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維州已然解封 慘重代價尚需時日消解

近來,維州大規模實現解封,墨爾本500萬居民從111天居家令中得到鬆綁,重獲自由。自維州疫情於年中捲土重來,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Daniel Andrews)的民望就似乎從巔峰跌倒了谷底,這一路跌宕起伏,他的政治生涯也面臨了嚴峻挑戰。而解封後,維州連續十餘日錄得新冠病例0新增和0死亡,暫時讓州長得以喘息。解封只是第一步,維州經濟社會如何從這三個月的封鎖中迅速恢復過來,才是擺在安德魯斯政府面前更大的一道難題。

Published

on

維州封鎖代價難以估量

根據澳大利亞統計局的最新資料顯示,8月和9月,維州有7.3萬人失業,8.1萬人完全離開勞動力市場。另有5.8萬人的工作時間減少,11.29萬在9月份受雇的維州人根本沒有工作時間。維州的不充分就業率(包括那些需要更多工作時間的人)已飆升至14.9%,共51.5萬人處於不充分就業狀態。維州離開勞動力大軍的人數,意味著該州9月份的失業率實際上已升至6.7%,高於新州、昆州和南澳。這些數字無疑是「毀滅性的」。要知道,8月和9月也就是維州倒退之時,全國其他地區創造了17.2萬個就業機會。

現在有23萬維州人正在找工作,他們被統計局視為是失業者。總理莫里森指出,這是墨爾本「關閉的經濟成本」。而州長安德魯斯則從另一個角度解釋,認為這些數字「不足為奇」,代表著「行動呼籲」,並要求他的政府在今年晚些時候出臺一項前所未有的創造就業的預算。為了減少疫情傳播,幾個月來墨爾本維持四級封鎖、整個維州維持三級封鎖的經濟成本已然顯現。更糟糕的是,這不僅僅是就業損失和生計損失,也嚴重影響了民眾的心理健康。

疫情後的社會復蘇問題成為民眾最為關心的重點之一,這次席捲全球的新冠肺炎疫情對各國來說不僅僅是一場「病毒大作戰」,疫情中的心理健康問題也尤為重要。最新官方資料顯示,在新冠肺炎疫情期間,有100多萬澳人尋求心理健康治療,維州的持續封鎖也引發一場社會心理健康危機,在10月過去的4周內,心理健康問題病例增加了30%。

全世界的科学家都在努力开发新冠肺炎疫苗

以目前的形勢來看,相較美國、歐洲各國,澳洲應對新冠疫情取得的成績斐然。只是經歷了數月的封鎖、解封、二次爆發、再度封鎖和再次解封,民眾該如何收拾好自己的心情,重新面對接下來的生活,則需要各方的特別關注,否則新冠疫情所造成的次生災害會遠遠超出我們的想像。

重新實施嚴格的封鎖措施有助於控制局部暴發的疫情,但若進行大規模封鎖,可能對經濟社會帶來較大的影響。如何恰當、靈活地實施,離不開在實踐中探索。挽救生命固然重要,但活下來的生活還要繼續生活。維州政府推行的一系列政策在種種艱難中試圖維持一種微妙平衡的嘗試,可能並不理想。

封鎖措施是否過猶不及

誰也無法否認,面對疫情二次爆發,安德魯斯政府做出的一切措施,總之都在於為了盡可能多地挽救生命。新冠疫情的爆發對於澳洲這個歷史及其短暫的國家是一場前所未有的挑戰,無論是聯邦政府還是各州政府都面臨了巨大壓力。期間,安德魯斯本人面對的質疑聲更是不絕於耳,甚至屢屢有人要求其下臺。如今看來成績值得肯定,可更重要的是,要回顧一路走來哪些措施可以做得更進一步,哪些措施則實屬「畫蛇添足」。

9月初,安德魯斯曾公佈了萬眾矚目的解封五步走路線圖。要知道,在當時看來,那是根本實現不了的任務,如同一盆冷水澆在了百萬墨爾本民眾頭上,維州商業組織負責人更是把這一解封路線圖稱作「一條沒有出路的道路」,連聯邦政府都痛批維州彼時將四級封鎖延長兩周的決定對維州民眾是一個「艱難而沉重的消息」,並宣佈要對維州該決定的基礎模型進行審查。

维州疫情二度爆发 安德鲁斯政府承受巨大压力

而10月末,一直秉持嚴格禁足政策的維州,終於鬆了口,安德魯斯宣佈將其謹慎放寬限制的做法提速,允許商店,酒吧和餐館重新開放,商業團體對終於表示如釋重負。不過,對於成千上萬已經成為封鎖令犧牲品的商業而言,放寬限制可能為時已晚。維州的第二波疫情當然要得到控制,但政府在頒佈相應該計畫在保護商家的未來方面遠遠不夠。

維州反對派對安德魯斯政府的最新放寬限制的政策表示歡迎,但同時也認為執政黨可以做得更多。聯盟黨領導人奧布萊恩更是直接指出,安德魯斯政府應該開始實施一些符合「常識」規定,特別是在使用口罩方面,越來越多的人要求只在擁擠的地方強制使用口罩。

較之新州,可以看到其並未實施如同維州一樣的嚴苛政策,而是在不消除病毒的情況下實現一定水準的抑制,同時保持開放。這樣得以避免了對人們的情緒和社會經濟造成的難以挽回的損害。目前來看,維州政府採取二度封鎖政策付出了巨大代價的,這是需要承認並盡可能尋找應對措施彌補的,否則就是沒有對公眾公平誠實。

目前來看,安德魯斯政府採取的與其說是抑制政策,不如說更像是根除政策,以雷霆手段意圖終止社區傳播,讓病毒徹底消失。可參見世界範圍內各國對抗新冠疫情的實例,此病毒實在狡猾,捲土重來的例子有不少,確定一個不切實際的目標,不如追求盡可能地挽救生命與維持公眾正常生活之間的平衡,否則可能也只是事倍功半罷了。

遠遠不到慶祝的時刻

9月的Newspoll民調顯示,儘管酒店隔離工作失敗,而且商界和醫學專家對墨爾本的長期封鎖不斷提出批評,但維州62%的選民都認同維州州長已經很好地處理了這場危機,全國三分之二的選民也將該州的封鎖評為「大致正確」。當然,維州亦有超過三分之一的選民(35%)認為州長安德魯斯對大流行病的處理不善,其淨滿意度也從4月的58%降至9月的27%。但不管怎麼說,目前安德魯斯政府勉強熬過了一關,接下來恢復該州經濟社會運行的考驗才剛剛開始。

日前,維州政府已承諾撥款53億元,在墨爾本和其他地區建造1.2萬所社會住房。該計劃將包括在11月24日公佈的2020/21年度預算中,將提供9300套新住房,並替換1100套現有公屋。其中,新建2000套住房供心理疾病患者居住,新建2900套經濟適用房和低成本住房,以幫助中低收入人羣住得離工作地點更近,新建1000套住房供維州原住民居住,另有1000套住房供家庭暴力受害者居住。

無家可歸是維州面臨的頭號社會公平問題,解決這個問題的最好辦法是爲有需要的人建造房屋。同時,這一計劃不僅旨在讓成千上萬的維州人擁有一個安全穩定的家,也將在未來四年每年創造約1萬個就業機會,首批6000套住房預計將在18個月內完工。只是對比已超過10萬人的公屋等候名單,這一被稱為解決該州住房和無家可歸危機的「巨大飛躍」的計劃,可能還是杯水車薪。

同時,疫情二度爆發體現的維州政府系統性問題也不是一夜之間可以解決的。維州政府機構中缺乏公共衛生專業人員,缺乏進行接觸者追蹤的人手並且無法進行大規模培訓,這些因素都讓維州的病毒傳播情況比在新南威爾士州更脆弱。而且,應對疫情後的心理健康恢復,不僅僅需要民眾的「自救」,也離不開政府投入資金和支持。

數月的封鎖可能會給人們造成巨大的心理傷害。當人們擺脫限制時,會開心會慶祝。但這像是一種「報復性」的表現。在狡猾的病毒面前,自滿就是人們最大的敵人。人們還要保持警惕,去做正確的事情,直到得到疫苗為止。

雖然維州在解封後實現數日「雙零」,但在疫苗研製成功並可實現接種之前,疫情的反覆仍值得警惕。儘管聯邦政府此前稱澳大利亞人明年第一季度即可接種,但本月初公佈的新財年聯邦預算案估計,在澳大利亞推廣新冠疫苗可能需要多達12個月的時間,這取決於哪個候選疫苗最終證明是成功的。也就是說,澳洲「全民」疫苗接種計劃將要等到2021年底才能落實。

解封後的路途漫漫,維州政府要交的答卷還遠遠未完成。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Continue Reading