You are here:  / 每週話題 / 澳洲參議院選舉改革法案「激辯」後「亮綠燈」.提高大選透明化與合理度能否實現?

澳洲參議院選舉改革法案「激辯」後「亮綠燈」.提高大選透明化與合理度能否實現?

0

本刊編輯部

上週,經過長時間激烈的辯論,由自由國家聯盟主導下的參議院選舉改革法案終於在參眾兩院均順利通過。支持者認為該改革法案將會增加選舉的透明度並有效制止選舉的不合理現象;反對者認為這將徹底阻斷小黨派和獨立議員的發言權和政治晉身之路,令國會成為大黨的天下。於此同時,對該改革勢在必行的譚保政府甚至不惜提前聯邦財政預算案公佈時間,並放出狠話以「解散參議院,提前舉行大選」來 「要挾」參議院要麼通過另外的兩份重要議案,要麼乾脆全部出局,重新洗牌。一系列的舉動令2016年的聯邦大選愈發撲朔迷離。

改變澳洲選舉歷史的「馬拉松」激辯

上週四和週五兩日,「穿著睡衣、抱著枕頭」的參議院議員先生們在經過長達28小時的馬拉松式激烈辯論後,終於由此案的主導方自由國家聯盟黨,在綠黨以及獨立參議員謝諾峰的支持下,以36:28的優勢令該議案獲得了參議院的通過。若無意外,該改革法案將於今年7月1日起正式實施。有風聞暗指,此舉或會為自由國家聯盟黨解散參眾兩院,提前於7月舉行大選的計劃鋪平道路。

工黨、一些小黨派和獨立參議員對新法案持反對態度。工黨的擔憂主要在於新法案固然能夠令作為反對黨的工黨獲得佔據更多參議院席位的可能性,但就目前來看,更有可能的結果是「便宜」了自由國家聯盟黨,令參議院「淪落」為聯盟黨政府的「橡皮圖章」。一些小黨派和獨立參議員的反對理由更多是因為新法案在極大程度上會令原本式微的他們更加無力,徹底阻斷其政治晉身之路。

顯然,反對的幾方雖有著略為不同的最終目的,但均對新法案的「公平公正性」有所質疑,並希望經由向聯邦最高法院上訴的方式,推翻新法案。其中的主要倡導者為家庭優先黨(Family First)參議員戴伊(Bob Day)和自由民主黨(Liberal Democrats)參議員大衛(David Leyonhjelm)。

戴伊本週一表示,希望其上訴能阻止新法案被用到即將來臨的聯邦大選上,「這項改革仍存在爭論,相關法律違反了憲法的第七章,因為它們沒有提供參議員的直接選項,而是給出了政黨的直接傾向,兩者之間差別巨大。其次是民主問題。上屆大選時,有300萬人為少數黨和獨立人士投票。他們(新法案支持者)是否打算排除掉這300萬選民?」他更指,2013年聯邦大選時,西澳丟了快1400張選票,引發了最高法院的關注,最終下令重新投票,「我很想知道若損失300萬選民,最高法院會怎麼看?」 據其預計,最高法院會很快得出結論,「不然會給即將到來的大選造成嚴重混亂」。

同屬獨立參議員的萊姆比(Jacqui Lambie)已表示不會加入該行動。工黨則仍在觀望,領袖薛頓稱,工黨將仔細查看戴伊的論點和上訴的法律依據。但特別事務部部長科爾曼(MathiasCormann)表示,聯邦政府對此項改革非常自信,新法規並未違反憲法。

爭論與改革的由來:撥票協商

這場直接關係到澳洲民主制度格局的變革,其根源在於澳洲參眾兩院選舉的強制投票與撥票制度,而導火索則始於上屆(2013年)聯邦大選。同時,聯盟黨政府急於雙重解散、提前大選,亦同參議院的權力和任期規定有關。

與其他西敏制議會系統不同,澳洲參議院擁有較大的權力,可以阻止眾議院執政黨立法的通過。而目前的本屆參議院(44屆)中,聯盟黨擁有33席, 反對黨工黨擁有25席。中立議員18席,其中,綠黨議員10名,帕爾默聯合黨、自民黨、汽車愛好者黨、家庭第一黨議員各1名,另有4名無黨籍議員:謝諾峰(Nick Xenophon)、John Madigan、萊姆比(Jacqui Lambie)和Glenn Lazarus。故在反對黨反對的情況下,聯盟黨需要至少6名非執政黨議員讚同投票才能順利通過立法。同時,除非參議院在雙重解散中被提前解散,參議員的任期通常為固定的六年(雙重解散後選出的參議員的任期只有三年)。本屆議會由2013年大選選舉產生,其中有36位參議員(含不少小黨派和獨立議員)是 2014年7月1日才上任的。是故除非先改革參議院選舉法,再舉行雙重解散──聯盟黨當下的努力目標──才有可能將除綠黨和謝諾峰議員以外的中立小黨派議員和無黨籍議員「完全剔除」出參議院,令聯盟黨或綠黨,甚至是工黨重新奪回「莫名」痛失的席位,並進一步成為參議院中的絕對多數。

澳洲參議院選舉採用比例代表制以及可轉移單票制(英文:Single transferable vote,簡稱STV)﹣撥票制度。簡而言之,即投票者依照偏好排列候選人,在第一輪點票無有過半數以上的候選人時,得票最少的候選人被淘汰,其選票按照第二優先順序,分別撥給其他相關的候選人,一直到出現獲得半數以上票數的候選人為止。同時,選民若選擇「線上投票」,只需選擇1個屬意的政黨或團體即可;若選民選擇「線下投票」,則無需再為每個候選人打分,故在部分選區中,候選人數可逾百名。這樣的制度,在一定程度上為許多小黨派和無黨派候選人提供了合法「鑽空子」的機會,並至上屆大選時激化。

2013選舉參議院候選人數創下歷史紀錄,其中許多參選參議院的小黨派都是新近成立的黨派──往往沒有完整的體系,僅有著響亮的或是針對某一特殊群體具有吸引力的名稱。而這些小黨派自再上一屆大選開始,即依靠複雜的撥票交易互相撥票,將各自收到的少量選票匯總,以求其中一兩個黨的候選人可以勝出。因起初這些小黨派之間的撥票頗為混亂,故至上屆大選,甚至出現了專門為這些黨派進行整理交易的「撥票專業戶」。其中就有被稱為「竊竊私語」(the preference whisperer)的Glenn Druery,他成立的「小黨派聯盟」(Minor Party Alliance)為30多個小黨派和無黨派候選人提供「顧問服務」,並一手打造了澳洲選舉歷史上的「怪談」:家庭優先黨的南澳首選票率僅3.8%、車愛好者黨(維州參議員Ricky Muir)的維州首選票率僅0.5%、澳洲體育黨更是僅獲得了西澳首選票率的0.22%,但卻均通過小黨派互相撥票而各獲得參議院的一個席位(最後一位在西澳特別選舉中落敗),創下了歷史上得票率最低的當選參議員記錄。

其實在此前的數屆選舉中,三大黨在角逐期,亦曾有進行撥票協商,但顯然「州官可以放火,百姓卻不可以點燈」。故對主要大黨而言,特別是聯盟黨而言,讓不知從何處冒出來的小黨派和無黨派候選者搶去了原本可以到手的席位,且會在後期的執政過程中面臨不斷討價還價和掣肘的尷尬,是令人極為不滿和難以容忍的,改革勢在必行。綠黨雖然無法如同聯盟黨或工黨那樣成為唯一的執政黨,但改革後可以有多增加席位的機會和更大的話語權,自然亦會欣然讚同改革。而對於支持改革的選民而言,新法案將會結束政黨,特別是小黨派之間幕後偏好票交易,避免了無聊的政治鬧劇,將更多的決定權力量放在選民自己的手中,當然亦是皆大歡喜。故綜合來看,制衡固然重要,但對於一個國家政府的執政力而言,或許新法案確實可以帶來一個更穩定、更有行政力的政府!

0

YOU MIGHT ALSO LIKE

聯繫我們

地址: 67 Mahoneys Road,
Forest Hill, VIC 3131,
Australia
電話: (03) 9888 7199
電子郵件: info@sameway.com.au

查詢和意見表格

同路人雜誌

《同路人》是一份全澳發行的高質素免費社區生活刊物。
《同路人》隔週週四出版
《同路人》堅持每期為大家奉上一個能激勵人的故事,一個幫助移民融入主流社會的熱點專題,以及更多覆蓋家庭、健康、教育、文化、時事、經濟、社會、生活資訊、信仰人生等方面的文字。

相關網站:

www.rejoiceatsameway.org.au

www.rejoiceonair.org.au

rejoice community centre 歡欣學習中心