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維州抗疫階段性勝利與歐洲疫情再度堪憂的啟示

封鎖三月之餘的墨爾本,終於迎來瞭解封之日。維州的成功無疑避免了重大的人員傷亡和更多的經濟損失。反觀歐洲,疫情二次爆發之勢出乎意料地再度襲來,各國政府如熱鍋上之螞蟻,使盡渾身解數,卻依舊無法預料形勢之走向。和這些地方相比,維州的努力及取得的成果無疑引人注目。

Published

on

封鎖三月之餘的墨爾本,終於迎來瞭解封之日。維州的成功無疑避免了重大的人員傷亡和更多的經濟損失。反觀歐洲,疫情二次爆發之勢出乎意料地再度襲來,各國政府如熱鍋上之螞蟻,使盡渾身解數,卻依舊無法預料形勢之走向。和這些地方相比,維州的努力及取得的成果無疑引人注目。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封鎖三月之餘的墨爾本,終於迎來瞭解封之日。維州的成功無疑避免了重大的人員傷亡和更多的經濟損失。反觀歐洲,疫情二次爆發之勢出乎意料地再度襲來,各國政府如熱鍋上之螞蟻,使盡渾身解數,卻依舊無法預料形勢之走向。和這些地方相比,維州的努力及取得的成果無疑引人注目。

案例清零 維州全面解封

10月28日上午,針對新冠肺炎疫情實施的世界上時間最長的封鎖令,終於在墨爾本畫上了句號。歷時111天的封鎖措施,墨爾本市大約500萬人3個多月來首次可以隨時走出家門,到餐館吃飯和到酒吧喝酒:低容量的酒吧和餐館未來幾天的席位瞬間被訂滿了,顧客蜂擁前往商店購物,商家紛紛打開香檳慶祝;一些商家為滿足顧客需求,還選擇了24小時營業。此外,自11月9日起,墨爾本人獲准境內旅行。

維多利亞州是澳洲人口第二多的州,至今全澳900餘例死亡病例中,超過90%是發生在維州。經過三個多月的嚴格封鎖,墨爾本終於在10月26、27連續兩日報告新增新冠病毒感染病例為零後開始解封。要知道,墨爾本7月初因爆發第二波疫情而實施嚴格封鎖,8月初的單日確診病例一度超過700例。與歐美各國目前的混亂局面相比,維州終於交出了一份不差的答卷。

要知道,自封城決定做出後,維州丹尼爾·安德魯斯政府一直飽受詬病,呼籲州長下臺的聲音始終不斷。在封城的日子裡,民眾不滿於封城決定的聲音就不絕於耳,憤怒、焦慮、抗議也時而發生。可如今回頭看,客觀分析這次維州政府的危機公關處理,自封城後每一天召開丹尼爾·安德魯斯記者招待會,通過媒體交代疫情情況,確保一切資訊公開透明,確保公眾知情權的實現,同時有規劃地披露解封計畫,運用同理心與民眾進行溝通,政府的這些努力都是可圈可點。

而近日維州政府亦宣佈,國際航班於耶誕節前將可降落墨爾本,海外澳洲人或永久居民直飛墨爾本有望。自7月3日開始,維州取消所有抵達墨爾本的國際航班,以檢討並重新制定酒店隔離措施。至今,墨爾本已經近4個月沒有接受國際航班降落。雖然新冠隔離酒店調查的最終報導要推遲到12月21日才能完成,調查組將會在11月6日提交一份中期報告。隨著解封帶來的人員流動增加,出門時有效佩戴口罩尤為重要。解封之初,更不能大意。

至此,維州取得的成就在世界各國抗擊新冠疫情的戰鬥中都令人自豪,但其中也飽含了波折與痛苦。封城的決定,極大地阻止了新冠病毒持續傳播,可也給維州當地經濟和民眾的心理健康造成了破壞性影響,這都需要時日恢復。而今,復興的號角顯然已吹響,特別是允許墨爾本人在維州境內旅行的決定必將推動地區的經濟發展。

歐洲全面告急 各國政府再出新招

三、四月那一場慘烈的戰役在前,歐洲諸國一直沒敢像美國一樣真正施行群體免疫政策,也真的在一段時間內,把疫情曲線拉了下來,部分國家甚至一段時間每日新增在個位數。歐洲人算是度過了一個還算自由的夏天。

但事實證明,他們放鬆得太早了……傳染病就是傳染病,即使有一段時間幾乎已經消失,但只要放鬆控制,它依然會以指數等級增長。歐洲本來以為熬過了最艱難的時刻,可以把新冠病毒拋在腦後,卻發現疫情再度抬頭,且來勢洶洶。不但新增病例數量上升,住院治療的重症病例也顯著增多。

截至10月29日,法國新冠肺炎累計確診127萬人,累積死亡35820例。在過去7天,新冠檢測呈陽性比例,繼續上升,至18.6%。目前,法國醫院裡超過半數的重症病床已經被新冠病人佔用——如果按照這個態勢發展下去,到了11月中旬,法國的重症病房就會爆滿,再次出現三月份一床難求的局面。

到目前為止,德國的表現還算不錯。死亡人數總共不到1萬,還不及英國的四分之一,而人口卻比後者大的多。整個夏天感染率一直很低,但現在開始激增。最新的每日病例接近5千,達到4月份以來的最高水準。

各國政府都在尋找不同防疫、抗疫措施的最佳組合,從局部隔離封鎖,測試-跟蹤、經濟補助到公眾資訊溝通,設法在冬季來臨前盡可能減少感染病例數量。法國和德國已於近日同時宣佈——兩國將實施第二次全國封城,以應對日益惡化的疫情挑戰;捷克宣佈將實行為期三周的部分封鎖;荷蘭宣佈為期四周的部分封鎖;比利時也宣佈了封鎖政策;西班牙已經宣佈進入為期六個月的緊急狀態;英國發佈三級防控,BBC警告,英國每天有10萬人感染病毒;義大利日增再次超過2.5萬人,多地醫院出現新冠病床和醫務人員短缺。歐洲全境岌岌可危。

歐洲各國彼此間隔很近,一個國家疫情爆發勢必會影響到另一個。就算某個國家以壯士斷腕的魄力,咬牙宣佈與新冠疫情死拼到底,只要他的鄰居還在繼續群體免疫,它就永遠好不了。可以預見,歐洲各國,誰都沒有那個魄力,去成為這個拼上經濟也要清零新冠的國家。

巴黎餐馆和酒吧从业人员为餐饮业举行葬礼

應對危機 決策立意各有不同

同為民主國家,澳大利亞和歐洲各國在應對疫情方面折射出的不同,特別是採取不同手段進而取得不同成效,不得不令人思考掩藏在政治制度、意識形態後的更深層次的緣由。

歐洲各國經歷了文藝復興、宗教改革、啟蒙運動以及上個世紀的兩場世界大戰的洗禮,自由行動、方便的出行和獨立決策,早已深深根植在一代又一代的歐洲民眾心中。而政府擔心公眾輿論,不習慣於下達嚴厲的命令,公民也不習慣於服從命令。但此次新冠疫情席捲全國,卻讓歐洲人為生活在開放富裕的民主國家而付出代價,可即便如此,要讓「不自由毋寧死」的歐洲民眾放棄個人最為珍視的自由,真是件比死更加折磨人的事情。

所以,當聽聞中國政府做出隔離數千萬人,禁止他們離開城市,甚至是自己的家,只有在獲得食物和醫療時除外的決定時,而且還對數億人實施了相對寬鬆的限制,在這個過程中將許多產業完全關閉,接受以嚴重經濟損失作為遏制疾病的代價,歐洲人是真正的震驚。這種威權政府的強制力是不可能在崇尚「個人主義」的歐洲實現的,甚至提出本身,就要面臨巨大的輿論壓力。

「個人主義」,這四個字從來不是隨便說說,而是切實體現在生活的點滴中。具體來說,「我」是大於一切的。「我」不會因為要防疫而戴口罩,因為我覺得不舒服。「我」不會因為要防疫而不去看球賽、不去 party,因為這是我的自由。「我」不會因為不舒服就不出門,因為就算我有新冠肺炎,我還年輕,很大可能也不會死。而這種個人至上的觀念放至長期威權體制治國的國度,其民眾也是難以理解的。

幸運的是,澳洲似乎在世界各國應對疫情的實戰中採取了偏向中間的路徑。以此次封城如此之久的維州為例,民主體制自然決定了一切資訊都要向民眾及時披露,政府犯了隔離酒店監管不力這樣愚蠢的錯誤,就要接受獨立調查;而同時又因相比較歷史文化悠久的歐洲大陸,澳洲這片新大陸建國不過百年,制度雖承英美體制,但其閃轉騰挪的空間極大,在面臨百年不遇的新冠疫情之時,民眾於此特殊時期適度讓渡個人自由,由政府統一管理的可能性則遠遠高於堅守傳統的歐洲。另外,由於澳洲特殊的地緣優勢,民眾生活保障實現自給自足亦有可能,所以臨時對經濟踩下急刹車,然後再度重啟,在實踐層面則更好實現。而較之一直沒有採取果斷決策的歐洲諸國,澳大利亞明年重歸「正常生活」的可能性會大很多。

欢庆墨尔本解封的街头壁画

維州顯然值得對自己的努力感到驕傲,但畢竟這不是一場競賽。新冠疫情考驗的是全人類的智慧與耐力。對比不同國家應對新冠疫情的狀況更不是一個直觀的事情,不同國家在人口構成、地理情況、衛生系統能力以及政府策略上都各不相同。只是希望,當有朝一日此次危機成為往事,各國政府能夠有所反思,總結出更加完善的體系、策略,既保障民眾的健康,又保護民眾的自由,以更好應對未來不可期的危機。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