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荒天下之大謬——「浩鼎門」

荒天下之大謬——「浩鼎門」

0

荒天下之大謬——「浩鼎門」

文‧本刊編輯部

圖‧蘋果日報

前排香港最多人討論的話題是「浩鼎門」,即是特首梁振英被揭發曾私下接觸民建聯議員周浩鼎,二人打龍通,修改立法會UGL專責委員會調查範圍的文件。一件正式且嚴肅的調查事件被兩人弄得像小學生改功課一樣,受千夫所指的梁振英卻反咬梁繼昌議員正被自己告誹謗,認為梁繼昌應避嫌不參與委員會工作,亦批評梁繼昌既是報案人又是主控官又是陪審員,他的身份並不宜出任委員。令到整件事再添鬧劇元素。

事件經過

事件中的主角,周浩鼎是名香港律師,現任香港立法會議員,離島區議會民選區議員,民建聯副主席。事件由立法會成立「調查梁振英先生與澳洲企業UGL Limited所訂協議的事宜專責委員會」開始。今年3月召開首次會議,討論訂立調查範圍、方向及操作方式,至今共開3次會議。而最近議員周浩鼎向委員會提交的研究範圍修訂建議電子版本中,被揭與調查對象、特首梁振英私下溝通且私下修改文件內容,修改者一欄名稱為「CEO_CE」,亦即是特首辦(Chief Executive Office)的英文簡稱,而文件修改日期為今年4月21日晚上10時至11時,即是上月25日首次提交文件前4日。

事件發生後梁振英公開承認與周浩鼎接觸,周浩鼎也在民建聯黨團開會後為事件致歉,但僅承認政治敏感度不足,又稱接觸調查對象沒有問題。他直認提交文件前,曾與特首辦接觸,特首辦向他提出修訂意見,但強調「從來無隱暪過」。但事件引起委員爭議,有委員質疑周浩鼎與調查對象接觸,並受干涉,要求周浩鼎避席,甚至辭去委員會職務。另亦有委員指出,以往類似的調查委員會,包括涉及前立法會議員甘乃威的調查,擬訂相關建議時,事前均會向涉事議員諮詢意見,但諮詢前均會先徵得委員會同意。

然而,委員會在19日決定第四次會議將改為閉門形式處理涉及周浩鼎的事件。主席謝偉俊就表示,議事規則不容許委員會跟進及懲處洩密問題,又指委員會不會接受特首梁振英要求擴大調查範圍的意見。他強調,會議閉門全因今次事件出現「案中案」,會在討論完有關事件,以及補選委員副主席後會,盡快重新公開會議,取證及聆訊過程均會公開。而泛民則批評閉門會議是否有什麼不可告人之事要討論,專責委員會一直以公開形式進行,如今閉門令人百思不得其解,也令公眾無從監察事件發展。

而在泛民啟動彈劾及UGL專責委員會開會前夕,周浩鼎在各種的壓力下宣布即時辭去UGL專責委員會職務。他聲稱這決定是考慮委員會日後運作,希望盡快平息政治紛爭,重申自己並無隱瞞、違規或違法,只是希望調查完整及公正。

狙擊梁繼昌

21日,特首梁振英在網誌向民主派立法會議員梁繼昌發13點公開信,向泛民開刀。梁振英表示,發現在2年多前寫說給稅務局長要求調查他的稅務問題的人原來是梁繼昌,2年後他亦是其中一名呈請人,發動成立專責調查委員會調查他的稅務問題。

公開信一出,約廿名民主派議員召開記者會批評梁振英的行為是要轉移公眾視線、干預專委會的運作、甚至無視三權分立。立法會調查UGL事宜專責委員會總共有四名民主派議員,分別為林卓廷與楊岳橋、尹兆堅、梁繼昌,但特首梁振英卻將炮頭全力對準身為立法會會計界議員的專業議政梁繼昌身上。明眼一看便是為涉嫌干預立法會調查及與民建聯周浩鼎打龍通的醜聞轉移線綫,令公眾不再關注梁振英與周浩鼎私下聯絡,而把目光聚焦在梁繼昌身份利益衝突中。

梁繼昌本身有會計師及律師的專業資格,正正是調查梁振英涉嫌未有申報利益、而當中又涉及稅務問題所需的資歷。據了解梁繼昌是委員會內四位泛民議員中最有力的一位,他具有足夠的知識及歷練看破UGL案件的各種漏洞,梁振英藉此把障礙處理也不是沒可能的。再說,梁振英為了在剩下不到六週的任期內大篇幅狙擊梁繼昌,實為阻止立法會認真調查UGL事件,以打擊梁繼昌的公信力和去除他的委員資格為目標。

說梁繼昌的身份有利益衝突也只是在混淆視聽,梁繼昌早前已重申,專責委員會是根據議事規則,由他和尹兆堅以呈請形式,共20位議員支持下成立,委員會組成都經過立法會內會正常程序,由議員間互相選出成員,所以組成是合法合憲。他曾指,UGL事件不是他對梁振英的偏見,而是希望知道UGL事件有否帶來稅務負擔,並不是偏見,而是專業意見。他並早於會議開始前與委員會主席謝偉俊和法律顧問詳細討論民事訴訟,對他在委員會工作的影響,結論是不構成利益衝突,無須作任何申報。在22日,梁繼昌會見記者,表明不會辭職,無懼梁振英的指控。

梁振英動機什麼

梁振英想的無非是拖延時間,他一連串行動都暗示著本人不想在任期內出席研訊,現在他還是香港特首,身為公職人員沒有拒絕出席研訊的理由,要是把整個研訊拖延至7月1日後,即他退位後,他便可以自由地拒絕出席。而他近日一直不停狙擊梁繼昌,認為梁繼昌既然不能就UGL事件作出評論,就不應參與專委會工作。

「浩鼎門」的發生就連與周浩鼎周屬建制派的工聯會榮譽會長陳婉嫻也撰文說周浩鼎進入議會工作,應抱持律師專業,堅守法治和維持公平公義的原則,另一位工聯會理事長吳秋北也認為周浩鼎「無能」、「怠惰」、「愚不可及」,把修改地方原封不動上交。這次連同黨派的人員也不認同周的做法,完全沒有身為律師私操手,更何況是香港的市民呢。

再者,全國政協委員及自由黨榮譽主席周梁淑怡亦在facebook炮轟梁振英和周浩鼎,力數兩人五大錯處。她認為,梁振英錯在「堂而皇之干預立法會自主權」、試圖影響調查他自己的委員會,又批評梁振英不肯認錯之餘,反將壞事說成好事。又批評周浩鼎忘記了作為民選立法會議員責任在於維護立法會主權,以及作為調查委員會成員,忘記自己是向委員會負責,而非政府或特首。

周梁淑怡站出來公然對抗全國政協副主席梁振英,意義重大,可謂是繼梁繼昌後的第二個轉捩點,要說梁繼昌是梁振英用來拖延UGL的調查進度,周梁淑怡是表明不和梁振英站在同一陣線,再看本是建制派的陳婉嫻、吳秋北也出來在這大事大非問題上說句公道話,是否意味著梁振英不再受寵呢?

還有,在天下都被大篇幅的UGL報導洗腦的時候,香港大學法律學院首席講師張達明向梁振英提出九大疑問,包括質疑所謂的離職「握手費」。梁振英多次強調與UGL的協議是正常的離職協議,而UGL 給他400萬英鎊,作為在兩年時間內「不挖角,不競爭」的補償,因此不必納稅。如真如梁振英所說,他沒有向UGL提供過任何服務,UGL亦沒有向他要求提供任何服務,那麼離職的「握手費」何來之有?張達明一言完全是突破盲點,再次把目光放到梁振英從UGL收受利益中。

小結
事件已過去超過一星期,主角周浩鼎辭去UGL專責委員會副主席後沒有把事件平息,反而梁振英再把梁繼昌牽扯進來,打算來一個魚死網破。今次明顯地是梁振英和周浩鼎二人私通,梁振英以行政干預立法會事務,現在連會議都改成閉門,到底是有什麼東西不能公開大眾?立法會應該是公平公正地進行調查,「浩鼎門」過後大部分人可能已對立法會失去信心了。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每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