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RejoiceOnAir 專業聲譯 / 每週話題 / 鍾萬學因褻瀆可蘭經入獄——— 印尼開始倒退了嗎?

鍾萬學因褻瀆可蘭經入獄——— 印尼開始倒退了嗎?

0

鍾萬學因褻瀆可蘭經入獄———

印尼開始倒退了嗎?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絡圖片

不久前,印尼雅加達前華裔市長鍾萬學(“Ahok” Basuki Tjahaja Purnama),遭當地法院以褻瀆和煽動暴力的罪名,判處2年有期徒刑。這位曾經風光一時的總統親信,不僅失去政治舞台,瞬間淪為階下囚。面對法院的裁定,他否認自己曾褻瀆可蘭經,表示他不會就此認罪、會將繼續上訴到底。而他入獄對印尼的宗教意義深遠,印尼強硬派穆斯林不容小覷。

鍾萬學是誰

鍾萬學,在2014年接替佐科(Joko Widodo)出任市長,是雅加達近50多年來第一位華人首長,同時也是基督徒,雙重少數族群的身份讓他時常被當成政敵的攻擊目標。他現年50歲,出生於印尼邦加-勿里洞省(Kepulauan Bangka Belitung),是祖籍廣東梅縣的客家人。出身於客家華商家庭的他早年曾創業開了一家矽砂提煉廠,但遭到當地官員的刁難與阻擾以致倒閉關廠。他曾說,這種種挫折促使他決定從政,爭取改變不合理的制度。他在故鄉勿里洞當縣長,積極提倡廉政反貪,這些個人打貪經驗的累積,為他在首都特區的工作打下了基礎,反貪污,強調透明度與問責成了他管理的要項。2012年,現任總統佐科和鍾萬學拍檔競選雅加達特區正副首長並勝出,當時這一事件被視為是印尼華人參政的一大突破。之後,鍾萬學以雷厲的作風掃除官僚作風,為他贏得好聲譽。

2012年與佐科搭檔、成為雅加達副市長,並於2014年11月當選市長一職。執政期間,雅加達人民發現鍾萬學明顯有別於以往不溫不火的該省領導,他重實效輕形式,敢言更敢為。他打擊雅加達省政府官僚體系,多次嚴格要求不願參與透明改革的官員走人,博得雅加達民眾一致喝采。同時,他還根據憲法促進宗教的多元性,並宗教和種族的平等,改革交通與醫療等問題。這樣一個獲得好評的政壇人物卻經常因為華裔和基督徒的「雙重少數」身份遭到反對群眾的攻擊。

其妻子林雪莉(Veronica Tan)亦是媒體焦點之一,兩人育有3子,長男尼可拉斯於本次大選期間曾多次替父親站台。今年四月結束的大選中,尋求連任的鍾萬學雖然以第一名挺進二輪決選,卻在二輪以大幅差距敗給對手、前教育部長巴斯威丹(Anies Baswedan),未能連任成功,終究過不了族群和宗教議題這兩大關卡。

入獄經過

鍾萬學大熱倒灶,最大原因是因在去年9月,他在造勢場合的演說時因一句「《可蘭經》裏的詩歌不能證明穆斯林不能被非穆斯林領導」,被激進派穆斯林組織宣稱他褻瀆《可蘭經》。事件持續發酵引發示威,並不斷施壓政府要把鍾萬學以「褻瀆宗教罪」送審,最後他本人以「褻瀆宗教罪」被送入法庭。儘管他已為自己的不當言論道歉,但未能平息民憤,也有立場較溫和的穆斯林組織堅持鍾萬學無辜,力勸人們不要上街,卻沒辦法阻止不滿鍾萬學的輿論聲浪。這起挑戰印尼多元包容精神,也讓在「褻瀆宗教罪」之前,支持率高達 70%的印尼首長鍾萬學,在今年 4月輸給了前教育文化部長的穆斯林敵手巴斯威丹,巴斯韋當將從今年 10月開始他的首長任期。

鍾萬學說這番話起因是有極端穆斯林組織團體,他們引用《可蘭經》第 5章51節關於「穆斯林不應該在非穆斯林的領導下生活」的段落,要雅加達穆斯林在選舉時不要把票投給信奉基督教的鍾萬學。於是鍾萬學自然要去澄清,他表示對手引用可蘭經,要穆斯林不要投票給他,明顯的是在愚弄民眾,結果反招反效果。

首席法官桑第托(Dwiarso Budi Santiarto)認為鍾萬學涉嫌曲解《可蘭經》段落,因此判處鍾萬學兩年有期徒刑。鍾萬學被定罪後立刻入監服刑,他到今年 10月才結束的首長任期也將交由副首長查羅特(Djarot Saiful Hidayat)代理。本來,檢察官穆卡托諾(Ali Mukartono) 以他的言論只是針對人而非《可蘭經》為由,將控罪由褻瀆罪改為刑責較為輕的侵擾罪,要求刑入獄一年,法官最後卻判上兩年徒刑,不過穆卡托諾表示他相信法官並沒有受到任何政治動機所左右。

最離奇的是,鍾萬學才入獄一天,本案的3名法官就獲得擢升,這帶有明顯的政治動機。鍾萬學的兩名辯護律師批評判決結果明顯是被龐大的政治壓力驅動所做出的判決。其中一名律師西沃達(Tomy Sihotang)則說:「如果鍾萬學不是少數族群,他根本就不會經歷這一切。」為了推翻鍾萬學褻瀆宗教罪成的判決,鍾萬學代表律師團表示會上訴。同時,控方是已就判決提呈上訴至雅加達高庭,印尼總檢察司帕拉斯多表示上訴是為了挑戰法官判處鍾萬學坐牢兩年的司法理據,相信是不滿法官的刑罰過重。

被判入獄代表著什麼

印尼雖是多元國家,但國內大部份民眾均信奉伊斯蘭教,基督徒僅佔不足一成,多年前印尼曾立法禁止當政者在種族和宗教議題上發表挑釁言論。但近年有指保守主義有抬頭跡象,去年10月國內最大穆斯林組織伊斯蘭學者理事會(Indonesian Ulema Council)發布不具約束力公告,禁止穆斯林投票給非穆斯林的參選人,顯示出印尼本土宗教矛盾加劇。領導抗議運動的伊斯蘭強硬派領袖納席爾(Bachtiar Nasir)和新當選的巴斯威丹是屬於比較傳統的保守派,從政治角度上,對雅加達來說是一種倒退。

印尼是全球穆斯林人口最多的國家,印尼人口超過2.48億,居世界第四。有100多個民族,其中爪哇族佔47%,華人佔3%到4%。約87%的人口信奉伊斯蘭教,6.1%的人口信奉基督教新教,3.6%信奉天主教,其餘信奉印度教,佛教和原始拜物教等。印尼伊斯蘭教一向強調溫和,寬容以及保護少數人的權益,實際上就是強調一種和諧的生活。它建立在社會公平,正義和文明的人文環境,信奉同一個主宰,保持印尼統一,擁有以人民意願和共識為基礎的政府,但鍾萬學入獄後這一精神受到挑戰。

納席爾透過訪問表示他的下一步「改革」將是印尼的華裔族群。他認為人口僅不足5%的華裔,卻掌握全國大部份財富,讓社會長期呈現不公平的現象,主張推行保護印尼本地人的政策。更直指中國大陸近年來大舉投資,實際上本地印尼民眾根本沒有享受到好處。納西爾此番無疑是排華的言論,這種民族主義與伊斯蘭主義的宗教排外意識相互吻合。一個國家能否穩住社會和平,經濟實屬首要條件。近年來印尼的經濟逐漸好轉,但經濟氣候變好並沒有促進印尼社會和諧,極端勢力最近反而更加成長。最大的原因是美國近年來以反恐為名,和中東的伊斯蘭國家關係日益惡化,於是全球伊斯蘭都開始日趨激烈。印尼受到中東的影響,以前溫和的印尼伊斯蘭教越來越信奉伊斯蘭基本教義,從鍾萬學事件事件中更能看到對於其他宗教的不容忍態度。

還記得1998年印尼排華嗎?當年亞洲金融風暴後,有心人士刻意煽動和挑起族群在雅加達、棉蘭和梭羅發生的一連串排華暴動。印尼華人遭受龐大的財產損失,婦女遭到強暴、大批華人在社區內遭殺害,以致許多華裔家庭離境避難。在《紐約時報》率先曝光後,立刻引發全球多國和華僑團體的嚴正抗議,才中止了這項暴行。但所造成的後遺症,至今仍難以癒合。鍾萬學的基督徒和華裔背景一直是攻擊目標,而鍾萬學事件起源是因非穆斯林解讀可蘭經,也令伊斯蘭強硬派成功在社會上帶起波瀾,不排除未來會因此惡化,重現當年的排華事件,政府現在要下功夫修補宗教裂縫以防上發生。

鍾萬學事件可以有多方解讀,比較明顯是對手以強硬路線派操弄宗教來達到政治目的,以偏激言論造成社會動盪。印尼一直以多元文化包容精神著稱,鍾萬學被判入獄完全是自打嘴巴,往後人們在演講時可能會對自己的用字遣詞非常小心,因為鍾萬學的案件顯示出觸犯宗教褻瀆罪是非常容易的事情,對印尼境內的少數族群而言更是如此。

澳洲與印尼關係

鍾萬學事件對澳洲又有什麼影響呢?印尼因宗教問題,近代被塑造成「恐怖主義與極端伊斯蘭主義巢穴」的形象,澳印地理鄰近,使雙邊有著微妙的關係。印尼經濟實力的崛起,與印度洋、太平洋間樞紐的位置,使其成為繼中國、印度後亞洲再一具大國潛力的新秀,已經逐漸吸引澳洲人的注意,曾經廣大但貧窮的印尼,現在逐漸發揮的潛力已經不容澳洲忽視。

但澳洲對印尼政策仍是消極與多疑的。儘管有時會有雙邊具共同利益的合作項目,如:2002年的峇里島造成88名澳洲旅客死亡,使雙方展開反恐合作,但澳洲與印尼政府間的交流仍是停滯的。澳洲政府仍將精力放在反恐、處理人口販運、遊客安全、牛肉出口等和國內輿論連動的議題,使澳洲與印尼間缺乏一種真實的「夥伴」關係,而更像澳洲單方面對印尼的索求。2011年11澳洲總理吉拉迪與美國總統奧巴馬共同宣布美國將部署澳洲距離印尼最近的北領地的舉動,則進一步顯示澳洲對印尼從未放心過的事實,更激怒了印尼當局。

許多澳洲人仍將印尼視為威權國家、軍事獨裁政權,或極端伊斯蘭主義溫床或甚至尋求擴張的勢力,伊斯蘭國(ISIS)帶來的反恐合作機遇是澳洲-印尼合作的可能著力點。2002年的峇里島事件,使過去澳洲對印尼政策大幅專注於反恐和呼籲反對極端主義,直到2011年左右,減少的極端主義攻擊和印尼警方增長的反恐能力,才使雙邊關係轉以難民、澳洲國民於印尼監獄處境等為主題。2014年起伊斯蘭國的崛起,使雙方反恐合作需求重新被點燃。鍾萬學事件可能引發出印尼極端穆斯林組織,這正是澳洲需要留神的,面對印尼政經實力的崛起,與警方資料庫、情報分析技術的成長,印尼覺得也有足夠空間自己對抗,不用假手內政於人,澳洲欲以印尼打擊伊斯蘭國的空間降低不少。

總結

鍾萬學成為雅加達市長大選的政治犧牲品,雖說印尼是世俗的國家,但從宗教比例看便知道是穆斯林當道的國家,印尼一向有著溫和的穆斯林教徒,這起事件警惕著全世界:極端穆斯林已在印尼抬頭。印尼極端穆斯林和伊斯蘭國不容許別教的思想形態一致,首當其衝便是印尼華僑,我們應密切留意印尼穆斯林的動向,以防有流血事件發生。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