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雙重國籍副總理的辭職是否意味著修改憲法的時刻來臨?

雙重國籍副總理的辭職是否意味著修改憲法的時刻來臨?

0

由於澳大利亞副總理喬伊斯(Barnaby Joyce)擁有雙重國籍,澳高等法院判決,此前的選舉是「錯誤的」,副總理資格無效。

其實,早先,喬伊斯就在國會上表示自己很可能是新西蘭公民,擁有雙重國籍,於是,為了澄清自己,他要求政府把事情交給高等法院處理,並等待裁決。此前,兩名綠黨參議員盧德蘭和沃特斯已經因為同樣的原因被迫辭職。而資源部長卡納萬也辭去了部長一職。

喬伊斯其人

喬伊斯是澳洲國家黨領袖,他是特恩布爾保守黨聯盟政府的成員。他於2005年進入參議院,擔任八年參議員後,從2013年起擔任澳洲眾議院議員。

喬伊斯以直率言詞著稱,他曾在好萊塢知名演員約翰尼·德普和妻子安柏赫德涉嫌非法將兩隻愛犬帶入澳洲境內的事件中發聲,並在反駁澳洲國慶日批評者的事件中引起國際媒體注意。

喬伊斯於1967年出生於澳洲新南威爾士州的塔姆沃思,母親是澳大利亞人。他的父親出生於新西蘭,但在1947年作為「英國臣民」移民澳洲。無論是他的父母還是他本人,都從來沒有為他申請過新西蘭國藉。

但是,根據1948年新西蘭公民法案,父母雙方任何一人出生在新西蘭,他們的孩子自動獲得新西蘭國藉,喬伊斯也是因為詞條法案「擁有」了新西蘭國籍,雖然他本人從來沒有使用過自己的新西蘭國籍。

澳洲憲法規定

澳洲憲法第44條(取消資格)規定,「承認過忠誠於、服從於或依附於外國,或承認自己為外國的臣民或公民,或享受外國臣民或公民權利或特權的人,或是外國公民」,「不得作為參議員或眾議員當選,或作為參議員或眾議員出席議會」。這條規定被解釋為,擁有雙重國籍的人或效力於外國勢力的人不得競選議員。

本次事件的影響

關於喬伊斯的國籍問題一度引起了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外交危機。特恩布爾曾在政府會議中指責澳大利亞工黨和新西蘭工黨「密謀」,威脅喬伊斯的副總理位置,破壞澳大利亞政府。外交部長畢曉普也同時指責,澳大利亞工黨利用新西蘭工黨,這一做法非常不道德。而當時新西蘭正面臨大選,若新西蘭工黨贏得大選,澳大利亞政府將很難建立起對新西蘭新政府的新人。這一言論令澳大利亞和新西蘭的關係陷入了極大的風險之中。

因為喬伊斯關鍵的政治地位,他的國籍問題,也引起了澳大利亞政壇的激烈角力。在因為雙重國籍問題失去議員席位的綠黨和工黨都曾要求喬伊斯辭職,而自由黨和工黨互相不斷地拋炸彈,要求對方把自己的議員的國籍身份,交由最高法院驗證裁決,似乎無論是執政黨還是在野黨,心思都已經不在國政了,而是不斷地糾結於對方和本方議員的國籍問題。就像特恩布爾自己說的一樣,「大約有一半澳大利亞公民的父母都在海外出生,許多國家對國籍的法律規定是通過父母血統,而不是出生地認定;所以,可能有數百萬澳大利亞人,都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擁有雙重國籍。」如此再糾結下去,很可能雙方都損失慘重。

喬伊斯所佔據的這個眾院議席可謂「牽一發而動全身」,因為由自由黨和國家黨組成的執政聯盟僅靠一個議席的優勢,佔據著眾議院多數席位,從而執政。這也是為什麼工黨這麼猛攻喬伊斯的原因,並且,他們表示將一一挑戰喬伊斯先前做出的政策決定。現在,隨著裁決結果的出爐,意味著喬伊斯所代表的新南威爾士州新英格蘭選取將於12月2日進行補選。由於喬伊斯已經宣布放棄​​新西蘭國籍,他有權參加補選,並且,由於他的地位和影響力,他在補選中的勝算非常大。然而,一旦喬伊斯補選失敗,少數派政府將依靠3名獨立議員的支持,從而推動議案獲批或躲過不信任投票。至少兩名獨立議員已經表態支持執政聯盟。

修改憲法?

在這一事件中,有兩人的言論值得關注,其一是澳大利亞總理特恩布爾稱:「大約有一半澳大利亞公民的父母都在海外出生,許多國家對國籍的法律規定是通過父母血統,而不是出生地認定;所以,可能有數百萬澳大利亞人,都會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擁有雙重國籍。」第二位是澳大利亞新南威爾士大學法律系主任威廉姆斯(George Williams)表示,由於澳大利亞議員的身份、背景不斷多元化,國籍問題的波及範圍將會非常廣,議會內甚至可能有40%的人都不合規定。他認為,澳大利亞應該採用更與時俱進的規定,而不是100年前的法律。數據顯示,大約有四分之一的澳大利亞公民都出生在海外。

在如今這個全球化的時代,這份一個世紀之前便起草的憲法是否仍具有其時效性就非常有待商榷了。澳大利亞憲法成文於1901年,的確,相比較100多年前,澳大利亞發生了翻天覆地的變化,從一個來自英國單一居民的土地,滿滿發展為吸收大量歐洲移民,再到後來的開放,今天,在澳大利亞的土地上擁有來自不同地區、不同種族、不同膚色的各族人民。在很多國家認定本國公民是鑑於父母血統的情況下,很多人在不知情的情況下,擁有雙重國籍。

在如今的情況下,仍然使用1901年的憲法條文,已經影響了澳大利亞的發展,就像威廉姆斯所說,對憲法進行修訂已經是共識,議會也已經對此進行研究,但並沒有拿出實際行動,「現在,他們已經付出了代價。」然而,憲法如果要進行修訂,則需要進行全民公投。最近一次憲法修訂還要追溯至1977年。

結語

今天的澳大利亞與1901年各殖民政府達成協議組成聯邦政府時早已不同,今天的澳大利亞是多元文化的移民國家,整個國家的發展都收益於移民,仍然使用當時狀況下的憲法,的確限制了澳大利亞的發展。澳大利亞需要保持的是長久以來形成的價值觀,而法律條文需要與時俱進,所以,即便,每個人都知道修改憲法很難,但是,我們希望它終將被推進。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