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留學生是澳洲經濟的命脈

留學生是澳洲經濟的命脈

0

/本刊編輯部

/網路

6月12日,澳大利亞兩週一次的全國內閣結束。總理莫里森說國際學生可能會被允許入境,「對於國際學生來說,我們將首先在試點的基礎上,與各州和領地緊密合作,以使國際學生能夠在非常可控的條件下來澳大利亞,但這只能是在特定機構預先批准的基礎上」。「仍有許多工作要做,這需要到位,」莫里森說。「我認為我們已經從各州收到了一些經過深思熟慮的建議,說明如何做到這一點。我相信,我們都對此表示歡迎,但這必須通過適當的檢疫入境安排和生物安保來完成,所有這些問題都正在得到解決。」

澳大利亞高教行業一直在幕後為所謂的「安全走廊框架」(secure corridor framework)進行遊說,在這種框架下,一定數量的學生(具體人數待定)可以接受嚴格的健康檢查並在航空公司的配合下返回學校。

澳大利亞高等教育行業對莫里森的宣布表示謹慎歡迎,此前高教行業代表國際學生進行了大量遊說。國際學生佔部分澳大學招生人數的30%至40%。

根據澳洲廣播公司的報導,將會有部分院校將率先獲批參與該計劃,但莫里森沒有具體提及是哪些學校,可能還是要等待進一步的政策宣佈。但正當大家為這好消息感到慶幸之時,莫里森卻話鋒一轉,意有所指的表示…

「我想先說明白,那些繼續執行封州令的地區就不得參與這計劃了,畢竟如果你想讓留學生回來,就必須先對澳洲國民開放邊境。」

 

7月份,留學生真的能回來了嗎?

首先,總理莫里森有多少肯定讓留學生回來的打算,我們姑且不談,因為言談之中,我們也確定不了。但是,莫里森的目的在於什麼呢?

答案很簡單,在於讓各個州開放邊境。如今,昆州也立刻宣佈7月10號會開放邊界,但西澳頭還未表態。通過這個,也說明,留學生對於澳大利亞經濟的重要性。

 

2020年的留學

2月1日,澳大利亞總理莫里森宣佈禁止從中國飛抵澳大利亞的人們入境,澳大利亞公民、永久居民以及二者的直系親屬和機組人員除外。由於大多數大學將於之後的一周開學,該禁令使澳大利亞的高等教育領域陷入混亂。很多留學生被困海外。尤其買了1月31日晚飛澳洲航班的同學,也許禁令頒佈時正在飛機上悠閒地看著電影睡著覺,他們怎麼也想不到幾小時後他們會被海關攔住,反手就是一招遣返回國。

2月4日,時任東南亞旅遊大使的莫里森為了促進東南亞GDP發展,宣佈只要中國公民在境外呆滿14天,就可以正常入境澳洲。於是,考慮到延畢、空房交房租、天價學費上網課等等現實因素,一部分留學生權衡之下,買了一張飛往第三國的單程機票。由於當時大部分國家已經禁止中國大陸護照入境,於是泰國越南馬來西亞成了大部分留學生的選擇。

3月開始,全澳開始出現新冠病毒人傳人現象,隨著大學校園先後出現確診,出於對學生安危的考慮,短短一周內,全澳大學幾乎同時宣佈:取消面對面授課,全面轉為網課。

眼看澳洲確診人數在上升,已經身處第三國的留學生開始猶豫,是該繼續曲線回澳還是直線回國?然而,馬上總理直接丟出重磅炸彈,宣佈當晚9點開始封閉國境,除citizen/PR極其直系親屬外,一律不准入境。再之後,廁紙短缺,超市搶購,社交禁令,餐館關門等等一而再再而三。

留學生們在家一憋就是接近兩個月,課不能去學校上,飯只能在家買外賣,沒有工作,只有更大的支出……再往後,回國機票一票難求,即便機票的價格已經是天價。

 

 

留學生對於企業的影響

下半學期的課程早已敲定——網課,所以7月無論莫里森宣佈什麼樣的結果,今年年底前都不會看見留學生返澳了,為什麼?

因為網課在哪裡上都一樣,回澳洲上課還需要房租、吃飯等等極大的開銷,像中國大多地區都已經恢復了自己的生活狀態,北半球還是夏天,留在國內何樂而不為,何必跑回澳大利亞。於是留學生對於本地企業的影響,會越來越甚。

首先受到影響就是教育相關行業,比如大學、留學機構、教育機構。因為此前的禁令,導致很多國際學生至今沒能入學,最直接的後果就是各大高校預期的學費打了水漂,除此之外,據澳大利亞廣播公司估計,全澳範圍內,2020年大學的收入將下降30到46億澳元,有多達2.4萬個工作崗位流失,其中包括7000個研究相關的學術崗位。

月初的時候,甚至有傳聞La Trobe大學被銀行拒絕貸款,現金流出現問題面臨破產風險。雖然La Trobe大學還沒到馬上破產這樣的地步,但是,學校確實在跟員工談減薪,如果減薪不成,那麼校方會猜測450個崗位。

其次,留學生的減少,導致航空業危機,留學生至少給國際航線的航空公司一年兩到三次的旺季,而國內航班尤其需要留學生的旅遊。與航空行業相關的免稅店等等,也都依靠留學生的頻繁出入境作為支撐,加上中國、韓國留學生的代購行為,本地的很多商業都將受到影響。

再次,餐飲和外賣行業。本來受疫情影響,餐飲行業就進入寒冬,但是外賣行業的興盛還可以幫助一些餐飲業主,但是隨著大批的留學生不回澳洲,加上可以開放堂食,外賣行業的危機到來,餐飲業依然會越陷越深。

再有,旅遊業,國際旅行自然不必多說,本地的旅遊業機會進入了停滯的狀態,很多旅行社都是依靠留學生來作為生意的主打對象,如今很難堅持。

 

結語

澳大利亞的教育作為本國經濟的第三大產業,留學生自然是最大的買家,而圍繞留學生簡歷的經濟系統,在2020年一定面臨著極為嚴重的經濟狀況,政府已經在想辦法幫助各企業主,但是,今年的市場也只能這樣了,現在的問題不是留學生什麼時候回來的問題,而是2021年能不能恢復原來的留學生水平,還是像之前預測的那樣留學生人口銳減,如果真的是後者,後果不敢想像。

 

(Visited 2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1A Walkers Road,
Nunawading,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