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自由與獨立的華人媒體 且行且珍惜

12月9日,九娛樂公司(Nine Entertainment )取消了在旗下報紙(包括《悉尼先驅晨報》和《澳大利亞金融評論》)刊登宣傳中國共產黨的付費月度插頁。

Published

on

據了解,與《中國日報》的協議是在2016年與其前身Fairfax Media達成的——Fairfax Media後來與Nine進行了40億的合併——該協議於6月份結束,並且沒有續簽。目前尚不清楚是哪方決定終止合作關係。

在這項商業印刷協議達成時,Allen Williams 負責管理Fairfax的澳大利亞出版業務,他說,《中國日報》與之接觸,當時該報正與包括《華盛頓郵報》在內的幾家報紙進行類似的協議。

Williams先生以及當時的Fairfax首席執行官Greg Hywood會見了《中國日報》的官員。

「我們當時是基於將其作為一項商業印刷安排這麼做的,我們希望它能明顯地被正確標記,它不是Fairfax生產的內容或與我們有關的任何東西,而純粹是商業性印刷,」Williams先生對《澳大利亞人報》表示。

他說,Fairfax可以查看其內容副本,但「沒有任何權利編輯它們或做其他」。

Williams先生說,當時的媒體高管指出,Fairfax曾在2013年做過類似的協議,通過一份16頁的題為《俄羅斯超越頭條》的補充內容來推廣俄羅斯。

而早在今年8月,包括《紐約時報》在內的多家西方媒體,已終止與中國官媒《中國日報》的合作。

過去10多年來,《中國日報》以插頁形式在《紐約時報》、《華盛頓郵報》和《華爾街日報》等海外主流媒體上做廣告。這些廣告被冠以《中國觀察》的名稱,內容看起來更像是記者的新聞報導,用以宣傳中國政府的政策。

另外,位於倫敦的《每日電訊報》也終止了與《中國日報》的合作。

借船出海

一項路透社2015年的調查顯示,遍布全球14個國家的至少33家無線電台「是全球電台網絡的一部分,該電台網絡以掩蓋其大股東的方式被建立起來,而中國官媒中國國際廣播電台(CRI)是其主要股東。

《悉尼先驅晨報》2016年的一篇報導援引一名來自澳大利亞中文媒體的消息人士稱,澳大利亞的大部分中文媒體已經由中國政府或其附屬機構擁有或控制。

《悉尼晨鋒報》

這就是所謂的 「借船出海」,它被用來描述中國政府是如何秘密滲透到世界各地的本地媒體中,比如購買無線電波頻段以傳遞信息。

官媒的國際化

環球電視網在多達140個國家播送節目,中國國際電台破紀錄的擁有65種語言的節目,中國日報在全球的讀者約1.5億人。北京政府從奧運以來,為了「重建國際形象」所投注的資金不斷增加,到達了一百億人民幣)。中國官方媒體全方位的面向世界各地閱聽眾製作新聞。

其中,中國在非洲所做的努力是非常經典的案例。中國環球電視網在非洲製作了三個旗艦節目,報導內容結合了國際化的特色與當地文化的趣味性,廣受歡迎。平時報導國際新聞時,環球電視網非洲台並沒有太多偏頗,也經常引用西方媒體例如法新社或美國之音的報導,不過在遇到與中國有關的話題時,電視台就會十分一致的進行正面報導。

[中國環球電視網非洲台]

在非洲本地新聞方面,無論有沒有新聞自由的國家,中國媒體都比較有優勢。在威權主義統治的非洲國家,媒體根本是被壓倒沒有自由的;像南非這樣有媒體自由的國家,他們自己的媒體跟中國來的媒體相比,中國媒體報導得更詳盡、或是關心的國家更多。如此一來,當地人常常去看中國電視台,漸漸養成習慣,相對其他信息例如與中國有關的消息,更容易一起接受。

外國媒體官媒化

中國大手筆的邀請世界各地記者前往中國學習新聞學,以獎學金的方式附加極其優待的旅遊行程,換取他們對中國的美好印象,與隨之而來的親中立場。

習近平曾公開表示,中國記者的使命是「成為黨的旗手」,並且「在思想、政治與行動上忠貞追隨黨的領導」。這項主張也在這種記者交流計劃中得到體現,往其他國家的媒體擴散。無國界記者的報告提到,印度、東南亞、加勒比海、非洲等地的記者受邀到中國學習「記者的工作必須『確保社會安全』,並且要報導國家領導者進行改革的『正面新聞』。 」

反官方媒體

事實上,並不是所有華人媒體都是有官方支持的,除了官方支持的華人媒體以外,還有很多反華的媒體,他們背後也有自己的金主,兩派一個歌頌一個貶低,對立形像很是有趣。

境外反華媒體是由境外特殊政治勢力扶植、在境外創辦運營的專門從事反華輿論宣傳的媒體。境外反華媒體的存在有極為複雜的社會根源,主要由境外分裂勢力或教派組織主辦,在華人等相關群體內的影響較大,已成為中外輿論博弈領域不可忽視的重要力量。

這類反華或者反共媒體,也是主打本地化,用更多本地新聞和生活服務類諮詢吸引讀者,從而擴大自己在當地華人社區的影響力,達到自己宣傳自己主張的效果。

西方媒體也不自由

就在幾天前,位於墨爾本CBD Swanston Street和Bourke Street兩街路口爆發遊行集會行動,約20多名環保人士抵制默多克新聞集團,譴責其在氣候變化方面的虛假報導。據悉,此次遊行是為了抗議默多克媒體數十年來否認氣候變化,指責其環境相關報導失實。

早在2個月之前,陸克文(Kevin Rudd)發起請願要求皇家委員會對默多克新聞集團進行調查,這一請願在24小時內有超過4萬人聯署。

他呼籲澳大利亞國會設立一個皇家調查委員會對澳大利亞媒體壟斷的濫觴進行調查,特別是默多克新聞集團。同時,他還建議增加媒體所有權的多樣性。

陸克文在發起請願的視頻中說:「真實情況是,默多克已經成為我們民主的一個毒瘤、一個傲慢的毒瘤。」

陸克文表示,澳大利亞所有印刷媒體中有70%歸默多克所有,而在昆士蘭州幾乎所有報紙都歸默多克所有。默多克在澳大利亞保留盈利虧損的報紙,以最大限度發揮其政治權力,追求他的商業利益,並欺凌任何持不同觀點的人。

去年,民主倡導團體「自由之家」(F​​reedom House)發布《2019年自由與媒體》報告,指出,即使在民主國家,意圖鞏固權力的領導人也在尋找壓制獨立新聞的方法。同時,缺乏對主流新聞來源的信任、大量的虛假信息,以及缺乏可持續的商業模式,都在打壓媒體行業。

獨立自由的媒體

中國官方對於媒體的控制確有其事,反華媒體也步步緊逼,但是政治究竟就是政治。

西方官方媒體提出的中國官方支持華人媒體的事情並不完全,事實上,在海外有大量的本地、獨立、自由的華人媒體,這些媒體並沒有得到中國官方和反華勢力任何一方的資金支持。

這類媒體其實才是真正意義上的獨立與自由的媒體,比西方官媒也更獨立與自由。然而,這類媒體其實也可以細分成兩類:一類是團隊具有中國成長背景;一類是毫無中國成長背景。

之所以有這兩類的區分,是因為,第一類華人媒體的團隊,多數是從小接受中國教育,而後移民海外的華人。這一類華人,會更多的關注並關心中國國內的事情。有些時候,也會以一個中國的角度去看問題,並評判問題,所以很多時候,這類媒體的觀點,會讓人以為他們是得到了官方的支持,然而並不是,只是單純的角度更從中國去思考世界。

另一類華人媒體,是典型的海外媒體,並不具備中國成長的背景,這類媒體看中國,更像是以旁觀者的角度在思考問題。很多時候,他們看問題會看的更全面,因為並不會「只緣身在此山中」。但是,很多時候,他們也有自己的問題,雖然他們自己覺得自己的觀點更為客觀,但是有時候卻忽略了中國本身價值觀或者社會民眾的想法,多少會有些片面。

而事實上,這兩類華人媒體在一起,才更容易產生多角度的思維方式,產生不同的觀點,不能說誰全對,也不能說誰全錯,讓讀者有更多的選擇,從而讓華語社區有更多的創造力和思考方向,永遠不會成為一言堂。

然而,無論是哪種獨立的華人媒體,今天都不得不面對一種情況,收入的缺失波及存活的空間。很多傳統的華人媒體,一個接一個的離開,新興的點子媒體曾經雨後春筍,如今也僅存少數的一兩家還勉強維持。這就是社會的現實,讓我們且行且珍惜。

文:本刊編輯部 圖 : 網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