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維州封城措施反覆 暴露執政能力短板

經維州政府批准,為期五天的緊急封鎖已於上週三晚上午夜結束,令去年兩次陷入長期封城的維州民眾深深鬆一口氣。

Published

on

這一決定由維州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在上週三早上向公眾證實,由於該州在過去24小時內沒有記錄到新的冠狀病毒病例故而決定結束緊急封鎖措施。只是維州人仍將被要求戴上口罩,並繼續保持物理距離,尤其是在密閉空間;維州人的來訪者也將以5人為上限,而不是像封鎖前的15人。這次引發再次封鎖的緣由依舊是隔離酒店出的紕漏,不禁引發大量民眾不滿與質疑,為何政府在之前已經犯過錯誤的問題上而且去年經歷過專門調查委員會的長期調查,再次引發連鎖反應,影響了數百萬民眾的生活生計,政府需要給民眾的交代還遠遠不夠。

/ 口罩已成为澳洲人日常生活的一部分

病毒再次外泄 暴露政府無能

去年,因為新冠病毒從隔離酒店外泄,導致了維州的第二波疫情,年底,該州的酒店檢疫計劃重啟,但最近幾周,檢疫系統再次面臨麻煩。儘管州長丹尼爾·安德魯斯吹噓該州的檢疫系統全國最嚴,但仍然出現了病毒外泄事件。由於近日的假日酒店集群,全州被迫進入為期5天的第三次封城。這著實令百萬民眾惱火。

要知道,維州的第二波疫情導致1.8萬例感染及800例死亡,主要原因可追溯到在5月、6月期間在兩個隔離酒店Rydges、Stamford Plaza hotels工作的保安人員。去年年末,針對維州糟糕的酒店隔離專案的500頁最終版調查報告終於公佈。而公佈的結果讓眾人大跌眼鏡:針對維州酒店隔離專案的調查無法確定究竟是誰對使用私人保安的決定負有責任。在12月21日提交給議會的最終調查報告中,退休法官詹妮弗·科特得出結論,雇用私人保安的決定「不是由「個人」做出的」。

在800人死亡、數月聽證會、63名證人出席和3人高調辭職後,得出的竟是如此結論。先不論政府是否故意甩鍋,即便是沒有找出最終應負責任的「個人」,至少維州政府應該從去年的兩次封城中吸取教訓,將經驗運用在下一步的防疫過程中,以防重蹈覆轍。可誰知2021年剛過一個多月,隔離酒店再起風雲,不禁觸動了民眾的神經,維州政府是否有能力擔起責任。

之前的百日封城已經讓這座城市「滿目瘡痍」。最近維州再一次封城,引發大量民眾不滿並不令人意外。特別是墨爾本的餐飲業明顯受挫,本來是農曆新年加情人節的好時機,很多客人都已經訂好了座,因為要迎客餐廳已經籌備了大量食材和人力,但是因為五天的臨時封城,原本就飽受痛苦的行業更加雪上加霜。即便是五日封鎖即刻解除,人們對於政府的執政能力信任度已大大打折。更重要的是,對於未來不確定性的擔憂,則是對個人生活、商家生計更大的傷害。

是必要?還是預防性?

這一次的封城, 來得突然, 解說的理由, 其實並不充分。病毒出現變種, 並不是從維州開始。在布里斯班及悉尼早前的爆發, 也確認為英國毒株, 兩州政府都謹慎面對, 不過卻沒有全個州都陷入封閉隔離之中, 只在發現病毒社區中實施。明顯地, 兩州政府有自信情況可以受到控制, 至少不會立時把問題升級。維州政府在第一次隔離後, 似乎已變成驚弓之鳥, 寧願加重管制措施, 也不容有失, 其實是官員要求維州居民付出沉重的代價, 務求自己不用承擔責任。

封閉隔離中付出代價的是每一位維州居民, 生活、收入及自由都受到限制, 不少人都認為不必要。在隔離期間, 有教會牧師表示不認同, 堅決繼續在周日舉行崇拜, 這是在第一次封閉隔離112天中沒有發生過的事。而且不少商戶立時要求政府就決定封城而令他們經濟受損作出賠償, 可見維州居民對今次封城, 並不心服。有人把這次封城, 看成為政府為著不願意負上責任而作出的不必要擾民措施, 因而作出抗議的行動。

在封城第二、三天, 在看到病毒沒有抗散的跡象時, 政府官員多次暗示必定會在5天後放寬, 可見政府也知到這一次封城的理據不強, 是預防性多於必要性。要是連政府也知道這是預防性的安排, 那麼政府作出賠償, 也是合情合理的事。

而在引起病毒泄漏的可能事故中, 政府及當事人的說法並不一致, 而政府又不願意深究, 與墨爾本第一次封城後的調查委員會, 「無法」找出誰要負責相似。曾在隔離酒店使用霧化器有關人仕, 聲稱已向酒店管理人仕報告過自己的情況及要用的霧化器, 不過政府卻堅稱事主在入住時沒有提交記錄。到底誰對誰錯, 並不難找出答案。有關部門不願深究, 令人覺得政府只是要大事化小、息事寧人,並沒有正視整個系統的安全。

事後, 安德魯斯更聲稱聯邦政府要重新考慮是否容許海外人仕前來澳洲的政策, 就是把酒店隔離的問題, 推給聯邦政府。不過同時間, 維州進行的澳網公開賽, 卻是維州政府支持的國際項目, 也表明了維州是受益於這一政策。要是沒有人能進來, 澳網大概也不能舉行了。說得白一點, 維州政府管不好隔離酒店檢疫, 把問題推給讓人進入澳洲的政策, 目的明顯是要轉移公眾視線。不去作好自己要盡的責任, 卻把問題推給別人。

/ 維州州長安德魯斯及其衛生事務官員

安保系統引入新策 有效性尚待考察

民怨沸騰,政府怎麼可能不知道。最近維州新冠檢疫部門也是如熱鍋上的螞蟻,亟待尋求更有效的措施,以監控未來可能再次發現的違規行為。而在隔離酒店中引入機器人監督則是最新的一條對策,以在發生多起新冠病毒外泄事件後提供額外的安全保障。

據悉,維州政府新冠檢疫部門將在未來幾周內進行一個機器人的試點計劃,該機器人可以在其一家隔離酒店捕獲音訊和視頻,從而對檢疫系統進行更廣泛的審查。相關部門發言人表示,目前正在考慮在隔離酒店增設監控攝像的方案,以增強覆蓋面。安保公司Monjon將是此次機器人試點計劃的提供方,將提供在美國公開賽的酒店檢疫項目中成功使用的技術。

該公司表示,機器人將提供「樓層監控」,可以最低限度降低酒店員工暴露在確診的歸國旅客或者有高感染風險的旅客的風險。該公司CEO Bryan Goudsblom表示,機器人將配有360度攝像頭、麥克風、揚聲器和感測器,可為警方和現場保安提供即時資訊。Goudsblom說,這些機器人可以識別員工,檢查他們是否正確穿戴個人防護設備,還可以測量體溫,也可以巡視每一個樓層,確保旅客沒有打開房門。如果發現任何違規或異常,會發出警告。

鑒於新冠病毒可以以氣溶膠的形式傳播,缺乏足夠通風系統的酒店並不能勝任這項任務。而在悉尼、墨爾本、布里斯班和珀斯人口密度大,會讓這些社區面臨不可接受的風險。因此,完善酒店檢疫是首要任務。關於新變種病毒的新知識,尤其是它們是如何容易傳播的,意味著我們需要將所有檢疫酒店的管理流程和員工保護升級到「熱門」或「健康」 酒店的標準。所有工作人員,包括警衛、清潔工和從機場運送可能具有傳染性的旅客的司機,都必須配備適當的個人防護設備。此時,引入高科技監控,可以預見能夠彌補人為的檢疫漏洞。不過不能疏漏的是,再好的技術,需要操作還是要靠人,有血有肉有弱點的人。所以維州政府對於其員工的培訓、相關程式的嚴格執行必須反復強調,任何細節都不能放過。

疫苗接種推進 政府依舊不能放鬆

隨著澳洲疫苗接種工作推進,維州已有超過 1200名一線工作人員進行了首次新冠疫苗接種。維州政府計劃的最初重點接種人群是酒店檢疫人員和醫療工作者,採取穩定、謹慎的做法逐步推行。但是,疫苗是否能防止傳播尚不清楚,隨著新冠病毒在國外仍然流行,甚至可能出現更多的感染性或抗疫苗變種。因此,維州政府面臨的壓力絲毫未减,而其需要的靈活應對能力可能更高。

聯邦政府的傳染病控制專家組成員科利尼翁教授認為,引發維州第三次封城的起因是管控不力,而不是維州政府責怪的英國變種病毒。雖然英國變種毒株傳染力更強,但科利尼翁指出,真正的問題是病毒傳播控制。如果查看最近一次墨爾本三家酒店中爆發的疫情,全部都涉及管控出現問題,具體包括包括保安人員不戴護目鏡,官方治理和監督不力,相關人員沒有意識到打開酒店房門時病毒會隨氣流進入走廊,以及一位隔離者在酒店房間內使用醫用霧化器。也就是說,維州的檢疫隔離措施似乎將全國其它地方置於危險之中。

/ 維州隔離酒店

改善酒店檢疫工作不僅僅是靠金錢,還需要聯邦政府履行憲法規定的檢疫責任。它將要求聯邦政府履行其憲法規定的檢疫責任,比如總理莫里森或者某些州長沒管理好檢疫系統,那麼就該為此承擔責任。也就是說,責任的明確和深究必須落在實處。如要糾正在第二次封城中維州政府暴露出的系統性問題,時日尚遠。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