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疫情中的臨時移民何去何從

疫情中的臨時移民何去何從

0

/本刊編輯部      圖/網絡

/澳大利亞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有著第二大移民勞動力

澳大利亞在經合組織成員國中有著第二大移民勞動力,僅次於美國。據統計,澳大利亞人口1.5%的增長是近年來澳大利亞經濟增長的主要推動因素之一,移民一直都是人口增長的推動力,佔人口增長的三分之二。智庫格拉頓研究所表明,移民每年給澳大利亞整體經濟貢獻約1%的增長。這其中包括約57萬國際學生的經濟貢獻,每年為澳大利亞經濟注入約390億澳元。但這一切隨著新冠病毒的全球蔓延瞬間消散,而其中短期簽證持有者的權利及福利問題也受到了前所未有的關注與主張。

 

 

臨時移民在疫情中的困境

質疑聲主要集中在政府並未充分考慮到在疫情期間臨時移民的緊迫需求,將這一人群排除在了有關福利津貼的派發之外。

聯邦政府經濟刺激措施的其中一個重點項目,是一個總值1,300億澳元的「保職位」津貼計劃(JobKeeper),為每名合資格雇員提供每兩星期1,500元的津貼,為期最多六個月。該計劃是為協助雇主能與現有雇員保持雇傭關係,希望在疫情及危機過去後,雇主及企業將能迅速重新啟動業務,而毋須重新進行聘請雇員的程式。然而,該項津貼計劃卻不包括持有臨時居留簽證的工人。可以預見的是,這一政策的後果將直接導致很多依賴臨時移民的企業需要停業甚至倒閉。

特別是考慮到目前全國有接近90萬臨時簽證持有人擁有在澳洲工作的權利,這種政策上的區分對待將產生嚴重的影響,情況將在依賴臨時勞工的行業中尤其嚴重,包括聘用大量國際留學生的餐飲服務業、聘請工作假期簽證持有人的農業、透過臨時技術人才短缺計劃聘請勞工的醫療及護老行業等。

雖然有部分新西蘭公民得到豁免,但是澳洲超過110萬臨時工很可能沒有資格獲取政府在疫情期間發放任何福利津貼。這些人群包括國際學生、打工度假簽證持有者、過橋簽證持有者、臨時保護簽證持有者和特殊保護簽證(Safe Haven Visa)等。儘管聯邦政府表示,臨時簽證持有者在面臨嚴重經濟困難時可以享受特殊津貼,包括550澳元的疫情補貼,但對於臨時移民的巨大體量來講,無疑是杯水車薪。

其實,在疫情發生之前,澳大利亞工會理事會(Australian Council of Trade Unions)就一直在警告「臨時簽證持有者被剝削成為下層階級」。不論是否屬於新移民或當地國民,享有平等的工作權利是多個國際約章或權益標準的基本原則,澳洲的《公平工作條例》亦以這個原則作為基礎,將移民工人包括在其保障範圍之內。但政府推出的「保職位」津貼則違反了該項原則,立下一個危險的先例。拒絕臨時工人領取津貼,將可能令他們當中大部份人失業、無法維持生計,甚至被迫返回自己的原居地,疫情可能比澳洲嚴重得多,某種程度上將他們置於險境。

 

/澳洲众多企业依赖临时移民

 

臨時移民亦是澳洲社會的一份子

近年來,澳大利亞的移民計劃越來越依賴於臨時簽證持有者,而永居簽證的數量卻在下降。截至今年4月,澳大利亞有超過178萬永居移民,而臨時簽證持有者有210萬,其中包括國際學生、短期工人和打工度假者。

去年,為了減少大城市的擁堵,聯邦政府將每年永居簽證的最高發放數量從30萬減少至16萬。這一新上限與2018-19年發放的永居簽證數量持平,即160,323份,而2012年至2014年每年都有19萬。與此同時,沒有最高上限的臨時移民人數從2011年的160萬增加到2019年12月的240萬。

由於永居簽證的發放數量下降,想要申請永居簽證的移民不得不面臨長時間的等待期。聯邦政府曾希望讓更多移民前往偏遠地區,並於去年11月推出了兩個新簽證,要求人們在偏遠地區居住三年後才能申請永久居留權。

這一所謂的澳洲版「上山下鄉」政策從醞釀到出臺,始終引發了很多熱議,甚至使得一些留學生打了退堂鼓,準備轉戰美、加、新等其他國家讀書。而經由疫情看到的澳洲政府對永久移民和臨時移民的福利政策的區分對待,更讓準備選擇海外留學、工作、生活的人們重新審視是否應該選擇澳洲。畢竟如今一步到位永久居民的難度日益增加,那麼是否還要優先考慮澳洲,而在過渡期只能享受到「低人一等」的待遇呢?

事實上,澳洲每年大部分海外淨移民為臨時移民,他們多為納稅的工作者,並且被強制要求購買醫療保險,不享有標準的社會福利,對社會服務的壓力較小。澳大利亞公民當然會認為社會福利應該是公民權利,但對臨時居民來說,是否澳大利亞社會對他們在這裏的生活,就沒有任何責任呢?這是值得澳大利亞社會去思索的問題。簡而言之,臨時移民是澳大利亞成功的經濟故事中不可或缺的組成部分,但社會對他們的生活卻沒有很大責任,他們確實是要對繼續在澳洲生活自負全責。但疫情改變了一切。

不可否認,臨時簽證是有限期的,持有人在澳洲擁有有限的居留權。但考慮到他們所作出的貢獻及在社會上所建立的連系,不論移民屬於臨時抑或永久性,居住時間之久足以令他們成為本地社區的成員之一。因此,要求臨時簽證持有人「回家」或「回國」,不但否定了他們作為社會一份子的身份,同時亦否定澳洲是很多臨時簽證持有人視作「家」的這個基本事實。這對於宣揚人權與人道主義精神的政府而言,是無法置信的。

/澳大利亚农业需要大量海外劳工

 

他山之石

一場始料未及的疫情,在澳洲導致了臨時移民的工作權利迅速變化。在沒有真正的政策辯論的情況下,政府針對某些類別的臨時移民(例如護理專業留學生)更改了規則,允許學生與本地護士有一樣的工作時長。如果留學生已經在超市或養老院工作,他們的工作權利還可以延長到每週40小時(以前是每兩周40小時)。毫無疑問,這種「立即可用」的雇員受到雇主的歡迎。不過,疫情之後,這些「臨時」政策將如何調整,仍然是未知的。這種巨大的不安全感仍籠罩著短期簽證的持有者,讓他們對自己的未來充滿了無限迷茫。

同時,莫里森政府表示,臨時簽證且具備工作權利的簽證持有人,包括國際留學生,在疫情時期,有權直接使用養老金帳戶的資金來幫助自己度過難關。代理移民部部長艾倫·塔奇表示,這項新的改動同時也是澳洲政府對於臨時簽證持有人對於澳洲經濟和社會重要性的肯定。只是與臨時簽證持有者對澳洲經濟社會做出的貢獻而言,面對政策區分對待還是未免心寒。

為了更好保障和主張臨時移民在疫情時期的合法權益,澳大利亞難民理事會(Refugee Council of Australia)呼籲澳大利亞政府考慮在疫情期間採取和葡萄牙類似的方式,為所有移民提供支援。

4月初,葡萄牙決定至少在7月1日前將所有移民視為永久居民對待,以確保他們能夠獲得公共服務。根據葡萄牙的模式,包括尋求庇護者在內的所有申請人,只需證明自己有持續需求即可申請獲得公共服務的資格。也就是說,他們可以有權利使用國家醫療服務、福利資助、銀行帳戶以及工作和租賃合同。

/葡萄牙确保所有移民获得公共服务

 

另一個擔憂是,澳大利亞實行的國際旅行限制意味著一些移民在簽證到期時面臨被困在澳大利亞的風險。內政部表示,將考慮個人申請簽證延期,但申請需要在簽證過期之前提交。目前,英國實施的政策是被困在英國的所有外國人都能夠申請特殊簽證延期至5月31日。

特殊時期需要特殊措施,無論永久移民還是臨時移民,人們的權利不應該被剝奪。特別是目前國際履行幾乎停滯,澳大利亞如何對待目前居住在這裡的外國公民如何為臨時簽證持有者這一人群提供更及時有效的幫助,必須提上桌面重新考慮。葡萄牙、英國的做法無疑提供了借鑒意義。

越是困難時刻,越需同舟共濟。此時一個有擔當、負責任的政府需要向每個人傳達的不應是因人們的國籍、永久居留權或簽證性質而被區別對待,而是所有努力學習、工作、生活並致力於投身經濟社會貢獻的人,在澳大利亞都能受到歡迎。此時我們比以往任何時候都更需要更多刻苦勤奮誠實的人為澳洲經濟復蘇做出貢獻。

 

(Visited 1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1A Walkers Road,
Nunawading,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