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聯合國「國將不國」? ——再見安南

聯合國「國將不國」? ——再見安南

0

聯合國「國將不國」?

——再見安南

「讓我們謹記,任何奉獻,不管是多麼微小的奉獻,都可以促成一個不一樣的世界」——科菲·阿塔·安南

8月18日,聯合國前秘書長科菲·安南因病去世,享年80歲。 8月22日,聯合國紐約總部為科菲·安南舉行了敬獻花圈和簽署哀悼書的紀念儀式。哀悼書將從即日起至24日在聯合國紐約總部向公眾開放,讓每個人都可以通過文字緬懷科菲·安南。聯合國秘書長古特雷斯在悼念儀式上發表致辭指出,科菲·安南體現了聯合國的價值觀,作為他的同事令人感到自豪。他的離去對許多人來說都是一種個人損失。

科菲·安南

安南1938年4月8日,在英屬黃金海岸庫馬西市出生,他家族相當富有,父親是阿散蒂省省長。就在安南19歲生日前兩日,黃金海岸脫離英國殖民統治獨立,成為加納。

安南年輕時先後在美國同瑞士求學,1962年加入聯合國系統工作,步步晉升。他談吐溫文有禮,深受外交界同輩歡迎,但亦有人埋怨他處事被動。

安南在1990年代出掌維持和平任務部門,期間被批評無設法阻止波斯尼亞內戰,以及盧旺達種族衝突中多場血腥屠殺。

2001年,安南在第一個聯合國秘書長任期內,獲頒諾貝爾和平獎,以表揚他革新這個國際組織的努力。

 

註定名垂青史

從前,聯合國在失衡的大國角力中面臨無用武之地,安南之後,聯合國成為了現在以及未來人們眼裡的聯合國。

聯合國秘書長這份工作是什麼樣的工作?賴伊(第一位聯合國秘書長)說,「地球上最沒法幹的事」;哈馬舍爾德(第二位聯合國秘書長)說,「在人類社會的刀刃上工作」;吳丹(第三位聯合國秘書長)說,「秘書長的活動總是對一些國家顯得太多,對另一些國家似乎太少,他必須在相互衝突的國家政策的叢林中擠出一條路前進」… …

安南,第一個從聯合國最低行政級別p1做起,一直做到最高級別秘書長的國際公務員。前任加利因為美國的單邊主義而被認為使聯合國被架空,沒能獲得連任。臨危受命的安南上任伊始,越來越崇尚單邊行動的美國政府就以會費相要挾要求聯合國改革。此時,聯合國無論是組織管理、名望聲譽甚至是未來前景都出現了問題。而安南,他的聯合國改革方案以及個人積極斡旋國際問題的努力在重重阻礙之下挽救了聲望江河日下的聯合國,並在伊拉克問題、巴以和談、阿富汗重建等等國際重大議題上發揮了巨大作用。他曠日持久的「石油換食品」的計劃拯救了無數美國製裁下的伊拉克人民。這些成就讓聯合國沒有步國聯的後塵。

聯合國秘書長,權責極度割裂,其職責是維護世界和平,而權力只在五棟建築裡有效,即美國的紐約聯合國總部、瑞士日內瓦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奧地利維也納的聯合國維也納辦事處,肯尼亞內羅畢的聯合國非洲辦事處,泰國曼谷的聯合國亞洲太平洋地區辦事處。這必然使之成為一個不得不待在奧林匹亞山的神壇上,卻又必然不可能履行其最主要職責的人。於是,每一任秘書長譽滿天下,謗滿天下,英明偉大到一事無成。正因為政治格局今不如昔,也愈發彰顯安南曾經的過人之處。

自安南離任,聯合國的存在感越來越低。

想改變的改變不了,不想改變的也守護不了

聯合國秘書長不是聯合國的首腦,更不是世界元首。聯合國秘書長是聯合國秘書處的首長,而秘書處則是為聯合國其他主要機關服務,並執行這些機關製定的方案與政策的一個部門,是聯合國六大機構(聯合國大會、聯合國安全理事會、聯合國經濟及社會理事會、聯合國託管理事會、國際法院和聯合國秘書處)之一。

聯合國奉行的工作原則其中一點即是「成員國主導原則」(Member-led),即議題由成員國發起,方案由成員國製定,決策由成員國做出。在聯合國體系中的任何政府間會議,其核心都是成員國(如在聯大是全體會員國,在安理會是全體理事國,在ECOSOC和UNESCO組織中參與國亦有所不同),而不是聯合國秘書處或聯合國秘書長。

於是,安南也如他人一樣,想改變的改變不了,不想改變的也守護不了。我們懷念的是確定已經被遺忘的時光,並不斷懷古傷今,這也是安南不朽的原因之一。一個從聯合國低位摸爬滾打三十年最終成為聯合國秘書長,從WHO世衛組織的賬目管理員到聯合國秘書長,何等勵志,然而也正是在圈內長期的摔打,安南更加瞭解聯合國的邏輯、規則,才能成為強有力的施令者與改革者。他的繼任們潘基文、古特雷斯都是空降不適應聯合國的遊戲規則,於是,近些年,聯合國維和部隊的軍紀逐漸惡化,聯合國內部上上下下貪腐問題日趨嚴重,聯合國「國將不國」矣。

聯合國的未來

還記得國際聯盟嗎,成立於1920年,在1934年到1935年處於高峰時期,因為美國沒有加入,二戰結束後就被聯合國取代了,消失於1946年4月,而聯合國是美國總統羅斯福設想出來的。以前國際聯盟遇到的問題是依賴大國援助,而聯合國呢,類似的問題猶在。這樣的組織,如WTO、WHO一樣,大國永遠佔據主導地位,小國想要在大國中找到自己的利益,就必須站隊,而聯合國沒有主導世界的能力,那麼它的價值就是為大國服務,美國之所以提議聯合國不就是想自己來主導嗎,若不然又為何不直接加入國際聯盟呢。

當大國發現自己的手腳被束縛的時候,聯合國哪裡還有未來,解散、解散,已經不是第一天在探討了,美國、俄羅斯、中國都有一票否決權,當其中任何一個「任性」如特朗普,已經退出了「聯合國教科文組織」和「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等聯合國重要機構,退出聯合國也不是什麼意料之外的事,就如之前人們擔心超級TPP很可能會取代WTO一樣,「世界政府」或代替聯合國另起爐灶。

今天我們緬懷安南,也許明天「聯合國」就已在紀念墓裡,安息。

 

 

 

 

「」

(Visited 3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