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英國熱俄國冷 中國香港不出聲: 「巴拿馬文件」反響迥異

英國熱俄國冷 中國香港不出聲: 「巴拿馬文件」反響迥異

0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維基百科

 

「巴拿馬文件」本週繼續發酵(前情請參見本刊上期熱點專題),焦點漸漸集中到英國首相卡梅倫身上。雖然卡相信誓旦旦沒有不合法利益,並且斷然公開個人帳目,但英國朝野反對派不依不饒,要求卡梅倫下臺。與之相對,「東線無戰事」,俄羅斯「沙皇」普京大帝穩坐釣魚台,除了傳出近衛隊加强訓練以備不測的消息外,莫斯科的黎明靜悄悄。當然,中國政府的處理更加嫻熟,連卡梅倫的情況也不與理會,真是神奇的國度。

 

 

卡梅倫焦頭爛額

英國首相大衛·卡梅倫(David Cameron)公佈的稅務信息顯示,他在2014-15年間繳納個人所得稅近76000英鎊。這是第一次有英國在任首相公開此類資料,當中顯示,卡梅倫通過出租他在倫敦的住宅獲得46899英鎊的收入。文件還顯示,卡梅倫在他父親去世時立即繼承了30萬英鎊遺産,之後那一年再收到兩筆各10萬英鎊的款項,以完成全部遺産繼承。

在此之前,有關卡梅倫是否曾持有並出售其父親伊恩·卡梅倫(Ian Cameron)晚年所擁有的離岸基金,各種提問及之後的聲明擾攘了一個星期。在被稱爲「巴拿馬文件(Panama Papers)」的1100萬份泄密檔案中,包括了有關布萊爾摩爾控股公司(Blairmore Holdings)基金的細節信息。

在野工黨促請他就事件辭職,議員約翰.曼(John Mann)指卡梅倫在持有離岸股票一事上隱瞞及誤導公眾,「在2010年大選活動期間,卡梅倫未有申報離岸股票。現在下臺吧,僞君子。」工黨副黨魁沃森(Tom Watson)稱,卡梅倫曾形容那些利用複雜制度獲利的是「不道德行爲」,「我認爲他應自願交出這些,套用他的話,道德上本來屬於財政部的錢。」

數千名民眾聚集在唐寧街十號要求其辭職,讓他「現在就走人」,並譴責其虛僞。雖然關於卡梅倫是否非法獲利一事尚無結論,但卡梅倫面對的壓力非常之大,考慮到今年6月英國將舉行「脫歐公投」,而卡梅倫是主張留在歐盟的重要力量,如果卡梅倫在這個時候「下課」,那麼英國脫歐的可能性迅速增大,將引致一連串的連鎖反應。

 

 

普京八風不動

「巴拿馬文件」揭露的另一位重量級人物是俄羅斯總統普京,不過,素有「沙皇」之稱的普京大帝沒有面對卡梅倫那樣的窘境,新聞照片顯示,莫斯科街頭僅有零星的幾位抗議者舉牌要求普京下課。

普京本人則用非常不屑的態度對待媒體,他的發言人要麽把「巴拿馬文件」斥爲西方國家的陰謀,要麽無厘頭式地把高達20億美元的資產說成是購買樂器的捐款。總之,由於俄羅斯內部並沒有可以撼動普京統治的力量,所以普京表現得如此隨意也理所當然。不過,普京貌似也是外鬆內緊,近日網上有視頻傳說,內容是普京的衛隊加強訓練,以防不測,可見普京也並非完全沒有受到壓力。

這裡順便再說一個沒有被「巴拿馬文件」牽涉到的人——金正恩。此人最近日子日漸難過——並不是因為「巴拿馬文件」,而是因爲他的國家遭到了前所未有的制裁,他的統治似乎岌岌可危。有消息稱,朝鮮當局的一位高級情報官員(中將級)叛逃到了韓國,而位於中國寧波的一家朝鮮國營餐廳的十多位員工也悄然逃亡韓國。在北韓,任何事情都講出身,擔任高級情報官員和在駐外餐廳工作的,都是朝鮮比較高層家庭的人士,這樣的精英開始出逃,意味著朝鮮的統治確實出現了問題。

說這個對比例子,是希望說明,在非民主的國家,對國家領導人的道德批評,遠遠無法表現出在民主國家當中的威力,如果「巴拿馬文件」的公佈者希望籍此打擊一下普京,可能打錯了算盤。要讓普京像金正恩一樣日子難過,肯定需要其它方法。

 

 

中港淡定出奇

「巴拿馬文件」在中國大陸和香港也都沒有引起轟動。中國大陸當局祭出最得心應手的「失憶療法」,官方喉舌新華社不但沒有關於「巴拿馬文件」的消息,而且罕見的連英國民眾遊行要卡梅倫下臺的消息也沒有。有人可能會認為,中國的「大防火牆」屏蔽了所有相關的消息,其實不然,在部分商業網站上,「巴拿馬文件」的相關消息是可以瀏覽的,只是內容不涉及中國。不過,即便能夠看到中國的相關信息(新浪微博上就有很多轉發),也不會引起民眾的抗議,這一點可以參考俄羅斯的情况。

令人詫異的是,在「巴拿馬文件」事件當中,香港的情況非常另類。香港是特別行政區,媒體一貫崇尚言論自由,政客也以是不是批評一下北京政府為榮。這一次「巴拿馬文件」顯然牽涉到了中共最高級的官員,但香港媒體和政客們却靜的出奇,全力以赴地糾纏在「我是梁特首」的無厘頭事件當中。

有香港分析人士認爲,之所以出現這樣的情况,和香港經濟的現狀有關。「巴拿馬文件」洩密,顯示大量香港公司在巴拿馬設有離岸機構。由於香港稅制並不徵收個人從海外所得收入,香港稅務局並不會強制在港海外公司,申報其涉及的交易和資本流向,因此香港公司牽涉到如此眾多的離岸機構簡直理所當然。

那麼,香港有那麼大的經濟規模,導致香港公司設立的離岸機構比歐美發達國家還多嗎?顯然沒有。很多香港金融公司,都是利用香港金融自由港的地位,為其他國家和地區的公司代理金融業務,包括幫助他們設立離岸金融機構。由於香港和中國大陸的特殊關係,以及中國大陸相對保守的金融制度,這些公司大多來自中國大陸,也就是說,香港的金融機構是通過為中國企業和官員們操辦離岸金融機構來獲取利益的,所以當「巴拿馬文件」事發之後,香港上層幾乎不發聲是非常現實的利益考量結果。

有人或許會說,「巴拿馬文件」所揭示的正正就是香港的優勢——即繼續維持簡單低稅制和離岸金融機構這兩個漏洞,證明「中國沒有香港不行」,並且獲取實際利益。但這所謂的「香港優勢」,其實是建基於基層市民和中産階級的承擔與付出之上。這也一定程度上可以回答,爲什麽近幾年大陸方面覺得爲香港付出甚多,而香港市民完全沒有這種感受。

中國政府經常會宣傳,這個世界上沒有真民主,沒有真人權,沒有真自由,只有真利益,以此爲中國大陸並不理想的人權自由狀况開脫。香港社會在「巴拿馬文件」面前突然失聲,似乎坐實了中國政府的說法,令人失望。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