Connect with us

每週話題

留給特朗普在白宮的日子不多了

美國總統大選結束近一個月,現任總統特朗普於11月29日首次接受電視訪問談及選情。數周以來,特朗普與其競選團隊在多個州份開打司法戰,期望透過訴訟推翻選舉結果,不過到目前為止都幾乎無功而回。特朗普在接受採訪時的態度也暗示,他正在漸漸接受11月3日大選的結果。只是讓其真的承認敗選,可能仍不是件易事。即便拜登明年1月順利入駐白宮,這位從來不走尋常路的現任總統的未來行為,仍然無法預測。

Published

on

等待選舉人團票證實確認

美國總統特朗普近日接受福克斯新聞採訪時表示,如果選舉人團票的結果正式確認拜登贏得美國11月初舉辦的總統大選,他願意承認敗選並離開白宮。特朗普表示,「我當然會離開白宮,你們也知道我會這麽做。」

然而,特朗普仍堅持在選舉人團完成投票前,還是有很多事可能發生,而這些事情可能改變結果。特朗普不錯過任何機會,向媒體重申關於普遍存在的選舉欺詐這一併無根據的指控。他的競選和法律團隊在密歇根州、喬治亞州、亞利桑那州和內華達州等州的許多起訴訟均告失敗,因法官並未採信選舉違規的說法。雖然目前各方統計結果都顯示他在選舉中落敗,特朗普一直堅稱,這場選場仍有很長一段路要走。即便特朗普稱他會離開白宮,他仍堅持自己可能永遠不會正式承認敗選。

目前為止,特朗普都尚未發表敗選演說。相反地,他在多個搖擺州發起訴訟,聲稱他是因為大規模的選舉舞弊才在總統大選中落敗。然而,各州的官員以及國際選舉觀察員都說他們沒發現任何證據支持特朗普的說法。特朗普團隊提出的訴訟也已在多州遭法院拒絕。

特朗普也尚未確認他是否會出席明年1月20日舉行的拜登就職典禮。他說自己心裡有答案,但他還不想對外分享。傳統上來說,卸任的總統必須在白宮接待新任總統,接著新任總統會到美國國會大廈正式宣示就職。儘管特朗普陣營誓言繼續抗爭,一些共和黨人士卻似乎認同拜登已經贏了。目前,更多共和黨人士表示,與總統當選人拜登進行權力交接看來無可避免。

感恩节当天,美国当选总统拜登和他的妻子吉尔·拜登博士祝美国人民节日快乐

拜登預計會得到306張選舉人團票,特朗普則是預計得到232張選舉人團票。要贏得選戰,其中一個候選人必須至少得到270張選舉人團票。美國國會2021年1月會確認投票結果。

特朗普團隊訴訟連遭挫折

11月29日,特朗普團隊在威斯康辛州丶密歇根州丶亞利桑那州丶賓夕法尼亞州丶喬治亞州五個州以及內華達州興起的訴訟再遭挫折。威斯康辛州兩個最大的縣完成重新點票,再次確認拜登以兩萬多票勝出,令特朗普團隊再受打擊。而在之前的一周,賓夕法尼亞州和密歇根州也都確認拜登勝選。特朗普在面對媒體採訪時也不得不承認,很難把官司打到最高法院。即便如此,特朗普同時表明即使明年初卸任後也不會甘休。他聲稱有大量選舉舞弊的證據,希望發起一次「大規模和漂亮的訴訟」。

目前美國最高法院中,保守派大法官佔多數,其中三人更是由特朗普任命。但有學者認為,最高法院推翻選舉結果的機會非常渺茫。按照各州點票結果計算,民主黨的拜登取得306張選舉人票,撃敗只有232票的特朗普。其中在關鍵州,包括威斯康辛州丶密歇根州丶亞利桑那州丶賓夕法尼亞州丶喬治亞州,拜登成功把它們翻盤由紅轉藍。拜登也在全國較特朗普多贏600萬票。

美國許多學者和分析家都已排除選票造假的可能性,但特朗普在最新的專訪中仍堅稱這次選舉是一場「完全的詐騙」,拒絕承認落敗。他的支持者也持續在各處示威,要求當局「停止偷票」。特朗普陣營透露,他正考慮成立新的電視頻道或社交媒體公司,以助他維持曝光率鋪路再戰2024年總統大選。

而美國司法部長巴爾(William Barr)近日也公開表示,司法部並未發現2020年美國大選中有足以推翻選舉結果的舞弊證據。巴爾一直以來被認為是特朗普最忠實的閣員,在多個爭議性議題上,都明確與總統站在同一陣線。在2020年大選之後,巴爾亦授權聯邦檢察官對投票違規的指稱展開調查,被認為是「助攻」特朗普。然而,在約一個月的調查後,巴爾沒有靜靜等待各州訴訟逐一告終,而是選擇此時公開表示,未發現能夠推翻大選結果的舞弊證據。這也是共和黨人、尤其是特朗普政府中的要員逐步與特朗普保持距離的信號。

與此同時,特朗普政府開始與當選人拜登的過渡團隊接洽,啟動權力交接程式,拜登隨即提名多名閣員。目前,拜登已經選出了經濟團隊成員,包括智庫美國進步中心(Center for American Progress)總裁Neera Tanden出任行政管理和預算辦公室(OMB)主任,普林斯頓大學勞工經濟學家Cecilia Rouse擔任白宮經濟顧問委員會主席等。

面對特朗普團隊「堅持不懈」的訴訟努力,拜登競選團隊回應稱,重新計票「只會證實」民主黨的勝利,並稱讚了威斯康辛州選舉工作人員的努力。

2020總統大選會留下些什麼

過去數十年的美國大選,鮮有投票翌日仍未知道結果,而今年的美國投票結束已近一月,卻餘波未平,確實在考驗著美國民主韌度,選舉爭議糾纏愈久,出現社會動盪和憲制危機的可能愈大。

美國民主制度的三大支柱中,有兩個——自由和法治——經受住了考驗,哪怕它們也遭受了重創。但第三大支柱——自由公平的選舉——卻面臨著前所未有的威脅。特朗普競選團隊當然有權利針對選舉過程中可能存在的任何不公甚至舞弊發起訴訟,畢竟,自由與公正的選舉是美國民主的命脈。但是不公平的指控,且缺乏明確證據的具體指控,對此卻毫無益處。只是這次大選確實足以讓美國民眾思考為今後確保更加自由公平的選舉,現有的制度要做出怎樣的校正。

美国民主的第三个支柱——自由和公平的选举

一定程度講,2020年的總統大選加劇了美國社會的兩極分化。在特朗普的領導下,支援民主黨的地區和支援共和黨的地區已對立成兩個世界:女性vs男性、黑人vs白人、城市vs農村。民主黨人在擁有年輕和多樣化人口的城市中茁壯成長,而共和黨人則在小城鎮和農村地區得到老年白人選民的支持。

雖然拜登贏得了這次大選,但美國已讓全球看到,在有機會全盤拒絕一個「高度分裂的、煽動種族的、仇外的、仇視媒體的、反科學的、撒謊的、幼稚的現任總統」的情況下,美國相當一部分選民決定採取放棄的態度,依舊支持特朗普,充分說明了美國作為一個國家的身份。

在美國歷史上的大部分時間裡,美國的民主規範足夠強大,結果也足夠明確,從而避免了因全國性選舉而發生災難性衝突。只是目前國際形勢的詭譎多變已經遠遠超出了當年美國建國之父的預想。不論目前特朗普的個人想法如何,權力交接依然啟動。而不出意外,1月20日拜登也將順利就職新總統。只是留給美國民眾和美國民主制度的難題與已然顯現的裂痕,只有時間和智慧方可解決與彌補。

文/本刊編輯部

圖/網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