疫情陰影下老人院的噩夢

/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

 

席捲全球的新冠疫情目前還沒有任何平息的徵兆,而老年人無疑是此次疫情中的高危群體,其重症率、病死率都顯著高於沒有基礎疾病的年輕人。這場疫情正在對年齡最大、最脆弱的人群造成沉重打擊。這次疫情對各國養老院來說都是一次嚴峻的考驗。而近期維州疫情的再度大規模爆發,也給養老機構帶去了巨大災難。這不得不讓人們思考如何更安全更有效地運營管理養老機構。

 

脆弱的養老機構管理體系

在維州疫情「二次爆發」之初,安德魯斯州長就曾表示,維州新增感染病例中,約80%是由工作場所(包括私營養老機構)病毒傳播造成的。肉類加工廠、呼叫中心和配送中心,以及零售店和一家不允許員工在家辦公的律師事務所都淪為了疫情熱點場所。但老年護理機構的情況則有所不同。不僅是養老院工作人員接觸到了病毒,還有那些在他們上下班途中接觸的人、他們的家人和朋友,還有社區中一些最脆弱的人群。

/维州养老院惨遭第二波疫情重创

 

根據官方資訊,維州多起養老院疫情爆發案例與員工在多家養老院工作有關,這無意中説明了這種致命病毒傳播得更遠、更快。目前已開始採取措施限制養老服務工作人員只在一家養老服務機構內工作。如果員工在不同的養老院工作,這不僅會在不同養老院間傳播病毒,同時還意味著養老院居民無法獲得同一護理人員的照護。只是現實中當聯邦政府啟動對護理人員在多間機構工作造成「交叉感染」威脅的應對計畫之後,很多養老機構提供方仍不清楚該計畫的關鍵細節,而且在該項計畫實施之處一些員工仍在多間養老服務機構工作。不得不說,聯邦政府以及養老機構之間的交流溝通存在著巨大鴻溝。

養老機構的工會在對1000名護理人員進行的一項調查中發現,三分之二的人感到沒有為應對新冠病毒爆發做好準備,幾乎三分之一的人表示,他們沒有接受過有關COVID-19安全措施或如何使用個人防護設備的進一步培訓。

隨著澳洲步入老齡化社會,在兩年前莫里森總理就下令,皇家委員會將對養老業進行調查,以更好規範養老行業。只是冰凍三尺非一日之寒,要想解決長期積存下來的詬病,需要時日。而這次疫情無疑對澳洲養老行業再度亮起了紅燈。

目前,在一份提交給皇家委員會的檔中,澳大利亞醫學聯合會(Australian Medical Association, AMA)以表示,為避免疫情席捲養老機構,澳大利亞需對每一家老年看護機構進行全面檢查。檔指出,數百位老年澳洲人毫無必要地死去,離開時甚至沒有家人陪伴。醫生、護士和其他醫療行業工作者在他們最後的時光盡可能地安慰和支持他們。醫療隊伍第一手目擊了這場全球大流行對澳洲最脆弱社區成員產生的影響,包括他們的家人和所愛的人,也因此承受著重壓。而隨著老年護理皇家委員會的報告將在明年出爐,特別是此次危機帶來的巨大損失,這意味著今年和以後的聯邦預算將進行重大投資。

 

聯邦與州的尷尬地位

/联邦政府建立应急中心应对维州老年护理服务机构院内感染

 

更為複雜的是,聯邦政府負責的全國性事務包括社會福利,養老包含其中;而對於醫療,則是由州與聯邦共同分管。那麼面對史無前例的新冠疫情,各州擁有對各州疫情防止管理的主導權,而面對位於該州由聯邦負責的養老事務如何應對協調,則是擺在聯邦與州政府面前的難題。

此次疫情中,澳洲是老年人新冠死亡率最高的國家之一,與維州養老中心相關的死亡病例已經達到了數百例。付出如此慘重代價之際,澳洲老年護理部長理查·科爾貝克(Richard Colbeck)在上議院接受查詢時「一問三不知」,竟然無法說出長者受感染而死亡的數目,實屬令人震驚。當然,老年護理部長已承認聯邦政府對老年護理的感染控制負有責任,並承認在處理疫情的過程中存在不足。只是莫里森總理卻躲避了維州養老行業出現危機的責任,甚至指出,「我們對養老行業做出監管,但當出現公共健康疫情的時候……那這些就是維州的事情」,這種毫無擔當的領導作風無疑令眾多民眾失望。養老行業皇家委員會已對聯邦政府未能出臺保護老年人的政策計畫進行強烈譴責。這次席捲全球的新冠疫情對於世界各國都是巨大考驗,而政府在其間的表態卻著實令人寒心,此時不是站出來以承擔責任,反而相互推諉,找他人背鍋,這對於生活在非常態、心理恐慌的民眾來講,無疑是雪上加霜。

在這次新冠疫情期間,有人說澳大利亞這個聯邦制的國家展示出了高度協調和配合的一面。因為上到聯邦總理,下到各州州長和領地首席部長都進入了臨時成立的全國內閣(National Cabinet)之中,協調國家抗疫政策、討論統一行動措施和時間表。這一全新的領導模式——合作式領導機制(collaborative leadership),反映出澳大利亞協調、商榷的態度。那麼這一聯動機制是否可以適用於這次疫情的重災區——養老機構,以健全相應的聯動機制從而應對未來可能再次出現的類似挑戰,聯邦與州政府的相關負責人以及私營養老機構的管理者必須要坐下來協商。

目前,聯邦政府建立了一個抗疫中心,旨在協調和擴大維多利亞州養老服務中應對疫情的資源。維多利亞州養老應急中心(Victorian Aged Care Response Centre )位於墨爾本,將整合聯邦和州政府機構資源於一體,協力應對疫情對養老服務機構的影響。這一模式近日已被各州錄取採取

而近日,聯邦政府宣佈將再投資1.71億澳元到老年護理行業,使其在疫情期間的總投資達到10億澳元。老年護理皇家委員會亦敦促政府考慮成立一個專門的老年護理國家協調機構,為該行業在疫情期間的困境提供建議。

新冠疫情暴露出了澳大利亞養老系統的「不足」,造成了「不必要的痛苦」和可避免的死亡。大量資金的投入確實可以解決部分緊急問題,而系統性的管理失靈卻需要更多時日調整改變。

 

/新冠疫情暴露出了澳大利亚养老系统不足

 

老年人群體的複雜性大大增加了應對疫情的難度

新冠疫情在維州養老服務領域的不斷肆虐,讓人們開始關注相關治療和與高危養老院居民溝通方面的挑戰。患有失智症或認知障礙的老人可能無法說清楚潛在的症狀或表達疼痛或不適,但他們也往往無法理解疫情防控和預防的廣泛規定。老年醫學和養老護理專家蘇珊·庫爾勒(Susan Kurrle)說,在失智症養老院內隔離某人幾乎是不可能的。這無疑為疫情的防治帶來了巨大挑戰。

發表在《柳葉刀》醫學雜誌(Lancet)上的一項國際研究得出的結論稱,缺乏足夠的自我隔離措施可能會使患者面臨更高的感染風險。但防疫限制雖然必要,也可能導致行為問題。在專門接收失智症老人的養老院中,人們往往可以四處遊走。但若要禁止人們走動的話,就會引發其他問題,比如攻擊行為和情緒激動。

此外,失智症只是老年人眾多問題中的一項,考慮到老年人群體可能存在的各種各樣的健康問題,實際生活中如何有效在老人院推行新冠疫情應對措施的難度則更是超出了人們可以想像的程度。

在隔離到來之後,疫情打亂了養老院裡的生活。很多人想問,新冠病毒的幽靈是否會持久地改變照顧老人的方式?我們相信這個答案是肯定的。另外,疫情給各養老院帶來的新挑戰還包括權衡對老人的保護和對他們自由的維護,這同樣是一個艱難的選擇。大疫之下不僅要保證政策的精准有效,更要保持社會責任感,尊重個體和家庭的福祉。面對意外和災難,社會各方都應當更有包容心、同理心並願意付出,對需要幫助的人特別是困頓無助的人們伸出援手。而這需要社會全員的參與。

 

scroll to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