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與良知對話

與良知對話

0

與良知對話

 

可敬可歌的200萬 ┼ 3香港人

 

文 初心  圖 網絡

 

編者按:香港「反送中」運動,多次百萬人和平示威,成為全球關注點,同時也引起了香港人對事件定性及看法的分歧。少數年輕人採取較暴力展示訴求,成為政府使用過份暴力的理據。三位年輕人因事件而感到絕望而自殺,更令人感概不已。本文作者初心從香港移民澳洲超過30年,把自己對事件的看法及感情寫下來,未必全面,卻是她真誠的體會。來自不同地區的讀者,可以進入到初心的世界,感受她對故鄉的一份深情。

 

 

【《逃犯條例》修訂案始末】

2019年3月26日香港行政長官向立法會提交《逃犯條例》修訂案, 引發社會巨大爭議及憂慮。3月29日修訂案在憲報刊登。3月31日超逾1萬香港人上街抗議, 港府無回應。4月3日立法會對修訂案作首讀。4月28日13萬港人再次上街抗議, 港府無回應。6月9日103萬港人穿上白衣上街示威, 抗議政府莫視民意, 強推修訂逃犯條例。同日, 全球29個城市, 自發遊行,〈全球集氣反送中〉支持港人。澳港聯Australia – Hong Kong Link 宣言:「我們生於香港, 對這個地方的熱愛, 不會因身處異地而減退。對她, 我們有一分責任。對她, 我們要繼續堅持。」這番話代表了移居全球各地港人的心聲。6月10日林鄭見記者, 堅持將逃犯條例修訂案提交立法會二讀, 激發市民6月12日罷工罷課罷市,包圍立法會, 釀成警民衝突。員警毫無警示, 無舉黑旗, 向示威群眾發射150枚催淚彈、數發橡膠子彈、20枚布袋彈。79人受傷, 兩人重傷。6月16日200萬+1黑衣人和平示威, 舉世矚目。

【民間呼籲】

香港律師會呼籲港府應擱置修訂逃犯條例, 簽發引渡證書的特首由政府委任, 非由普選產生,難以保障被引渡人士。修法將對香港有深遠影響, 宜全面審查整個引渡制度。政府無回應。6月6日近3000名法律界人士舉行黑衣靜默遊行, 沿途不喊口號, 是回歸後規模最大的一次。

 

香港記者協會、攝影記者協會等13個傳媒工會、組織及機構, 聯合聲明反對修例。修訂將打開缺口, 令在港記者均有可能以各式罪名被移送大陸, 該風險或造成自我審查, 香港言論、出版、新聞自由空間嚴重倒退, 甚至威脅記者人身安全。

香港明報6月13日發表社論, 將6.12送中定性為暴動, 翻譯張彩雲拒絕翻譯, 即日辭職, 並發表公開信。明報員工也在公司內張貼大字報表態, 指明報社論代表明報, 但不代表員工。

 

天主教香港教區發表聲明,《逃犯條例》修訂, 引致社會極度動盪不安, 呼籲不要倉猝修法。大約一百名基督教徒在黃雨的暴雨天氣下, 聚集在中信大廈天橋, 80小時馬拉松唱聖詩《Sing Hallelujah to the Lord》, 希望政府停止暴力對待香港市民。浸會大學宗教及哲學系教授陳慎慶、基督教信義會榮光堂主任盧智榮發起絕食一周, 祈禱聲援示威人士捍衛自由。

 

教育界發聲, 逾百位中學校長及前校長聯署, 要求港府立即擱置修訂《逃犯條例》。

家長聯盟強烈反對教育局局長楊潤雄散播白色恐怖, 致函全港學校企圖向校方施壓, 主動提醒校方以僱傭條例和資助條例等處理罷課老師, 實在令人心寒。

260名工程界專業學會會員網上聯署, 在大是大非前, 有責任為不公義事件發聲, 促政府回應四大訴求, 重推政改, 訂立雙普選時間表, 以挽回公眾信心。

 

8名前港府官員, 包括前運輸及房屋副局長、前食衛局政治助理陳智遠等發表聯合聲明, 認為各界應透過理性和包容進行協商, 達致和解, 重建互信, 讓社會重新出發。建議成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由資深大法官主持, 尋求事件真相, 警民衝突成因和過程, 而非僅僅調查警方人員行為。獨立公正運作, 結果方能讓公眾信服。而在調查未完成前, 暫緩所有6.12事件中針對示威人士及警務人員的檢控。

 

監警會前主席黃福鑫表示, 修例完全不合邏輯, 等於撒走了香港與中國之間的法律防牆, 將對香港法治造成極大及不可逆轉的破壞。監警會10名前委員聯署, 促使政府設立獨立調查委員會, 以修複警民關係。

 

近6000名媽媽靜坐, 高舉〈我們的孩子不是暴徒〉橫條, 舉行「香港媽媽反送中集氣大會」支持香港子女。

 

民建聯主席李慧瓊表態, 不反對政府撤回修訂案。自由黨黨魁鍾國斌公開呼籲政府撤回修訂案。

 

【青年以生命抗爭】

6月16日35歲粱淩傑先生, 留下遺書, 從天橋躍下, 控訴特首不回應、不撤回逃犯修訂條例、不收回6.12暴動定性、不徹銷被捕市民檢控、不肯引咎辭職。

6月29日 21歲女大學生盧曉欣在粉嶺墮樓身亡, 生前在梯間寫下一百多字「反送中」條例,致港人:「雖然抗爭時間久了, 但絕對不能忘記。」

6月30日29歲鄥幸恩小姐在中環IFC墮樓身亡, Facebook留言:「香港, 加油。我希望可以看到你們的勝利。7月1日我去不了, 其實真是絕望透了……」以生命控訴特首五點不回應。

 

【Sue 的話】

我和幾位住在墨爾本和南澳的朋友, 經常留意香港情形, 因為我們都來自香港, 與香港有份濃至不可分割的情。最近感到修訂逃犯條例極之有問題, 南澳的朋友一早返港參加6月9日的遊行, 我們幾個人也陸續回去支持港人。

6月16日下午4時我在青衣站搭上地鐵, 人很多, 都是年輕人, 車內很安靜。到達香港站, 人太多, 故等了半小時。天氣炎熱, 空氣不甚流通, 我感覺不太舒服, 身旁幾個年輕人見到, 拿出電動小風扇為我搧涼, 我笑著道謝說:「不用了!你們青年人更需要。」到達灣仔是5點半, 我們加入遊行, 示威人士有老中青、有小學生、有一家三代、有傷殘朋友。我們拿著橫幅, 喊著口號, 沿途次序良好, 7點鐘完成整個遊行。

畢竟上了年紀, 我坐在路旁長椅休息, 有一位中年靚太操著不太純正的廣東話問我今天發生甚麼事?我反問她是否香港人?若是, 一定知道今天發生甚麼事。她說她是, 從元朗來港島參加遊行。跟著她問:「1千元1個人?他們說有錢派。」我說:「你給我錢, 我就有囉!」她聽了悻悻然離去。對於今天的香港, 我祝福年輕人有平安美好的將來!

【你我他對話】

★你:香港人又搞事了! 事不關己, 不要聞不要問。

◇我:你搞錯了, 絕非搞事! 港人以和平,理性, 非暴力方式, 向執政者表達一己意願。

★你:搞甚麼示威請願, 多餘。不就是五十年嗎?遲早都要收回去的了。

◇我:將心比心, 倘若你今時今日身在香港, 你不顧忌?你會說出這番涼薄的話?

★你:流血了。沉默是金, 明哲保身。

◇我:你我都來自香港, 飲水思源, 不能忘本。

★你:身在千里之外, 香港之事, 與卿何關?

◇我:你我為香港所孕育, 飲香港之水成長, 香港給予知識, 教曉是非曲直, 香港有難, 你不感同身受嗎?

★你:這是一些喜歡鬧事的忿青和外來勢力, 從中挑唆煽動造成的動亂。

◇我:不要侮辱香港人的智慧!  整整200萬人, 是外來勢力所能慫恿的?示威人士不是維園阿伯, 不是貪戀蛇宴月餅會之徒。這是出自良知, 全民自發行動。上自前高官, 下至普羅大眾, 不論甚麼階層, 甚麼崗位的港人, 都發聲了, 都出了分力。扶老攜幼,推著BB車,坐著輪椅,攝氏32度高溫下, 傷健同行。大律師公會、醫學界、宗教界、教育界……都來了! 被堵路的巴士司機和示威者擊掌打氣, 地盤工友把安全帽送贈集會人士, 地鐵車長透過廣播, 句句慰問:「麻煩大家代替我去堅持到底!」廚師為示威人士準備茶水小食, 一放工即趕去金鐘。因為成年人應該把美好的香港交給下一代。這是香港危難時刻最美的一幕!

★你:這是西方外國勢力所煽動, 不要受騙!

◇我:究竟誰是外國勢力?口口聲聲愛港愛國,請問林鄭放棄英籍為做特首, 為何丈夫兒子仍牢牢抱住大英護照不放?鄭若津丈夫是英籍、陳茂波家人澳洲籍?劉江華妻子加拿大籍……查一查, 特區政府團隊, 簡直是小型聯合國。特首笑口盈盈對記者說香港現在很亂, 所以叫兒子暑假不要返港。香港亂, 自己兒子龜縮在外面;港人的子女能躲去哪裏?香港是香港人的家, 為甚麼會亂?是誰造成?

★你:特首經已道歉, 改修例為暫緩, 要求市民給她一個機會改過。市民仍然死纏爛打, 不知好歹。

◇我:神情冷漠, 嘴角藐視, 一秒鐘的道歉, 沒有絲毫誠意。「暫緩」是緩兵之計, 不是「徹銷」, 遲早會捲土重來。林鄭要求市民給她機會,她有給年輕人一個機會嗎?是誰激發2百萬市民上街?是誰激發警民流血衝突?是誰令年輕生命犧牲, 以死相諫?《逃犯條例》修訂案是一項從研究、決策到執行, 都犯下巨大錯誤的政策。林鄭禍港殃民, 死不下臺, 厚顏無恥至極!

 

  • 他:死一個不夠, 死多幾個更好!

◇我:他是人嗎?身為天主教徒, 沒聽聽過耶穌基督愛人如己?星期天上教堂做彌撒, 他會怎樣向神父告解懺悔?抑或, 他是個偽教徒, 真小人?

  • 他:警方太軟弱, 中國應立即派人來替代盧偉聰, 炒曬所有大法官, 判陳淑莊終身刑期!

◇我:真為他羞恥, 枉為受過大學教育的成年人, 竟說出如此缺理性、乏法制的話。如此喜愛中國管治,何不歸去?為甚麼頼在澳洲, 不停地買地蓋屋做生意?

    • 他:員警沒有做錯! 員警是在平定暴動, 逮捕暴徒。

◇我:暴動?警務處長盧偉聰當天說的是騷亂, 較符合現場事實。是事後林鄭三次將和平示威稱為暴動, 盧偉聰始跟隨改口定性為暴動。請問有多少人暴動?

  • 他:五個。

◇我:五個人的暴動, 警方竟然需要動用150發橡膠子彈、20發布袋彈?五個人足以觸發暴動?暴動是非法集會, 是破壞社會安寧, 是須戒嚴的。豈能輕舉妄動定性為暴動?

  • 他:警方必須執行職務,逮捕暴徒。

◇我:誰是暴徒?你我所看到的是警方出動大批警力清場,從添美道兩端圍堵, 若果目的是驅散人群, 應只從一個方向驅趕, 讓人群可從另一方離去。豈是重重包圍夾攻?居心叵測! 而「速龍小隊」9日上午制服上有警員編號, 到下午, 編號卻倏地失蹤了。這是嚴重違反監警會守則, 令市民對警方濫用暴力投訴無門。保安局局長李家超竟然辯稱制服上無位置安放編號, 可嘆高官才能, 竟然低劣至此!

  • 他:在場的警方高層說記者及示威人士經已拍攝員警照片, 無須出示證伴。

◇我:這不是真確的做法! 港臺節目《警訉》教市民分辨警員身分及委任證的真偽, 便衣警務人員行使員警權力時, 必須表明自己的身份和出示委任證。軍裝警務人員, 一般無須主動出示員警委任證, 但如果市民提出要求, 他們亦須出示委任證。

 

◇我:警方為甚麼不舉黑旗警告?為甚麼要近距離, 槍槍瞄眼, 射中女教師右眼, 令她視力受損?棍棍撲頭, 港臺司機中彈昏迷, 媒體也成目標?為甚麼六七個員警猛力揮舞警棍, 圍毆經已跌倒躺在地上的人們?為甚麽幾個員警拖扯一個少女, 使她胸圍暴露, 遍體鱗傷?為甚麼要對向警方喊話不要開槍的中年母親、靜坐台階無力行走的外籍人士, 對準面部猛噴胡椒噴霧?有無必要將催淚彈扔去急救站、上救護車、醫院急診室捉人?

  • 他:員警連日來辛勞值勤, 面對示威人士的挑釁, 他們也有情緒。

◇我:員警是受過嚴格訓練的紀律部隊, 手中握有武器, 應懂自律。情緒來時,就可以亂用武力?這不太危險嗎?難道示威人士不辛苦?沒有情緒?

★你:低頭沉默。

  • 他:啞口無言。

【良知的話】

200萬+3人和平示威, 展示港人的道德勇氣、道德力量、民主素養, 獲得世界輿論支持、愛戴、敬重。令人深深痛惜的是, 三位青年犧牲了, 他們不惜燃燒自己, 衛護香港。「生, 亦我所欲也, 義, 亦我所欲也;二者不可兼得, 捨生而取義者也。」孟子認為正義較生命重要, 這是對的。但是, 香港目前尚未緊迫至必須〈捨生而取義〉的階段, 生命寶貴, 未來屬於年青人, 而未來是未知數, 有著種種變化, 有著希望。

倘若我們生於1940年代的德國, 納粹政權下的青年一代, 必定頹唐不堪, 痛不欲生。倘若他們犧牲了, 能看到今天德國的民主自由?故此, 香港青年要好好珍惜生命, 培養實力, 堅持不懈, 和平抗爭。不要衝擊警方, 因為一旦過了界線, 就會陷自己於不利, 跌落法網, 令親者痛仇者快。不要視全體員警為黑警, 與員警為敵, 因為大部分員警是良警, 他們也是身不由己;要向他們解釋陳情, 爭取他們的理解, 成為香港市民的員警。倘若當年聖雄甘地, 不用不合作運動, 不以和平方式爭取自由民主, 今天印度能成為全球最大的民主政體?

故此,敬愛的香港人, 千萬珍重, 保護自己, 以和平理性非暴力方式爭取, 始能保衛香港, 保障香港的未來!

 

香港人, 可敬可佩! 可歌可泣! 是民主運動典範!

 

 

 

後記

【問林鄭】

7.1衝擊立法會事件, 令人痛心。然而, 稱當天在場的年青人為暴徒之前, 須作多方面分析, 橫、縱、深, 背後, 都應看看。看看暴徒是誰?誰是真正禍首?

若果說表面破壞就是暴徒, 那麽6.12當天開槍的警察是暴徒?還是下令開槍的警司是暴徒?更甚是提出《逃犯條例》修訂案, 漠視市民心聲的僵硬派思緒, 才是真正廾二年在摧毀香港的真暴徒?示威者不是真正的暴徒, 示威者破壞的, 是他們認為代表建制的東西;他們保護立法會內的圖書文物, 付錢飲用立法會的飲品。

藝人王宗堯表示, 示威者就算有做一些適量的破壞, 都相對地克制, 知道自己在做甚麼, 是一種對長期得不到回應訴求的宣洩不滿。警方突然從立法會撤離, 讓示威者有闖入的機會, 令人質疑是「設局」。林鄭清晨召開記者會, 開場白即提到7.1有兩個極端畫面, 企圖分化割席市民, 希望有智慧的港人繼續團結。是的, 和平遊行, 衝擊行為, 訴求一致。港人不是暴徒,】暴徒是利用學生的年少氣盛, 利用年輕人的血氣方剛, 用盡種種方法, 激起他們的負面情緒, 令他們從希望、失望、以至絕望的人。林鄭, 你就是這個人!

 

科技大學校長史維向科大師生發信, 指立法會大樓發生的事令人痛心, 很多人譴責暴力, 但在觀察過去幾星期的事態發展後, 不應將事件視作短暫或單次的不滿, 不論是重複相同聲明, 抑或持續不斷衝突, 只會加深分化, 令香港成為終極輸家(ultimate loser)。年輕人和學生充分了解後果, 仍然决定衝擊, 司法制度會跟進示威者行為, 社會也自有公道, 但必須深究問題根源(the root cause)。當務之急是消除社會張力, 直接對話, 聆聽意見, 他身為教育者, 準備好與各界携手出一分力。 為甚麼年輕人明知會有一身傷患, 明知會有十年八年的刑期在前面, 為甚麼還要「風蕭蕭兮易水寒, 壯士一去兮不復回。」林鄭, 你知道逼使年輕人衝擊的根源嗎?7.1上午你在慶祝酒會上, 聲聲說會改過錯誤, 積極與社會各階層會面溝通, 尤其是年輕人。但是當民主派議員多次要求你與他們及年輕人會面,  你的答案是「唔得閒!」你是缺乏智慧、沒有愛心, 意識不到年輕人的憤怒已達沸點, 隨時沸騰?抑或你是畜意不與他們溝通、不關心他們的處境、不回應他們的訴求, 將這些沒有心機, 不諳世情年輕人的感受, 推到火上加油之中?林鄭, 你才是根源的禍首!

 

103萬┼200萬┼55萬港人上街遊行, 你一概不作回應。林鄭, 你知道嗎?是你教導年輕人:「和平遊行是沒有用的!」 是你逼使他們走上暴力之路。你是兩個孩子的媽媽, 你說你將香港年輕人視為自己的孩子。這是天大的謊言! 當這些孩子痛哭吶喊, 你聽到嗎?當孩子困惑掙扎, 你趕來了嗎?當孩子要求明白理解, 你懂得嗎?不! 不!  你甚麼都不做, 你冷血地冷眼旁觀。你逼使年輕人成為暴徒, 然後以法律之名拘捕他們。你才是真正的暴徒, 因為你身上背負三條人命, 雙手沾滿示威者以及警察的鮮血。你理應認罪下台, 面壁思過!

 

(Visited 5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