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美國大選如何收場

距美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被認為獲得美國大選勝利已經好幾天了,但特朗普還沒有承認失敗,或表現出任何承認自己失敗的跡象。這次美國大選創造了很多記錄,不僅是投票人數最多的一次大選,也被認為是有著和選舉相關訴訟最多的大選。2020美國總統大選由於疫情所造成的郵寄選票和缺席選票增加,導致遲遲無法給全世界的觀眾一個確定性的結果。餘波仍在震盪,後續的點票、訴訟與接班問題依舊在世界範圍內引人注目。

Published

on

「他贏了」但「我沒有輸」

特朗普從來不是一個輕易認輸的人。

自點票結果公佈以來,特朗普團隊在不少關鍵州發起了法律訴訟,挑戰選舉結果,包括指支持特朗普的270萬張選票「被刪除」,但沒有提供可以證實選舉舞弊的證據。當然,如果真的有任何值得懷疑的證據,特朗普的競選團隊發起訴訟,由法院來裁決完全沒有問題。但至今為止還沒有一件訴訟成功,佐治亞、密歇根的法官已相繼駁回訴訟,關於「投票存在普遍的欺詐行為」的指控尚未得到證實。

特朗普關於選票「被刪除」的指控,起因是密歇根州一個偏向共和黨的郡在計票過程中出現了失誤。該州的選舉人員承認,在上報非官方結果時中發生了人為失誤,但並不存在點票軟體錯誤,實際的選票也沒有被篡改。聯邦及地方選舉官員日前聯合發表聲明稱,今年的大選是美國歷史上「最安全的選舉」。

要知道,如果州法院受理特朗普一方的訴訟並要求重新點票,案件有可能訴至最高法院。但在美國歷史中,最高法院介入大選的例子十分罕見,只有2000年大選出現了這種情況。當年最高法院宣佈終止重新點算佛羅里達州的選票,布希因而險勝、取得連任。

特朗普在15日先後發了兩條推特,第一條是說「他(拜登)贏了,因為選舉舞弊」, 第二條則是「他只是在報導假新聞的媒體眼裡贏了。我沒有認輸」。他的推特已被注明「有爭議」,指出其推文含誤導資訊。

特朗普尚未承认败选

遠遠不足以證明的模型

近來,美國數學模型專家謝衛國從統計學角度分析,認為美國大選期間,拜登在密歇根和威斯康辛州,出現的突增曲線圖的機率極低,可稱為低級舞弊曲線。換句話說,從拜登選票突增曲線圖的機率來看,謝衛國教授認為背後可能有龐大的系統犯罪集團。

具體來講,拜登一下子多出來十萬張票,而特朗普的票數則維持不變。因為選票是一張一張的數,一張一張的加,這十萬張相當於是一種排列組合,而這個概率是十的三萬多次方分之一。以前有人說進化論概率,相當於,風吹過了一個垃圾堆,吹過以後會突然產生一個航天飛機。而拜登曲線比這種概率還要低。

以密歇根州為例,在該州沒有反轉之前,特朗普51%,拜登46%,特朗普領先拜登將近21萬張選票。而一頓飯的時間,密歇根州的反轉直接把差距縮短到7萬張票。值得注意的是,在這個過程中,特朗普沒有收到一張選票,這13萬張選票全部都是拜登的,不得不讓人產生懷疑。即便理論層面發生的概率再低,而真正切換到現實生活中,特別是風雲詭譎的政治世界,再小概率的事件也是存在可能性。要想以理論模型為起點將拜登的部分選票證偽,目前特朗普團隊手中的牌還遠遠不夠。

今年是美國大選最特殊的一年,由於恰巧碰上了新冠疫情,為了降低傳播的風險,全美有5500萬人申請郵寄投票。而也正因如此,讓人懷疑拜登是否鑽了郵寄選票這個空子。可是,只是這一切分析停留在紙面上,模型畢竟就是模型。猜測是否能被證實,依靠的從來不是理論,而是實實在在的確鑿證據。

分裂聲中呼籲團結

從1796年開始,承認參選失敗就已經是美國和平權力交接的一個組成部分。那一年也是不同政黨競選總統寶座的開始,當時代表聯盟黨的候選人約翰·亞當敗給了民主共和黨候選人湯瑪斯·傑佛遜。而自1896年以來,美國大選中,失敗的候選人都會公開承認參選失敗。只是2020年的這次總統大選,似乎讓人無法想像特朗普優雅下臺的場面。

目前來看,民主黨候選人拜登獲得306張選舉人票,遠超勝選要求的至少270票。重新點票或法律訴訟結果很難推翻這個局面。但特朗普如今都不肯承諾接受敗選結果,仍然不厭其煩地以所謂舞弊指控煽動其選民情緒。民主共和兩黨選民陣營的狂熱情緒和深層對立,在此次大選中體現的極為明顯。

無論是美國憲法,還是其他法律,都沒有規定敗選者一定要發表敗選演說,公開承認失敗。歷屆總統大選中落敗一方這樣做,完全是出於禮貌,同時也是為了告訴自己的支持者,另一方已經獲勝,選戰已經結束。敗選者發表演說也是總統選舉這一政治大戲中的一個核心戲碼。

只是今年的總統大選卻在這個信奉民主自由的過度日益陷入分裂中進行,特朗普面對可能敗選結果竟然提出要讓他下臺需要用強制手段,本身就已經砸碎了權力和平過渡這一民主傳統的基石。美國的歷史不過兩百餘年而已,如今似乎再度急需對團結的呼喚。

2020美国大选余波未平

政治的較量永遠在路上

接下來的這段時間可想仍舊會比較混亂,公眾對選舉程序的信心可能會被顛覆,特朗普支持者的錯誤信念可能會被鞏固——本次選舉被「篡取」了。由此給民主體制帶來的傷害將是久遠的。

一個政治制度的背後會反映一個社會的偏好,它不是一個偶然促成的中立、客觀的規則,在建立和演變的過程當中,一直會反映這個社會的選擇,價值的選擇,在歷史事件中所留下的痕跡。選舉制度是這樣,其他的社會政策也是如此,法律和社會之間一直是在互相影響的過程當中推動著往前走的。

不過短期內,想不出有什麼可以阻止這一結果的到來:12月8日,美國大選結果將受到認證,各州的重新點票與訴訟挑戰預計都將落下帷幕。這天又被稱為「安全港」截止日,各方仍可就選舉發起訴訟,但法庭很可能會拒絕審理。12月14日,選舉人會代表各州投下選票。美國大選並非直接普選,而是由各州的選舉人間接選出總統。大部分州有法律規定,選舉人必須將票投給贏得該州普選票的候選人,以免出現「不忠誠的選舉人」。而12月23日是國會確認收到選舉人票的截止日。在聖誕與新年假期之後,國會將在1月6日清點與確認所有的選舉人票,這通常只是一個常規程式。不出意外,2021年1月20日,拜登將舉起右手,宣誓就職,成為第46任美國總統。無論特朗普喜歡與否,承認與否,他的總統任期馬上結束了。

當然,特朗普隨時可以在2024年再次參選。美國憲法並不禁止兩屆不連續的總統任期。他也可以充當黨內的後臺老闆,為他的某個子女或政治崇拜者競選總統鋪路。這或許是2020年大選的最終結局,但政治的較量永不會停止。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