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為了忘卻的紀念 ——「黑色星期六」十周年紀念特輯

為了忘卻的紀念 ——「黑色星期六」十周年紀念特輯

0

為了忘卻的紀念

——「黑色星期六」十周年紀念特輯

 

本刊編輯部

明年2019年2月7日,維州居民將紀念10年前發生的一場歷史性山火。今天,本刊向讀者介紹這將近10年前發生的災難,到底給我們這一群華人新移民,怎樣的思想?或許這專輯,會鼓動你在不久的聖誕新年假期,到訪這一個地區,經歷這次災難帶來對生命的反思。

 

近來,長期佔領國際新聞頭條之一的無疑是美國加州森林大火造成的慘痛損失。水火無情。每逢夏季來臨,澳大利亞由於其酷熱的高溫和多山多樹的自然環境也長期處在山火警報中。2009年2月初那場被稱為「黑色星期六」的叢林大火是每一個澳大利亞人心中永遠的痛,這場大火把12.5萬公頃土地夷為平地,摧毀了超過一千個家庭,造成近200人死亡,一萬多人無家可歸,大面積的農田和森林被摧毀,是澳洲歷史上損失最慘重的一次叢林大火。而明年就是這場慘痛事故發生十周年了。本期將為讀者全面梳理。

 

 

十年了,曾經美麗的小鎮還好嗎

 

Marysville小鎮建於1863年,位於墨爾本市東北120公里,驅車前往大概需要一個半小時,小鎮以創立者Stevenson的太太Mary命名。由於小鎮特殊的地理位置,這本是一個多世紀前淘金者在淘金途中的歇腳處,而因隱匿於山谷中,風景秀美,被人們成為「上帝的私家花園」,自1920年以來,小鎮就以旅遊業聞名,無論是新婚夫婦度蜜月,還是夏日去欣賞飛流直下的Stevenson瀑布還是冬季滑雪,都是遊客大愛的好去處。由Healesville一直連通到Marysville的Black Spur全長27.9公里,被譽為維州最美的林蔭車道,一路猶如穿梭在童話故事中一樣,夢幻非凡。沿著這條林蔭道一路向前,近30分鐘便可進入Marysville小鎮。小鎮不大,常住居民不過500人。Marysville一直以其安逸和舒適聞名,因此也成為休閒度假,享受生活的好去處。而這一切都被2009年的一場大火改變了。

 

2009年2月7日,原本平靜的夏日在Marysville卻變的異常不平靜。夏日的高溫在小鎮點燃了一場毀滅性的森林大火,火勢從山林逐漸蔓延到城鎮、學校和教堂。曾經美麗的Marysville幾乎被大火徹底毀滅,百分之九十房屋被燒毀,45人不幸喪生,給這個歷史悠久的旅遊小鎮帶來沉重打擊。那是真正意義上的赤地千里,生靈塗炭,唯一剩下的就是被燒成黑炭的枯樹。這是澳大利亞歷史上最慘烈的一次森林大火,更是維州歷史上最為黑暗的一天。

 

如今,十年過去了,帶著過往的傷疤,Marysville在當地政府和人們的參與重建下浴火重生,更多了歲月沉澱的滄桑。藏在叢林之中的盤山公路,讓還在路上的你提前感受到大自然的胸懷。而夏日的Stevenson河畔更是聚集了無數垂釣愛好者,值得一談的是為了更好地修復當地的自然生態,這些釣魚愛好者之間更是形成了一種默契,釣上來的鮭魚還是會放歸河流,純粹只是享受垂釣的過程。小鎮上有一個布魯諾雕塑公園,展示了200多件藝術作品,這些都是在火災之後重建起來的。因為其天然的坡度和合適寬度,維州兩條最適合騎行愛好者的公路也都在通往這個小鎮的路途上。由於當年的大火使該小鎮幾乎完全摧毀,小鎮的復原重建過程非常艱難,經歷了七年之餘。直到2016年11月16日,小鎮上才重新建起了一個酒吧,當地居民歡呼雀躍。

 

為了紀念喪生的當地居民,當地政府發起了一個名為「一千手印」的項目。散步至加里波利公園,你可以發現一排排小小的矮牆,由特別燒制的瓦片堆成,五顏六色的瓦片上是大大小小的手印,來自於小鎮上的學生、當地社區居民,還有無以計數的捐獻者,這些瓦片散步在公園各個角落,無數手印象徵著大家可以攜手同行、共度難關。

在小鎮遊客中心有一個火災紀念博物館,裡面陳列著慘劇發生後的照片,有融化了的花盆,完全燒焦了的電話亭,讓人印象深刻的是一輛1946年的美國雪佛蘭老爺車,據說車主花費了3萬澳元和15年心血去修復,而山火來臨時60秒內頃刻摧毀。一場大火對小鎮的旅遊業特別是酒店業產生了致命打擊,而在艱難的重建過程中來自世界各地的捐獻者令當地居民感謝,而當地居民在重建小鎮、鳳凰涅槃中體現出來的堅韌也讓我們為之動容。如果在聖誕、新年假期可以到當地旅遊,也是我們用自己的綿薄之力對當地經濟和居民生活重建的支持了。

 

難以平復的心中傷痛

 

「黑色星期六」大火發生後,澳大利亞維多利亞州聚集了新西蘭、美國、加拿大等國的120多名救援人員,包括消防和災後重建等方面的專家,積極幫助當地政府開展救援和重建工作。這也可以從一個側面證明這場大火的慘重程度。時任澳洲總理的陸克文曾發表全國講話,指出整個澳大利亞面對這一危機團結得像一個人,充滿了勇氣、同情心和不屈不撓的精神。哀悼死者、救助傷者、安慰受難者,這只是工作的開始,大火之後一片荒蕪,原地重建其實就是從零開始,真是漫漫征程。

 

到位不久的經濟賠償

 

火災發生後,隨著越來越多受災民眾提出理賠申請,澳大利亞保險理事會已成立專門工作組,通過與維多利亞州政府合作,以儘早開始受災地區重建工作。美國高盛公司經濟師蒂姆·圖希說,山火對生態環境和民眾生活造成的破壞可能需要數年才能逐步恢復。

 

去年,在這場大火發生8年後,作為受災者集體訴訟案和解方案的一部分,超過4.96億澳元的支票已經寄送給倖存者。2016年,已有1800多名索賠者收到超過1.924億澳元的人身傷害賠償,加上去年的補償,以補償其經濟和財產損失,所有「黑色星期六」的倖存者共收到約6.885億澳元賠償,為澳洲歷史之最。

 

這一集體訴訟案主要針對電力分銷商SP AusNet和資產管理公司USG,原告方涉及1萬人。

該訴訟案是在維州叢林大火皇家委員會發現此次大火是由於SP AusNet電源線老化引起後發起的。SP AusNet公司在一份聲明中說,和解並不意味著公司要承擔法律責任,並發表聲明指出,公司深深同情那些在黑色星期六山火中遭受損失的人,但態度不變,導體破損起火是遭雷擊引起,當時其危及安全的設計方式是無法覺察的。SP AusNet公司對網路的管理,不涉及任何疏忽責任。

 

在黑色星期六火災理賠前,澳大利亞歷史上保險理賠金額最高的災情為1989年1月25日發生的紐卡斯爾地震。按現在貨幣價值計算,保險公司共為那場震災付出的理賠金超過43億澳元(約28.5億美元)。

 

心理上的傷痛久久無法撫平

 

根據官方資料顯示,這次山火造成的直接損失包括:Murrindindi Shire波及地區含Flowerdale、Hazeldene、Strath Creek、Marysville、Kinglake Ranges、Toolangi和Castella,死亡94人,損毀房屋1242棟; Nillumbik波及地區含Strathewen、Arthurs Creek、St Andrews,死亡44人,損毀房屋164棟;Whittlesea地區死亡6人,損毀房屋72棟;Yarra Ranges Shire波及地區含Steels Creek和Yarra Glen,死亡12人,損毀房屋175棟;Mitchell Shire波及地區含Clonbinane、Heathcote Junction、Upper Plenty,死亡3人,損毀房屋143棟;Latrobe Shire波及地區含Callignee、Koornalla、Hazelwood和Jeeralang,死亡11人,損毀房屋175棟;Greater Bendigo地區死亡1人,損毀房屋58棟。在官網檔中,這些只是一串毫無感情冷冰冰的數字,但是背後有多少撕心裂肺的故事,有多少天人永隔的悲痛,只有真正歷經過的人們才知道回復正常的生活這條路有多難走。

 

據墨爾本大學和社區機構聯合針對1000位災害倖存者開展的長達6年的研究發現,2009年維州「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及其它自然災難的倖存者們雖然正逐漸從過去的陰影中恢復過來,但部分人的精神狀況依然受困於此。據《時代報》報導,墨爾本大學副教授Lisa Gibbs表示,她知道去採訪2009年維州「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倖存者們的災後復原生活,結果會非常出人意料。但她沒能預料到,倖存者們會講述這麼多關於樹的故事。

 

當倖存者被問到,對他們來說災後復原生活中什麼是最重要的?這時倖存者們就會領著詢問者圍著自家房屋轉一圈,或沿著林間小道走一走。「他們會談起在火災中倖存的美麗樹木,這給予他們快樂。」Gibbs說。有時,倖存者們會提到他們心愛的野生林區在火災中毀於一旦。災後復生的蔥籠草木影射著他們心靈的復蘇,焦黑的荒地同樣也影響著他們的心情。自然災害對人精神健康造成的短期影響幾乎人盡皆知,但來自全社會和本地社區對倖存者的心靈復原所起到的幫助和影響卻只有很少的資料。

 

最令人信服的一個結論是:來自周邊他人的關懷會對倖存者的精神健康起到保護作用。隨著倖存者被越來越多的社會群體所接納,他們的精神狀況會逐步改善,但過多地參與社會活動反倒對他們有害。憤怒是阻止這類人群精神復原的一道障礙,不過有時也是一種動力。但是如果火災發生幾年過後依然定期性爆發憤怒,那就與心理健康狀況不良有關。Kinglake區居民Lesley Bebbington在2009年的維州「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中失去了她的棲身之所——一輛居住了4年的房車和家人。火災前她在Kinglake小學做課外護理工作,曾任校委員會主席。火災過後,她致力於使學校重新開設。

 

Bebbington注意到,本地小學年齡段的孩子們心理上得到了妥善照顧,但年長一點的青少年們卻被忽視了。Diamond Creek、Whittlesea和Yea三地的青少年們每天駕車經過燒焦的土地和坍毀的房屋,想起他們死去的朋友,這令他們身心疲憊、傷痛不已。所以,Bebbington創立了一個名叫Kinglake Wominjeka Youth Group的青少年互助團體。創立當晚有11名來自受災地區的年輕人到場,幾個月後這個數字增加到60人,他們每週聚會一次,互相關心,如果有誰心情低落,其他的孩子就會來到他們身邊。Bebbington認為,政府需要重視並支援民間自發的災後自救行為,當看到互助團體花光了有限的一點資金,而還有大量的年輕人在等待幫助時,她感到很難過。她說:「在運營過程中,我目睹了此生見過的最偉大的善意,看到了人身上最可貴的品質。」

 

研究報告發現,大多數「黑色星期六」森林大火的倖存者們都恢復很快,但也有相當一部分人精神問題嚴重,需要接受專業救援。報告還發現了一些諸如創傷後應激障礙之類的延遲發病等問題。揮之不去的心理傷痛往往需要更長的時間、更大的耐心和更多的關注。

 

山火監測改革不容小覷

由於處於南半球的熱帶及溫帶地區且四面環海,澳大利亞受海洋性氣候影響較大,每年的10月至次年3月都是需要格外注意的防火期。在澳大利亞的旱季,由於氣溫高,濕度小,風大,桉樹含油脂多,特別易燃,一旦發生火災極易形成大火,撲救難度高,森林損失大。同時由於澳大利亞很多住宅都建在林內,發生火災後居民及民宅易受威脅,家火引起山火、山火引起家火的事情時有發生。因此,在火災預防方面,澳大利亞政府歷來十分重視:一是把教育和培訓放在預防的首位,在法律中明確規定,凡年滿21歲的人員必須接受專門的防火教育,16歲以上的人員則要接受專門撲火技能的培訓;二是根據當地的氣候和森林植被特點在全國範圍內廣泛開展計畫燒除;三是實施用火管理許可證制度進行火源管理,規定任何2米以上範圍的用火均需許可,許可證由鄉村消防局簽發,在每個社區都有一位熟悉當地火源條件且大家公認有能力的志願者專門負責野外用火的審批和監督;四是廣泛向航空公司、飛行俱樂部和私人租用飛機,用於緊要時期偏遠林區的巡護等。但是近十年前的大火還是向世人昭示了,我們做了的遠遠不夠,我們應該做的還有更多。

 

「沒有哪一次巨大的歷史災難,不是以歷史的進步為補償的。」十年的一場大火讓無數家庭付出了慘痛代價,卻也推動了維州對山火監測制度的徹底改革,這筆寶貴財富我們要世當珍惜並好好利用。

 

慘劇倒逼制度改革

 

自從2009年黑色星期六大火以來,每年的山火易發季節對於維州來講,都面臨著新的挑戰。2009年的那場大火直接促成了山火皇家委員會(The Bushfire Royal Commission)的成立。

 

山火皇家委員會監測實施報告(BRCIM)顯示,新的疏散程式被證實是成功且有效的。預先確定的調度和應對措施都被證明十分的有效。因此,政府已經承諾將其採用為未來火災易發季節的標準程式。有明顯的證據表明在區域層級方面,維州緊急控制中心(State Control Centre)指揮調度能力得到了提升。山火皇家委員會監測實施報告的報告期為五年,被提交到議會的報告顯示「儘管有許多維州居民在2013到2014年間直接受到山火的威脅,但是僅有1人死亡。」 報告還表示儘管有部分行動仍稍顯緩慢,但是依然有證據表明維州在山火監測就與救災方面取得了顯著的進步。

 

現在每年的2月份,維州都會對這場大火進行紀念,不僅是為火災中喪生的人祈禱,也是在不斷提醒自己,森林大火的毀滅性危害。自那以後每年維州都會計劃性的燒除部分森林和荒地,這些地區都是火災警報高危地區,提前將這些地區進行有計劃地燒毀直接的避免了以後的災害。當然,焚燒日期也不是隨便選擇的,必須考慮當時的空氣濕度,溫度,風向等各種因素,而且為了防止出現意外,會有大量消防車隨時待命。

 

天災還是人禍

 

瞭解山火為什麼危險以及為何蔓延迅速已變得尤為重要。每5起山火中有4起是因為人類活動造成的。

 

山火是澳大利亞炎熱乾燥季節頻繁發生的野外火災。有大面積的土地每年都會被破壞,並且造成財產損失和人員傷亡。澳大利亞夏季高溫、降水量少、樹木易遭雷擊是山林大火多發的重要原因。此外,澳大利亞種植大量桉樹,由於桉樹皮富含桉樹油,它們脫落後堆積在樹根處,氣溫達到40攝氏度時就會自燃,極易引發山林大火。

特定的澳大利亞本地植物群依賴著叢林大火繁殖,火災時常交替發生,成為了澳大利亞生態的重要組成部分。對一些桉樹和斑克木來說,大火可以使植物種子開裂,從而得以生根發芽。大火也導致新的植被生成,一些別的物種能夠從大火造成的損失中恢復過來。數千年來,野火帶給澳大利亞原住民一些好處,比如清理植被來開闢土地。除自然原因之外,澳大利亞一些山林大火人為所致。一些居民在山火多發的高危區域隨意丟棄煙頭或故意縱火,引燃山林。

 

主要的火災旋風會以它們造成嚴重損失的那一天來命名,例如發生於1983年的「聖灰星期三大火」是澳大利亞有記錄以來最嚴重的山林火災,造成75人死亡,2500處房屋被毀。。如果天氣炎熱乾旱的情況比以往更嚴重,那麼更危險的火災就會發生,例如2009年澳洲熱浪和黑色星期六叢林大火同時發生,結果造成173人喪生。過去40年來,澳山林大火已致死250多人,造成嚴重財產損失。

澳大利亞叢林大火一般被定義做不受控制的、無結構的,由草、矮樹叢、灌木或者森林燃燒導致的火災。澳大利亞因為幅員遼闊、地理情況多變而引起了各種各樣的大火。它們大致可以分為兩類,以發生地的地形特徵命名:

 

丘陵/山地火:發生在丘陵,山地和植被濃密的高山凍原帶,這些地區因地理原因難以抵達並且不適宜於農業,同時濃密的植被又被國家、州和其他的一些公園保護著。陡峭的地形增加了火災風暴的發展速度,當這些地區附近有居民地點的時候,大火就會對其造成生命財產的威脅。

 

平原/草原火:發生在平原地區和地勢起伏小的草原和灌木叢林地。因為平坦地形的高風速,這種火災傳播速度極快。它們會迅速消耗可燃物。和前者相比,這種火災造成的威脅和損害相對較小,因為地勢簡單故而容易推測走向,消防人員也容易抵達發生地。

 

二者的共同成因包括閃電、架空電力線路的電弧、縱火、做農業清理或焊接時引發的偶然事故、營火、煙頭和掉落的火柴、打火機以及失控的控制燃燒。

 

除了氣候乾燥以及雷電等不可控的自然因素外,很多山火都是由人為原因造成的,比如說有些人喜歡在野外露營,晚上做飯或烤火取暖時沒有徹底的將火苗熄滅,又或者是在野外抽煙時沒有徹底的將煙頭熄滅,這些小小的舉動都很有可能引發森林火災。

 

去年9月2日,美國位於俄勒岡州和華盛頓州邊界的哥倫比亞峽谷(Columbia Gorge)發生山火。峽谷最深處達到4,000英尺(1,200米),長度超過 80英里(130公里), 隨著哥倫比亞河蜿蜒穿過喀斯喀特山脈,是其北岸華盛頓州和南岸俄勒岡州的自然邊界。這一國家級風景區已受保護30多年,峽谷內遍佈熱帶雨林和草地,是一個蓬勃發展的生態系統。這場火災直接導致的後果是火起後數小時,153名徒步旅行客受困等待救援,24小時內,過火面積達3000英畝。至9月5日早晨,厚重的黑煙籠罩俄勒岡州西部和華盛頓州的大部分地區,空氣品質降至最危險級別。到晚間過火面積已達1萬英畝。火勢繼續向西蔓延,9月6日中午過火面積達3萬英畝。而罪魁禍首竟然是至少兩名青年從懸崖上向峽谷拋下煙花爆竹,有的煙花並未掉入河裡,而是掉落森林裡。

 

20%的山火是因為自然原因造成的,多數情況下是雷擊,其餘的多數情況下是因為人類的活動。所有這一切都是可以預防的,所有這一切都是可預見的,甚至少年明白他們行為的後果,但他們就是不在乎,他們不在乎山火不僅燒毀自然寶藏,也威脅到了數千人的生命安全和幾百萬美元的損失。

 

預防為先

 

黑色星期六大火後,有輿論認為,缺乏對森林合理的規劃管理,是這次維多利亞州大火蔓延的重要原因之一。而部分澳環保人士打著環保旗號限制森林管理,是火災造成重大損失的原因之一。一些環保人士堅持所謂「環保至上」原則,有的甚至提出「不讓你們砍一棵樹」,阻止合理的森林規劃、改造和開發。森林部門計劃在森林裡開闢防火道,但伐木工人和機械剛上山,早已有環保人士爬上樹枝做「巢」過夜,以死相逼,結果使防火計劃泡湯。

 

有人士認為,在連綿不絕的森林中開闢一塊塊空地,不但可以有效阻隔山火蔓延,也可為居民和野生動物提供躲避森林大火的安全地帶。因此,應有規劃、有目的地在森林茂密地區修建寬闊的隔離帶和蓄水池,稀釋森林密度,這樣大火即便發生,也相對容易控制,不會大面積蔓延,不會帶來巨大人員傷亡和財產損失。

 

不過亦有截然相反的聲音出現,認為正式森林砍伐顯著加劇了發生在Kinglake和Marysville的黑色星期六大火的高溫和嚴重程度。作為為期兩年的Kilmore East和Murrindindi Mill火災研究的一個里程碑,來自墨爾本大學和澳洲國立大學(ANU)的科學家們檢查了成千上萬張在黑色星期六大火中燃燒的樹木的照片,最終發現,在黑色星期六大火發生的前幾十年裡,對森林的砍伐使得這場致命的大火更加嚴重。同時研究人員警告稱,森林被砍伐後,其引發火災的危險期會持續70年,火災發生的高峰期在砍伐後10年到50年之間,並且得出初步估計,被砍伐地區的森林火災的嚴重性比那些原始森林要高出25%。這一增加的嚴重性足以使人喪生,並導致對財產和森林的破壞性顯著增加。

 

研究發現,再生森林中有更多的樹木會更緊密地聚集在一起,並且其中含有大量會增加火災嚴重性的輕燃料;而原始森林中,熱帶雨林的下層樹冠通常比較潮濕,不像再生森林中的下層樹冠那麼乾燥而易於燃燒。換句話說,工業用森林的砍伐區域不應該出現在任何人類定居點中。

 

他山之石

 

去年在希臘首都雅典發生的百年不遇的森林大火,造成91人死亡、25人失蹤及大批人員受傷。火災導致超過2000所房屋被燒毀,居民財産損失慘重。而近期在美國加州發生的其歷史上最具破壞力的山火瞬間將天堂燒成地獄,南北大小幾場山火同時出現,其中最大的兩起是已經燒毀加州北部三藩市以北的天堂鎮的「坎普」山火,以及災情相對較輕的加州南部洛杉磯以西的伍爾西山火。「坎普」山火起於三藩市東北約兩小時車程的天堂鎮附近的野火,從星星之火,到似乎無法阻擋的燎原烈焰,人們生死瞬間。大風助長的烈火濃煙被美國宇航局衛星在太空清晰拍照,地面的火勢蔓延迅速,很多人只有短至幾分鐘的反應時間逃生。

 

值得注意的是,在全球變暖和極端天氣威脅下,不僅是天氣相對炎熱的南歐國家,瑞典、芬蘭、拉脫維亞、立陶宛、英國、德國、挪威等國也都遭遇了森林火災。從北極圈到波羅的海,歐洲受森林火災威脅的範圍不斷擴大。氣候相對涼爽的瑞典在去年就遭遇了74年來最嚴重的幹旱,頻繁遭遇山火,僅在7月中旬就發生了約50起,並不斷蔓延,災害範圍已達過去10年均值的40倍。很多警告氣候變化的人士也認為,這次美國加州山火肆虐的一個主因正是氣候變化。從全球角度看,1978年到2013年山火導致的火災已經增長了19%。

 

當地輿論認為,除極端天氣等因素的影響外,防範工作不足,救援力量不夠,也是全球範圍來近年來森林火災頻發並引發巨大人員財産損失的主要原因。以歐洲為例,各國政府和農場主缺乏最基本的野火防控準備,包括沒有設置防火緩衝帶和培訓消防人員,防火裝備也嚴重不足。由於缺乏足夠的火災季節應對準備,也沒有針對緊急情況的應急方案,希臘政府對此次大火應對遲緩,居民沒有被及時疏散。同時,當地無序的城鎮建設和道路規劃也是造成山火失控的重要原因。

 

針對這次加州大火,專家們指出,由於人口壓力,越來越多的人進入靠近森林易燃的地方居住,在消防警戒線上建造房屋。缺少預算也是加州防火工作的一大難題。加州議會此前以應對氣候變暖為名否決的一項有關清理砍伐森林樹木的議案,使得超過1.3億棵枯樹沒有得到及時清理,這無疑在一次次山火爆發後加劇了災情。

 

聯合國數據顯示,全球由山火導致的損失在2017年創下新高,氣候變化將進一步擴大山火的威脅。聯合國減少災害風險辦公室稱,近年來,歐洲、美國西部及澳大利亞東南部被火災破壞的區域面積都出現了大幅上升。可見,各國在災害響應和準備工作方面進行投資至關重要,在預防和控制山火方面加大投資不能停留在口頭,而要切實落在行動上。

 

未來一段時間,山火風險還會將長期存在。有專家建議,各國政府可通過建造防火棚和清除易燃物等方法減少風險,同時幫助民眾瞭解火災風險並制定相應的疏散計劃。此外,通過植樹造林、減少砍伐樹木,確保土壤能保持足夠的濕度,從而起到抑制和防範火災的作用。

 

銘記過去是為了更好的未來

 

瞭解一座城市、一座小鎮就要先瞭解它的歷史。無疑,參觀博物館是最好的方式之一。

 

為了讓大家銘記2009年山火災害,費尼克斯博物館於2010年3月6日在Maryville小鎮的一個可擕式建築中開放,有巴瑞·湯瑪斯先生發起成立,耗時600小時,歷經六次搬遷,目前已經搬入遊客資訊中心大樓。湯瑪斯先生表示,對於到小鎮的遊客和當地學校來說,展示當人們失去一切時可以取得的成就具有很大的教育價值。博物館中,超過250小時的視頻和60,000張照片將不斷變化。這些珍貴的影像材料已經走遍了世界各地,吸引了來自許多國家和澳大利亞的博物館參觀者,這些人真正關心城鎮重建的故事。同時當地居民,學校團體也會定期參觀。

 

博物館不僅有紀念和展覽的內容,更能集培訓、教育、科研等多功能於一體。平時大家對森林火災司空見慣,而且容易「好了傷疤忘了痛」,因燒烤和煙蒂等引起的火災年年有。有了這個博物館,就可以對更多的人加強防火教育和普及防火知識,以警醒世人,起到警鐘長鳴的警示作用,避免悲劇重演。此外,澳大利亞森林火災的教訓和抗災救援的經驗也是全人類共同的財富。其他國家的遊客、科研人員也可以通過實地考察,進一步在山火防治方面加強交流,共用經驗和資源。

 

瞭解應對山火方法是必需

 

生活在澳洲,這樣一個最受山火威脅的國家,大家必須清楚知道應對山火的方法。首先要認識火災危險等級。假如你居住的區域或經過的地區附近有不少易燃的林木,瞭解火災危險的等級尤其重要。火災危險的等級分為中等、高、非常高、嚴重、極高及災難性。「災難性」的火災危險顯然是最危險的級別,但「高」等級的火災危險亦並非罕見。

 

要瞭解特定地區的火災危險警告,可以登上所屬州份的消防局網頁;消防局同時亦設有手機應用程式,向你提供最新的警告資訊。National Bushfires 的手機應用程式,是一個全國的應用程式。各州的消防局亦設有獨立的應用程式。大家亦需要注意「全面禁火令」,表示在任何空曠地方生火或進行任何涉及火種的活動。

 

同時,要預早計劃應對山火的方法。假如你在叢林、草原或沿海叢林等地區居住,即使就近城市,你依然需要預早計劃好應對山火的方法。新州鄉郊消防局火災調查督察謝潑德(Ben Shephard)表示,大家必須預早討論一旦被山火威脅時,可以如何處理。常看到的情況是,人們未有進行這樣的討論,需要在最後一分鐘作出決定,很多時便會發生意外。黑色星期六的相關統計分析顯示,葬身火海的遇難者中有相當一部分是腿腳遲緩的老人和小孩。他們行動緩慢,加上居住的地方離主幹道又比較遠,大火迅猛襲來時,這部分人很快就被火焰吞沒。另外,火災發生地的部分居民居住比較分散,救援人員無法及時通知到以及實施救援。此外,由於心理緊張,有些人開車撤離時發生汽車相撞事故,或發生別的交通事故,最終因失去逃生工具而被大火燒死。

 

大家需要在冷靜的心境下計劃應變安排,包括選擇什麼公路離開現場、前往什麼地方暫避。而最重要的是,假如特定的道路被堵塞或封閉,你是否有另一個計劃。各州消防局的網站提供一些山火應對計劃的範本,助你制定防災計劃。部份火災應對計劃的範本更設有多種語言選擇。專業人士的建議是需要每年與家人一起重新審視家庭的火災應對計劃。

 

假如有山火逼近,最好的做法便是在情況許可下逃離現場。假如通道暢順,最安全的應對方法便是遠離火災現場,並前往山火發生機率較低的大城市及建築物集中的區域。但是,仍有些人會選擇留守家園或趕不及離開現場。遇上這個情況的話,你需要轉移到房屋的內部,避開火焰的輻射熱。

(Visited 45 times, 1 visits today)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email protected]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