,相信目的只是為了拖延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的步伐。


朱凱迪回應自己動議《議事規則》88(1)時,也表示感到難過,表達以此來「拉布」除了是為拖延一地兩檢議案,更希望藉此喚醒更多人關注議會抗爭中的另一條戰線,抗衡建制派修改《議事規則》,以及已被諸多修改的財委會會議程序。他指出其本意並非趕記者離開,而且這個動議對言論自由、新聞自由造成的傷害,也許是象徵意義大於實際效果,因動議最終必不會通過。

模糊化道德底線

朱凱迪強調泛民是在別無選擇之下作出這樣的決定,只是應對政府「一地兩檢」議案的策略,希望「捍衛社會利益」。民主派向來強調捍衛社會核心價值,然而《議事規則》條文是對新聞自由和公眾知情權的傷害, 以損害核心價值來捍衛社會利益,豈不諷刺?即使背後目標多麼偉大,也斷不是合理化手段的藉口。

我們明白民主派局勢的惡劣、氣氛的低迷,當然是非常令人可惜,正因如此,我們更希望他們能堅守原則,以及有一條道德的底線。正如上年梁頌恆及游蕙禎在立法會宣誓時,把「China」讀成「支那」被公眾指斥是辱華言論,有一些標準是不言自明的。再說,民主派經常批評建制派無恥,長期站於道德高地,捍衛公平公義,今次卻用如此低劣的手法,只叫人難以信服。更何況,現時不少人對拉布討厭,對佔中存有非議,別忘記香港大多數人都是沉默的中間派,他們游離在政治之外,可謂是政治冷感,民主派現今此舉非但沒能吸納更多選民,反而嚇走了中間人士。要知道,任何民主的鬥爭如果離開的群眾都不會成功的。

另一方面,建制派報警之舉讓事件演化為一場鬧劇,市民看在眼中啼笑皆非。原來立法會連小紛爭都解決不了,淪為要用小朋友吵架要向老師告發的低級手段。明顯地,這不是希望解決問題的方法,胡亂動用警權,讓人擔心會衝擊議會自主的核心價值,同樣破壞道德底線。而且,這種手段極為愚昧,可謂是幫助民主派轉移了輿論的焦點,本來,人們的焦點落在朱凱迪的動議,如今卻轉移到建制派的手法上,公眾由對朱凱迪的非議轉到對建制派的非議,使本來立於不敗之地的建制派,招來衝擊議會自主的指責,可謂自找麻煩。

結語

民主派和建制派的做法讓人對香港的政治感到失望,或許政客可以為了達到政治目的而大玩政治遊戲,就如朱凱迪所言,他們沒有真正對新聞自由造成傷害,因為他們「預計」了這個動議不會通過,但即使說得多堂而皇之,都要面對事實是,你真的越界了,而且被大眾(特別是反對者)捉到痛腳了,這將會立下一個壞例子,日後隨時給人拿出來鞭屍。而林鄭月娥領導的新政府一路打壓泛民主派及社運份子,沒有化解兩邊陣營的衝突,容讓立法會一亂再亂,喪失情理道德,這是更叫香港人憂心的。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