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禁止「港獨」內部不和 -- 2016 香港立法會選舉

禁止「港獨」內部不和 -- 2016 香港立法會選舉

0

文:本刊編輯部圖:維基百科、蘋果日報

2016年第六屆香港立法會選舉於9月4日正式投票,屆時將會選出70個議席。自2012年開始,香港社會出現重大變化,例如政改831方案、雨傘革命、旺角騷亂等事件,使香港社會嚴重撕裂。由於中港矛盾日漸升溫,多次的光復社區行動,亦使香港的政治光譜中出現微妙變化,一些非泛民、非建制、主張「港獨」的本土派成為香港政治界中的第三勢力。2016年香港立法會選舉的爭議事件,包括有歷史上首次有人因政治背景審查而被褫奪參選權、亦首次有候選人指因受到恐嚇而退選。此外,香港中聯辦及香港政府積極高度介入選舉,亦引起各界的關注。

雖然今屆立法會選舉的選舉方式沒有任何的更動,但香港社會在過去幾年間,經歷了重大變化,使主張「港獨」的本土派抬頭。再加上2017年香港特別行政區行政長官選舉,將會於今屆立法會選舉六個月後舉行。因此是次選舉更被各界關注,視為下任行政長官人選及梁振英能否獲得支持連任的一個端倪。而整個選舉過程亦一如所料,大大小小的事情相繼以「史無先例」的形式發生。

因主張港獨禁止參選

本屆香港立法會其中一個焦點所在,非「港獨」兩字莫屬。7月14日,即提名期開始前兩天,選舉管理委員會在沒有諮詢公眾的前提下,突然發出「新指引」,要求參選人額外簽署一份確認書,以確認他們擁護《基本法》。確認書當中特別列明參選人須擁護《基本法》第 1 條「香港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不可分離的部份」和第 12 條「香港特區是中華人民共和國一個享有高度自治權的地方行政區域,直轄於中央人民政府」。這確認書的目的非常明顯,就是要打擊近年日漸抬頭、主張「港獨」的本土派,阻止他們進入立法會。

選舉管理委員會打破慣例,此舉動當然立即受到社會迴響,而對確認書有否法理依據的說法亦眾說紛云,例如有指「參選人並非一定要簽署聲明」、「如作出虛假聲明須負刑事責任」或「簽署與否會影響選舉主任決定是否批准其參選」。面對突如其來的確認書,全體建制派選擇簽署,泛民主派集體拒簽,而本土派各政團則有不同的決定。最終,有五人(包括因旺角騷亂而聲名大燥的梁天琦)收到選舉主任通知,指從過往的言行中,顯示其政治立場有「港獨」的傾向,並宣佈其提名無效。而在五人當中,有簽署了確認書的、又也人拒絕簽署、但他們的共通點都是本土派人士。參選人因政治取向而被褫奪資格,在香港歷屆選舉中前所未見。有人質疑香港政府和中國政府作政治審查、又有人質疑選舉主任沒權力決定提名是否有效。

事實上,如查看《選舉管理委員會(選舉程序)(選舉委員會)規例》,選舉主任只可基於提名人數目不足、參選人未填妥表格或已去世等原因,拒絕參選人參選。而且,在成功獲得參選資格的參選人當中,也有拒絕簽署確認書、主張「港獨」的本土派人士。故此,拒絕參選人參選的依據是如何,根本沒有一個明確和清楚的準則。

因生命受威脅而退選

今屆立法會選舉中,香港首次有人因政治取向而被褫奪資格,但這並不是在今屆立法會選舉中,唯一的「首次發生」事件。8月25日,即距離立法會選舉日十天前,新界西4號候選人自由黨周永勤,於立法會選舉論壇上,突然聲淚俱下地指為免影響家人和朋友惹上「較高層次的麻煩」,決定宣佈棄選。他的棄選成為香港立法會選舉自1985年來,首次出現參選人因生命安全而終止競選工程。

論壇結束後,周永勤被傳媒追訪時說,論壇前一天收到市民傳給他的錄音,指稱有人要動員追擊他。而錄音的矛頭指向另一位同在新界西的候選人--何君堯。奇怪的是,周永勤所屬的黨派,是親政府的自由黨。何君堯的身份雖是獨立侯選人,但在香港眾所周知,何君堯素有「西環(即中聯辦)契仔」之名,他也是屬於建制派。矛頭指向何君堯,當然令人聯想事件與中聯辦有關。同室干戈,兩個政治傾向相同的黨派,但因分配議席問題而在公開言論上針鋒相對的例子比比皆是,例如主張本土的「熱普城」黃毓民,懷疑因立法會選舉「分蛋糕」一事,而在社交網站上大罵同樣主張本土的「本土民主前線」梁天琦。但是程度會嚴重到像「生命受威脅」的,不論在世界各地,也不常見。

事實上,在發生退選事件前,周永勤曾向傳媒證實,有人聲稱以選舉一倍經費,利誘他棄選,但他不為所動。而據了解,周永勤在各鄉村遊走江湖十數年,道理上甚麼「大場面」也經歷過。但不論周永勤在退選後接受傳媒訪問時的表現或據自由黨主席田北俊轉述他在電話裏的語氣,依然是極度恐慌,甚至是離港避禍。可見他指的「比較深層次的麻煩」,非一般尋常。

到底為甚麼要他「退選」,相繼有報導指有人要確保選票能集中流向同屬建制派的何君堯手中。但細心一想,周永勤在新界西選區選前的民調,在20位候選人(選出9席)當中,只有1%的支持率;而何君堯已經有大約8%的支持率,穩守第二位;那1%的票流向何君堯,根本毫無意義。而且在常理推測下,無論是何君堯還是他背後的支持者,在穩守第二的情況下,應盡力避免醜聞才對。但事件如像何君堯所說,周永勤的舉動是為了得到同情,也不合理。當時只有1%支持率的周永勤,距離第九個席位的支持率,還差了至少7%,翻盤機會近乎零。競選多次的周永勤不可能不懂算這條數。

這「比較深層次的麻煩」,到底背後的「黑手」是誰呢?動機和目的又是為何呢?答案確實耐人尋味。其實這一連串事件,可能根本和今屆選舉毫無關係。值得一提,香港立法會選舉不設退選機制,合資格候選人在提名期結束後,不能退出選舉,故周永勤仍是候選人,他只不過是終止了他自己的競選工程。
黨派不合成新現像

綜合整個立法會選舉過程,相斷發生了不少讓人意外,但卻又像可預計得到的事件。香港政府對整個立法會選舉的介入,對比以往,可說是非常高調,而且目標非常明確,就是要盡力避免支持「港獨」的參選人,有機會進入議會。從簽署擁護《基本法》確認書、褫奪部份本土派人士的參選權、甚至高調指任何教師鼓吹香港獨立或會取消該等人的注冊教師資格等事件中可見,打擊支持港獨團體是今屆政府的首要任務。

而在各黨派之間所發生的事件中亦可看出,不論是親政府派,還是泛民主或本土派,他們黨與黨之間在席位上的分配出現不協調。在泛民主派和本土派中出現這問題,有可能是因為近年有越來越多年青人參與政治,其政治理念與上一輩的政治人物有其本質上的不同。這現像不只在香港會發生。其實在世界各地,只要有一地方湧入大量新人,即使新、舊人的最終目標一政,但其做事方法可能會整不相同,那矛盾亦自不然會產生。而在建制派中出現不協調,在香港其實非常少見。但在香港近年經歷如此多問題後,不少建制派人士的能力,已經備受質疑。加上元老級人馬曾鈺成已決定退下,在群龍無首的情況下,相信在背後有一勢力,希望可藉今次選舉,將建制派好好整頓一番。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