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特朗普當選對中國是好?還是壞?

特朗普當選對中國是好?還是壞?

0

特朗普當選對中國是好?還是壞?

 

有人歡喜有人愁,這正合適形容今年美國總統大選。特朗普當選後,很多人表示對未來四年的前景感到黯淡,但美國有六千萬人投票支持他,箇中原因是什麼?中美關係會變得緊張還是放緩?

 

文:本刊編輯部

圖:新華社/蘋果日報

 

唐納・特朗普(Donald Trump)當選,相信會令他成為今年最具話題性的人。特朗普打敗從政經驗豐富的前國務卿希拉里・克林頓,就全民投票結果而言,希拉里的最終得票數還比特朗普多出15萬,但在美國的選舉人團制度下,特朗普贏了過半數的選舉人票。特朗普沒有從政經歷,說話也反反覆覆,所以在重大問題上他究竟有何立場,外界很難看清,只能根據大半年來競選過程中的言論來判斷。在他還是共和黨候選人的時候,坊間對他十分擔憂,因為他的言論不僅與民主黨理念衝突,而且也不合於共和黨的主流。有人說這次是一個正常的政黨輪替,就像16年前,美國人在民主黨克林頓統治八年之後選擇了共和黨的布殊,現時在奧巴馬帶領了八年之後,他們打算換回共和黨。

為美國帶來新氣象

很多人之前批評特朗普的支持者大多為低學歷的,只有那些沒有教養,沒有政治觸覺,無知婦孺才會投票給他。但根據選舉後分析而言,擁有大學程度以上的選民中,支持特朗普佔45%,而支持希拉里佔49%,由此可見這次選舉結果跟受教育程度似乎並沒有太大關係。特朗普支持者在訪問中指出,認為特朗普可以為美國帶來變革,因美國政府多年來是由民主黨執政,七成選民對當前政府感到失望,超六成認為國家政策已偏離正軌,而這些人中大多數選擇了特朗普。

 

再者,外界批評特朗普的政策吸引美國貧窮人口,例如驅趕非法移民能增加就業機會。而美國近年的失業率持續下降,引來窮人民憤。可是數據顯示投票給特朗普的人家庭年收入在5萬至20萬美元之間,屬於標準的美式中產,不需要全民醫保的保障,但擔心全球貿易會奪走他們的工作機會。

 

特朗普在當選前公然貶抑女性,言論引起民憤,導致他的形象比希拉里更為負面,這理應減低女性對他的支持。可是,結果是出乎意料之外,支持特朗普女性比支持希拉里女性只是少12個百分點。特朗普支持者沒有在意希拉里是否騙子,也不是關心特朗普如何侮辱女性,他們最關心的是下一代能不能生活在一個更好的環境裡。

特朗普出位言論住住引起社會爭議,大部份支持者其實不支持他的政策和為人,認為他只是一個生意人,不適合從政。投票者不支持驅趕非法移民,認為在美國墨西哥邊界興建邊界牆是很荒謬的事,甚至認為特朗普的經驗和能力不能管理國家,但他們不想讓再有跟奧巴馬一樣的政策去管治國家了。原因是,他們對現狀感到失望,在僅有的兩個選擇下,只能把票投給相對上較好的那位。

 

中美關係將變得緊張

中國是特朗普競選活動的核心之一,總體而言是認為中國是「經濟惡霸」。有部分中國人害怕特朗普當選,因為美國有可能擴大製造業發展,把原先在中國的製造商搬到美國去,中國那些低技術的人就面臨失業的危機。特朗普將自己的外交政黨思想歸納為「美國第一」,把美國強大起來,即是把美國人民和安全的利益放在首位。美國駐華大使鮑卡斯已為此給中國送上定心丸:「無論哪位總統候選人在大選中獲勝,都不會影響中美兩國的關係。」近年來兩國關系有時會變得很緊張,但是在貿易、投資、旅遊、教育和娛樂方面,兩國更多的是一種相互依存的關系。

特朗普想讓美國再次變成世界大國,他於競選時流露出孤立主義和貿易保護主義傾向。外界分析認為,中美的局部貿易戰有可能爆發。奧巴馬在任期內,美國經濟數據一直在好轉,但失業率不斷上升,導致經濟發展不平衡,美國的製造業、煤炭工業等傳統行業步入衰落,工作崗位不斷減少。特朗普指責這是因中國的廉價出口造成了美國數百萬失業大軍,搶走美國人的工作。他認為美國向中國打開市場大門,中國卻利用關稅手段,他曾在共和黨辯論會上說:「我會讓工作崗位從中國奪回來,而且我會非常快地開始讓它們回來。」

對外貿易成為中國經濟增長的重要因素。目前的中美貿易關係中,美國是中國的第二大貿易夥伴,而中國則已經超過加拿大成為美國最大貿易夥伴。特朗普曾表示會對進口中國的商品徵收45%的關稅,可是鮑卡斯說要等到候選人正式當選了,他們就會發現在大選中說的事並不像他們所以為的那麼可行。分析認為,儘管特朗普從中國進口貨物加45%關稅的政策在現實中未必能夠得到實施,但這表達了一個非常明確的信號,就是對從中國進口的特定商品徵收懲罰性關稅,例如在紡織、化工、鋼鐵和橡膠等領域的商品。如此一看,中國的出口必將會受到影響,中美貿易很有可能進入一段「冰凍期」。在目前中國經濟增速放緩的情況下,這勢必會加大中國經濟下的壓力。

 

中國可會遭受不利的經濟因素

中國關注的跨太平洋夥伴關係協定(TPP)可能會付諸東流,這個協定是在奧巴馬在任下定立的,用來促進亞太區的貿易自由化。特朗普稱該協議是對美國人民的背叛,將會擴大美國的貿易逆差,減少美國的製造業崗位。美國很大機會撤出,該協定就會失敗。可是經濟學家指出TPP 並不是一個純粹經濟的協議,還包括知識產權保護、勞工標準、環境保護等內容。目的在於實現美國主導下的新型一體化和貿易自由化,要扭轉目前這種「中國受益、美國吃虧」的格局,倡導美國的價值觀,該協定有助進一步密切和鞏固同盟關係,所以這可能是特朗普的競選語言。

 

特朗普曾攻擊中國政府操縱人民幣,大大削弱了美國公司的競爭力,美國企業正在遭受中國企業的影響,不同於奧巴馬政府,未來美國政府很可能會將中國列入匯率操縱國的黑名單,實施某種程度的報復性措施。特朗普政府也可能會採取美元貶值的方式,為美國企業創造有利的貿易條件。他曾公開宣稱「支持低利率」,並對現任美聯儲主席珍妮特·耶倫可能加息的政策表示不滿。不過,美國財政部曾重申中國不是匯率操縱國,並對中國政府近年來推出匯改的努力做出肯定。

 

對全球軍事和氣候的影響

特朗普表現出一定程度的孤立主義傾向,所以他有可能試圖從全球範圍內實施戰略收縮,例如試圖與俄羅斯實現某種和解,在打擊「伊斯蘭國」方面的合作,要求日韓等盟國分擔美國實施安全保證的費用。特朗普曾說會和金正恩進行直接對話,要韓國撤回駐韓美軍。他曾暗示減少駐日本的美軍,甚至完全撤離。在這種情況下,地區權力格局將發生劇烈的變動,既是機遇也是挑戰。這種戰略收縮無疑將擴大中國在亞太地區的影響力,如果中國外交部應對有力,東亞地區將成為中國穩定的權力輻射區。美國在全球,在亞洲的影響力自然減弱,而中國就會坐收漁利。

全球暖化是一個嚴重問題,生態環境被破壞,所以早前美國已簽署《巴黎協定》。巴黎協定是取代京都協議書,阻止全球暖化的氣候協定。可是,特朗普早前曾誓言,一旦競選成功,將取消2015年簽署的《巴黎協定》,主張美國退出該協定。他認為協議會讓美國商業造成不利影響,會使國外的官僚控制美國的能源使用量。他在競選時不斷強調要重視傳統能源,但煤炭和石油業會增加溫室氣體排放。在奧巴馬當選期間,曾與習近平多次討論氣候問題,奧巴馬積極應對氣候變化問題,推進新能源發展。如果特朗普堅持退出《巴黎協定》,中美過去兩年間在氣候議題上所取得的成果將會功虧一簣。

以上可見,特朗普當選對中國有利有幣,就以上分析而言,他有可能令到中國在亞洲的影響力提升,可是會造就失業率。在選舉前他的行為有可能只是一個噱頭,令更多人留意他。因為他在選舉和當選時對不同事情的態度前後反覆,他曾說會廢掉奧巴馬的醫保計劃,當選後已改變口風,強調會保留方案中某些關鍵條款。作為一個沒有底線但非常精明的政客,很大可能競選時說一套,上台時做一套。因坊間就他過往的言論作出很多猜測,我們還是等他正式執政時再作出適當的評論吧。

 

 

 

 

 

 

 

 

(Visited 24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