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熱點專題: 武漢肺炎

熱點專題: 武漢肺炎

0

/本刊編輯部

/網路

雖然現在還是過年期間,全球華人的關注點都聚焦在2019新型冠狀病毒肺炎(下文或被稱為「武漢肺炎」,同義)的疫情上。根據中國國家衛健委最新通報資料,截至1月29日,中國30個省、市、自治區累計確診病例4529例,死亡106例,治癒出院60例;而在28日一天之內,新增確診病例多達1291例。目前全球確診病例達到2132例,澳洲目前出現確診病例6例。即便中國政府已對武漢做出「封城」指示,國務院辦公廳業已發出通知,延長2020年春節假期至2月2日,以進一步加強控管,但是由於正值春節期間,大批返程流動人口較難控制,專家表示現仍未達到疫情最高峰,恐在2月中出現疫情大爆發的狀況,形勢並不樂觀。本期編輯部就帶您全面瞭解這次疫情情況。

 

疫情陰影下的「空城」

武漢,這個中國的第七大城市,在農曆新年前的日子裡,火車站本應人聲鼎沸。如同全中國的其他各個城市,數以千萬計的人在春節前趕回家與親人團聚,但是如今,這個被認為是新型冠狀病毒疫情爆發源頭的地方,車站月臺是空蕩蕩的。

 

自當地時間1月23日上午10點開始,武漢所有的巴士、火車、地鐵和船,都全部停運,沒有公共交通工具可以離開該城市。飛機航班也被暫停。公路尚沒有被封堵,但是也有報導稱一些地方已經設置了路障,當地居民被告知不要離城。繼武漢之後,稍後湖北省陸續有多個城市宣佈「封城」,武漢、鄂州、黃岡、赤壁、仙桃、枝江、潛江、咸甯、荊門、當陽、黃石、當陽、恩施、孝感等共13個城市已經相繼發出停運通知。

 

武漢是一個很大的地方——根據聯合國的資料,它是世界第42大城市。要將這樣一個地方變成完全與世隔絕的地方,並不容易。通往武漢的重要道路就有20條,此外還有幾十條小路。就算公共交通停運,要將整座城市封禁起來也需要較大軍事力量的投入。悉尼大學的健康安全專家亞當·卡姆拉德特-斯科特教授(Professor Adam Kamradt-Scott)認為,唯一切實可行的辦法就是用解放軍將城市圍起來。但是,對於慣以「集中力量辦大事」的中國政府來講,動用軍事力量「封城」,並不是什麼不可能完成的任務。

 

一名武漢媒體人林晨,在封城後24小時內拍下武漢現最新狀況,只見原本熱鬧的城市空空蕩蕩,賣場人潮不再、地鐵停運,宛如一座空城。由於家中原本準備的食物只夠吃到當天,需要前往超市採購。小年夜,武漢當天超市出現搶購人潮,不論是買東西、路上行人、服務員,所有人都戴著口罩。

 

這不是電影,卻遠比電影真實。

 

「封城」在防治疾病領域是非常古老的做法。疾病禁制區的範圍可以是一間醫院、一個社區或是整個城鎮;背後的邏輯很簡單,就是借由隔離潛在的患者來避免病毒進一步傳播。這種隔離的效用可以從傳染病模型或者類比得到證實。但是這些模擬都不考慮封城後的各種物資補給,以及城中人員受到的心理壓力,以及這一政策可能帶來的各種負面效應。

 

「封城」的負面效果在西非伊波拉病毒爆發時看得最為清楚,在伊波拉這個有90%致死率的病毒流行於西非的時候,塞拉里昂、利比利亞等國家便實施了「封村」的措施,並以軍隊等強力措施來保證成效。然而這造成了嚴重的衝突,衝突最嚴重的時候,軍隊竟要動用實彈以及催淚瓦斯,來驅散想要離開封鎖線的民眾。這種不加考慮的、粗暴的疫區封鎖也被批評為對最窮困、最沒有資源的社區的針對性打擊。

 

中國國家衛健委高級專家組成員、中國疾控中心流行病學首席科學家的曾光在微博發文稱,武漢封城的初步效果5天至10天內就會見分曉。世界衛生組織駐中國代表高登·加利亞(Gauden Galea)則較為保守,想要封鎖一個1100萬人的城市從科學角度是個新嘗試,現階段無法預測是否有用。截至目前,武漢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疫情仍在不斷蔓延。

 

病毒究竟是如何蔓延起來的

 

隨著新型冠狀病毒(2019-nCoV)在全球擴散,所有目光聚焦到武漢華南海鮮市場,這裡被認為是疫情的起源地。

 

2005年3月24日,「非典」事件平息不久,一家名為「武漢華南海鮮市場」的公司在武漢市江漢區悄然成立。這個距離漢口火車站不足一公里,面積已達5萬平方米的批發市場,除了各類海鮮之外,還常年交易著活鹿、鴕鳥、孔雀、狐狸、豪豬、貉、土撥鼠、黃麂、豹貓、果子狸、菜花蛇等數十上百種野物,滿足著八方食客的獵奇口味。

 

誰曾想到,十五年後,另一場席捲全國的「疫情」,從這裡蔓延開來。

 

去年12月31日,根據中國疾控中心要求,病毒病所選派專家組赴武漢參加疫情防控,並於今年元旦上午赴華南海鮮市場,針對病例相關商戶及相關街區集中採集環境樣本515份,運送至病毒病所進行檢測。

 

1月12日,病毒病所專家再次在華南海鮮市場採集野生動物販賣商鋪相關標本70份,並轉運至實驗室進行檢測。兩批華南海鮮市場的樣本共計585份,PCR檢測結果顯示其中33份標本為新型冠狀病毒核酸陽性。這些陽性樣本分佈在市場上的22個攤位和1個垃圾車,其中93.9%(31/33)陽性標本分佈在華南海鮮市場的西區。經調查發現,華南海鮮市場名義上是海鮮市場,但實際上卻是個綜合市場。華南海鮮市場西區存在野生動物交易,尤其是西區的七街和八街靠近市場內部的區域存在多家野生動物交易商鋪,而這一區域的陽性標本也比較集中,占全部陽性樣本的42.4%(14/33)。綜上所述,高度懷疑此次疫情與野生動物交易有關。

當然,《柳葉刀》發表的一篇論文提出了不同的看法。

 

這篇由中國多家研究機構合作完成的論文,詳細描述了最初入院的41個病人情況。研究人員稱,最初一個病例12月1日患病,據報導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研究人員表示,第一個病人與後續病人之間未發現流行病學關聯。資料還顯示,41個病例中的13個都與華南海鮮市場無關。對此,美國喬治城大學傳染病專家Daniel Lucey認為,13個無關聯的比例「很高了」。

 

中國衛生部門和世界衛生組織(WHO)早些時候的報告表示,第一例患者于12月8日出現症狀,這些報告表示,「大多數」病例與1月1日關閉的海鮮市場有關。Lucey認為,如果新的資料是準確的,那麼第一例人感染如果不是更早的話,應該發生在11月,因為感染和症狀出現之間有一個潛伏期。

 

如果是這樣的話,新冠狀病毒可能先悄然在武漢和其他地方的人群之間傳播,然後到去年12月下旬,才在華南海鮮批發市場發現了這批病例。由此可以推斷,病毒是先進入了市場,才從那裡傳播出去的。Lucey斷言。換句話說,《柳葉刀》雜誌的資料與中國最初公佈的資訊有所不同。

 

聖達戈市斯克里普斯研究所進化生物學家Kristian Anderson在《柳葉刀》文章中分析了2019-nCoV的序列,試圖弄清該病毒的起源。Kristian認為,有人在市場外被感染,然後把病毒帶到市場,這是他們考慮過的三種情況之一,而且根據目前掌握的資料和知識,這是完全合理的。另外兩種情況是,其源頭是一群受感染的動物,或者是進入市場的一隻動物。

 

北京首都醫科大學肺病專家、《柳葉刀》論文通訊作者曹斌在給ScienceInsider的電子郵件中表示,海鮮市場並不是該病毒的唯一來源,「但說實話,我們現在還不知道病毒是從哪裡來的。」

 

舉國體制下的醫療體系

 

武漢的疫情處置面臨著嚴峻挑戰,首當其衝是,醫療物資和人力短缺的問題仍然比較突出。疫情的演進及其發佈有不少出人意料之處,「封城」更是事發突然的無奈之舉、非常之策,不可能在一切都準備充分,必然會引發諸多連鎖反應。從上到下如何理順指揮鏈條,提高調度體系效率,如何進一步打通外界物資送達的梗阻點,換言之,如何真正發揮舉國體制的優越性,在各方看來仍然有著諸多有待完善之處,這將決定這場既緊迫又持久的疫情阻擊戰能否取得階段性勝利。

為了防止新型肺炎的擴散,武漢正加緊興建可容納1000張病床的火神山醫院,以處理不斷增多的病人,這座仿效2003年非典時「小湯山模式」以對抗疫情的醫院,計劃7天之內完工預計於2月1日落成,醫療設備安裝測試後於3日交付投入使用。

 

「小湯山模式」是指2003年4月非典疫情爆發期間,中國政府在北京郊區小湯山鎮迅速建成一所全球最大野戰傳染病醫療點,並收治全國非典型肺炎病例的措施。從2003年4月22日晚動工到4月30日交付使用,整個建設過程持續7天。建築面積2.5萬平方米,容量1000張病床。隨後中國派遣軍方醫護人員進駐,並在5月1日開始接收非典病人。該醫療點在兩個月的時間內收治了中國約七分之一的非典病人。小湯山醫療點的建成被認為是中國非典疫情的轉捩點。這一系列措施被稱為「小湯山模式」。小湯山醫療點已於2010年被拆除。

 

目前,建設火神山醫院所需的施工設備及醫院將需要的醫療設備和物資正在籌備當中。此前,有武漢醫護人員表示武漢地區醫院已經飽和,難以收治新病例。社交網路上也出現多起疑似患病病人被拒絕住院的求助資訊。在中國官方媒體宣傳只有中國才能用這樣快的速度建造這樣的醫院時,有網友評論說,中國在2003年就爆發了非典,17年都在幹什麼?為什麼要到現在才爭分奪秒的建造這樣的醫院呢?

 

據公佈,湖北省和北京均有醫護人員感染武漢肺炎。湖北省八家醫院日前先後發出公告,因抗疫物資不足而向社會各界募捐醫療防護物資,包括護目鏡、N95口罩、外科口罩、拋棄式醫用口罩、醫用帽、防護服、手術衣、防護眼罩與面罩等。而為了支持疫情最嚴重的湖北省,除夕夜,廣東省從八家醫院抽調的135名醫護人員抵達武漢。同期馳援武漢的,還有來自上海的136人醫療隊以及解放軍從海陸空三間軍醫大學合共抽調450人組建的醫療隊,已抵達武漢支援。另有六隻醫療隊作為後備力量隨時待命。

 

武漢市衛健委負責人表示,目前全市發燒患者增多趨勢明顯,出現發燒門診排長龍及醫院床位緊張的情況。另外,網上23日流傳一條短片,顯示一名醫生情緒激動地指桌子講電話:「我不想回家?我不想回家過年嗎?你們做了甚麼?你們做了甚麼?」他其後更推開一名上前安撫她的女醫護人員,並說:「我沒有鬧,這病床上那麼多,我怎麼辦?」

 

農曆新年伊始,新型冠狀病毒引發的肺炎疫情仍在擴散,世界各地相繼採取應急防疫措施,北京成立中央疫情工作領導小組,中國國務院總理李克強受命為領導小組組長。1月27日農曆正月初三,李克強受習近平委託,親臨武漢考察指導疫情防控工作。

 

隨著武漢肺炎疫情的發展,截至1月25日,中國除無確診病例的西藏,31個省市區先後啟動了重大突發公共衛生事件一級回應,也就是最高級別的疫情防控機制。這意味著省指揮部要根據國務院的決策部署和統一指揮,組織協調本行政區域內應急處置工作。

 

地方政府回應的嚴重滯後

 

這次武漢肺炎的第一個病例其實早在去年12月8日就已經出現,12月28日當首例病例出現20天後,武漢市衛健委對外通報了27例確診病例,其中7例病情嚴重。當時官方還特別強調,沒有發現「人傳人」的案例。當有記者12月31日去武漢探訪,發現華南海鮮市場仍在正常營業,直到1月1日才閉市。

 

從1月12號到1月16日,武漢衛健委對外宣佈只發現了41例確診病例,在五天時間內一直堅稱無新增病例。彼時,1月12日有675名代表參會的湖北省第十三屆人民代表大會第三次會議在武漢召開,直至18日圓滿落幕。但同一時間,日本、韓國、泰國等周邊國家都已經發現該肺炎病例。但是彼時國內除了武漢之外,周邊地區也都尚未對外公佈是否有確診或疑似病例。為什麼周邊國家都已經發現病例,但是離武漢很近的地方,人流往來更加密集的地方,反而沒有發現問題?網友彼時還在打趣:「新型冠狀病毒是愛國的,只傳境外,不傳境內。」緊接著來到了1月18、19日,忽然數目就暴增至200多例,並且其他多個城市也都開始通報出現疫情。

回想1月初,武漢官方還未明確疫情的準確來源,也未明確「人傳人」的情況,可是卻強調疫情「可防可控」,但是如果來源都尚不明確,如何能夠認為它是「可防」?如果連「人傳人」的途徑也無法確認,如何認為是「可控」?

 

1月18日,當疫情不斷被曝光的情況下,武漢市江岸區百步亭花園社區居然還舉行了一場「萬家宴」,4萬多個家庭一起共度小年。對此很快就有聲音質疑,疫情尚無法確實防控情況下,如此大規模人群聚集並不適宜,但負責人卻告訴記者這是社區傳統,目前一切正常。

1月21日武漢市長周先旺在接受央視採訪時辯解稱,對這件事預警不夠,目前還沒有交叉感染的情況。

 

武漢市文旅局也宣佈從1月20日啟動中國新年活動,免費送出20萬張「文旅惠民劵」,成功預約者可於大年初一到十五免費參觀黃鶴樓等武漢全市30個景區,此舉引起一片罵聲後隨後在21號緊急叫停。

 

1月24日,《湖北日報》高級記者張歐亞曾在微博公開發聲要求武漢換帥。他說:「據當前日益嚴重並繼續擴大的異常嚴峻的形勢,當前的臺上者不具這樣的領導指揮力!為了武漢,希望立即換帥!!!」。但張歐亞被要求刪除微博,《湖北日報》向武漢市委道歉。

 

1月26日晚,湖北省政府召開有關疫情防控新聞發佈會。這是自湖北武漢官方公佈新型冠狀病毒後,湖北政府的首次新聞發佈會。發佈會不僅未穩軍心,反而適得其反,直接把本已沸騰的民意推向火山口。中國網友將其譽為「教科書級的發佈會」,堪稱「大型車禍現場」。

發佈會上坐在左側的湖北省委秘書長別必雄戴口罩露鼻孔,中間的湖北省長王曉東未戴口罩,右側的武漢市長周先旺戴的口罩上下前後面全戴反。而在特殊時期,地方主政官員對於外界極為關心的湖北口罩數量的三次口誤被公眾嚴厲批評,公眾再次質疑湖北政府的領導力和公信力。而省長和市長的口徑則南轅北轍。省長王曉東說「醫用防護服、口罩等防護物資仍然特別緊缺」,市長周先旺則說,武漢防護服緊缺問題「已得到全面緩解」。

 

而更讓人回味無窮的是,在最新回應批評的採訪中,武漢市長1月27日對央視新聞稱:「作為地方政府,我獲得資訊之後,授權之後才能披露,這一點在當時不被理解。」也給大家留下了無限的遐想空間。

 

天命不可知,人事猶可為。

 

由於疫情初期武漢的嚴重瞞報,再加上官員缺乏應急能力,黃金防疫期已經錯過,從而導致病毒向全中國和世界散播。在這一與病毒抗爭的危機時期,批評某個官員的表態或者反應對於疫情的發展沒有任何有利作用,但這無疑提供了一個契機,讓我們思考中國政府慣性啟動疫情維穩的手段是否還有效,甚至可能起到負面的作用。

 

無論是由於此次疫情爆發的時機正巧趕上每年春節維穩的時候,政府習慣用粉飾太平的方式來沖淡人民對疫情的認知和關注;還是向來管用的輿論維穩,公安機關對於所謂的「造謠」者——在同學微信群中提前討論疫情的醫生進行訓誡,倒逼人們不敢說話,以達到「維護社會大局穩定」的目的;還是一以貫之在國際社會大力渲染「決策英明、局勢穩定」等「壞事變好事」的宣傳口徑……這些手段明顯在應對此次武漢肺炎疫情中都沒有起到官方想要的效果。

 

德國社會學家貝克(Ulrich Beck)曾提出「風險社會」理論,現代社會隨著工商業的高度發達以及產業和知識的高度分工化、細緻化,導致各種社會問題越來越交錯複雜,風險也越來越難以評估掌握,已經無法再用過去的官僚體制、技術或決策過程來應對。其實,十幾年前「非典」的教訓,足以讓政府到民間都認識到資訊的公開、透明、披露和發佈的重要。但是,17年後的今天,讓我們看到在應對重大風險事件的資訊公開,向民間各界全面開放資訊,進而做出有效預測和應對這條路上,中國還有很長的路要走。

 

我們與武漢同在

 

如今,武漢市因成新型冠狀病毒肺炎的發源地,而讓人聞武漢色變。

日前,70多名上海乘客與16名武漢乘客在日本名古屋中部機場發生了一場衝突,上海乘客在發現武漢乘客量體溫吃感冒藥後拒絕與其同機。這場持續了整整五個小時的衝突,驚動了名古屋中部機場,也驚動了日本警方和中國駐當地總領事館。

 

「武漢是武漢肺炎的病源,沒錯,但武漢人不是中國人嗎?武漢人不是人嗎? 請不要妖魔化我們!」自武漢封城,流落出去或有武漢背景的人遭到本國人歧視,悲憤之餘大聲呐喊。危難時刻,同理心尤為重要。將少部分人排除在外,大部分人就安全了嗎?不是每一個到過湖北的人都是病毒,更不是每一個「湖北人」都是病毒。以鄰為壑,最後就是分崩離析。病毒確實可拍,但比病毒更為可怕的是愚昧和無知。

 

武漢市長周先旺在1月27日的新聞發佈會上表示,因為春節和疫情的影響,目前有500多萬人離開武漢,900萬人留守。在1月23日武漢關閉離漢主要通道前,這500萬人中的絕大多數已經離開。他們在疫情發生的早期沒能得到及時預警,按照原來的出行規劃離開武漢,顯然給疫情防控造成了很大的困難。但是現在造成的結果並不是他們的責任。

 

由於武漢是外來人口流入城市,武漢的外來人口返鄉過年也是極為普通的事情。根據武漢市文化和旅遊局發佈的「2018年春節統計資訊」,2018年武漢在春節期間發送人數為232.82萬人。每年都有近一半人口離開這座城市外出過年。這500萬人離開武漢,並不如很多人所想的那樣是「逃離」武漢,其實,絕大多數人都是春節正常返鄉的大學生與外來務工人員,且大多數流向湖北省內。

 

近期,隨著澳洲確診5例武漢肺炎患者,且有專家預計可能會在未來幾周迎來爆發,在澳華人蜂擁至各大藥房和超市瘋狂搶購口罩、消毒酒精等,造成部分商品已經斷貨,恐慌的情緒還在彌漫,但同時也看到,很多海外華人捐款捐物運往武漢,希望貢獻自己的一份力量。

 

本週一,世界衛生組織(WHO)最新通報表示,WHO總幹事譚德塞(Tedros Adhanom Ghebreyesus)和其團隊已抵達北京,會見政府官員和醫學專家,瞭解最新的發展情況,並加強與中國應對冠狀病毒方面的合作。雖然WHO已將新型冠狀病毒在全球範圍的危險程度調整為“高”,在中國的危險程度則為“極高”,但仍未宣佈疫情已形成全球緊急狀態。目前,確診病例集中在中國,截止1月27日,海外確診案例37例,零星分佈在泰國、美國、澳大利亞、日本、韓國、尼泊爾、新加坡等11個國家。

人類可以說與各種疫病相伴而生。從先民的燒香拜神、祈康祛病到科學日益昌明、醫學不斷進步的今天,人類為了戰勝疫病的不懈努力片刻未停。在與疫病激烈而持久的爭戰中,人類取得了一場場勝利,但同時,疫病也影響、改變了人類的歷史。

 

這些日子,經歷恐懼、經歷消極,每天都在期待奇跡,但終究並未發生。日子還是一天一天連續著,累加著。作為最平凡的人,如果無力改變什麼,那麼,還是請依然選擇樂觀,好好生活。

 

(Visited 13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1A Walkers Road,
Nunawading,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